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2章 不能倒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32章 不能倒下

“这只是假象!”徐锐却摇了摇头,淡然说道,“日军连外围的前哨阵地都没有丢,或者说都不肯放弃,这恰恰说明了日军并没有我们想象中坚强!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的话,这只是石原莞尔在拼尽全力虚张声势罢了。”

  停顿了下,徐锐接着说道:“石原莞尔这么做,就像一只弱小的猴子为了在老虎面前显示自己的强壮,所以拼命吸气,鼓起胸膛告诉老虎,我并不比你弱小,但是这么做的代价非常大,这是以消耗日军极其宝贵的有生力量换来的!”

  “猴子?”旁边的梅九龄接着说道,“那他也是一只倔强的猴子。”

  “有时候,太过倔强未必就是好事。”何书崖淡淡的说道,“一味的鼓吹精神胜利法,一味的追求从气势上压倒对手,既便最后打赢了,也难免打成另一次日俄战争,惨胜而已,最后既便打赢了,也耗尽了小日本全部的国力!”

  徐锐说道:“所以说石原莞尔的做法并不可取,他最明智的做法其实应该是适当放弃外围的前哨阵地,同时加强局面方向的反突击,保持整个防御阵形的弹性,这样不仅可以极大减少兵力消耗,也会使得苏军消耗极大增加。”

  杜俊杰道:“那么团长,你觉得最后苏军胜出,还是鬼子胜出?”

  徐锐说道:“春季的远东地区,遍布沼泽泥泞,这样的特殊地形决定了防御方肯定比进攻方更有优势,苏联远东方面军空有一百多万大军,但是限于战场宽度,每次能投入进攻的兵力最多也就是三五万人。”

  何书崖道:“而且由于后勤补给供应困难,苏军虽然有一百多万人,但是攻击的力度甚至还不如之前,所以苏军要想拿下赤塔,几乎是没有可能的,至少,在隆美尔的装甲集群赶到尼布楚之前,苏军绝无可能拿下赤塔。”

  尼布楚就是涅尔琴斯克,苏军东部集群的前线指挥部所在地。

  杜俊杰道:“也就是说,远东会战,苏军已经是必败的结果!”

  “这是毫无疑问的结果!”徐锐道,“事实上,早在去年石原莞尔悍然北上,挑起日苏全面战争并占领赤塔的那一刻,远东会战的结果其实就已经注定了!朱可夫其实还算得上一名优秀的指挥员,但是恐怕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果。”

  “但是也并非全无破解困局的办法。”这时候,何书崖忽然出人意料的说,“当然,单凭苏军自己的力量恐怕是很难,恐怕还得有外力介入。”

  说完之后,何书崖便抬头看向徐锐,目露征询之色。

  徐锐却不易察觉的摇头,示意何书崖不要和盘托出。

  见何书崖忽然停住不说,杜俊杰道:“书呆子,你倒是接着往下说,别只说半句啊。”

  “不说了。”何书崖摇摇头,自嘲道,“我忽然发现考虑得并不成熟,所以就不说出来贻笑大方了,呵。”

  “这家伙。”杜俊杰无奈。

  这个时候,卓力格图匆匆走进作战室,向徐锐报告:“团长,刚刚接到政委急电,在涞源、灵丘两县附近出现小股鬼子,给运输给养的民夫队造成了很大伤亡。”校园终极异少

  “涞源、灵丘?小股鬼子?”徐锐的眉头瞬间蹙成一团,这事不寻常。

  杜俊杰轻嗯了一声,又道:“鬼子数量并不多,据政委说,加起来也就一个步兵大队的样子,但是有当地的顽军配合,神出鬼没,威胁还是非常大的。”

  “顽军?!”徐锐的脸色便立刻黑下来,所谓顽军,其实就是滞留在各个敌后战场上的晋绥军以及中央军残部,这些部队多都是在正面抗战中打散的,中途失去了联系,但是后来又与国民政府取得联络,便留在了敌后战场。

  最近这段时间以来,顽军与八路军的关系急剧恶化。

  徐锐很有理由怀疑,他们是接到了国民政府的指令。

  这里说一句题外话,小日本一开始指望晋绥军和中央军会干扰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但是事实证明这只是奢望,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不要说阎锡山了,就连蒋委员长也不敢公然下命令,这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不敢做这种人神共愤的龌龊之举。

  只不过,还是有不少滞留敌后战场的顽军自发的助纣为虐。

  对于这些甘愿做小日本走狗的汉奸顽军,徐锐可不会客气!

  当下徐锐沉声说道:“立刻给总部首长发电报,请沿途各个根据地的兄弟部队打击这些鬼子还有顽军,***说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可现在既然是他们先来惹我,那我们就不用再跟他有任何客气,坚决吃掉他们!”

