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9章 不惜一切(第二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09章 不惜一切(第二更)

“呵欠,呵欠呵欠。”徐锐忽然间连打了三个响亮的喷嚏。

  地瓜拿着一叠电报,小声问道:“团长,还要接着往下念不?”

  “念就不接着念了,反正都是千篇一律。”徐锐摸了摸鼻子,又说道,“你看看,都还有谁给我们独立团发电报?”

  “那可多了,我刚才念了谁的?我看看。”地瓜一张张的电报翻过去,一边说,“这个是总部首长发来的,这个是军区首长发过来的,这个是军分区首长的电报,哦对了,还有一二零师首长的电报,这些刚才我都是念过了的。”

  停顿了一下,地瓜又接着说道:“这是南路军总指挥卫长官的电报,这是北路军总指挥傅长官的电报,嗯嗯嗯,还有二战区阎长官的电报。”

  “阎长官?”徐锐嘴角绽起一丝笑意,又说道,“你看看阎老西都说了些啥?”

  “我看看。”地瓜答应一声,当即将电报展开来,看完之后笑着说,“团长,阎老西没说啥,就是祝贺,祝贺我们发动积极的攻势。”

  “阎老西还真是名不虚传,都已经到这时候了,居然还是首鼠两端,还要发这么一封电报来探我的底。”徐锐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让通信处立刻回复阎老西,就说,过了这村可就没有这店了,如果想捞好处那就要趁早。”

  地瓜答应了一声,转身奔着通信处去了。

  梅九龄摇摇头说:“阎老西恐怕是不敢出兵的,他让小鬼子打怕了。”

  “那你可就小觑阎老西了。”徐锐摇摇头又道,“这老东西精着呢,从第六集团军派几个团出来试探一下,他还是敢的,虽说几个团的晋绥军发挥不了大作用,但蚊子再小也终究是肉,对于山西战场乃至整个华北战场也是一个助力。”

  两人正说话之间,地瓜却从通信处飞奔着回来了。

  “团长,有捷报!”还隔着几十米远,地瓜就迫不及待的大喊起来,“二营在紫荆关前打了一个反击,摧毁了小鬼子的辎重阵地,现在从保大公路过来的鬼子已经军心动摇,二营正围着小鬼子在猛攻呢,鬼子溃败在即了!”

  “什么,鬼子溃败在即了!”徐锐很罕见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叫道,“干得漂亮!”

  二营在紫荆关面临着什么样的局面,徐锐自然是非常清楚的,讲真,徐锐对何书崖最大的期待也就是能够守住紫荆关,直到团主力的到达,但是他万没有想到,何书崖却出人意料的反守为攻,将沿着保大公路猛扑过来的上万鬼子打得溃败在即!

  这着实的出乎徐锐的预料,既便让他亲自指挥,也不会比这更好了!

  旁边梅九龄也是重重击节,奋然道:“这样都行,书崖真是好样的!”

  “不好!”徐锐却瞬间又冷静了下来,凛然说道,“紫荆关战局急转直下,阿南惟几这老鬼子肯定会不惜一切,出动华北方面军所有的战斗机、攻击机前来疯狂助战,立刻致电飞行大队,以中队为单位轮流出动,尽最大可能向二营提供空中支援!”淑女不当道:赖皮校草的疯丫头

  “明白!”地瓜答应一声,然后又转身飞奔去了。

  ……

  在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自从察哈尔独立团的闪电战正式打响后,阿南惟几就一直守在作战室里,再没有离开过片刻,既便是眼睛已经熬得通红,既便是笠原幸雄和一干作战参谋再三相劝,老鬼子也是丝毫不为所动,这个节骨眼又岂是休息的时候?

  老鬼子瞪着满布血丝的双眸,目露凶光盯着面前的华北地图。

  但只见,整幅地图上已被作战参谋画出数以百计的蓝色箭头,这里的每一个蓝色箭头都代表着至少团级建制的中国军队,有些甚至还是师级、军级建制,比如从乌兰察布盟方向捅过来的那个蓝色箭头,就是傅作义三十五军!

  傅作义的三十五军是真猛哪,半天时间就拿下了乌兰察布盟!

  不仅是乌兰察布,诸如察南、晋西北、晋东南、冀中、冀东甚至山东等各个区域,都标满了一个个蓝色箭头,放眼望去,华北方面军的整个防区都已经被战火布满,几乎所有的中国军队都行动了起来,就像是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从四面八方汇聚了过来,准备着、等着分食华北方面军血肉!

