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1章 丧心病狂(第四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1章 丧心病狂(第四更)

睡梦中的何书崖被一阵接一阵的巨大爆炸声所惊醒。

  急翻身坐起看时,便看到公路两侧的己方阵地上接连绽放起一团又一团的耀眼红光,看清楚了这爆炸的威势,何书崖顿时心下一沉,这是重磅航弹!再抬头看,便看到天空之上已经布满了鬼子的战机,侦察机、战斗机,还有大量的轰炸机!

  就在何书崖抬头观察之际,一声短促的尖啸声从天而降。

  “营长小心!”警卫员小李一个纵扑,将何书崖扑倒在地。

  紧接着就是轰的一声巨响,既便爆炸点远在几十米开外,何书崖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地面上传导过来的冲击波,就像是一柄大铁锤狠狠的砸在他胸口,砸得他瞬间闭过气,两只耳朵更是被爆炸声炸得暂时性失聪,除了嗡嗡的杂音,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下一霎那,爆炸掀起的大量砂石扑簌簌落下,几乎将何书崖给活埋。

  好半晌后,何书崖才费力的将压在背上的警卫员给推开,坐起一看,只见警卫员小李已经被炸弹破片削掉了半个脑袋,早就已经牺牲了,再抬头看,便看到二营的整个攻击阵地已经被爆炸产生的硝烟完全笼罩。

  也许是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也许是被炸弹的冲击波给震成了脑震荡,一时间,何书崖的脑子也有些懵,恍恍惚惚之间,一连长林蔚忽然出现在他面前,张大嘴,声嘶力竭的正冲着他叫喊着什么,只不过何书崖却是一句都听不见。

  看到何书崖没有什么反应,林蔚便有些急了,一下就伸手抓住了何书崖肩膀,使劲的摇晃起来,还真有用,摇了两下,何书崖的听觉便恢复了,林蔚的叫喊声,爆炸声,还有鬼子飞机引擎的轰鸣声,瞬间就像潮水般倒灌进了他的耳朵。

  “营长,营长!现在怎么办啊?还要不要继续进攻?”林蔚仍在大声叫喊。

  这时候,何书崖已经恢复了思考能力,当即回答道:“进攻,当然继续进攻!”

  “啊,还要进攻啊?”林蔚瞠目结舌道,“顶着鬼子航空兵的狂轰滥炸进攻,代价太高了,伤亡实在太大了呀!”

  “伤亡再大也得攻!”何书崖大声咆哮道,“这个时候你一退,对面小鬼子的指挥官只要不是白痴,一定会反击,到那个时候小鬼子咬着我们的屁股撵上来,部队就放羊了,你想收都收不住!那就完球了!”

  “是!”林蔚大声道,“明白了,继续进攻!”

  说完,林蔚便转身急匆匆的返回前沿阵地去了。

  目送林蔚的身影远去,何书崖又大叫起来:“通信员!”

  叫了好几声,才有一个通信员急匆匆过来,大声问道:“营长?”

  何书崖大声道:“让通信队马上给团部发报,就说我们遭到了鬼子航空兵的轰炸,情势十分危急,请求空军支援!”

  “是!”通信员答应一声,刚要转身离开时,却让何书崖喊住了。
精分男神的私家探妻
  “小王,等等。”何书崖喊住通信员,再眯起眼睛看向西北天际。

  但只见,西北方向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了十几个小黑点,片刻之后,那十几个小黑点便幻化成了一架架战机,当下何书崖便举起了望远镜,透过望远镜的视野,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些战机机翼下涂着青天白日图案。

  “我们的飞机!”通信员兴奋的大叫了起来。

  何书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悠然说道:“不愧是团长,看来他早就已经预料到了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会跟我们拼老命,所以才会提前让飞行大队赶来支援。”顿了顿,又道,“幸好飞行大队来得及时,不然我们就麻烦大了。”

  通信员小王点头嗯了一声,深以为然。

  ……

  天际,编号零零幺的伊尔十五型战斗机的驾驶舱里,鲍里斯已经兴奋得老屌怒涨,嗷嗷直叫唤了,原本以为这次出击,又是协同步兵进行作战,无非就是对小日本俯冲扫射,这个也太没有技术含量,太不过瘾。

  作为一名战斗机的飞行员,鲍里斯最期待的还是能跟日军航空兵来一场大型空战,双方出动几十架甚至上百架战斗机,找个地方大战几个回合,那才过瘾!而且鲍里斯坚信,他们苏联空军一定会赢得最终胜利。

  哦错了,现在他们可不是苏联空军,而是中国空军!

