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1章 真正意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21章 真正意图

徐锐的判断非常正确,甚至于连日军闪电战的突破口都明确的指出来了,朱可夫也已经重视起来,但是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苏军高级将领都像他一样重视有加,比如红旗第一集团军总司令瓦西里耶夫,就没把这个当回事。

  不过,日本远东方面军的准备还没有完成,所以闪电战暂时还不会开始。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转回国内的华北战场,发现华北方面军缩回到涿县、固安并在抢修防御工事,察哈尔独立团主力便立刻掉头向东,越过平汉铁路直奔灞县而来!这对察哈尔独立团而言,只不过是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而已。

  但是,对于别人来说,却是有些措手不及!

  ……

  最吃惊的当然还是华北方面军的高级将领。

  “纳尼?”阿南惟几吃惊的看着笠原幸雄,难以置信的道,“察哈尔独立团并未沿着公路继续北上,而是越过平汉铁路直奔灞县去了?”

  顿了顿,阿南惟几又道:“笠原君,情报可靠吗?”

  “哈依!”笠原幸雄重重顿首道,“情报绝对可靠!”

  情报当然是绝对可靠的,小鬼子在华北地区毕竟已经耕耘两年多时间,谍报力量几乎已经深入到了每一个角角落落,何况天上偶尔还有鬼子的侦察机出没,所以,察哈尔独立团这样大规模的兵力调动,根本瞒不过鬼子的眼线。

  阿南惟几其实也非常清楚这一点,刚才只是下意识的随口一问。

  “八嘎,怎么会这样子?”阿南惟几的眉头瞬间蹙紧成了一团,说道,“徐锐这打的又是什么主意?他不是早早的就放出话,要光复北平么?这都已经到了北平城外了,怎么忽然又改了主意?他究竟是在搞什么呀?”

  这一刻,阿南惟几彻底的凌乱了。

  战场上,最怕的就是遇到徐锐这样的对手,永远不会按套路出路,你永远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干什么?然后,等到你意识到他的意图时,一切就都已经太迟了,那时候你唯一能做的似乎就只是,默默的接受徐锐强加给你的结果。

  笠原幸雄的眉头同样蹙紧了一团,沉吟道:“徐锐素来言出必践,他既然公开说了要打北平,那就一定会打北平!现在的突然间转向,不过是故布迷阵罢了,皇军且不可因为察哈尔独立团的突然转向就跟着调整部署,以免中了他的诡计。”

  阿南惟几随口敷衍着,目光却从地图上一点点的往东移,最终停落在廊坊。

  盯着廊坊看了好半天,阿南惟几忽然问道:“察哈尔独立团该不会是打算绕道廊坊,侧击防御相对空虚的通州吧?”

  阿南惟几的这个推断,也是符合军事逻辑的。

  单纯从军事层面上讲,这绝对是一个好选项。

  因为日军将防御重心摆在了涿县、固安一线,第二十七师团跟第三十五师团几乎都是沿着这条防线展开的,那么,这样一来,其他方向的防御就在无形之中变得薄弱,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真迂回到通州方向,局面还真就有些棘手。桃花朵朵七星君

  以前小鬼子打中国时,也经常玩这样的套路。

  比如第一次淞沪会战时正面受阻,然后侧击金山卫;又比如忻口会战时正面受阻,然后侧击娘子关,都是这套路,却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会反过来被中国军队用他们是擅长的套路来打他们,阿南惟几不禁有些恍惚。

  看起来,这个世界真的是颠倒了。

  “绝对不可能!”笠原幸雄却断然说道。

  “绝对不可能?”阿南惟几皱眉问道,“为什么?”

  “司令官阁下,迂回侧击不是这样的。”笠原幸雄摇了摇头,又道,“皇军以前也惯用迂回侧击战术,但是这得有个前提条件,那就是正面战场必须对敌军保持足够的压迫力,可现在情报显示,察哈尔独立团却是全军转向!”

