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0章 民夫支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30章 民夫支前

在隆美尔的力劝之下,山下奉文最终还是没闹出什么幺蛾子。

  山下奉文抵御住了攻城略地的致命诱惑,毅然决然带着装甲集群沿着铁路北上、直取比罗比詹,当然,也并不是直接放任伯力不管,而是留下了两个师团加一个装甲师团,从黑龙江北岸向伯力方向攻击前进,不过这支偏师仅只是起个牵制作用。

  事实上,与时间赛跑的,还有察哈尔独立团以及华北方面军。

  华北方面军已经彻底放弃幻想,决定死守北平与察哈尔独立团耗下去,并且也已经构筑起了环绕北平的防御工事链,当然,这并不意味着鬼子就真的会被动挨打,事实上,阿南惟几已经给驻山西第一军下了死命令,让安藤吉利无论如何也要抽调出一个混成旅团,拼尽全力截断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

  安藤吉利在接到阿南惟几的死命令之后,跟参谋长栉渊宣一商量了下,把这个艰巨任务交给了驻阳泉的独立混成第四旅团。

  接到安藤吉利的命令后,可是把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的旅团长百武晴吉给愁坏了,因为独立混成第四旅团担负着正太铁路的交通安全,单只是对付铁路沿线的八路军游击队,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又哪里有多余的兵力、调去抄截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

  百武晴吉没辙,只能发电报给安藤吉利,说是实在抽调不出兵力前往。

  安藤吉利其实也不愿多此一举,便将百武晴吉的电报原封不动转发给阿南惟几。

  阿南惟几在接到电报之后,气得破口大骂,当即越过安藤吉利直接给百武晴吉下达了命令,命独立混成第四旅团留下一个大队守阳泉,旅团主力直接经过平山、阜平向灵丘、涞源县方向攻击前进,且严令中途不得跟八路军游击队纠缠。

  阿南惟几听取了金光惠次郎的建议,意图十分明确,就是要通过独立混成第四旅团再次封锁蒲阴径,因为察哈尔独立团要想从包头运物资过来,就一定要通过蒲阴径,所以只要掐断了蒲阴径,也就截断了对方的补给线。

  当然了,担负这个艰巨任务的独立混成第四旅团肯定不会有好结果,最后,这个旅团肯定会被从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八路军游击队彻底的淹没,但是只要能够截断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牺牲一个混成旅团是完全值得的!

  这么做,就是属于典型的丢車保帅的战术。

  接到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直接下达的命令后,百武晴吉不敢再行推诿,当即留下独立步兵第十一大队守阳泉,然后率旅团主力火速北上。

  ……

  在大同,城外。

  此时的大同已成为一座巨大的物资中转站。

  事实上,早在发起闪电战之前,徐锐和王沪生就已经将大量的战备物资提前输送到了绥东、绥中以及绥南根据地储存起来。

  王沪生为此还意见很大,因为当时谁也不知道鬼子的真正目标是谁,万一鬼子的目光是察哈尔独立团,那么徐锐将大量战备物资偷偷运至各个根据地储备起来的行为,就十分的危险,极有可能导致包头失守!异界王者在地球

  不过最终的事实证明,徐锐的判断是对的,鬼子的目标是苏军!

  紧接着,察哈尔独立团便以右玉县为起点,对华北发动闪电战。

  需要说明的是,察哈尔独立团发起进攻后,随军的物资是直接从包头运来的,并没有动用事先储存在绥远各个根据地的那批军需物资,徐锐这是未雨绸缪,为将来第二批军需物资的转运尽可能的争取时间。

  要不然,从包头到大同超过六百里,民夫队一天最快走五十里,至少要走十多天,等到察哈尔独立团军需告急时,再从包头调运物资,怕是黄花菜都凉了,因为从大同到易县还有四百里路呢,而且中间还要翻过太行山。

  物资在到了易县之后,就会有察哈尔独立团的骡马车队的接应。

  所以说,在整个物资的转运过程中,最耗费时间的就是包头到大同这段。

  正因此,徐锐早早的就将物资提前储备到绥东、绥南、绥中各个根据地,这样一来,第二批军需物资就可以直接从大同起运了。

  然后在何光明的一营拿下大同之后的第一时间,王沪生就开始动员绥远根据地的民夫,从绥东、绥中、绥南根据地往大同转运物资,不过绥远的民夫数量还是少了,只能保证将物资转运到大同。

  好在,这个时候总部首长从各个根据地动员的二十万民夫赶到了大同!

