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1章 民族脊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31章 民族脊梁

    化名项影的向影心,作为中央日报社派驻包头的战地记者,全程参与了从大同到易县的这场大规模的民夫支前。



    向影心跟随第一批民夫队,从大同出发前往浑源县。



    因为大同及其附近的鬼子,基本已经被何光明的一营消灭,而且天上还有察哈尔独立团航空大队的战斗机经过,安全上有保障,所以民夫队可以顺着公路行军,所以走起来比较轻松,一百多里的路民夫队仅只走了一天,当天深夜时分就到了浑源县城。



    从浑源县到灵丘县这一段,路程也是差不多一百里,却要难走多了,因为从浑源县到灵丘县多是山路,公路绕道太多,所以民夫队选择抄近路,但是小路要爬高下低,费力不说而且也更加危险,从这一段开始,民夫队开始出现了伤亡。



    中午时分,向影心刚刚帮一位老大娘将独轮车推过一个坎,准备喝一口水,前方不远处的山道上忽然一阵巨响,隐隐还有哭喊声,向影心便立刻心下一个激灵,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收起水壶,抄起相机冲了上去。



    走没多远,向影心便来到前方山道上。



    原来,山道上发生了塌方,因为昨天夜里山区下了场大雨,导致山体滑坡,将狭窄的山道给堵了,山道被堵没有关系,因为这附近的山势并不算太陡,绕道并不困难,但是塌下来的碎石泥砂掩埋住了两个民夫。



    民夫队大多是以村为单位,集体上路。



    同村的民夫被泥石流掩埋,作为同乡,当然不会袖手旁观。



    很快,其余的民夫便全都行动了起来,找来工具全力挖掘,找不到工具的,甚至直接就用双手挖,受到民夫们的感染,向影心也加入到徒手挖掘行列,要是将时间往回倒退半年甚至三个月,向影心绝对想不到,有一天她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向影心自己都觉得不真实,她居然会如此在意两个民夫的死活!



    几十个民夫挖了两个小时,终于将被泥石流掩埋住的那两个民夫挖了出来。



    然而,遗憾的是,由于被掩埋地下的时间太久,两个民夫都已经遭受不幸。



    见状,不少民夫失声恸哭起来,向影心却对着眼前呈现的这幅画面久久不能自已。



    被掩埋的两个民夫中有个老人,他的四肢甚至于面部都已经被碎石砸得血肉模糊,完全可以想象,在临死之前他承受了怎样的痛苦?但是既便如此,老人的脊梁仍挺得笔直,用他那苍老却仍然宽厚的肩背,死死的护着身下的一口木板箱子。



    那口木板箱子就是他背的物资,是一大箱子重机枪子弹!



    看着老人挺直的脊梁,向影心泪流满面,一边却连续摁下快门,将这幅珍贵的画面用胶卷永远铭刻进历史的画卷。



    草草埋葬了两位民夫,剩下的民夫满怀悲痛,继续上路。



    物资要尽快送上前线,他们不能停下来,甚至都没时间为死去的同村人悲伤片刻。盛世隐婚:绝宠小娇妻



    从浑源到灵丘,这一百里路就走了足足两天,到第三天傍晚时,第一批出发的民夫队才终于到达灵丘县城。



    刚开始的时候,向影心还以为他们的敌人仅仅只是难走的山路。



    然而,过了灵丘县后,向影心才知道,民夫队的敌人还有鬼子!



    第四天的深夜,因为月色很好,民夫队便决定趁夜行军,争取在月亮下山之前多走几里路,结果走到一个红石塄的地方时,前方公路上忽响起激烈的枪声,紧接着,便有当地的八路军游击队赶过来,告诉他们前方正打仗,让民夫队立刻绕道而行。



    民夫队立刻绕道而行,结果走到半道,身后忽然有一队兵快速追了上来,黑暗中看不清楚那队兵什么模样,但是民夫队本能的感觉到那不是八路军,便纷纷的加快行军速度,但背上背的沉重的物资,却拖慢了他们的速度。



    过了没一会儿,身后那队兵追了上来。



    果然就是鬼子,鬼子一边追赶,一边冲着民夫连续开枪。



    向影心也曾经在军统受过特训,所以在这种时刻还能保持镇定,正因此,她才得以发现既便到了这个时候,负责搬运物资的民夫,竟没有一个人扔掉物资!所有人,无论男人、女人还是半大的孩子,全都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顾着往前埋头狂奔。



    当然,子弹是绝不会长眼睛的,绝不会因为民夫的英勇就选择绕道飞行,追逃之中,不断有民夫中枪倒下,剩下的民夫越来越少,而且越来越慌张,但既便是这样,仍旧没有一个民夫扔掉背上物资,包括一个胸兜里还挎着一个婴儿的少妇!



