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4章 坦克大战(第七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4章 坦克大战(第七更)

梅九龄透过狭窄的瞭望远,死死的盯着前方公路上过来的鬼子坦克,感到浑身上下每一根血管内的鲜血都沸腾了起来。

  梅九龄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快两年了。

  自从在青训队的课堂之上,第一次听徐锐讲到机械化合同作战之后,梅九龄就无时无刻不在憧憬着,将来有一天能驾驶着属于自己的坦克,驰骋在祖国大地上,与侵略者的坦克进行殊死较量,在两年后的今天,梦想终于变化现实!

  他梅九龄终于驾驶着自己的坦克,跟鬼子展开面对面的坦克大战了!

  “来吧!”梅九龄死死的盯着前方的鬼子坦克,狞笑道,“快过来吧!”

  “营长,鬼子坦克进入两千米内了!”驾驶员魏震扭过头大声提醒道,魏震并非大梅山独立团老兵,而是从延安过来的学生兵,像魏震这样的学生兵并不在少数,因为驾驶坦克最好能有一定的文化基础,不然学起来太慢。

  “营长,快开炮吧,别让小鬼子抢了先!”装填手黄聚财大叫道。

  T-34B型坦克的主炮口径达到了3.5英寸,两千米距离仍有很强的穿透力。

  黄聚财是一个农家子弟,大字不识一个,扁担倒在地上都不知道是个一字,好在装填手也不需太多的技术含量,只要力气够大就行。

  “不急,两千米还是远了,命中率太低。”梅九龄却一点都不急,嘿然道,“等鬼子坦克进入到一千米内再开炮也不迟。”

  魏震和黄聚财便不再吭声了。

  梅九龄尤嫌坦克的速度慢了,嘿然说道:“阿震,开得再快一点!”

  魏震便立刻将油门踩到了底,把二十多吨重的坦克开得跟飞车似的,拖带着滚滚烟尘向着前方疾驰,好在这一段公路的路况还算不错,要不然,这么快的速度,饶是T-34坦克的自重足够重,也是很有可能翻车。

  转眼间,双方坦克相距已经不足一千米远。

  这时候,对面的鬼子坦克已经按捺不住,率先发炮。

  魏震便再次大叫起来:“营长,小鬼子已经先发炮了!”

  下一刻,梅九龄、魏震还有黄聚财三人便听到咣的一声巨响,整个坦克也猛的震动了一下,黄聚财便立刻大呼小叫起来:“营长,我们刚刚好像中弹了!”不过叫喊之间,非但没有害怕的意思,反而透着压抑不住的兴奋。

  梅九龄也是嘎嘎的怪笑起来,叫道:“小鬼子可以啊,首发命中!”

  说话间,对面过来的鬼子坦克已经相继发炮,一辆又一辆的九五式轻型坦克、或者九七式轻型坦克的主炮口,接二连三绽放出耀眼红焰,再然后,这边察哈尔独立团坦克营的队列中便连续响起丁丁当当的撞击声。

  必须得承认,鬼子坦克兵的素养还是不错的。

  用来衡量坦克兵是否优秀的一个基本的标准,就是首发命中的概率,因为在战场上首发命中的概率更高,就意味着抢先摧毁敌军坦克的机会更大,这对于双方坦克性能参数差不多的坦克大战而言,就十分重要了。穿越火线之生化枪神

  可遗憾的是,眼下交战双方的坦克性能却完全不对称。

  察哈尔独立团坦克营装备的T-34B型坦克的性能参数,可以说全面碾压鬼子驻屯战车队装备的九五式及九七式轻型坦克。

  重量上,T-34B型坦克足有二十多吨,几乎是鬼子九七式或九五式的三倍,重量上的巨大差距带来的是防护能力上的碾压式优势。

  主炮口径也是碾压式的优势,T-34B型坦克装备的是3.5英寸口径的主炮,而鬼子九五式和九七式坦克装备的主炮口径却仅只有1.5英寸,主炮口径的巨大差距带来的是穿甲能力的全面碾压。

  两个最重要的性能参数相差如此悬殊,造成的结果也是碾压式的,既便是面对面的抵近直射,鬼子坦克也是打不穿T-34B型坦克的前装甲,而T-34B型坦克的主炮却可以在一千米开外轻松的击穿鬼子坦克的前装甲。

  不过,梅九龄并没有急于开火。

  T-34B型坦克主炮在一千米的距离仍有很强的穿甲能力,但是他的坦克营毕竟才刚刚编成没多久,除了原大梅山独立团坦克连的五十个坦克兵之外,后来补充进坦克营的坦克兵全都是新兵,战术素养跟小鬼子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

  所以,梅九龄并没有急于开炮,因为太远打不准。

  梅九龄气定神闲,右手食指放在主炮发射按钮上,迟迟没有摁下。

  梅九龄驾驶的零零幺号坦克迟迟不发炮,后面跟进的坦克也就没人敢发炮。

  反面对面的鬼子坦克,却是一边前行一边连续发炮,那一门门主炮的炮口,不时绽放起一团团的耀眼红光,前进的T-34B型坦克时不时被命中,然而,没有一辆坦克被鬼子坦克发射的动能弹所摧毁,甚至连抛锚停车的都没有。

  既便隔着好几百米,隔着坦克厚厚的铁壳,梅九龄似乎都能够看到鬼子坦克兵气急败坏的样子,此时此刻,躲在九五式轻型坦克还有九七式轻型坦克里的鬼子坦克兵,一定很生气很焦虑,很绝望吧?不过,绝望也没什么卵用!

