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 后勤之战(为盟主北方の雪狼加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26章 后勤之战(为盟主北方の雪狼加更)

在北平。

  这时候,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也已经知道了天津失守的消息。

  得知留守天津的渡左联队根本都没来得及摧毁码头、车站囤积的物资,甚至就连停泊在张贵庄机场上的十几架轰炸机都被对方抢走,阿南惟几顿时气得大发雷霆,因为这些物资落入到了察哈尔独立团手里,无疑使得华北方面军的处境更糟糕。

  “渡左近这个窝囊废!”阿南惟几恨声道,“这下麻烦大了。”

  “哈依!”笠原幸雄重重顿首道,“皇军在天津码头及火车站囤积了大量物资,现在这些物资全归了察哈尔独立团,而更令人恼火的是,张贵庄机场竟然也没来得及摧毁,这下察哈尔独立团的航空兵就可以直接进驻张贵庄机场,就可以近距离对皇军发起打击了,这就使得皇军所面临的处境变得更加的险恶!”

  “无妨。”金光惠次郎却摇了摇头,沉声道,“张贵庄机场完好无损的被抢走,甚至就连停泊在机场上的十几架攻击机遭到抢走,都不足以改变这次的战事的走向,毕竟,察哈尔独立团的航空兵没有攻击机,单凭战斗机进行轰炸,效率可以说是十分低下,而被他们抢走的那十几架攻击机,由于缺乏配套的航弹,也基本上只能当摆设。”

  听完金光惠次郎的分析,阿南惟几和笠原幸雄的心情才稍稍好了一些。

  正如金光惠次郎所说的,天津因为是一个港口城市,兼具了仓储功能,所以囤积了大量的物资,但是这些物资基本是运往日本本土的煤炭、棉花、矿石等物资,要不就是从日本本土运来的工业品,武器弹药数量非常少。

  至于其中的原因,其实也并不复杂。

  因为在这个时期,日本本土的兵工厂生产的武器弹药,几乎无一例外都被划拨给了新编成的远东方面军,划拨给华北方面军的武器弹药少之又少,仅有的那点儿武器弹药,早就被阿南惟几运回到北平,并且下发给部队。

  所以,察哈尔独立团虽然获得了天津的物资,但是这根本提升不了持续战力,单单从这一点来说,天津失守,也仅仅只是使得华北方面军的突围变得更加困难,但是华北方面军压根就没打算突围,所以其实并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轻嗯了一声,阿南惟几又接着问道:“金光君,再分析分析后续的战局走向。”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一顿首,又接着说道,“截止目前,第一一零师团已经进至通州以东,并已经开始以大运河为倚托抢修防御工事,再过两三天,环北平防御圈就能够打造成形了,由于兵力不足,皇军固然是没有能力反击,但是察哈尔独立团以及华北八路军要想突破皇军的环形防御圈,短时间内也是绝无可能!”

  笠原幸雄也接着说道:“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察哈尔独立团如果打算强攻,昨天他们就沿着平汉铁路打过来了,而绝不会绕一个大圈子去打什么天津!所以,察哈尔独立团昨天没强攻,今天乃至将来就更不可能强攻。”小雪至立春GL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首道,“很显然,徐锐是打算困死我们!这个也符合八路军的一贯宗旨,徐锐这家伙虽然不同于别的八路军指挥官,但却更加狡猾,更加不可能做亏本的买卖,所以察哈尔独立团一定会采取长久围困的战术!”

  “索嘎。”阿南惟几点点头,又道,“如果双方真的形成相持,最终又会怎样?”

  “这个就要看皇军能不能切断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了!”金光惠次郎道,“如果皇军能够成功的切断对方的后勤补给线,哪怕只是部份切断,也足以造成察哈尔独立团的持久战力的丧失,那么首先支撑不住的就一定是察哈尔独立团!”

  “哟西!”阿南惟几又问道,“也就是说,要看后勤战的结果。”

  “哈依!”金光惠次郎说道,“再接下来,就是后勤保障之战!”

  “哟西!”阿南惟几眸子里有莫名的凶光一闪而过,狞声说道,“这么说的话,町田君的特战大队就该到了出手的时候了!”说此一顿,老鬼子又扭头对身后的副官说道,“立刻给特战大队驻地打电话,让町田君到司令部来一趟。”

  “哈依!”副官重重顿首,转身打电话去了。

  ……

  接到司令部电话的时候,町田龙二正在驻地的大操场上,对特战大队的一百多号特战队员进行训话。

  两个月前在乌兰察布盟的夺粮之战中,町田龙二再一次死里逃生,险之又险的从狼牙大队手里逃得性命,这已经是继黑谷还有包头之后的第三次了!

