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3章 狼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23章 狼来了

    虽然华北方面军参谋部作战课课长、金光惠次郎信誓旦旦的表示,天津的失守已经是不可避免,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鬼子就会心甘情愿的放弃天津,恰恰相反,正是因为知道天津的失守不可避免,才会使得鬼子变得比之前更加的无所顾忌、丧心病狂!

    阿南惟几当即命令笠原幸雄给驻守天津的鬼子发电报,做好全城玉碎的准备!

    所谓全城玉碎,潜台词就是宁可玉石俱焚,也绝不把完整的天津还给中国人!

    早在八国联军侵华火烧圆明园之后,小日 běn就组建了中国驻屯军,这支中国驻屯军就驻在天津海光寺,七七卢沟桥事变之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驻屯军很快就扩编成了陆军第二十七师团,首任师团长本间雅晴。

    此前第二十七师团主力已经被阿南惟几调到固安一线,现在留守天津的就只剩中国驻屯步兵第三联队,联队长是一个名叫渡左近的鬼子大佐。

    此时此刻,渡左近正在海光寺兵营的司令部值班。

    作为华北日军的高级军官,渡左近自然也是知道,此时华北方面军所面临的形势可谓十分恶劣,尤其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都已打到涿县、固安一线,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所在地北平,已经只有咫尺天涯了!

    天津与北平也是咫尺天涯,作为天津驻军的最高长官,渡左近自然不敢大意,鬼知道察哈尔独立团会不会派一支偏师,突然跑过来打天津,是吧?

    更何况天津城内聚集了六国租界,原本就是鱼龙混杂,日军宪兵也是管不了,所以最近这几天,渡左近甚至于连他的白俄籍情妇家里都不敢去了,每天坐镇海光司兵营,以免有什么突发情况时,能够及时应对。

    正值班呢,司令部外忽然响起一阵突兀的枪声。

    渡左近顿时一惊而起,又打开抽屉掏出了shǒu qiāng。

    片刻之后,副官浅野键介便快步走进了办公室。

    看到浅野键介神情镇定,渡左近不着痕迹的松了口气,沉声问道:“浅野君,刚才的枪声是怎么回事?”

    浅野键介道:“是抗团的两个抵抗分子,已经被司令部的警卫干掉!没事了!”

    浅野键介口中说的抗团,是抗日锄奸团的简称,这是由军统领导的暗杀组织,而且组织里的shā shǒu大多都是北洋遗老遗少的公子xiǎo jiě,表面上都有公开身份掩护,而且一个个背后都拥有不小的能量,搞的天津宪兵队十分头痛。

    “八嘎牙鲁。”渡左近便忍不住切齿骂道,“这些抵抗分子真是越来越过分了,居然敢跑到海光寺的兵营来撒野来了,看来必须得给他们点教训了。”

    浅野键介道:“大佐阁下,这恐怕不好办,因为抗团老巢躲在英租界,组织里的抵抗分子也大多都是寓居在六国租界的前清贵族或者北洋大佬的公子xiǎo jiě,有的干脆就是满洲国高层的公子和xiǎo jiě,就算抓起来,最多也就关几天然后放人。”

    渡左近摇摇头说道:“以前就算了,但现在局势紧张,就由不得他们乱来了,你立刻给六国租界那些前清贵族、北洋大佬还有满洲国、维新政府高层逐一打招呼,让他们管好自己的子女,否则出了事情,皇军一概不再留情面!”红楼之步步为赢

    浅野键介小声劝道:“大佐阁下,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渡左近漫不在乎的道,“时局紧,必须抓杀几个典型了,狠狠刹一刹那些抵抗分子的威风!不然天津城还不得乱套?”

    见渡左近决心已定,浅野键介也就不再多说了。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板桌上的diàn huà铃忽然响了起来。

    浅野键介便走到大板桌前,一把抓起听筒说道:“麻西麻西,这里是海光寺。”

    diàn huà那一端便立刻传来了一个威严的声音:“我是阿南惟几,让渡左君听diàn huà!”

    “哈依!”浅野键介赶紧挺身立正,又啪的收脚立正,然后将diàn huà递给渡左近,“大佐阁下,司令官阁下想要与您通话。”

    “纳尼?”渡左近闻言愣了一下,伸手接过话筒又重重顿首。

    下一刻,diàn huà听筒里边便立刻传来了阿南惟几的声音:“渡左君吗?你听好了,察哈尔独立团已经奔天津去了,方面军方力已在涿县、固安展开,无论如何来不及回援了,所以你们驻屯步兵第三联队必须做好全城玉碎之准备!”

    渡左近听了顿时心头一凛,竟然是全城玉碎!

    阿南惟几接着说道:“而且,必须立刻做好准备,明白了没有?”