  隆隆炮声之中,双方的坦克继续相对冲锋!

  鬼子坦克确实很凶悍,既便己方坦克的1.5英寸主炮打不穿中国人的坦克,也仍旧没有一辆坦克停止冲锋或退缩,而是仍旧毅然决然向前冲锋,仍旧期待着距离更近一些之后能够打穿中国人的坦克,于是,距离继续快速接近。

  很快,双方坦克相距便只剩不到五百米了。

  “营长!”魏震猛回头,再次高声叫喊道,“五百米了!”

  “知道!狗曰的小鬼子,滚回东瀛岛去吧!”梅九龄脸上的笑意变得越发的狰狞,然后狠狠的摁下了主炮发射按钮,只听嗵的一声响,零零幺巨大的车身都猛的震动了一下,过了大约半秒钟,前方视野之中,一辆鬼子九五式轻型坦克的炮塔前部便猛的绽裂了开来,紧接着翻滚的烈焰便从绽裂的炮塔里边卷涌了出来。重生之鉴宝学霸

  “营长!”魏震便立刻兴奋的大叫了起来,“首发命中!”

  梅九龄嘿嘿一笑,快速转动炮塔的视野,一边搜寻着下一个猎物,一边头也不回的冲黄聚财大吼道:“阿黄,装弹!”

  “是!”黄聚财应一声,两下打开炮门,一枚滚滚的弹壳便立刻从炮膛滑出来,当的一声掉落在了地板上,黄聚财一脚扫到了旁边,然后从旁边的炮弹架上抄起一枚炮弹,以最快的速度塞进炮膛内,再快速的将炮门给合上。

  这时候,梅九龄身后展开的三十多辆T-34型坦克也纷纷开火了,这三十多辆坦克的炮长都是大梅山独立团的老兵,然而既便是大梅山独立团坦克连的老兵,操作坦克炮的时间也算不得很长,行进间的射击练习就做得更少。

  所以命中率非常的低下,除了梅九龄外,只有两辆坦克命中目标!

  首发命中概率不足一成,这样的命中率,确实算得上惨不忍睹了,不过,考虑到坦克营有限的训练,还是可以理解,所以梅九龄并不生气,精兵从来不是练出来的,而是从战场之上打出来的!正好借这机会搞一次实战练兵。

  事实上,连梅九龄自己也需要实战练兵。

  当然了,梅九龄练的不是操炮或者驾驶,而是指挥,他得通过一次又一次的实战,积累足够的指挥坦克大战的经验,为将来指挥更大规模的坦克集群与敌坦克集团进行大规模的决战做好准备,梅九龄坚信将来会有这么一天。

  转眼间,双方坦克相距已经不足一百米。

  随着距离的接近,而且在度过最初的紧张阶段之后,独立团坦克营的官兵们也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更加自始,命中率也就提了上来,从五百米到一百米,双方坦克相对冲锋,也就三十秒不到,这中间,坦克营的炮长又发射了二轮炮弹。

  这两次,击毁的鬼子坦克数量就要多了,第二轮毁伤了四辆,第三轮则更是毁伤了足足八辆,梅九龄的素养明显要比别的炮长更好,在不到三十秒之内,他打出了四发炮弹,三发命中,又击毁三辆鬼子坦克。

  鬼子驻屯战车队原本只有两个战车中队,装备了三十辆坦克,在昨天的战斗之中,已经损失了将近十辆坦克,现在又被坦克营击毁、击伤了十八辆坦克,进入到百米距离后,鬼子坦克的冲锋队列就只剩孤伶伶的三辆坦克了。

  看到鬼子仅剩的三辆坦克依然没有掉头逃跑的意思,而是依然在一边发炮,一边向着坦克营的冲锋队列迎上来,梅九龄浑身的血液便越发炽热,当下松开了发炮按钮,然后命令魏震再次将马力开到最大,加速冲向正中的那辆鬼子坦克。

  “加速,继续加速!”梅九龄握紧拳头,歇斯底里的咆哮了起来,“撞上去,撞啊,给我撞死狗曰的,撞死他们,撞死他们,哈哈!”

  魏震便再次一脚将油门踩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