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 驱虎吞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19章 驱虎吞狼

金光惠次郎也有些失望,但他还是很快就振作精神,说道:“司令官阁下,大本营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早在我们的意料之中,难道不是吗?”

  “索代斯。”阿南惟几道,“相比华北,远东战场更加重要。”

  金光惠次郎道:“所以呢,我们还是严格遵照大本营的指示去做吧,一方面立刻命令二十七师团、三十五师团在涿县、固安一线展开,加紧构筑防御工事以为持久战,另一方面则令第一军立刻弃守保大公路沿线之各县城据点。”

  阿南惟几点点头,又问道:“金光君,你觉得晋绥军会出来搅局吗?”

  “司令官阁下,这是毫无疑问的结果!”金光惠次郎十分笃定的道,“其实,自从新军事件发生后,阎锡山跟八路军就已经决裂了,现在让阎锡山选择一个最恨的对象,既不会是老蒋,也不会是皇军,而一定是八路军无疑!”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

  ……

  在太原,鬼子第一军司令部。

  作战室里人头攒动,不时有通信参谋来回参梭于作战室跟通讯室之间,更有作战参谋聚集在沙盘前,正在进行沙盘作业。

  第一军司令官安藤吉利和参谋长栉渊宣一站在沙盘正前方,正皱着眉头观看沙盘两侧的几个作战参谋进行沙盘作业,随着作业的深入,被安插在沙盘上的蓝色小旗越来越多,尤其是在沙盘的南部,几乎都被蓝色小旗给插满了。

  整个沙盘摸拟的是山西,沙盘南部所代表的就是晋南地区。

  整个山西治安形势最严峻的就是晋南地区,因为这里不仅有八路军的游击队活动,而且在咫尺之遥的中条山中还驻扎着卫立煌的部队!卫立煌的部队虽然也是中央军,但是跟别的战区的中央军显得格格不入。

  自从日本政府转变对华策略之后,别的战区的国民党中央军已经不再主动挑衅了,甚至于就连湖南战场的薛岳兵团,最近也消停多了,但是卫立煌手下的中央军非但没消停,反而变得比之前要更加的活跃了。

  尤其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刻发起闪电战后,卫立煌手下的第十四集团军所属各军,更是就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群,向着晋南日军控制的各个县城发起了疯狂的进攻,有时候一天就会发起十几次大规模进攻。

  除了卫立煌的中央军外,还有八路军各部。

  八路军的战斗力相比之前有了很大的提升,主要是武器装备有了很大改善,获得了大量的苏制装备,一直以来,共产党八路军的战斗力都要远远超过晋绥军、中央军,只是因为武器装备太差,才没能将强悍的战斗力发挥出来。

  但是现在武器装备改善之后,八路军的战斗力立刻就爆发出来了,打得第三十六、第三十七师这两个守备师团难以招架,不得已之下,安藤吉利只能把手里最后的预备师团,第一零八师团也给派了出去,这才挡住八路军攻势。

  所以现在第一军所面临的防守压力非常大!网金之古墓大师兄

  甚至于已经有参谋建议放弃晋南以及晋北,收缩兵力死保太原以及正太铁路沿线的十几个县城以及军事据点,安藤吉利和栉渊宣一也的确在认真考虑这样的可能性了,不过暂时还不至于做出这样的极端选择。

  毕竟晋南还有晋北地区,当初可是日军花了极大的代价夺来的,如果一枪未发、一仗不打就放弃,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不过,这还不是安藤吉利最担心的。

  安藤吉利最担心的事情,还是阿南惟几下令从第一军抽调兵力!因为跟第十二军以及驻蒙军相比,第一军的兵力最强大,足足拥有四个师团外加四个旅团,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会从第一军调兵增援北平,并不意外。

  栉渊宣一忽然扭头对安藤吉利说道:“司令官阁下,如果方面军司令部真要从我们第一军抽调兵力增援北平,那我们恐怕就真的只能放弃晋南以及晋北了,因为从目前看,兵力调度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如果再抽走一部份兵力,哪怕只是一个旅团,也会导致一系列不可预测的连锁反应,所以,我们必须预先做好准备。”

  “索代斯。”安藤吉利点头道,“该当如此。”

  两个老鬼子正说话之间,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过来,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方面军司令部的电报。”

  栉渊宣一却迅速伸手接过电报,看完之后却愣住了。

  安藤吉利见状顿时间神情一凝,沉声道:“栉渊君,方面军司令部终究还是要从我们第一军抽调兵力,是吗?”

