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 快速推进(第五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2章 快速推进(第五更)

只不过,既便是阿南惟几不惜代价的将华北方面军第三飞行团的家底全掏出来,对紫荆关战场的中国军队发动了近乎于自杀式的丧心病狂的轰炸,也仍旧不足以扭转局面,因为他不惜代价,徐锐也是一样的不惜一切代价。

  鲍里斯的飞行大队向二营提供了最大限度的空中支援!

  因为出动频次太高,至少有六架战斗机因为故障坠毁!

  尽管紫荆关战场离包头足有将近五百公里,这严重制约了飞行大队的作战效能,因为从包头飞到紫荆关战场后,燃油就已经消耗近半,所以飞行大队在紫荆关战场上空的滞留时间非常的短暂,顶天了也就半个小时,甚至更短。

  但既便是这样,徐锐也还是想出一个办法,将飞行大队的一百架伊尔十五战斗机分成八个飞行梯队,轮流前往紫荆关战场助战,这样,就能够基本上确保大部分时间之内,紫荆关战场上空都有本方的战斗机在战斗值班。

  这一来,留给鬼子航空兵的时间窗口就非常有限。

  最终一天混战下来,华北方面军第三飞行团损失惨重,三百多架各型战斗机损失了一大半,但是却并未能取得事先预期的效果,源义旅团、南云旅团仍处于被动挨打之中,这种情况下不要说夺回紫荆关,能不被歼灭就已经不错了。

  当然了,二营要想歼灭源义旅团和南云旅团也不可能。

  阿南惟几不惜代价的出动第三飞行团的轰炸机群进行轰炸,还是对何书崖的二营造成了很大的伤亡,这个时候,二营的全部兵力已经锐减至不足千人,其中还包括了伤员,要不是有超时代的三三制战术,能不能维持住攻势都两说。

  这时候,二营也仅仅只是能够维持住攻势而已,真要二营发动总攻,一举打垮源义旅团和南云旅团,却是有力不逮,只不过对于二营来说,这个结果也能接受,因为徐锐交给二营的任务就是,守住紫荆关,一直到主力部队的到达!

  目前看,完成这个任务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

  灵丘县,察哈尔独立团的临时指挥部。

  一个通信兵从通讯车上下来,快步走到徐锐面前报告说:“团长,二营急电!”

  “二营?!”徐锐闻言顿时间神情一凝,沉声道,“念!”

  “是!”通信兵答应一声,当即展开电报念道,“团部,紫荆关战局已经稳住,至少明天黎明之前,鬼子休想越过窑台沟!”

  “好!”徐锐狠狠击节道,“书呆子干得漂亮!”

  话音才刚落,又一个通信员快步走过来,高声报告道:“团长,四营的报告,他们已经在当地百姓以及游击队的帮助下,在黑龙河上游五公里外的无名河湾搭好通道,坦克营的一个坦克排已经成功渡过黑龙河!”

  “过河了吗?”徐锐闻言顿时精神一振。

  当下徐锐便带着地瓜兴冲冲的登上公路边的一处高地。未来之食全食美

  这处高地的高度也就四五十米,但却是方圆几公里内的制高点,视野非常好,徐锐和地瓜站在高地顶上,居高临下可以清楚的看到前方被炸断的黑龙河桥,以及河东岸两公里外的那一节装甲车厢。

  为了掩护上游架设通道的作业,徐锐命令五营、六营还有七营,轮流向黑龙河东岸的鬼子伪军发起佯攻,这个时候正好轮到七营负责佯攻,秦刚这家伙明显是假戏真唱,把佯攻当成了真打,竟然以排为单位轮流涉水过河发动强攻。

  好在,秦刚的分寸把握得很好,打的虽然激烈,但伤亡并不大。

  当然,弹药的消息还是很大的,毕竟十几挺重机枪就没消停过。

  “老秦这个败家玩意!”看到十几挺重机枪一刻不停的在咆哮,徐锐不由得心疼得脸肌直抽搐,怒气勃发的说道,“真当子弹不要钱的啊?虽说有兵工厂,可是钢材、炸药还有人工都是要钱的,这败家子!”