  阿南惟几说道:“是啊,这个还真古怪。”

  这确实有些怪,比如第一次淞沪会战,第十军迂回侧击金山卫的前提条件是上海派谴军的五个师团对淞沪正面的七十万国军保持强大的压力;还有忻口会战,也是因为有第五师团在忻口战场保持强大的压力,才有侧击娘子关的故事。

  可现在,察哈尔独立团却是全师东向,这似乎又不像是迂回侧击。

  笠原幸雄又道:“所以,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真敢集中其主力,往东北迂回廊坊,侧击北平东线的话,皇军就能反过来从涿县、固安南下切断其后勤补给!因为主力离开后,易县到紫荆关一线必定会防御空虚。”

  “索嘎。”阿南惟几欣然点头道,“虽然在易县到紫荆关一带,原本就有八路军的多支游击队在活动,但是相比察哈尔独立团,游击队的战斗力相对较弱,而尤为重要的是,游击队没有重武器,不要说坦克了,甚至连火炮也没有几门,只要察哈尔独立团主力一走,皇军夺回这些地区是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索嘎。”笠原幸雄又道,“皇军一旦夺回了易县,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也就被皇军彻底截断,这样的话,除非察哈尔独立团能在十天之内全歼华北方面军全部主力,彻底赢得这场战争,否则就算他们拿下北平,也是没什么用。”

  “是的。”阿南惟几重重的点头,深以为然的说道,“拿下北平顶多补充些粮食,弹药还有油料却根本无从补充,眼下察哈尔独立团装备的可是苏式军械,就算完整的夺下了皇军的军火库也是没什么卵用,而如果没有弹药和油料的话,察哈尔独立团就将寸步难行,被皇军歼灭也就是早晚的事情!”

  笠原幸雄接着说道:“但是,察哈尔独立团要想在十天之内全歼我方面军主力,却根本是痴心妄想!他们若真有这个能力,徐锐若真有把握,只怕直接就奔着涿县过来了,何必多此一举迂回灞县、廊坊?司令官阁下,你说呢?”我的神秘男友

  “索代斯奈。”阿南惟几欣然点头,又道,“这么说,徐锐还真是在故弄玄虚!”

  “并不尽然。”然后话音还没有落,金光惠次郎便从通信处里走出来,摇摇头说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徐锐并不是在故弄玄虚,而恐怕是另有意图!一个比从涿县、固安正面强攻北平更加可怕、也更加致命的宏大意图!”

  “另有意图?”笠原幸雄皱眉问道,“金光君,还能有什么意图?”

  金光惠次郎指了指地图,反问笠原幸雄道:“参谋长阁下,你刚才只看到皇军从涿县、固安一线南下,可以切断察哈尔独立团的补给,怎么就没想到,如果,察哈尔独长驱直入拿下了天津,再谴一支偏师北出唐山锁住山海关……”

  “那又怎样?”笠原幸雄仍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哂然说道,“就算是察哈尔独立团长驱直入拿下了天津,然后派偏师北出唐山锁住山海关,又能怎样?”

  “参谋长阁下,难道你仍没有发现吗?”金光惠次郎黑着脸说道,“如果察哈尔独立团拿下天津,锁住山海关,再切断平汉铁路、津蒲铁路的话,那么驻扎在山西、察南及北平周围的大半个华北方面军,将成为瓮中之鳖!”

  说完,金光惠次郎拿出铅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大圆圈。

  阿南惟几和作战室的一干参谋急定睛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但只见,金光惠次郎画的这一个大圆圈,直接就将驻山西第一军、察南的驻蒙军以及北平周围的方面军直属部队全都圈了进去,整个华北方面军,也就驻防山东的第十二军没有被这个圆圈给圈进来。

  笠原幸雄见状,瞬间也是瞠目结舌。

  说真的,笠原幸雄还真没有想到这一点!

  深吸了一口气,金光惠次郎沉声道:“司令官阁下,参谋长阁下,卑职也是刚刚才想明白,徐锐的真正意图绝不仅仅只是光复北平,光复北平,只是他在完成大目标的前提下顺势而为的一个小目标,他的真正意图乃是整个华北方面军!”

  顿了顿,金光惠次郎又咬着牙说道:“徐锐的真正意图,乃是要将华北方面军除了驻山东第十二军之外的所有部队,一网成擒!这才是他的大目标!而天津,则是徐锐整个计划中最关键一环,只有占领天津,才能够把这个闭环真正的合上!”

  “八嘎!”阿南惟几大惊失色道,“天津绝对不能失守,绝对不行!”

  “司令官阁下,恐怕是来不及了。”金光惠次郎摇摇头说,“二十七师团主力离开后,天津就只剩下了一个步兵联队,此外就只有皇协军的一个师,单凭这一个步兵联队加皇协军的一个师,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察哈尔独立团的装甲集群的!”

  阿南惟几当道:“那就赶紧命令第二十七师团回援天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