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7章 全线动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7章 全线动摇

    右翼战场的局势急转直下,看得源义重和南云亲一郎这两个老鬼子目瞪口呆。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南云亲一郎瞠目结舌的道,“什么时候支那军的突击力变得如此之强悍了?简直无法想象!”



    源义重道:“关键还是因为支那军装备了大量自动火力。”



    “索代斯。”南云亲一郎点点头道,“皇军其实也早该换装自动火力了,可惜,大本营的那些官僚收受了军火商的好处,屡屡否决陆军部的换装建议。”



    尽管中**队攻势很凌厉,步兵第五大队的一个中队几乎是一接触就被打垮,不过两个老鬼子并没有表现得太过紧张,因为这样的损失对于两个混成旅团来说不算什么,而中**队的攻势不可能一直这样凌厉。



    源义重道:“不过让人费解的是,支那军究竟想要做什么?”



    南云亲一郎也是满头雾水,直到现在为止,他们都还不知道中**队的意图,这对于一名指挥官来说,无疑是十分不称职的!



    直到这个时候,两个老鬼子都还没有猜到何书崖此举的意图。



    或者说并不是他们想不到,而是他们压根就没往这方面去想。



    因为综合多个渠道的情报,占据紫荆关的中**队充其量也就一个团两千人,而独立第十五旅团跟独立第八旅团相加,却足有上万人,这样的兵力对比,就是脑洞再大,也绝想不到中**队敢反过来主动进攻!这纯属开玩笑,是吧?



    两千中**队据险关而守,面对上万日军的猛攻,局部反击是完全能理解的,因为一味的死守只能是守死,但是要说反过来打歼灭战,那简直是开玩笑!一条小蛇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吞下一头大象的,如果硬吞,结果只能把自己撑死!



    ……



    前方两公里外,紫荆岭上。



    何书崖微笑道:“小蛇吞象当然是不可能,但是咬死大象却是完全有可能的!”



    “小蛇咬死大象?”警卫员低声重复一遍,旋即勃然色变道,“营长你是说,我们要反过来咬死鬼子的两个步兵联队?”



    何书崖笑着反问:“你是不是觉得这不可能?”



    警卫员挠了挠头,赧然说:“鬼子比我们人多,多出好几倍呢。”



    “人多并非决定性的因素。”何书崖淡淡的道,“听过草木皆兵这个成语吗?”



    “草木皆兵?这个我听过。”警卫员还真听说书先生过这个故事,便赶紧点头。



    “既然听过,那你就应该知道,人多并非一场战争的决定性因素,前秦的八十万大军却被八万晋军打得大败。”何书崖说道,“我们二营虽然只有两千多官兵,但是谁又敢断言不能将上万鬼子打得大败?”



    听到这话,警卫员浑身的鲜血一下就沸腾起来。



    “看着吧。”何书崖紧了紧身上披着的羊绒大衣,笃定说道,“只要警卫排再往前推进两百米,鬼子就该急了,然后就会拼命阻止警卫排推进,而一旦鬼子发现阻止不了,立刻就会全线动摇,距离全线崩溃也就只剩一线之遥了,嘿嘿。”

狂拽天下:绝色炼丹师

    ……



    战场右翼,警卫排仍然在快速的向前突进。



    “冲冲冲,杀杀杀”接替王大柱指挥的老兵一边往前奔跑,一边猛烈开火,一下将前方的几个鬼子摞倒在地,在那老兵身后,一百多名警卫排官兵如影子般跟着冲锋,一边将迅猛的冲锋枪火力倾泄到前方的鬼子身上。



    警卫排的攻势的确凌厉,但是伤亡也极大!



    短短不到一千米的距离,就已经伤亡近半!



    又一颗流弹打过来,正中那个老兵的面门,老兵甚至连吭都没来得及吭一声,当即往后仰倒下来,但是倒地后,一对怒目却兀自圆睁,眸子里的神采也仍未散去,而是仍旧直勾勾盯着前方,虚空中似有咆哮声响彻云霄,冲啊!



    老兵侧畔,无数双的皮靴狂奔而过,杀啊!



    转眼之间,警卫排又往前突进了两百多米。



    ……



    小山包上,源义重无意中转了一下望远镜的视角,然后就蓦然之间吃了一惊。



    源义重猛然间发现,中**队的兵锋距离日军辎重部队已经只剩不到五百米!



    “南云君!”源义重霍然扭头,对南云亲一郎说道,“支那军的意图是辎重部队!”



