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7章 北平会战(十更完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7章 北平会战(十更完成)

“哦对,一定是这样。”蒋委员长重重点头。

  “不对,应该是发生在昨天的那一场攻防战,严重动摇了鬼子的军心。”白崇禧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一冷静下来立刻就恢复了思考能力,摇摇头说道,“再加上鬼子的军需物资又遭到了摧毁,所以在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到来后,小鬼子才会兵败如山倒。”

  得承认,白崇禧能被日本人冠以半个军事家的荣誉,并不是没有原因的,他的这个战情分析,就要比陈诚还有何应钦两人要靠谱得多,虽不中,但基本也差不多了,鬼子的两个旅团之所以这么快就遭到全歼,主要还是昨天埋下的祸根。

  说话间,蒋委员长和几个心腹幕僚的目光便再次落在地图上。

  蒋委员长语气幽幽的道:“这下,察哈尔独立团东出紫荆关已成定局了,日军只怕是再阻止不了啦,那么再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北上打北平了?”

  陈诚道:“以徐锐的性格,北上攻打北平几乎是一定的。”

  何应钦点了点头,附和道:“开战之前徐锐就说过要打北平,所以再接下来,察哈尔独立团肯定是要北上的,只不过,能不能拿得下北平却是两说,不管怎么说,日军在北平可是屯驻了重兵,察哈尔独立团未必就能拿得下来。”

  “敬之兄太保守了。”陈诚摇了摇头,又道,“不是未必就能拿得下来,而是一定拿不下来的,我敢断言,察哈尔独立团若是真敢北上攻打北平,那么等着他们的,就只能是全军覆灭的结局,是的,一定是这样!”

  蒋委员长道:“辞修你就这么肯定?”

  “是的委座,卑职就是敢这么肯定。”陈诚说完,又伸手指了指地图,说道,“委座还有敬之兄、健生兄,你们仔细看一看地图,就会发现,从包头到易县超过五百公里,这还仅只是地图上的距离,考虑到山川河流险阻,实际距离只会更长。”

  何应钦说道:“辞修兄,你是说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保障将成为问题?”

  “肯定的呀。”陈诚道,“一支军队,可不是只要有人有枪有炮就行了,人得吃饭,马得吃草,枪炮得喂弹药,飞机坦克更烧油!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之所以凌厉,就是靠着海量的后勤物资保障出来的,但这样的攻势绝对持续不了太长时间!”

  白崇禧点点头说:“如果没有后勤保障,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确实持续不了太久,以卑职的估计,最多也就七八天,撑死了半个月!”

  陈诚又接着说道:“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天,那么,察哈尔独立团有可能在三四天之内拿下北平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一旦弹尽粮绝,分散驻扎在华北各个战场的日军就会从四面八方赶来,向察哈尔独立团发起向心攻击,到时想突围都难!”

  蒋委员长语气幽幽的道:“凡事无绝对,万一察哈尔独立团真的在三四天之内就拿下了北平城呢?”

  陈诚顿时间哑然。

  蒋委员长又说道:“到那时候,整个华北可真就变了天了!”重生坑了凤凰女

  陈诚、何应钦还有白崇禧默然,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真能在接下来的三四天之内,以摧枯拉朽之势碾压北平以及周边的日军,再一鼓作气光复北平,那么华北真有可能变天,真有可能成为共产党的地盘!真要是这样,局面就复杂了!

  “怎么就成这样,怎么突然间就变成这样了呢?”蒋委员长失望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三个心腹幕僚,然后喃喃自语着离开了,此时此刻,蒋委员长真的有些开始怀疑人生了,徐锐的部队明明是孤军深入,按说应该陷入重围才对,可现在却像快刀切黄油,将整个华北搅了个天翻地覆,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嘛?

  ……

  与此同时,在东京日军大本营。

  阿南惟几已经将战报传回东京。

  得知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已经东出紫荆关,闲院宫载仁深感事态严重,便赶紧下令召开紧急幕僚会议,紧急商讨应对的方略。

  隆美尔作为德军顾问团首席顾问,也应邀列席。

  在寺内寿一简单介绍了情况之后,闲院宫载仁神情凝重的道:“诸位,徐锐此人有多凶残,那就不必我多说了吧?对于此人,怎么高估都绝对不会过分!现如今,察哈尔独立团主力已经成功的东出紫荆关,兵临华北,华北方面军已经做出决定,要在北平与察哈尔独立团发起北平会战,决定整个华北之归属。”

  停顿了下,闲院宫载仁接着说道:“但是阿南君在电报里也明确说了,对即将发起的北平会战,华北方面军殊无取胜之把握,所以最好能够从远东方面军紧急抽调两个装甲师团外加三个步兵师团前往北平!”

