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8章 后勤保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8章 后勤保障

就算八路军占领了整个华北,日军也能在翻手之间夺回来!

  同样的话,隆美尔其实已经说过好多遍了,但是直到今天,包括闲院宫载仁在内的日军高级将领才真正的听进去!或者说一直到今天,他们才开始真正考虑这种可能性,在这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们压根就不相信会有这一天!

  在这之前,所有人都只把这当成是、隆美尔游说他们接受远东闪电战的说辞!

  无论徐锐多信誓旦旦,无论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有多凌厉,在场的这些日军高级将领其实都不太相信,徐锐的部队有朝一日真能越过太行山打到华北,更加不相信徐锐的部队会对北平构成威胁,但是现在,这一切却成了现实!

  在独立混成第八旅团、独立混成第十五旅团遭到全歼之后,北平,现在的的确确正面临着空前的威胁!

  直到这时,这些日军高级将领才真正开始考虑这种可能性。

  舒了口气,闲院宫载仁说道:“诸君,隆美尔将军的建议可行吗?”

  整个会议室便立刻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一时间根本就没人敢接这茬。

  隆美尔只是一个顾问,而且是德国人,所以可以无所顾忌畅所欲言,但是在场的日军高级将领却不行,他们必须对自己的话负责,一旦最后的结果出现了偏差,隆美尔并不用为此承担任何责任,他们却是跑不掉!

  说白了吧,没有人愿意承担这个责任。

  一言天堂,一言地狱,这个责任太重!

  最后还是山下奉文轻咳一声,沉声道:“我认为,只要远东方面军能赢得远东会战,那么无论华北局面变成怎样,都是不碍事的,既便是真的出现最坏的情况,华北全面沦陷,但只要远东方面军挥师南下,也能够夺回来!”

  作为远东方面军司令,山下奉文自然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自己手下部队被调走,所以他必须站出力挺隆美尔,但老鬼子没有把话说死,而是加上了一个“只要远东方面军能赢得远东会战”这么个前缀。

  老鬼子的算盘精着呢,如果远东会战没能打赢,那他作为远东方面军司令官,肯定要承担主任责任,所谓虱子多了不咬,那时候再担上导致华北沦陷的责任也无所谓了,但如果远会战打赢了,那他就是帝国英雄,就算最后没能如他所说的夺回华北,那又如何?

  天皇陛下会为了这么点儿小小的失误,将他这个帝国英雄打倒吗?不存在的!

  “这只是最坏的情况。”隆美尔忽然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要说的是,出现这种最坏情况的可能性极小,如果华北方面军主力能够依托北平及周边地区做好防御,最多不出十天,察哈尔独立团就会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之中。”

  “嗯?”闲院宫载仁闻言顿时神情微动。

  寺内寿一、小矶国昭等高级将领也是眼前一亮。

  怎么把后勤保障的难题给忘了?要想远距离保障一个庞大的作战集群的军需补给,是十分困难的,关于这一点,从日军大本营为了保障远东方面军所做的努力就能得到印证,这一次为了保障远东方面军,几乎将配给中国派谴军的所有车辆都抽调一空,搞得中国派谴军总司令多田骏非常有意见,回东京之后还大闹了一场。

  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击集群的规模自然不能跟远东方面军相比,但是,对方的后勤保障能力也同样无法跟日本帝国相提并论!日军大本营可以在短时间内调集上万辆各式车辆,察哈尔独立团能做到这点吗?只怕一百辆卡车都费劲吧?

  所以,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保障将会是个难题!

  当下小矶国昭问道:“隆美尔将军,真的只需要坚守十天就行?”

  听完翻译转译之后,隆美尔以笃定的语气说道:“尽管我从来没有到过中国战场,也从来没有跟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正面交手,但是一些基本的军事规律却是相通的,徐锐的部队也一样逃不脱基本规律,所以十天的估计是可信的!”

