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 樱花计划-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28章 樱花计划

徐锐并没有说错,因为这个时候,隆美尔和山下奉文已经搭乘运输机飞抵同江的前线指挥部,再过两个小时,日军制定的针对苏军远东方面军东部集群的“樱花计划”就要全面展开了,这次是一次前所未有的闪电战!

  为了这次闪电战,为了樱花计划,山下奉文还有隆美尔率领的德军顾问团,已经将准备工作做到极致的境地,甚至连在黑龙江上架设浮桥的时间都已经精确到了小时,再还有将要出动的轰炸苏军的攻击机架次,也精确到了个位数!

  小鬼子借助开拓团的名义,在同江建了个机场,所以山下奉文的团队还有隆美尔的顾问团得以直接降落同江,而远东方面军的司令部就建在机场旁边,为了欺骗苏军,对外界只说是为武装垦殖团修建的宿舍楼。

  但其实,这几排宿舍楼就是山下奉文的司令部!

  山下奉文和隆美尔走进主楼的一楼大厅时,发现大厅里早就已经布置好了,正面墙上挂了幅巨大的远东地图,大厅正中是一个巨大的沙盘,此时此刻,大厅里早已经站满了司令部的作战参谋,还有通信参谋不停的从隔壁的通信处匆匆走进来,将远东方面军所属各装甲师团及步兵师团的最新方位报告给司令部的作战参谋。

  再然后,作战参谋便会将最新方位反映到沙盘还有地图上。

  看到山下奉文和隆美尔走进来,司令部的几十个作战参谋、通信参谋纷纷收脚立正,然后向着两人重重顿首,山下奉文和隆美尔回了军礼,然后联袂走到了沙盘边上,低头看,只见沙盘上已经摆满密密麻麻的模型。

  “参谋长阁下,隆美尔将军。”远东方面军参谋次长小林浅三郎手指着沙盘介绍道,“方面军所属各个师团、装甲师团已全部进入指定位置,舟轿部队、航空兵团也已经到位,只等参谋长阁下一声令下,樱花计划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说这些话的时候,小林浅三郎难掩神色间的激动。

  没有办法不激动,这样一次前所未有的大规模机械化合同作战,对于参战的每一个参谋人员来说都是一笔宝贵的财富,对于小林浅三郎这个参谋次长来说,更是丰厚的履历,因为他名义上是参谋次长,其实行使的是参谋总长的职权!

  因为山下奉文这个参谋长其实就是方面军司令官!

  明眼人都看得出,闲院宫载仁之所以要兼任远东方面军司令官,就是为了要把这个位置留给山下奉文,因为相比别的方面军司令官,山下奉文的资历还是浅了一些,但是等到樱花计划取得第一阶段的胜利,山下奉文接任远东方面军司令官就再没人敢提出异议,那时候小林浅三郎就可以顺理成章,接任参谋长了。

  山下奉文矜持的点了点头,扭头问隆美尔:“隆美尔将军,需不需要提前发动?”

  “山下将军,没这个必要。”隆美尔淡然的摇摇头,说道,“就按定好的时间吧。”

  “哈依。”山下奉文点点头,扭头对小林浅三郎说,“小林君,请你立刻通知下去,按照原定的计划,于今夜十点准点发起行动。”蚀骨缠爱99天:夜驯娇蛮小妻

  “哈依!”小林浅三郎重重顿首。

  ……

  这时候,苏联远东方面军红旗第一集团军司令员兼东部集群总司令,瓦西里耶夫,才刚刚回到位于伯力城的私人公寓。

  按理说,作为红旗第一集团军司令员兼东部集群总司令,这个时候,瓦西里耶夫应该呆在涅尔琴斯克前线,指挥东部集群的两个集团军配合朱可夫的西部集群,从东西两个方向夹击盘踞在赤塔的石原莞尔所部。

  但是瓦西里耶夫为什么会出现在伯力呢?

  这个事情还得从徐锐说起,在判断出鬼子有可能对苏军发起闪电战之后,徐锐便立刻电告朱可夫做好防备,朱可夫深知徐锐的能力,所以认真的听取了徐锐的警告,但是他去不了伯力,所以只能密令瓦西里耶夫回伯力坐镇。

  按照朱可夫的命令,早在三天之前瓦西里耶夫就应该返回伯力城,并组织针对同江的防御了,但是瓦西里耶夫并没有引起足够重视,接到朱可夫的密令之后,也是一拖再拖,拖到今天才回到伯力城,回来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召集伯力守军的将领们开会,而是想着先回到家里好好睡一觉,一切等明天天亮后再说。