  在突围之后,町田龙二便被阿南惟几召回到北平,重建特战大队。

  因为在此前的作战之中,町田龙二的特战大队死得只剩下他一个,所以给国内的井上千代子发了个电报,井上千代子又给他派来了十几个忍者队员,然后町田龙二又从华北方面军的几个精锐师团当中挑选了一百多名老兵,重建了特战大队。

  经过两个月的艰苦训练,整个特战大队已经基本上成形。

  当然了,要想成长为狼牙大队那样的精锐特战队,却还需要时间,更需要实战锻炼,因为真正的精锐是练不出来的,而只有到真正的战场上一刀一枪杀出来,所以町田龙二才决定搞一次实战,以尽可能的提升特战大队的战斗力。

  结果他才刚刚集合部队,作战命令就下来了。

  ……

  在重庆,国军统帅部。

  白崇禧正对着沙盘侃侃而谈:“从目前看,O形包围圈的合拢已经不可避免,华北方面军被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只有两种情况下,华北方面军才能免于被察哈尔独立团以及八路军全歼的悲惨结局。”

  陈诚迫不及待的问道:“健生兄,哪两种情况?”冥界夜灵

  白崇禧伸出两枚手指,接着说道:“其一,立刻调关东军入关,从山海关朝察哈尔独立团发起猛攻,必须要指出,此时八路军的包围圈其实并不算很严密,如果关东军主力能够及时回援的话,还是完全可以打破这个包围圈的。”

  “可是,问题是关东军未必回援。”陈诚皱眉说道,“如果关东军愿意驰援,早在察哈尔独立团东出紫荆关的时候,他们就应该驰援了,然而让人费解的是,关东军却眼睁睁的看着华北方面军陷入困境而始终无动于衷!”

  何应钦摇了摇头说道:“关东军只怕也是有心无力,毕竟关东军也面临着苏联红军的强大压力不是?一旦关东军主力进了关,苏联红军再趁机发动大规模的战略反攻,远东战场都有可能糜烂,这个后果是日本方面承受不了的。”

  蒋委员长摆了一下手,又道:“还有第二种可能呢?”

  白崇禧摊手说:“第二种可能就是察哈尔独立团先于华北方面军耗尽军需,陷入弹尽粮绝的困境中,这样,察哈尔独立团完全有可能反败为胜!”

  蒋委员长又道:“那么健生,这种可能性又有多高呢?”

  白崇禧回答道:“根据军统提供的情报,鬼子的华北方面军大约储备了二十天作战所需的弹药,考虑到他们是防御作战,弹药消耗会有一定节省,所以坚持一个月的时间是没什么问题的,但是察哈尔独立团携带的物资,最多坚持十几天,所以如果包头的物资不能及时送到天津,察哈尔独立团就将会陷入困境!”

  蒋委员长道:“就是说,现在已经是后勤之争了,是吗?”

  白崇禧说道:“基本上就是后勤之争,如果共产党能够克服困难,及时将第二批弹药从包头输送到天津,那么最后完蛋的就一定是鬼子华北方面军,反过来,如果共产党没办法及时将第二批弹药送到天津,完蛋的就是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

  蒋委员长又接着问道:“那么,第二批弹药能及时送到吗?”

  “这个可就很难讲了。”白崇禧摇了摇头,又道,“因为这里涉及到两个因素,一个是共产党能否动员足够的民夫,第二个就是小鬼子截断这条后勤补给线的决心有多大?如果民夫数量不够,而鬼子的决心又足够大,那么弹药只怕是很难及时输送到天津战场的。”

  陈诚忽然问道:“健生兄,徐锐不会不知道后勤补给线的重要性,他难道不会派大部队保护这条后勤补给线?”

  白崇禧像看白痴看了陈诚一眼,摇头说:“辞修兄该不会以为,察哈尔独立团的坦克、大炮还有飞机都能够自己跑,而不用加油吧?所以,如果徐锐派大部队保护补给线,只会加速物资消耗,那时候,民夫队辛辛苦苦输送过来的物资或许还不够护卫队的消耗呢,至于小部队,从包头到天津上千里,处处都要保护,保护得过来吗?”

  陈诚被白崇禧抢白的满脸通红,再不敢轻易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