  所以,当鲍里斯透过飞行眼镜看清楚前方空域中的一大群日军战机时,便立刻兴奋的嗷嗷叫起来,紧接着,便透过舷窗向左右的僚机打出手语,再然后往前猛的一推操纵杆,座下的战斗机便立刻嗷嗷的轰鸣着呼啸而去。

  几乎同一时间,对面的鬼子航空兵也发现了突然间出现的伊尔战斗机。

  很快,就有十多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从鬼子航空兵的机群中分离出来,排列成一个个的三机编队迎了上来,剩下的三十多架轰炸机却没有理会,仍旧对地面上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击阵地展开狂轰滥炸,以尽可能的给地面的鬼子提供支援。

  不到片刻功夫,双方机群便已经在空中咬在了一起。

  这批鬼子战斗机的飞行员,飞行技术并不比之前被歼灭的那一批更好,才刚一照面,便有两架九六式战斗机遭到击落,是鲍里斯和维克多干的。

  鲍里斯干脆利落的干掉了一架鬼子战斗机,旋即一个大仰角向上爬升,很轻松的摆脱了试图从身后咬住他的一架鬼子战斗机,紧接着,鲍里斯又来了一个平螺旋,反过来从身后咬住那架鬼子战斗机,再然后猛烈开火。

  下一刻,那架鬼子战斗机的右侧机翼便立刻冒出滚滚黑烟,然后挟带着滚滚黑烟飞速的向地面坠落,几秒钟之后,鬼子战斗机便坠落在地面,爆炸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鲍里斯仰天哈哈一笑,再次将座机向上拉升起来。

  扭头看,正好看到维克多驾驶的编号为零零二的战斗机也击落了第二架日机。皇妻难为

  维克多,好样的!鲍里斯透过舷窗,冲维克多打出一组手语,我们又打平了!

  维克多冲鲍里斯回了个胜利的手势,旋即又是一个锤头机动,轻松摆脱了试图从身后咬住他的另外一架日机,然后又一个筋斗,反过来咬住了那架日机,接着机枪开火,子弹直接就打穿了日机驾驶舱,将那个鬼子飞行员打成了筛子,下一霎那,那架鬼子战斗机便彻底失去控制,打着转急速下坠,片刻之后化为了群山之中的一团火球。

  “鲍里斯,三比二了!”维克多再次将自己的座机向上拉升,同时还不忘向鲍里斯连续打出手语示威,“别忘了你曾经说过的话,如果这次中国之行你的战绩不如我,就将你的编号为零零零二的伊尔十六型战斗机让给我!”

  “你做梦。”鲍里斯回了一组手语,旋即驾驶着战斗抽扑向另外一架日机。

  在如狼似虎的苏联王牌飞行员面前,日军的这些菜鸟飞行员毫无招架之力,前后还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飞过来拦截的十几架鬼子战斗向便全部遭到击落。

  击落了前来拦截的鬼子战斗机之后,鲍里斯他们并没有罢休,而是开足了马力,扑向前方仍在狂轰滥炸的三十多架鬼子轰炸机,这时候,那些鬼子战斗机终于放弃了轰炸,纷纷掉转机头迎上来,跟鲍里斯他们展开空战。

  遗憾的是,轰炸机从来就不是为了空战存在,而是为了轰炸地面目标而设计的,所以体型更大更笨拙,机动性能则明显要更差,空战结果也就可想而知,鬼子轰炸机的表现比鬼子战斗机还不如,很快就被鲍里斯他们全部击落了。

  空战结束,鲍里斯的独立飞行大队取得完胜。

  遗憾的是,空战结束之后,十多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的燃油也已经消耗过半,所以必须得提前返航了,要不然他们就飞不回包头机场了!鲍里斯驾驶的战斗机振振翅膀,跟地面的二营官兵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带着机群返航了。

  ……

  空战结果很快就传回北平。

  得知出击的五十多架各型战机全部遭到击落,值贺忠治不由得心疼得脸肌抽搐,既便这些战机全都是一些老旧的机型,可那也是飞机啊,都是昂贵的兵器!每损失掉一架,就意味着第三飞行团的家底薄弱一分。

  值贺忠治对阿南惟几说道:“司令官阁下,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

  “不能再这样打下去了?”阿南惟几却已经彻底的丧心病狂了,已经完全不在乎第三飞行团的损失,当下一皱眉说道,“值贺君,只要你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立刻就可以下令取消第二个飞行梯队的这次出击。”

  值贺忠治便立刻哑口无言,他又哪里有什么更加好的解决办法?

  阿南惟几闷哼一声,又道:“既然你没有更好的办法,那就还是命令第二飞行梯队立刻出击,继续对紫荆关战场的支那军实施轰炸。”

  “哈依。”值贺忠治垂头丧气的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