  地瓜笑道:“团长,我记得好像是你下的令吧?是你下的令,让岳营长、丁营长还有秦营长他们不要只知道硬拼,要学会运用优势火力。”

  “我下的令?”徐锐矢口否认道,“开玩笑,我怎会下这样的狗屁命令。”

  “那我可就不知道了。”地瓜低低的坏笑道,“或许是哪个狗屁下的令吧。”

  两人正说呢,在黑龙河东岸,鬼子防御阵地的北侧,突然之间枪声大作,紧接着,十几辆黑黝黝的T型坦克便从夜幕中冒出来,夜空下,十几辆T-34B型坦克就像是呲出獠牙的狰狞巨兽,一步步的逼向鬼子的防御阵地。

  这些坦克在逼近小鬼子阵地的同时,车载重机枪也在猛烈开火。

  鬼子其实早就知道中国军队在黑龙河上游架设通道,但是苦于兵力不足,所以没办法分兵破坏,但是他们还是在防御阵地上做出了一定的部署,在阵地北侧部署了一个中队,此外还有伪军一个营,试图籍此抵挡住察哈尔独立团的进攻。

  但是面对整整一个排、十二辆坦克,这点防御力量还是太薄弱了。

  不过几分钟,四营一连便在十二辆坦克的引导之下,突破了鬼子的防线,再然后,过河的坦克排便逼近到鬼子主阵地五百米内,这么近的距离,T-34B型坦克的89mm口径的主炮已经足够构成致命的威胁。

  只一轮齐射,被灵丘县鬼子倚为屏障的装甲列车便被轰成了渣渣,跟着这一节装甲列车被一起轰成渣的,还有部署在车厢内的几挺九二重机枪及几十个鬼子,接着,四营官兵便在坦克排的引导下,趁胜追击继续向灵丘县城发起了进攻。

  灵丘县城的鬼子几乎都在黑龙河东岸的桥头阵地上,留守县城的鬼子不过一个班,察哈尔独立团大军压境,而且还有坦克助战,留守县城的伪军立刻就阵前倒了戈,将城内的十几个小鬼子打成筛子,然后打开城门投降。

  四营兵不血刃,就拿下了灵丘县城。都市妖孽太子

  县城虽然拿下,但是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还是过不去,因为黑龙河上的公路桥还没有修复,直到半夜,在当地游击队以及老百姓的全力帮助之下,公路桥才终于修好了,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才终于得以过了河。

  这就是本土作战的优势,百姓支持!

  ……

  与此同时,在涞源县城。

  黄守信正端坐在涞源县城鬼子宪兵队长的办公室里喝茶呢。

  早在天黑之前,黄守信的三营就已经悄然逼近到涞源城外。

  由于公路不通,三营跟何书崖的二营一样,也是轻装前进,并没有携带重武器,更没有坦克引导协同,但黄守信也跟何书崖一样,很好的继承了徐锐爱动脑子的良好习惯,然后想出了一个损招,轻松的骗开了涞源县城门。

  黄守信先是派人割断了涞源县跟北面蔚县之间的电话线路,然后又派了一个排,换上小鬼子的棉大衣,还找了几个懂日语的老兵,穿上鬼子的呢大衣,冒充小鬼子的军官,声称是蔚县的宪兵队,大摇大摆的出现在北门外。

  也是巧了,在三营到来之前,涞源县的鬼子宪兵队长还真向蔚县宪兵队求过援,并且蔚县的鬼子宪兵队长也已经答应了派谴援军,所以涞源县的小鬼子根本不疑有他,发现有友军到来之后,直接就打开了涞源县城的北门。

  然后,冒充鬼子的这个排很轻松的干掉了把守城门的鬼子,控制住了涞源北门,再然后三营主力就如潮水般从北门涌入涞源县城,听闻是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打进城,涞源县的伪军也是毫无悬念的倒了戈,争先恐后的帮着打鬼子。

  涞源县城的小鬼子原本还想跟察哈尔独立团打巷战,结果才刚摆开架势,就遭到了三营还有伪军的两面夹击,还有城内的百姓从背后偷袭鬼子,城内鬼子宪兵很快就陷入到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到第二天凌晨时,涞源县城内的鬼子就基本被肃清。

  黄守信亲自率领警卫排拿下宪兵队,一边喝着鬼子宪兵队长泡好的花茶,一边让通信队给团部发去一封电报:涞源县城拿下了!

  在接到黄守信的电报之后,徐锐便立刻命令黄守信留下一个连守住县城,再然后率领营主力火速驰援紫荆关,尽管何书崖发来电报说紫荆关已经没有问题了,但徐锐还是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大意,果断命令黄守信率领三营主力火速驰援。

  与此同时,徐锐又命令团主力争分夺秒,快速推进。

  破晓之前,察哈尔独立团主力终于顺利穿过蒲阴陉,出现在拒马河西岸,此时留在紫荆关迎接察哈尔独立团主力的是三营的一个排,至于三营主力,已经跟着黄守信去了前方两公里外的窑台沟,跟何书崖的二营汇合在一起。

  黎明时分,坦克营便顺利通过紫荆关城中的十八盘。

  不及休整,徐锐便下令团主力继续向前直扑窑台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