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8章 崩溃在即(第一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8章 崩溃在即(第一更)

连续不断的爆炸之中,鬼子的辎重阵地陷入到了滔天大火中。

  为了摧毁鬼子的辎重,警卫排足足发射了一百多枚的火箭弹。

  这相当于是一百多发大口径炮弹落入到了小鬼子的辎重阵地,而且还是精准打击,更糟的是,小鬼子用来装载辎重的卡车还有大车都是堆放在公路上的,完全拥挤成了一团,这并不是小鬼子大意或者轻敌,而是压根没想到中国军队会大举反攻!

  就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如果仅只是弹药或者粮食,就算遭到密集炮击,火势也不会立刻失控,但是非常不幸的是,存放在辎重阵地上面的还有供给战车队的油料,几十吨的汽油被引燃,火势就彻底失控了。

  汽油一旦被引燃之后,已经绝不可能再控制住了,意识到这一点之后,侥幸没有被弹药殉爆给炸死的鬼子辎重兵,便纷纷逃离,逃到了安全距离之外,然后像一只只的呆头鹅,木愣愣的看着已经被大火吞噬的辎重阵地。

  辎重阵地遭到了摧毁,几乎所有的辎重化为乌有。

  这也就是说,现在独立混成第八旅团跟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的鬼子兵,只能依赖随身携带的不足一个基数的弹药来持续作战了,就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的是,是辎重遭到摧毁后对军心的影响,这个才是最为致命的。

  而且这个影响很快就显现出了效果。

  警卫排的攻势原本都已经遭到遏止,因为他们携带的弹药已经耗尽了,但是在鬼子的辎重遭到摧毁之后,警卫排再次发起突击,尽管这次他们没了波波沙冲锋枪,而只有人手一把的大砍头,但既便是这样,也还是打得对面的小鬼子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因为,对面的鬼子军心已经动摇了,一方军心动摇、惶惶然不可终日,另一方却是士气高涨、军心似铁,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短短三五分钟,警卫排的百余残兵便已经绕过熊熊燃烧的辎重阵地,汹涌的潮水般涌进了后面的炮兵阵地。

  一百多残兵,却打出了上千人集团冲锋的强大声势。

  当然,警卫排也不是真的孤立无援,三连跟上来了。

  ……

  炮兵阵地距离源义重、南云亲一郎两个老鬼子的指挥部已经很近了,两个老鬼子站在公路边的小山包上,既便是不借助望远镜,也可以看清楚中国兵跟日军白刃战的情形了,但只见中国兵将一把把砍刀挥舞得雪练似的,简直锐不可挡。

  这并不是日军的刺杀技术差导致的,而是因为日军的军心已经动摇了。

  “八嘎牙鲁!源义君,这样可不行。”南云亲一郎沉声说道,“赶紧收缩防御吧,如若不然,我们就要有大麻烦了!”停顿了下,又说道,“眼下还只有辎重部队、炮兵以及工兵等辅兵出现军心动摇,可是一旦波及到各步兵大队,就不可收拾了!”

  “不,不行!”源义重的眸子里却流露出疯狂之色,厉声道,“不能够收缩防御!”

  不等南云亲一郎说话,源义重又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步兵第四大队以及步兵第六大队仍还在向前推进,只要辅兵拖住支那军半小时,两个大队就能够打穿支那军的防线,这场战斗的胜利也就属于我们了!”炎煌传说

  南云亲一郎皱眉说道:“关键辅兵连十分钟都顶不住!”

  停顿了一下,又说道:“更何况,步兵第四大队还有步兵第六大队也未必能够在半个小时之内打穿支那军的防线。”

  “不存在的!”源义重神情狂热,歇斯底里的咆哮道,“步兵第四大队跟步兵第六大队一定会在半个小时之内打穿……”

  话音还没落,前方紫荆岭的方向骤然之间枪声大作。

  “什么情况?”源义重愣了一下,急举起望远镜往紫荆岭方向察看,下一霎那,老鬼子整个人便霎那间陷入石化!

  为什么?因为被源义重寄予厚望的那两个步兵大队,都遭到了反击!几乎同时,沿公路向前推进的步兵第四大队,还有从公路左侧浅丘、山坡推进的第六大队,全都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反突击,一转眼之间,两个步兵大队攻势严重受挫。

  “纳尼?怎么会这样?”源义重目光呆滞,整个人瞬间就陷入石化。

  南云亲一郎急声说道:“源义君,从目前看,步兵第四大队、步兵第六大队绝无可能在半个小时之内打穿正面支那军的防线,而我们的辅兵却恐怕连十分钟都支撑不住了,赶紧下令收缩防御,不然就晚了!”

