第1906章 迅猛突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6章 迅猛突击

但是奇迹终究没有发生,那名共产党员老兵抱着集束手榴弹,仅仅只往前爬行了大约两米,便再没动静,跟进的鬼子步兵却没有半点大意,仍旧将密集的火力倾泄到共产党老兵身上,将他整个身体打成筛子。

  “狗曰的!”铁牛一拳恨恨的捶在面前的泥地上。

  “连长,我去!”不等铁牛下令,第二名共产党员老兵便已经抱着另一捆手榴弹弯着腰冲出了阵地,然而不幸的是,这名老兵才刚冲出阵地,对面鬼子坦克上的车载机枪便猛烈的扫射了过来,第二名共产党员老兵一下就被扫个正着。

  霎那间,共产党员老兵就像风中败叶,被扯过来,又被推过去。

  片刻后,等共产党老兵颓然倒下,倒在血泊中时,整个胸膛已经完全被打成了血筛子一般,再也找不到一寸保持完整的肌肤。

  但那共产党老兵却兀自没有咽气,挣扎着回过头,对着铁牛还有阵地上面所有的一排官兵喊出一句:“中国共产党,万岁!”

  铁牛的眼睛一下就红了,劈手就从一名老兵手里夺过集束手榴弹。

  然而,就在铁牛准备抱着集束手榴冲出阵地之时,身后紫荆岭上忽然响起“咻咻咻”的三声尖啸,急回头看,便看到三发红色信号弹已经从紫荆岭冉冉升空,下一刻,嘀嘀哒哒的冲锋号声便响彻云霄。

  “嗯?打反攻了?”铁牛茫然了。

  死战余生的一排官兵也有些茫然。

  没听说要反攻啊,这是怎么回事?

  片刻后,一队队的独立团官兵便从公路右侧的山梁之上冒了出来,冲在队伍最前面的赫然是两个火箭筒小组,只见两名火箭手迅速单膝跪地,然后扣下扳机,两发火箭弹立刻拖曳着长长尾焰飞射过来,一下命中最前方那辆鬼子坦克。

  紧接着,一队队手持波波沙的士兵从树林中冒出。

  警卫排?铁牛和一排官兵便欢呼起来,是警卫排!营长居然把全营最精锐的警卫排都投入到反攻中,看来这次的反攻非同一般哪!不过很快,铁牛和一排官兵便发现不对,警卫排在打垮了公路右侧的鬼子之后,并没有冲到公路上来,而是继续从公路右侧的浅丘、山坡往前打过去了,仿佛没有看到他们正在遭受鬼子的猛攻!

  “这是……”铁牛和一排官兵凌乱了,搞什么啊?

  但是铁牛和一排官兵很快就顾不上了,因为公路上还有公路左侧的鬼子又一次向着他们的防御阵地发起猛攻。

  ……

  鬼子的后方阵地。

  源义重和南云亲一郎已经回到指挥部。

  刚才步兵第二大队在驻屯战车第一中队的引导下,很轻松就突破了中国军队的第一道防线,这样的结果让两个老鬼子松了一口气,如果接下来的战斗也能这样顺利,那么根本不用等明天天亮,今天傍晚前就能夺回紫荆关。

  紧绷了快一整天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两个老鬼子便感觉到格外的疲惫,当即决定回指挥部,先歇一口气。[综]末代帝王求生记

  然而两个老鬼子才刚回到指挥部,才刚坐下来,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外面的警卫却忽然间骚动起来,又出事了?两个老鬼子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然后迅速钻出帐篷,便看到帐外的参谋还有警卫都以吃惊的目光看着西北方向天空。

  两个老鬼子跟着向西北方向的天空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这个时候,那三发红色信号弹已经幻灭,痕迹都山风吹散了。

  “小野君?”源义重揪住一个鬼子参谋,问道,“出什么事了?”

  “哈依!”姓小野的鬼子参谋重重顿首,回答道,“刚才有信号弹!”

  “信号弹?”源义重和南云亲一郎心下陡然一跳,下一个霎那,前方紫荆岭方向便陡然响起杀伐声,既便是隔着好几公里也能隐约的听到。

  什么情况?两个老鬼子越发变了脸色,中国军队反击了?

  当下两个老鬼子火急火燎的又上到公路边的那个小山头。

  这个小山头还是挺高的,站在山顶居高临下往西北方向看过去,两个老鬼子一眼就看到了无穷无尽的中国兵正从公路右侧的浅丘、山坡上向前推进,从交火情形看,中国兵装备了大量自动武器,火力非常猛,公路右侧的日军已经被打垮了,正跟退潮的潮水一般,沿着浅丘和山坡溃退,不少士兵甚至溃逃到了中间的公路上。

  不过,让两个老鬼子感到很奇怪的是,公路上以及公路左侧的浅丘、山坡上并没有中国兵打反击,所以公路上以及左侧浅丘、山坡上的日军仍在持续向前推进,这就在战场上形成了一幅很诡异的画面,中间和左翼的日军在向前推进,可右翼的日军却在向后溃退。

  “八嘎!”源义重瞪大眼睛,茫然的道,“这是什么情况?支那军究竟搞什么鬼?”