    “哈依!”渡左近啪的立正,再猛的一顿首应道,“卑职明白了!”

    放下diàn huà筒,渡左近的表情已经变得无比的狰狞,对浅野键介说道:“浅野君,立刻给宪兵大队打diàn huà,命令宪兵队立刻对天津城实施戒严!如果没有我亲自签发的手令,包括全体日 běn侨民在内,所有人一律不许上街,违者杀无赦!”

    “哈依!”浅野键介一顿首转身要走,却又让渡左近叫住了。

    “等等,我还没有说完呢。”渡左近喊住浅野键介,又说道,“再给大沽口码头、张贵庄机场及老龙头车站驻军打diàn huà,命令他们立刻摧毁一切军用设施及全部的军需物资,然后撤回城内待命,记住,一定要快,越快越好!”

    天津作为华北的最大海港,以及津蒲铁路的终点站,无论是来自于日 běn本土的wǔ qì弹药等军需物资,还是从南京来的棉粮等物资,都需要在天津中转,所以天津几乎就是华北规模最大的物资集散地,囤积的物资不计其数!

    甚至连天津的张贵庄机场,也堪称是华北最大的军用机场。

    既然阿南惟几已经下了令,要在天津城搞全城玉碎,那么这些wǔ qì弹药、军需物资甚至轰炸机等大型兵器就必须毁掉!无论如何不能落到中国人手里!否则,这些wǔ qì弹药以及军需物资立刻就会被中国人所用,反过来帮助中**队打击日军!

    “哈依!”浅野键介重重一顿首,回自己办公室打diàn huà去了。上海绣娘

    浅野键介刚走,渡左近便又抓起大板桌上的diàn huà筒,然后使劲的摇了下手柄,然后对着接线员说道:“给我接……”

    老鬼子话还没说完,diàn huà里便响起了嘟嘟嘟的盲音。

    “八嘎,怎么回事?”渡左近愣了一下,又对着话筒喊道,“麻西麻西?”

    然而diàn huà里仍旧没有任何回应,只剩下嘟嘟嘟的盲音还在持续不断的回响。

    “八嘎牙鲁!”渡左近气得将diàn huà筒狠狠的掼在大板桌上,刚要转身出门时,迎面看到副官浅野键介匆匆过来。

    “大佐阁下!”浅野键介说道,“diàn huà忽然打不通了!”

    “八嘎牙鲁!”渡左近训斥道,“还不赶紧让人去查,看看是兵营的线路问题,还是diàn huà局那边出了故障?”

    “哈依!”浅野键介重重顿首,转身欲走。

    “慢着!”渡左近却忽然又叫住浅野键介,沉声道,“算了,等检修好了线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还是赶紧派通信兵去分头通知,立刻往大沽口码头、老龙头车站还有张贵庄机场派通信兵,还有宪兵队,也要尽快的通知!”

    “哈依!”浅野键介再次顿首,转身欲走。

    然而这次还是没走动,浅野键介才刚刚转过身,一个警卫便慌里慌张跑过来。

    “大佐阁下,大佐阁下……”警卫慌里慌张跑到渡左近跟前,喘息着报告道,“狼,狼来了,大佐阁下,呼,呼呼,狼来了……”

    “纳尼,狼来了?”渡左近闻言顿时一愣,大城市里哪来的狼?

    “八嘎牙鲁,你在胡说什么呀?”浅野键介一边骂一边扬起右手,作势就要一耳光扇往那警卫员的脸上,然而手扬起之后,却顿在了半空,迟迟没能扇下去。

    渡左近通过眼角的余光发现了浅野键介的异常,急回头看时,却吃惊的发现,浅野键介的面门已经从鼻梁正中心位置朝外猛的绽裂了开来,内里的骨骼血肉都翻卷出来,就像是一朵突然间绽放的血色妖花,透着一种妖艳的残酷美!

    “狼,狼狼!”那个警卫员再次凄厉的哀嚎起来,然后转身就跑。

    渡左近却不愧是老兵,瞬间就反应过来了,浅野键介这是中弹了!

    “八嘎牙鲁!”渡左近迅速反应过来,急伸手去往腰间掏shǒu qiāng,然而还是慢了,不等渡左近把枪掏出来,一发子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飞过来,一下就从老鬼子的眉心射入,穿透整个颅腔之后又从他的后脑勺穿出去,带飞一片头盖骨!

    头部被射穿,头盖骨都被掀飞一大块,渡左近却奇迹般的并没有立刻丧失意识,不过整个身体却霎那间失去控制,然后倒了下来,弥留之际,老鬼子看到一队武装分子手持加装了销音器的枪械快速冲进来,什么狼,原来是狼牙来了!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