  “并不是。”栉渊宣一摇头道,“方面军司令部并没有说要调兵。”

  停顿了下,栉渊宣一接着说道:“而只是让我们放弃保大公路沿线所有的县城。”

  “放弃保大公路沿线所有县城?”安藤吉利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恍然醒悟,“这倒的确是个办法,如果将保大公路沿线的县城让给晋绥军,没准还可以使得阎锡山的晋绥军跟八路军打起来,就算打不起来,他们也会陷入内耗模式。”

  “索代斯。”栉渊宣一道,“这个叫驱虎吞狼计,这样我们的压力就轻了。”

  安藤吉利便吩咐通信参谋:“命令第三十六师团,立刻放弃保大公路沿线所有炮楼据点以及全部县城,并且一定要在弃守之前,通知晋绥军!”

  栉渊宣一又接着加了一句:“还要通过秘密渠道,将消息透露给八路军!”

  通信参谋皱眉问道:“参谋长,那么是先通知晋绥军呢,还是先通知八路?”

  “这个看具体情况。”栉渊宣一道,“若晋绥军距离远,就先通知晋绥军,若八路军距离远,就先通知八路军,总之,一定要尽可能让晋绥军和八路同时到达目的地,只有这样他们两家才可能发生摩擦,继而爆发冲突。”

  “哈依!”通信参谋一顿首转身走了。
婚不讲理,霸道老公超爱我
  ……

  再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到徐锐的身上。

  这时候,徐锐正在易县北门外的临时营地里吃中午饭,吃的是开水泡锅盔,虽然不怎么好吃,而且没什么营养,但是胜在扛饿!在这个战争年代,能填饱肚子就够了,至于口味和营养什么的真是顾不上。

  这就跟战乱地区的难民谈人权、选举权,那不扯淡么?选票能够当饭吃吗?人权能够养活一家老小?就连活都活不下去了,旁的说什么都是扯淡。

  一大块锅盔吃下肚,再将一大茶缸热汤喝完,徐锐心满意足的抹了抹嘴巴。

  这时候,六营长丁文豹快步走了过来,问道:“团长,我们抓了不少鬼子战俘,这个该怎么处理啊?带走肯定是不现实的,我们才抽不出多余的人手来照顾这些鬼子战俘,但是地方上的民兵又还没赶到,总不能直接放了吧?”

  “战俘?”徐锐道,“什么战俘,我们有抓到战俘吗?”

  “有啊。”丁文豹下意识的说道,“足足抓了好几千呢。”

  徐锐没理会丁文豹,扭头问地瓜:“地瓜,我们有抓到战俘吗?”

  “战俘?没听说啊。”地瓜鬼机灵,一下就明白了徐锐的意思,当下摇摇头说,“窑台沟的那些鬼子,不是全让我们给击毙了么?”

  “说啥,全击毙了?”丁文豹却还是没反应过来,茫然的道,“地瓜你说啥呢,哪有全击毙,只击毙了一半多,还剩下好几千没击毙,眼下已经被我们六营用绳子串起来,暂时羁押在梁格庄的大祠堂里。”

  “我说老丁你是不是傻呀?”地瓜便火了,骂道,“团长难道还会记错?你几时见团长记错过事情?团长说全击毙了,那就是全击毙了,懂?”

  “呃啊?这个……”丁文豹一个激灵,终于懂了,连声说道,“懂懂懂,我懂,团长我懂了,我这就按你的意思去办!”

  “等等。”徐锐没好气的道,“我说什么了吗?什么按我的意思?我有什么意思?”

  “呃啊?”丁文豹又是一愣,不过这回反应却是快多了,当下摇头如拨浪鼓道,“团长你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不知道,呃不对,我就没来过这里,根本没有向你请示过,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呸,我什么都没做,那几千小鬼子就在战场上击毙的!”

  说完了,丁文豹便霍然转身,捋起衣袖杀气腾腾的回梁格庄去了。

  “这个老丁。”地瓜嘿嘿一笑,又说道,“是真笨哪,早晚得笨死。”

  “别说人家。”徐锐没好气道,“我交待你办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早就妥了。”地瓜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献宝似的说道,“这是总部首长给你的回信,首长说了,后勤保障的安全上让你不用担心,他们会动员根据地的百姓支前,就算鬼子切断了公路线,也仍会有后勤物资源源不断的运过来!”

  徐锐点头道:“这我就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