  山下奉文进一步向在场众人解释道:“隆美尔将军是基于闪电战的物资消耗强度而做出的估计,帝国拼尽全力,也只能够保障远东方面军攻击集群一个月的作战所需,察哈尔独立团这次打的也是闪电战,而且强度更大,其物资消耗只会更加的快,但是其后勤保障能力顶多也就远东方面军一半,甚至不足一半,既便是按照最乐观的估计,一半能力,那也只能够保障半个月的作战所需,从察哈尔独立团发起攻击到现在,时间已经过去三天,这个也就是说,他们最多还剩下十二天的作战所需。”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但是这只是最乐观的估计,所以说,十天的估计还是可相信的!只要华北方面军切断后勤保障通道,则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必定会在十天之内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到那时候,北平就安全了。”

  闲院宫载仁沉声道:“那么,有可能切断对方后勤保障通道吗?”

  “是啊,华北方面军的兵力可是已经捉襟见肘了。”寺内寿一深以为然的道,“还能抽出兵力去截断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通道吗?”

  山下奉文摇摇手说:“为什么非得皇军去做这件事呢?”

  “纳尼?”寺内寿一瞠目结舌的道,“山下君,你这话什么意思?”

  山下奉文嘿嘿一笑,奸笑道:“其实,在中国,还有一大群人比我们更不愿意看到察哈尔独立团攻占北平、乃至占领整个华北吧?”

  寺内寿一恍然说道:“你是说国民政府?”

  山下奉文笑着说道:“更加确切一点说,是以蒋为首的重庆当局!”

  顿了顿,山下奉文接着说道:“在华北,有傅作义、卫立煌这样主动配合察哈尔独立团作战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但是也不乏阎锡山这样老是琢磨着扯共产党后腿的国民党将领,只要许以足够的好处,不愁这些人不为我所用。”

  闲院宫载仁道:“比如呢,许以什么样的好处?”

  山下奉文说道:“比如说,将怀仁、广灵、蔚县这样的保大公路沿线的县城,秘密的让给国民党军,这样,帝国失去的不过只是几座县城,便却可以凭空获得数万大军,被察哈尔独立团倚为生命线的保大公路就别再想有片刻安宁!”

  闲院宫载仁道:“山西的晋绥军真有胆子这么做?”

  山下奉文说道:“晋绥军没有胆子,阎锡山会给他们胆子!阎锡山没有胆子,还会有重庆的老蒋给他撑腰!”

  “哟西!”闲院宫载仁当即一拍手,扭头对小矶国昭说道,“小矶君,将今天这次幕僚会议的精神记录下来,再尽快转发给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令阿南照此执行!”

  “哈依!”小矶国昭跪坐起身,重重顿首。

  ……

  在北平,华北方面军司令部。

  阿南惟几背负双手,正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时不时的,阿南惟几就会停下来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他心里边着急啊,急等着日军大本营的答复,局面是明摆着的,如果不从刚编成的远东方面军抽调兵力过来,单凭华北方面军现有部队,那是无论如何打不赢北平会战的。

  日军大本营迟迟没有回复,但是察哈尔独立团却没有因此停下前进的脚步。

  在全歼了独立混成第八旅团以及独立混第十五旅团之后,察哈尔独立团未作休整,便继续挥师东向,于上午十点左右攻占了易县,拿下了易县之后,仍没有见好就收的意思,而是继续派出至少一个团的兵力在坦克引导下,快速逼近涞水县!

  过了涞水县就是高碑店,然后是涿县,到涿县跟北平就已经是近在咫尺了!如果大本营再不给回复,则无论是防御还是发起会战,都要丧失战机了!想到这,阿南惟几真是是屎都快急出来了:大本营倒是快些给个准话啊?

  又踱了十几个来回之后,阿南惟几终于忍不住了,扭头对站在办公桌对面的金光惠次郎说道:“金光君,你去通信处看看,大本营的回复有没有到了?”

  “哈依!”金光惠次郎一顿首,刚要转身离开时,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进来了。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走进办公室,向着阿南惟几重重一顿首,大声说道,“大本营急电!”

  “拿来!”阿南惟几两步就绕过大班桌,来到通信参谋面前,再一把夺过电报,一日十行看完之后,整个人便僵在了那里。

  金光惠次郎见状便问道:“司令官阁下,大本营怎么回复的?”

  阿南惟几叹息一声,摇摇头说:“大本营命令我们死守北平,而任由华北糜烂。”

  这样的结果对于阿南惟几这个华北方面军司令官来说,当然是很难接受的,因为他才是华北战场的直接责任人。

  PS:以后的更新不出意外的话,都是保底两更,中午12点一起放出,晚上没有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