  从昨天傍晚时分开始,大同城外就开始有各地的民夫络绎不绝的到来。

  然而,让人心酸的是,这些民夫大多都是老人、妇女,甚至还有孩子。

  此时此刻,王沪生托着一大箱子弹,迟迟不肯放到眼前这老人的背上。

  因为这个老人看着已经七十多岁了,曾经挺拔的背部已经佝偻了下来,轮廓分明的脸部还有额头上也堆满了岁月的苍桑,满布手上的老茧诉说着生活的艰辛不易,更重要的是,老人还光着双脚,大冬天的连双鞋都没有。

  “老人家。”王沪生哽咽着说,“您就别去了吧?”

  “什么话。”老人家麻溜的转过身来,不高兴的瞪了王沪生一眼,说道,“别看我老,力气可不小,老黄忠七十岁还能够打仗呢,我虽然比不得黄忠,但只是扛几箱子弹上前线,却还是不在话下,赶紧的,前线的部队可还等着子弹打鬼子呢。”

  说完之后,老人家再次转过身去并弯下腰,还拍了拍自己后背。

  王沪生便二话不说,将自己脚上的布鞋脱下递给老人家,说道:“老人家,那你把这双布鞋穿上。”唯恐老人家不肯接受,王沪生又道,“你要是不肯穿鞋,你从哪儿来,还是回哪儿去,我们绝不能让您光着脚支前!”

  老人家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王沪生的布鞋。穿越小神厨

  刚送走老人家,王沪生又迎来了一位少妇。

  少妇年轻力壮,身体没有问题,但是胸前裹着襁褓,襁褓里还躺着个婴儿呢。

  王沪生便劝道:“大妹子,你还带着孩子呢,这一路山高水远,可别磕着孩子。”

  “不碍事,不碍事的。”少妇微微有些脸红,摇头说,“真没事,我力气大着呢。”

  说完之后,少妇唯恐王沪生不相信她说的话,一把就从物资堆上拎起了一口装满重机枪子弹的木板箱,然后很轻松的就扛在了自己肩上。

  少妇刚走,王沪生一转身却看到了一个半大孩子站在他的面前。

  这孩子还不及王沪生腰高,看上去又瘦又小,风一吹就能倒下!

  “小兄弟,你就别去了吧。”王沪生摸了摸孩子脑袋,黯然说道,“从大同到易县隔着四百多里山路呢,而且中间还要翻过太行山……”

  “木事的,俺能行的。”不等王沪生说完,那孩子便倔强的说道,“总之俺要去。”

  停顿了下,孩子又道:“俺娘跟俺说过了,要是不把小鬼子赶跑,就没好日子过,所以俺得拼命支前,只有帮着八路军打跑了小鬼子,俺们才会有好日子过。”

  王沪生刚想说你还小,要不还是让你娘去,然而话还没有说出口,前方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喊叫声:“狗剩?狗剩?”

  王沪生回过头一看,却看到了一个老妇人。

  或者那妇人并不老,但是过于繁重的劳作,已经将她的身体摧垮,更加不幸的是,她的双目已经完全失明,只能凭借一根竹竿探路前行。

  看到这老妇人,那孩子便立刻迎上前去搀住,然后喊了一声娘。

  老妇人摸了摸孩子蓬乱的头发,然后将挎在臂弯里的蓝布包递过来,说:“狗剩啊,你刚才走得急,把干粮给拉下了,来,把干粮捎上,这次可不要再忘记了。”

  孩子哦了一声,有些不情愿的把干粮袋背上,王沪生一下就明白了,这孩子虽然小,却非常有孝心,他哪是记性不好把干粮袋给拉下了,而是特意给娘留下的,因为他担心他出远门之后,老娘在家里没人照顾,吃不上饭饿肚子。

  王沪生忽然之间就明白了,这么小的孩子为什么非得支前?

  不为别的,就为了他母亲!对于他来说,母亲就是他的天!正如同,对于察哈尔独立团的每一名士兵、乃至八路军每一名士兵来说,祖国母亲,就是他们的天!为了母亲能过上好日子,为了祖国不受欺凌,他们不惜献出自己的生命!

  “狗剩,给你。”王沪生从物资堆中找出一口最小的箱子。

  然而狗剩却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主动从堆积如山的物资堆中扛起了一口最大的木板箱,沉重的木板箱压到他背上之后,身体猛然往下一沉,但是很快,狗剩便又倔强的挺起胸膛,然后迈着虽然缓慢,但却坚定的步伐一步步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