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0章 三三制战术(第三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0章 三三制战术(第三更)

窑台沟战场。

  独立混成第八旅团还有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已经像乌龟般缩成一条,依托保大公路临时构筑起了一条将近两公里长、两百米宽的防线。

  要说明的是,尽管鬼子被打了个猝不及防,所有辎重全部遭到摧毁,但是相比何书崖的二营,小鬼子仍旧占据着兵力优势,所以刚开始时,鬼子仗着人多势众,屡屡向二营发动反突击,但是无一例外全部遭到瓦解。

  就连协同反击的半个战车中队,六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也遭到了摧毁。

  混战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南云亲一郎便打消了最后的一丝侥幸心理,严令各步兵大队以保大公路为屏障,以战车队为倚托,严防死守,未经允许绝不准许反击!至此,小鬼子彻底的陷入到了被动挨打的境地。

  二营虽然兵力处于劣势,而且没有重武器,但是打进攻却很有一套。

  按照三三制战术,每个步兵班分三个梯队,每个梯队又分成三个战斗小组,每个战斗小组均由三名士兵组成,三个人采取三角形站位,有时正三角,有时则为倒三角,视地形而变幻不定,一人打主攻、一人掩护,另一人支援。

  每三个战斗小组同样呈三角形站位,一个战斗小组突前,两个战斗小组稍稍拖后,负责支援及掩护,但是三个梯队之间却是一字排开、平行的站位。

  基本上,一个步兵班展开来,就能够覆盖四百米的战场,也就是说,二营每次真正投入进攻的兵力,也就一个排的规模,这样一来,二营就能极大的节省兵力及官兵的体力,同时还能给鬼子造成最大限度的消耗。

  别看二营每次投入到进攻的兵力并不多,也就是一个排一百多号人,但是给予小鬼子施加的压力却并不小,尤其是在战场后端的鬼子辅兵,常常被打得嗷嗷叫。

  要不是何书崖刻意让收着打,战场后端的鬼子辅兵早就已经被打垮。

  何书崖之所以不让三连打垮战场后端的鬼子辅兵,却是为了留着这个累赘,持续消耗鬼子的即战力,因为他无意中发现,每次战场后端的鬼子辅兵快顶不住时,鬼子指挥官都会从战场前端或者中间防线抽调鬼子步兵过来增援。

  凭借三三制战术,二营完全占据了战场的主动权。

  反过来,小鬼子在三三制战术前却显得很不适应。

  在徐锐穿越过来的那个时空,三三制战术已经在朝鲜战场上被证明,是最为犀利的轻步兵攻击战术,凭借着三三制战术,仅只装备了小米加步枪的人民志愿军,愣是敢主动攻击装备了飞机坦克加大炮的联合国军!

  被南朝鲜吹上了天的白虎团,还有在太平洋战场上打得鬼子丢盔卸甲、溃不成军的美国陆军骑一师,都败在了人民志愿军的三三制战术之下,白虎团更遭到全歼,连团旗都作为战利品呈列在中国的军事博物馆里。

  早在大梅山根据地的第二次反扫荡作战中,三三制战术就曾经发过威,在全歼鬼子第十师团的战斗之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从那时开始,三三制战术就成为了大梅山独立团的标准步兵攻击战术,察哈尔独立团扩编并加入了大梅山独立团的两千多老兵之后,三三制战术也被这些老兵一并带到察哈尔独立团。神秘鬼神的新妃:冥媒正娶

  在之前的闪电战中,由于有独立飞行大队、坦克营以及强大炮兵存在,一路上基本都是碾压的胜利,所以三三制战术没什么用武之地。

  但现在,三三制战术却终于是派上了用场!

  看到局面已经完全落入到二营的掌控之中,何书崖便放心的去睡觉了,话说自从领了这次任务之后,他已经有三个昼夜没睡过囫囵觉,整个人无论体力还是精力,都已经快要到达极限了,是时候抽空休息片刻了。

  后面还有大战等着他指挥呢。

  ……

  在重庆,统帅部。

  军统情报小组对紫荆关战场的“实况转播”仍然还在继续,尤其是得知察哈尔独立团仅仅出动了不到两百人的兵力,便对盘踞在公路的超过五千人的鬼子造成强大压力,蒋委员长和一干幕僚高参再次被震惊。

  “这是什么打法?”陈诚瞠目结舌的道,“不到两百个人居然能压着好几千鬼子打?简直不可思议,简直无法想象!”