  杜俊杰道:“政委早已经跟总部首长请示过了。”

  徐锐又道:“另外让一营提高警惕,我非常怀疑鬼子来的可能不是小股部队,极有可能是一支大部队,袭扰涞源和灵丘只是在故布疑阵,他们的目标很可能还是紫荆关!因为只有夺回了紫荆关,堵住了蒲阴径,才能拦住运输队!”

  “是!”卓力格图答应一声,又转身匆匆走了。

  徐锐又扭头问地瓜道:“地瓜,狼牙大队可有什么发现?”

  狼牙大队接到徐锐的命令之后,便立刻转道前往太行山,然后沿蒲阴径展开搜索,不过三天搜索下来,并没有发现鬼子特种部队的踪迹!

  “还没有。”地瓜摇摇头说道,“没有任何发现!”

  徐锐皱了一下眉头,沉声道:“电告老兵,扩大搜索范围!”

  “是!”地瓜答应一声,也跟着卓力格图走进了隔壁通信处。

  徐锐的目光重新回到沙盘上,脑子里却不可遏止的浮起了何书崖刚才说的那句话,单凭苏军自己,已经不可能挽回局面,然而,此刻放眼整个远东战场,唯一有能力介入并改变局面的就只有察哈尔独立团的装甲部队了!

  只是,这需要察哈尔独立团做出非常大的牺牲,徐锐不愿意!

  不管怎样,远东会战都是日苏两国之间的战争,除非战争结果会严重威胁到中国,否则徐锐绝不愿意察哈尔独立团做出这牺牲!摇了摇头,徐锐将这个念头从脑里驱逐出去,然后转身走到了旁边北平战场的摸拟沙盘边。魔幻大陆:重生与消逝

  ……

  太行山中,狼牙大队正在大峡谷之中搜索前行。

  时小迁背着电台,快步追上冷铁锋,喘息着说:“团长让我们扩大搜索范围!”

  “知道了。”冷铁锋嗯了一声,挥手示意钻山豹、韩锋、霸天虎还有大兵等几个中队长来到面前,然后让他们带着各自的战队,四散了开去,然后,冷铁锋又将身边剩下的战队也以小组为单位,向着峡谷两侧撒了出去。

  到最后冷铁锋身边就只剩下时小迁、吴寒、还有莫子辰。

  沿着峡谷,大约往前搜索了两千米,冷铁锋忽然之间神情微微的一动,有人!

  打出手语,吴寒、莫子辰还有背着电台的时小迁三个人,便迅速的隐蔽起来。

  冷铁锋自己也轻盈的向上一个纵身,攀住一颗大树横着长出来的虬枝,再凌空一荡便翻到了虬枝上面,接着,身形一晃就隐入茂密的枝叶中不见了,冷铁锋身上的迷彩服已经与周围环境完全融为一体,走到树下也是发现不了。

  片刻之后,一个瘦小的身影便从前方山道上显出了身影。

  看到只有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瘦小的孩子,冷铁锋便不由得愣在当场。

  冷铁锋怔愣之间,那个孩子渐渐的走近了,直到走近了,冷铁锋才猛然发现,那孩子的背上居然背着口与他的体型绝不相称的木板箱,再看木板箱,上面分明还有标号,竟是察哈尔独立团的军需物资!这个瘦小的孩子竟是个运输队的民夫!

  当下冷铁锋便从树上翻下来,快步迎上去,准备伸手接过孩子背上的木板箱。

  然而,那个孩子却跟没有看见冷铁锋似的,低着头、弯着腰径直的走了过去。

  冷铁锋伸出去的手便顿住了,然后他便听到那个孩子一边费力的前行,一边在嘴里还喃喃低语着,不能倒下,不能倒下,我不能倒下……冷铁锋再低下头看地面,上面却留下了两行醒目的暗红色脚印,血色脚印!

  冷铁锋素来坚强,此时此刻,泪水却瞬间夺眶而出!

  这还只是个孩子,只是个十岁出头的孩子,而且还那么的瘦弱!

  任由泪水挂在自己的脸颊上,冷铁锋快步追上孩子,哽咽着说:“孩子,快把背上的物资给我吧,我帮你背。”

  然而那孩子却仍旧充耳不闻,仍旧嘴里喃喃低语着,一步一个血脚印,迈着吃力但是坚定的步伐,缓缓前行,沉重的木板箱已经将他瘦弱的肩背完全压弯,鲜血,早已经浸透了他的双脚,但是他的脚下却绝没有片刻的迟疑、停滞。

  “不能倒下,不能倒下,狗剩,你不能够倒下!”孩子喃喃低语着,汗出如浆,却仍旧坚定而又吃力的一步步前行,阳光,在他身后洒下了金色的余辉,将他的身影在山道拉出很长很长,这一刻,狗剩的身影竟是如此高大、伟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