  与会的山下奉文顿时间脸色微变。

  隆美尔听完德语翻译的转译之后,更是一下跳起来,大声道:“不行!远东方面军的部队绝对不能动!”

  停顿了下,隆美尔又神情激动的说道:“亲王殿下,针对苏联远东方面军东部集群的闪电战发动在即,在这个时候从远东方面军临时抽调部队,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尤其是两个装甲师团的调离,将会直接导致闪电战的失败!”

  隆美尔并未危言悚听,这个时候调走两个装甲师团,真的会非常的麻烦,因为日军装备的坦克皮太薄,九五式坦克就不说了,九七式坦克的装甲也抗不住大口径机枪的射击,所以战时损耗肯定会非常大,如果数量不足的话,就很难坚持到最后。

  隆美尔反应这么大,倒是有些出乎闲院宫载仁意料,当下赶紧起身说道:“隆美尔将军稍安勿躁,这只是华北方面军的申请,是否从远东方面军抽调部队还没定呢,就算最后真要抽调军队,也一定会先征得你的同意。”

  言下之意,如果隆美尔反对的话,就不会从远东方面军调兵。

  听到这个,隆美尔才终于放了心,以别扭的姿势坐回榻榻米,作为一个日尔曼人,学着日本人的样子,跪坐在榻榻米上开会,还真是不太适应。无限的最强从者

  闲院宫载仁又把目光转向其他人,说道:“诸君也都说说吧?”

  山下奉文皱眉问道:“华北方面军的兵力真的已经捉襟见肘到这个地步?”

  “恐怕还真是这样。”陆军次长小矶国昭说道,“华北方面军下辖第一军、第十二军、驻蒙军及一部分直属部队,其中第一军常驻山西战场,第十二军常驻山东战场,这两个军光是维持山西、山东的治安就已经很勉强,根本就无力调兵增援北平。”

  停顿了下,小矶国昭又接着说道:“驻蒙军倒是可以抽调出一部分兵力,但是最多也就将一一零师团调往北平,但既便是算上一一零师团,能够用于北平会战的兵力也仅只有三个丙种师团,凭三个师团,要想打赢北平会战,确实是极其困难的!”

  “不,并不是困难。”闲院宫载仁摇头道,“而是完全不可能!”

  “哈依!”小矶国昭重重顿首说,“仅凭三个丙种师团,华北方面军完全就不具备打败察哈尔独立团,赢得北平会战的可能!”

  山下奉文皱眉问道:“第一军和第十二军真的就一个师团都抽调不出来?尤其驻山西的第一军可是下辖四个师团加三个独立混成旅团,其中一个师团还是常设师团!抽调出一个师团前往北平,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小矶国昭摇摇头说:“第一军的确下辖四个师团外加三个旅团,但是他们需要面对的敌人也最强大,除了共产党的八路军,还有阎锡山的晋绥军以及卫立煌的中央军,尤其是卫立煌的中央军,最近更是发疯了似的,四面出击!”

  顿了顿,小矶国昭又接着说道:“何况从山西到北平交通不便,无论铁路还是公路都极易遭到八路军游击队的袭扰,所以,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部队恐怕调不过去,而北平会战却迫在眉睫,所以从第一军调兵肯定来不及了。”

  山下奉文便不再多说了,原本他还想说可以从第十一军或者第十三军调兵,但是这比从第一军调兵更加的耗费时日,连从第一军调兵都赶不上北平会战,从第十一军、第十三军调兵就更加赶不上北平会战了。

  这个时候,隆美尔忽然说道:“为什么非得发起北平会战呢?”

  “不发起北平会战?”小矶国昭瞠目结舌道,“这样也能行?”

  “当然能行。”隆美尔点头道,“以华北方面军现在的兵力,发起北平会战当然是力有不逮,但如果只是坚守北平及其周边,却应该还是绰绰有余!因为主动进攻跟防御作战所需的兵力及物资是截然不同的,对不对?”

  “坚守北平?”小矶国昭瞠目结舌道,“任由徐锐肆虐华北?”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隆美尔耸耸肩说道,“只要日军赢得远东会战,就算是八路军占领了整个华北,也能够翻手之间夺回来,嗯哼?”

  PS:十更完成,月票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