  别看华北方面军总兵力不少,既便是已经被抽走了十几个精锐步兵联队,也仍旧还有超过三十万的野战部队,如果算上守备部队那就足足有四十多万人,但是往华北五省近千个县一分摊,立刻就显得捉襟见肘了。

  既便有二十多万皇协军助战,也仍旧势单力孤。

  几乎每个战场的日军指挥官都向北平发来了电报,请求增援!

  但是,这个时候,阿南惟几又哪有援兵派给他们?屁都没有!

  所以,阿南惟几唯一能做的,就是命令各个战场的日军指挥官收缩兵力,集中防御少数大城市以及铁路沿线的重要据点,至于那些不是很重要的小城市,或者更偏远的县城,眼下就也只能忍痛放弃了,无论如何,还是先熬过眼前这一劫再说吧。

  阿南惟几的目光在地图上转了一圈,最终还是回到了紫荆关。

  “笠原君,紫荆关那边进展怎么样?”阿南惟几皱着眉头问道,“半个小时之前,源义君就发来电报,说是已经突破了察哈尔独立团的第一道防线,那么现在,怎么着也应该突破第二重防线了,离紫荆关应该不远了吧?”

  阿南惟几最关心的,无疑还是紫荆关的战局。

  因为紫荆关的得失,关系着华北方面军能不能将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主力阻挡在太行山以西,如果最终挡不住,让徐锐的机械化攻击集群进入到华北平原,那么整个华北的局面就会彻底的糜烂,但是如果挡住了,一切仍有可为!

  笠原幸雄也同样担心紫荆关的战局,当下一顿首说道:“哈依,卑职这就过去看……”网游之虚拟未来

  然而,第二个“看”字还没说出口,一个通信参谋便从隔壁通信处里匆匆走出来,快步走到阿南惟几面前,重重一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紫荆关战场急电。”

  “紫荆关战场?”阿南惟几闻言神情一凛,沉声道,“快说,怎么样了?”

  通信参谋再次哈依一声,又道:“独立混成第八旅团暨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在紫荆岭下遭到了支那军的反突击,变起猝然,皇军准备不足且反应不及,辎重阵地遭到摧毁,现已陷入困境,正遭到支那军之疯狂进攻!”

  “纳尼?!”阿南惟几的脸色一下就垮下来。

  笠原幸雄和在场的十几个鬼子参谋更是一下就懵了。

  这是什么情况?明明是皇军压着支那军在打,好吧?怎么一转眼之间,皇军就遭到了支那军反突击,并且还被打成了狗?这画风也未免转换得太快了吧?要不要这么夸张啊?还让不让人愉快的推演,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当参谋了?

  通信参谋又接着说道:“司令官阁下,源义将军还有南云将军还说了,支那军的攻势非常之凌厉,独立混成第八、第十五旅因弹药不足,已经很难坚持,如果援军不能在四个小时之内赶到,他们就只能够集体玉碎殉国了。”

  所谓集体玉碎,就只是被人全歼的一种比较体面的说法而已。

  “八嘎牙鲁!”阿南惟几终于是爆发了,翻手抽出军刀又一把将面前的一张椅子从中劈成了两半,感到犹不解恨,又横着一刀将两爿碎片再砍成了四截,一边还厉声大骂道,“源义重还有南云这两个蠢货,究竟在搞什么?”

  “两个旅团,整整两个独立混成旅团,却让不到一个团的支那军打成狗,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从来只有皇军能以少打多打支那军,什么时候轮到支那军反过来以少打多打皇军了?而且还是整整五倍的悬殊兵力!两头蠢猪!”

  阿南惟几已经压抑不住胸中怒火,彻底暴走了。

  金光惠次郎快步过来,小声劝道:“司令官阁下,现在可不是生气的时候。”

  阿南惟几悚然间一惊,脑子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当即点点头说道:“哦对,当务之急还是设法扭转紫荆关的战局!”停顿了下,又问笠原幸雄道,“笠原君,易县周围可有部队能够驰援紫荆关?哪怕就一个步兵联队也行!”

  笠原幸雄却摇摇头说:“司令官阁下,附近没有部队能够驰援,恐怕只有等二十七师团或者三十五师团完成集结,然后再驰援了。”

  “源义旅团和南云旅团恐怕坚持不到那个时候。”阿南惟几摇摇头,然后,脸上蓦然之间流露出一抹狰狞的神色,阴恻恻的说道,“值贺君,命令第三飞行团,立刻出动所有的侦察机、战斗机以及攻击机,飞赴紫荆关战场!”

  “哈依!”值贺忠治重重顿首,转身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