  结果最宝贵的几个小时,就这样浪费了。

  闪电战,最厉害也最可怕的就是最开始时的那一波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势!猝不及防之下真的会把你打懵掉!但如果防御方有所准备,第一道防线能够顶住一段时间,就能为后续防线的构筑成形争取足够时间。

  很遗憾,瓦西里耶夫没有引起足够重视。

  说到底,瓦西里耶夫不像朱可夫跟徐锐搞过兵棋推演,更不像铁木辛哥,曾与徐锐亲密共事两个月,亲眼见证过徐锐的那种近乎妖孽的指挥才华,所以,瓦西里耶夫并没有把徐锐还有朱可夫的警告放在心上。

  回到公寓之后,瓦西里耶夫吩咐副官明天早上八点钟叫醒他,然后就倒头睡下了。

  迷迷糊糊之中,瓦西里耶夫被一阵阵连续不断的爆炸声惊醒,急从床上翻身坐起,便看到卧室窗户已经被整个映红!

  紧接着,瓦西里耶夫便听到了刺耳的防空警报声!

  该死的,空袭!是空袭!是日本关东军来空袭了!

  瓦西里耶夫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刚冲出卧室,迎面便遇到了自己的副官,副官明显也才刚起床,显得形容不整、睡眼惺忪。

  “司令员,快进防空洞!”副官惶然说道,“这里危险!”

  一边说着,副官一边走上前来拉住了瓦西里耶夫的胳膊。

  “你走开!”瓦西里耶夫却一把推开副官,然后推开大门走了出去。

  门一打开,耀眼的红光还有巨大的爆炸声,便伴随着巨大的气浪一下灌进来,瓦西里耶夫猝不及防下,一下就被这股气浪给掀翻在地。非正常的异世界

  副官见状,赶紧冲上来将瓦西里耶夫搀起。

  定了定神,瓦西里耶夫再定睛看,但只见,整个伯力城都已经被爆炸产生的耀眼红光彻底笼罩,而且,仍旧还有巨大的红光在连续不断的绽放开来,显然,日军轰炸机群对伯力的轰炸仍未结束,仍然还在继续!

  伯力守军已经开始了反击,部署在城市各个角落的高射机枪、高射炮已经开始了猛烈的射击,一道道璀璨的弹道从空中交错而过,形成了一张绵密大网,红光之中,隐约可以见到从中穿梭而过的日军轰炸机群,时不时的,空中也会绽放出一团耀眼的红光。

  那是日军的轰炸机被高射机枪或者高射炮击中,凌空爆炸了!然而遗憾的是,这样的画面实在是太少,高射机枪和高射炮的命中率非常低。

  这个时候,十几颗照明弹终于吱吱尖叫着升空。

  霎那之间,伯力上空的天际便被照明弹燃烧产生的强光照亮。

  借着照明弹的强光,瓦西里耶夫终于看清楚了,但只见天上黑压压的一大片,全是日军的轰炸机,最保守估计,也有一百架往上!看到这,瓦西里耶夫的一颗心瞬霎那便沉入到了九幽谷底,这下完蛋了,这下伯力城完了!

  ……

  半小时后,在伊尔库茨克。

  朱可夫才刚刚靠在行军床上打了个盹,忽然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给惊醒。

  急抬头看,便看到远东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谢廖沙铁青着脸大步走了过来。

  “司令员!”谢廖沙沉声道,“刚刚接到伯力还有共青城急电,半个小时前,日本关东军出动了两百多架轰炸机,对伯力还有共青城展开了大规模的轰炸,两地的电力供应系统全部遭到摧毁,共青城的飞机制造厂也遭到严重的损毁!”

  “嗯?”朱可夫闻言顿时间心头一凛,开始了么?

  不过,既便如此,朱可夫也仍旧保持着足够镇定。

  当下朱可夫问道:“瓦西里耶夫同志联系上了吗?”

  “没有。”谢廖沙摇摇头说,“伯力留守司令部的参谋报告说,空袭发生时,瓦西里耶夫同志不在司令部值班,司令部的值班参谋也往瓦西里耶夫同志的公寓打了电话,但是没能接通,估计是电话线路被炸断了。”

  “该死!”朱可夫的脸色便立刻黑下来,皱眉道,“这种时候,瓦西里耶夫同志居然不在司令部值班?他在搞些什么啊?让他紧急赶回伯力,就是为了提防日军闪电战,可他回到伯力之后居然不在司令部里值班?那他回去做什么啊?”

  发泄了一会之后,朱可夫又说道:“谢廖沙同志,直接联系第365师师部!”

  谢廖沙摇摇头说:“司令员,我刚刚已经让通信处联系第365师的师部了,但是直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回应,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被日军的大轰炸摧毁了。”

  “什么?”朱可夫的一颗心顿时坠入九幽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