    “嗯,辎重部队?”南云亲一郎跟着转过望远镜,然后也发现了停留在前方百米开外的辎重部队,再一细想,南云亲一郎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失声叫道,“八嘎,疯子,对面的支那指挥官就是个疯子,他这是想要吃掉我们两个旅团!”



    如果在五分钟前,源义重只会把这句话当一句笑话。



    但是现在,源义重再笑不出来,因为一旦辎重部队遭到摧毁,那么独立混成第八旅团跟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还真可能崩溃!就算最后没有崩溃,可是失去了辎重,还拿什么来阻挡察哈尔独立团的推进?



    而且现在转移辎重也来不及了!



    想通这一层之后,南云亲一郎便立刻急了。



    当下南云亲一郎便大吼了起来:“阻止他们,快点阻止他们!”



    源义重反应更快,早已经冲身后传令兵大吼:“命令,步兵第一大队立刻放弃对支那正面阵地的进攻,离开公路从侧翼挤压支那军侧后。”



    “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右翼的支那军再进一步!”



    “哈依!”传令兵重重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



    紫荆岭上。



    警卫员兴奋的大叫起来:“营长,鬼子真的离开公路,去抄截警卫排侧后了!”



    说这话时,警卫员满脸都是崇拜,营长可真是厉害啊,就跟团长一样的厉害,因为小鬼子做什么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综漫]穿越后遗症
    何书崖放下望远镜,微微一笑说:“晚了,来不及了。”



    警卫员用力的握了一下拳头,说:“营长,也就是说,鬼子很快要被打垮了?”



    何书崖年轻的脸庞上露出一丝矜持的笑意,点点头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对面的鬼子是难逃溃败的命运了。”顿了顿,何书崖又有些遗憾的道,“可惜,可惜我们二营的兵力还是单薄了一些,要是再能有一个营,小鬼子就一个都跑不掉,全歼!”



    警卫员却很满足了,憧憬着说:“能打垮上万鬼子也很不错了。”



    何书崖闻言摇摇头,不再多说,而是再次举起了手中的望远镜。



    ……



    小山包上。



    源义重恶狠狠的道:“八嘎牙鲁,步兵第一大队的攻击被挡住了!”



    南云亲一郎的脸色也是异常严峻,因为他也看到了,步兵第一大队才刚刚离开公路,准备抄截从右翼碾压过来的那支中**队的身后,结果才推进不到百米,便遭到了另外一支中**队的阻击,很显然,中国人对此早有准备。



    更糟的是,步兵第一大队由于是刚刚从一线撤下来,无论是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不复攻击开始之前那样旺盛,套用中国人一句老话,就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步兵第一大队现在明显就是处于再而衰的阶段。



    反观对面中**队,却体力充沛,斗志也无比旺盛。



    所以,步兵第一大队虽兵力占优,却始终无法打穿中**队的防线,甚至还被中**队抓住机会,打了个反击,将步兵第一大队从中截为两断,所幸第一大队的大队长及时派出了手中的预备队,这才终于稳住了局面。



    但是指望步兵第一大队抄截中**队身后,却是不可能了。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南云亲一郎又迅速调转望远镜的视野,再次将目光tóu zhù在之前那支中**队身上,却发现,就这片刻间,这支中**队居然又往前推进了三百多米,距离日军辎重部队的集结地已经不足百米之遥。



    好消息是,那支中**队的攻势终于得到了遏止,因为那恼人的冲锋枪的扫射声已经听不到了,显然,中**队的弹药已经耗殆尽了,不过,中国人的弹药也该耗尽了,冲锋枪的火力虽然强劲,但是弹药消耗也极大。



    然而,南云亲一郎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更可怕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因为弹药耗尽而被迫转入防御的中**队的阵地之上,突然之间喷射出一团团耀眼的红光,紧接着,一道道流光便拖曳着长长的尾焰飞射了过来,看到这一幕,南云亲一郎瞬间倒吸一口冷气,该死的,这是火箭弹!



    “八嘎!火箭弹!”源义重的瞳孔也是瞬间收缩。



    下一刻,这几十道耀眼的红光便已经呼啸着攒射进辎重阵地,紧接着又是第二轮的火箭弹倾泄过来,三轮侵袭过后,存放在阵地上的弹药纷纷爆炸,粮食等物资也纷纷起火,整个阵地很快就被大火彻底吞噬,这下完球了!



    两个老鬼子眼前猛一黑,险些就一跤摔倒在地上。



    辎重阵地遭到摧毁,弹药储备以及粮食遭到焚毁,还怎么打?意识到这点,两个老鬼子的目光瞬间就变得呆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