  也难怪陈诚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因为在第一次淞沪会战中,日军凶悍的战斗力留给他们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在他们印象中,一个步兵大队一千多鬼子,就能够打得国军最精锐的一个德械师溃不成军。

  可现在,好几千鬼子步兵盘踞在公路上,却被不到两百个中国士兵打得疲于应付,这个落差就大了,虽然此时困守在保大公路上的这几千鬼子并不是精锐步兵,但就算不是淞沪会战中那样的鬼子精锐,也终究是日本陆军啊!

  几千日本陆军被不到两百八路军压着打,这让他们这些国军高级将领情何以堪啊?

  当然了,陈总长、何总长还有国军统帅部的高参们也并没有忽略掉,窑台沟战场的八路军并非真只有两百人,在这两百人的的身后,其实还有小两千人的主力,但加上这些,也是远远不如鬼子兵力多,按说应该是被鬼子压着打才对,不是么?

  “这世界颠倒了。”陈诚摇摇头,说道,“完全就看不懂了。”

  何应钦同样难以置信道:“日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堪一击了?”

  “这恐怕不是日军不堪一击。”白崇禧摇了摇头,幽幽的说道,“而是察哈尔独立团的战斗力太强了,难道你们就没发现,察哈尔独立团在进攻中所使用的战术,很不寻常吗?你们仔细看军统情报组发回来的电报。”

  陈总长、何总长还有一干高参这才凑过来仔细看情报组发回的电报。

  军统的这个情报组非常尽责,几乎每隔十分钟就会发回来一份电报,这个几乎就是真的在对窑台沟战场进行实况转播了。

  仔细看过电报之后,众人都发现了不寻常之处。仙孽之今生不负

  “三人战斗小组?!”陈诚皱眉道,“为什么是三个人?”

  “这个,辞修兄恐怕要去问徐锐了。”白崇禧摊了摊手,又道,“我只知道,察哈尔独立团的这套步兵攻击战术已经十分的成熟,运用起来也是十分犀利,完全能想象,有朝一日赶跑了小鬼子,我们也将要领教这个战术。”

  听到这,陈总长、何总长还有一干高参的脸色便立刻垮下来。

  蒋委员长的脸色也在霎那之间变得十分难堪,这话太扎心了。

  只不过,真正让蒋委员长感到扎心的,并不是这个步兵战术,而是日军反击紫荆关即将失败的现实!蒋委员长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明明紫荆关就在华北日军眼皮底下,可是为什么最后会打成这个样子?

  蒋委员长回过头,问白崇禧道:“健生,徐锐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白崇禧被蒋委员长问得有些不着边际,反问道:“委座指的哪方面?”

  “大的战略层面。”蒋委员长皱眉道,“你难道不觉得,察哈尔独立团的这次反击从军事逻辑上完全说不通吗?徐锐就区区一个团,却居然将整个华北都搅成一锅粥,打得华北的近百万日伪军疲于应付,这究竟是怎么办到的呢?”

  白崇禧摇摇头说:“华北日军的对手并不只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还有八路军主力以及晋军、绥军,甚至还有中条山的中央军!”

  “中央军?”蒋委员长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

  卫立煌居然不服众统帅部的命令,出动了好几个军的中央军侧击晋南以及豫北,以牵制山西战场以及河南战场的日军,这让蒋委员长感到十分的恼火,而更让蒋委员长感到无比郁闷的是,卫立煌明明抗命不遵,他还挑不出理来。

  你总不能明着说,卫立煌积极抗日是错的吧?

  白崇禧接着说道:“整个华北原本就是个巨大的火药桶,而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不过只是点燃了这个火药桶,要不然,单只凭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早被华北方面军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又哪会有现在这样的大好局面?”

  “大好局面?”蒋委员长皱眉问道,“真的大局已定了吗?”

  白崇禧点点头说:“恐怕是的,如果不出现什么奇迹的话……”

  然而话音还未落,戴局长又急匆匆走进来,走到蒋委员长面前报告道:“委座,情报小组急电,华北日军出动了至少五十架各型战机,对窑台沟战场的八路展开狂轰滥炸,局面似乎又有向着日军逆转的迹象!”

  “什么?”白崇禧闻言顿时间瞠目结舌了。

  陈总长、何总长还有一干高参也面面相觑。

  蒋委员长紧皱着的眉头却瞬间就舒展开来,压抑在胸臆间的那口闷气,也终于长长的呼了出来:呼,果然还没结束,果然还没有完结!这才对,这才对嘛,华北日军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束手呢?徐锐终归还是棋差一着,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