  打了一辈子的仗,源义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的情形,哪有这样子打仗的?

  “管他什么情况!”南云亲一郎却有些不屑的道,“无非是雕虫小技,中路和左翼的进攻绝不能停下,至于右翼么,派一个步兵大队上去顶住就是了。”

  “哟西。”源义重深以为然,点点头道,“一切以及早夺回紫荆关为要!”

  当下两个老鬼子便把手中扣着的最后一个步兵大队给调到了右翼,阻击顺着浅丘、山坡平推过来的中国军队!

  ……

  紫荆岭上。

  何书崖放下望远镜,冷笑着说:“鬼子死定了!”

  站在何书崖身后的警卫员一脸的茫然,问道:“营长,你说啥?”

  “我说鬼子死定了!”何书崖嘿然说道,“如果这时候小鬼子果断收缩兵力,依托公路转入到防御作战,我们二营还真未必能够吃得掉他们,因为鬼子至少有两个联队,相比我们二营仍旧占据着绝对的兵力优势。”

  警卫员道:“但是小鬼子好像没有收缩。”
风云火麒麟
  “何止是没有收缩。”何书崖哼声说道,“小鬼子仍旧还在进攻,既便右路的鬼子已经溃不成军,中间公路上的鬼子还有左路的鬼子都不肯停下前进的脚步,由此可见他们是多么急于夺回紫荆关,只可惜,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

  公路右侧。

  增援上来的小鬼子已经与向前突击的警卫排迎面相撞。

  这不是阵地攻防战,更不是伏击战,而是一场遭遇战!

  遭遇战是跟阵地战的作战方式截然不同,主要是它不会给你太多反应的时间,无论是推过来的中国军队,还是增援上来的日本鬼子,都来不及根据地形做什么防御方案,更来不及构筑机枪火力点,当然,双方也没想着防御,都只想进攻。

  所以这时候,对攻双方的火力强度以及官兵素养就非常关键了。

  这就好比两支崇尚进攻的篮球队,上来就是火星撞地球的对攻,这时候,双方球员的投射能力以及互相之间配合的娴熟程度,就变得非常关键了,不出现意外的话,能投篮的球员更多、配合更娴熟更少出现失误的球队将毫无悬念的赢得最后胜利。

  警卫排虽然在兵力方面处于劣势,只有不到三百官兵,而对面的鬼子却足足有一个步兵大队、,一千多人!但是由于地形限制,鬼子无法完全展开,而只能一个中队、一个中队的发起波浪形的攻势,所以兵力上的优势根本就很难发挥出来。

  官兵素养上,双方可谓旗鼓相当,严格讲还是警卫排略占优势。

  最后火力上,警卫排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因为警卫排装备了大量的波波沙冲锋枪,而对面的鬼子却只有三八大盖和少量的王八盒子!歪把子虽然也勉强可以当成冲锋枪使用,但是可靠性和火力延续性完全没办法比,至于九二式重机枪,在对攻作战中根本就是累赘,所以鬼子也直接没有携带九二式重机枪!

  相比阵地战的反复绞杀,遭遇战更加热血,也更短促。

  只一个照面,高下立判!在警卫排凶残的冲锋枪火力扫射之下,小鬼子装备的三八大盖遭到完全的压制,仅只片刻,冲在最前的那个步兵中队便被打垮了,超过一半的鬼子兵被当场摞倒,剩下不到一半则仓皇转过身,争先恐后四散溃逃。

  警卫排没有片刻的停顿,咬着鬼子溃兵的屁股,一路追杀下去。

  “杀杀杀,冲冲冲,弟兄们跟我冲,给我杀啊!”警卫排长王大柱挎着一挺波波沙,一马当先冲在队伍最前方,倏忽之间一颗流弹打过来,王大柱的左胸口立刻绽开一朵血花,然后整个人便立刻推金山、倒玉柱躺下来。

  “排长!排长?!”一个老兵冲过来,将王大柱搀扶起来。

  王大柱已经说不出话来,但是一对眼睛却兀自圆睁着,死死盯着前方,那个老兵便立刻明白了他们排长的未尽之意,抹了一把泪,那个老兵一把就捡起王大拄的波波沙冲锋枪,然后以左右手各持一把冲锋枪,一边猛烈开火一边往前冲锋,杀!

  PS:预告,7日爆发,至少十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