  源义重却跟傻了似的,毫无回应。

  南云亲一郎便回过头,对身后的传令兵说道:“命令,步兵第一、第四、第六还有第七大队放弃进攻,收缩防御。”

  ……

  两千米外,紫荆岭上。

  看到小鬼子由攻转守,何书崖嘴角的笑意却越发浓了。

  这个时候再想由攻转守却是迟了,这么做虽然可以一定程度上延迟崩溃的到来,但是该来的崩溃终究还是会到来!鬼子的溃败已经是不可避免了!

  轻轻的舒了口气,何书崖扭头吩咐身后站着的通信员:“命令一连,对中路推进的鬼子采取守势就行,给我重点打击公路左侧的鬼子步兵,但是不要推进太快,让林蔚一定要把握好度,让小鬼子始终担心遭到合围,但又不能真的被合围!”

  通信员答应一声转身匆匆去了,警卫员却不解的问道:“营长,为啥要对公路正中的小鬼子采取守势?不能真的合围鬼子,这又是为什么?”

  何书崖微微一笑,说:“因为中路的鬼子有坦克,强攻中路代价太大!相比之下,强攻左路的鬼子就要容易得多,而且将左路鬼子逼退之后,中路的鬼子也就只能跟着撤退,要不然就会陷入我军包围之中。”

  警卫员道:“那为什么不能真的把小鬼子包围起来。”

  何书崖便轻叹了一声,摇头说:“因为兵力不足啊。”三国之席卷天下

  ……

  何书崖也有没想到的,军统的一个联络小组就隐藏在离此不远的另外一座高山上,并且居高临下将二营跟日军的这场大战,每个环节都毫无遗漏的记录下来,并转化为文字,穿越几千里的虚空发送到了重庆的统帅部。

  由此,蒋委员长和统帅部的一干高参们也得以以“现场直播”的方式,亲眼“目睹”了这场注定载入史册的经典的攻防大战!

  “鬼子完了!”接到最新战报之后,白崇禧掷地有声的说道,“到现在,局势已经是再不可逆转了,小鬼子已经是崩溃在即了!”

  “鬼子崩溃在即?”蒋委员长瞠目结舌了。

  不仅是蒋委员长,陈诚、何应钦还有统帅部的一干高参们,也都傻了。

  战斗刚打响之时,无论是蒋委员长,还是一干幕僚和高参,甚至包括白崇禧在内,所有人都一致认为,察哈尔独立团派去紫荆关的这一支部队,绝对撑不过天黑,天黑之前,沿着保大公路猛扑过来的鬼子兵就能够夺回紫荆关。

  至于原因,也是很简单,因为兵力相差太过悬殊了。

  根据军统所提供的数字,察哈尔独立团在紫荆关的部队最多就两千人,而沿着保大公路猛扑过来的鬼子却有上万人,不仅如此,小鬼子甚至还有一个坦克团助战,还有炮兵,兵力兵器如此悬殊,这场战斗也就不可能再有悬念。

  然而,现实却跟统帅部所有人开了个玩笑!

  开战仅仅不到两个小时,局面便急转直下。

  在不出意外的丢掉了第一道防线后,察哈尔独立团的这支部队却出人意料的向鬼子发起了反突击,而更让所有人感到无比意外的却是,右路鬼子竟然是一触即溃,在短短不到半个小时之内,就让察哈尔独立团的一支尖兵往前突进了将近两公里,再然后,一轮炮击,就干掉了鬼子辎重,至此局面就彻底逆转了。

  没了辎重,鬼子也就没了持久战力!

  除非鬼子援军能够很快赶到,否则,这支日军的溃败就真不可避免了!

  然而,鬼子援军能这么快就赶来吗?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沿着保大公路过来的这支日军明显已经是日军的主力,不然也不会有坦克团协同作战,既然是主力,也就不可能再有什么援军,至少在短时间内是不会有了。

  好半晌后,蒋委员长终于回过神来,先是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幽幽的说道:“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仗还可以这样打?”

  陈诚、何应钦还有一干高参都是下意识点头,表示认同。

  今天,他们真是开眼了,如果说是两千的日军围着上万的国军打,他们恐怕一点都不会感到吃惊,但是两千中国军队却围着上万日军打,那就让人很吃惊了,颠倒了,这个完全就是颠倒了,中国军队什么时候也可以以少打多了?还能打赢?

  “这肯定是徐锐在指挥。”白崇禧斩钉截铁道,“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