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4章 天津光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24章 天津光复

    这时候,在灞县城外。



    在八路军冀中军区六分区的兄弟部队的配合之下,察哈尔独立团不费吹灰之力,就轻松的拔掉了公路沿线的据点,然后趁势拿下了灞县县城。



    因为有兄弟部队配合,这一仗打得可谓十分轻松。



    事实上,自从右玉县发起闪电战之后,这一路上,就一直有晋西北、太岳军区以及冀中军区的兄弟部队配合作战,有些兄弟部队甚至没有接到总部首长的命令,但还是非常积极的给予了配合,而这,也是徐锐敢于以一个团的兵力闪击北平的最大底气!



    说白了,徐锐明面上的部队就一个团,一个下辖九个步兵营、六个骑兵营、一个坦克营加一个飞行大队的超级变态大团,但是这个团再变态,也不过两万多人,无论如何也不具备向北平发起闪电战的底气和条件。



    但是徐锐比谁都清楚,一旦察哈尔独立团发起了这场大规模闪电战,八路军总部的首长绝不会坐视,沿途各军区、军分区的兄弟部队更加不会袖手旁观,所以,徐锐真正可以牵动的兵力除了察哈尔独立团,还有整个华北地区的四十多万八路军!



    所以说,这次闪电战,察哈尔独立团其实有绝对的兵力优势!



    正因为认识到这一点,徐锐才敢以一个团的兵力,发动这场闪电战!



    而最终事实也是如此,察哈尔独立团展开攻势后,整个华北的八路军都动了起来。



    一个穿着灰色土布军装的年轻人被带到徐锐面前,这个年轻人就是八路军冀中军区六分区的司令员王先臣,王司令员甚至比徐锐都还要年轻,今年仅只有二十五岁,而徐锐过年之后就已经二十七了。



    “王司令。”



    “徐团长。”



    两双年轻而又粗糙的大手用力的握在一起。



    比照级别,晋察冀军区属于大军区,是师级,冀中军区属于小军区,是旅级,而冀中军区下面的分区,就是团级,所以级别上,王先臣司令员跟徐锐是一样的,再加上两个人又都是年轻人,少了许多生分,很快就熟了。



    徐锐说道:“王司令,这回真是多亏你们六分区的兄弟部队,要不然我们要想拿下灞县可没那么容易。”



    “哪儿话。”王司令员谦虚的说道,“我们其实没帮上什么忙。”



    停顿了下,王司令员紧接着又说道:“更何况,真论起来还是你们察哈尔独立团帮了我们六分区大忙,要不是你们帮忙,我们六分区要想拔掉这些据点、炮楼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呢,至于说拿下县城,就更是想都不敢想。”



    徐锐笑道:“王司令谦虚了,过分的谦虚可是骄傲哟,呵呵。”



    “说到谦虚,徐团长你才是真的谦虚。”王司令笑着摇摇头,又道,“现在整个华北几十个军区、军分区,所有的部队都在配合你们打仗,你这是把总部首长的活都给抢着干了,我听人说,总部首长已经发了快两天牢骚了。”



    “这个那个”徐锐赶紧岔开话题说,“今天的天气很不错。”狐颜倾天下



    “快拉倒吧。”王司令笑骂道,“你要想转移话题尽管直说,扯什么犊子呀。”



    “那咱就不扯犊子了,说正事。”徐锐呵呵一笑,接着说道,“我给六分区的兄弟部队准备了一点小礼物。”



    说完了,徐锐又回头招了招手。



    当即就有一个排的卫队牵着十多头骡子上前来,只见每头骡子的背上都压着四口长长的大木板箱子,这些木板箱子看上去挺沉的,这个从骡子脚蹄踩在石板路上发出的脚步声就能够听得出来,那石板都快给踩碎了。



    王司令的眼睛便立刻亮了起来。



    这么沉?而且这么的郑重其事,说不定是那啥重机枪!



    王司令可是早就听说了,苏联在包头援建了一家专门生产重机枪的兵工厂,而且生产的重机枪口径要比一般的重机枪更大,他还听说,这种大口径重机枪发射的子弹,可以轻易的将人体撕碎,就跟撕一块破布似的!



    等到那十多头骡子牵到了近前,徐锐才道:“王司令,我们包头根据地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好玩意,也就能造几挺Dshk大口径重机枪,这次我带了十挺重机枪过来,就当是你们六分区帮助我们打这一仗的谢礼了。”



    “哎呀,徐团长客气了,哎呀,真太客气了。”王司令嘴里连声的谦虚着,可手上动作却丝毫不慢,回过头一招手,六分区的兄弟部队便立刻一拥而上,从骡子上解下了这四十多口木板箱子,然后迫不及待的搬回了自家营地。



    片刻后,一个排长兴冲冲跑过来向王司令报告:“司令员,十挺重机枪,大口径!还有四十箱子弹!”