    终于,前方山道之上来了一群八路军,挡住了鬼子追兵。



    又走了几里地,民夫队终于可以停下来歇口气了,向影心看到那个少妇胸前挎着婴儿肩上还扛着口木板箱,站在原地喘息个不停,便走上来轻轻的拍了拍少妇肩背,想跟她说,鬼子暂时不会追上来,可以停下来休息片刻。



    结果,向影心才只是轻轻的拍了一下,那少妇便直挺挺的往旁边倒下去。



    向影心愣了下,然后有些愣愣的收回自己的右手,发现手指上全是鲜血!



    或许是摔到了,襁褓中的婴儿哇的一声啼哭起来,哭声立刻引起了附近民夫的注意,纷纷围上来,却发现,少妇早已经气绝身亡!向影心颤抖着双手打亮了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束,她才看清楚,少妇的胸口有好几个巨大的弹孔!



    绝对的致命伤!正常情况下只是中上一弹就能够使人完全丧失行动能力。



    所以,向影心完全想不明白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支撑着少妇的躯体?支撑着她,怀抱着幼儿,扛着部队的军需物资,愣是在中弹之后跑了十几里的山路?直到最后一刻才终于不支倒下,既便是到最后倒下了,也是仍然保持着肩扛弹药箱的姿势!



    不过,当向影心的目光落在那个婴儿的粉嘟嘟的小脸上时,就全明白了!混在美帝的土地爷



    希望!无论之前被泥石流掩埋的老人,还是眼前这位少妇,正是因为他们满怀希望,所以才会如此的坚强!他们的希望,是孩子、是土地,更是民族的未来!为了孩子,为了这片土地,为了给子孙后代一个更美好的未来,纵然千钧重担他们也绝不会弯下脊梁,他们,是中华民族的真脊梁!



    ……



    在天津,察哈尔独立团团部的作战室。



    杜俊杰正带着几个作战参谋沙盘作业,不过作业对象并不是北平周边的战场,而是中苏两军正交战的远东。



    朱可夫也不知道是出干什么样的心理,居然主动将远东战场的消息通报徐锐,或许,朱可夫内心其实存了让徐锐在关键时刻指点一下苏军的心思,但是这种话他不可能说出口,朱可夫素来自视极高,等闲是不愿意示弱的。



    杜俊杰沉声道:“团长,鬼子装甲集群的突进速度很快啊,继昨天中午攻占奥布卢奇耶之后,今天更是已经推进到了新赖奇欣斯克小镇郊外,三天时间就往前推进了三百公里,这速度已经不比我们差多少了,北欧之狐果然名不虚传。”



    三天时间推进三百公里,这速度不能算快,但也绝对不慢,只能算平常水准,看来隆美尔的顾问团在到了日本之后,也有些水土不服,指挥起日军的装甲集群来并不像指挥德军的装甲集群那样趁手。



    关于隆美尔的这个情报,自然是苏联情报机关通报给他的。



    徐锐微微一笑,又说道:“北欧之狐的确有些本事,只不过,关于这次闪击,真正的考验仍然还没有到来,从比罗比詹到奥布卢奇耶,再到新赖奇欣斯克这三百多公里,道路条件还算是好的,等过了新赖奇欣斯克之后,路可就难走了!”



    杜俊杰便问道:“团长你怎么知道?你以前去过远东?”



    “当然!”徐锐下意识的就要点头,但是话到了嘴边,却改成了“没有去过!”



    事实上,徐锐当然是去过远东的,而且还实地走过远东的公路,知道远东地区的道路条件非常恶劣,尤其是到了每天的春季,冰雪融化使得没有固化过的道路变得泥泞,有时候甚至于能够吞噬掉坦克这样的重型装备!



    地瓜道:“团长,你没去过怎么知道远东的路不好走?”



    “废话,我没去过就不能知道了?”徐锐哼声道,“有人去过就成!”



    顿了顿,徐锐又接着说道:“所以,日军装甲集群的推进速度一定会慢下来。”



    “就算是这样,苏军的情况也是不容乐观。”杜俊杰忧心忡忡道,“因为苏联远东方面军的东西两大集群对石原莞尔第七军的围攻,几乎没有进展!超过一百万大军围着石原莞尔的二十万人猛攻多日,居然连最外围的前哨阵地都没能突破!”



    梅九龄附和道:“是啊,石原这个老鬼子还真是个硬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