    王司令高兴得连连搓手,又对徐锐说道:“哎呀,徐团长,让我说啥好呢?”



    徐锐哈哈一笑,又说道:“王司令先别高兴太早,这份谢礼可也不是那么好拿的,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软,拿了我们谢礼,就得帮我们守住灞县,可不能够让小鬼子抄了我们后路,断了我们的后勤补给。”



    “这个你放心。”王司令慨然说道,“这是我们份内事,根本就不用你多讲。”



    徐锐唯恐给予六分区太大的压力,又道:“不过如果小鬼子攻势太猛,也用不着死守公路线,更不必死守灞县县城,只要确保交通线不被小鬼子给切断就可以了,毕竟,我们的民夫队用的是独轮车,对于道路的要求并不高。”



    王司令员说道:“徐团长,说到后勤补给,我刚才看到你们独立团可是带了好多骡马以及大车,这么多的物资还不够?”



    “不够。”徐锐摇摇头说道,“远远不够。”



    “老天。”王司令倒吸了一口凉气,又道,“徐团长,你能不能跟我交个实底,这次你到底玩多大的?”



    “多大?”徐锐伸手在空中画了个大圆,沉声说道,“一口吞掉华北方面军!”



    王司令闻言顿时僵在那里,一口吞掉华北方面军?老天,这玩得未免太大了吧?穿越花开的声音



    这之前,王司令一直都想不明白,察哈尔独立团为什么放着小鬼子主力在涿县、固安一线不打,而非要冒着后路被人抄截的巨大风险迂回到灞县来,现在他明白了,徐锐这是要拿下天津,封死华北方面军的海上退路!



    这是真打算一口吞掉华北方面军!



    不过天津不比灞县,可是大城市!拿下天津可是不容易!



    想到这,王司令刚要提醒徐锐时,忽然发现独立团的一名通信员兴冲冲走过来。



    来到徐锐面前之后,立正报告说:“团长,刚接到狼牙大队的电报,在天津地下党以及冀东兄弟部队的配合下,他们已经成功的控制住了天津的港口、火车站以及飞机场,海光寺的鬼子司令部也被摧毁,不过鬼子仍旧盘踞在日租界负隅顽抗。”



    “什么?”王司令听得瞠目结舌,天津居然光复了?光复了?



    虽然日租界还有鬼子在负隅顽抗,但是这跟光复已经没什么区别了!



    “知道了!”徐锐却只是大手一挥,淡然说道,“让九营加快行军速度,今天天黑之前务必肃清日租界中所有鬼子,然后再通告各国租界,让他们在明天天亮之前无条件交出辖区治权,无论英租界、法租界或美租界,必须立刻马上无条件的交出辖区治权!若不然,所产生之一切后果由各国驻天津机构负责!”



    对于洋人,徐锐一如既往的强硬!



    天津跟上海一样,也是租界林立,而接下来,当小鬼子意识到天津失守将带给他们的威胁之后,疯狂反扑就将是大概率事件,到那时候,察哈尔独立团就必须集中全部精力应付鬼子的疯狂反扑,可没有多余精力应付租界的洋人。



    但这些洋人可不会消停,指不定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捣乱,还美其名曰调停。



    徐锐可不希望在关键时刻遭到这些洋人调停,恐怕也只有蒋委员长,会时时刻刻、心心念念的不忘洋人的武力调停。



    说完之后,徐锐又扭头对地瓜说:“地瓜,立刻让随军电台发布公告,就说在冀东根据地的兄弟部队的配合下,我察哈尔独立团已经成功光复天津!”



    “是!”地瓜答应一声,兴冲冲的转身走了。



    ……



    五分钟后,在重庆统帅部。



    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走进作战大厅,报告说:“委座,察哈尔独立团的随军电台刚刚发布了公告,声称他们已经光复了天津城!”



    一片死寂,整个作战大厅瞬间变得一片死寂。



    尽管白崇禧早就已经预测出了结果,但是当这个结果真的出来时,蒋委员长和在场的高参们却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巨大震撼!虽然在此之前,察哈尔独立团也曾光复上海,而且上海的国际地位比天津还高,但问题是,这两者的光复方式截然不同!



    上海光复,其实是一种偷袭的方式,而天津的光复却是正面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