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8章 向西突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38章 向西突围

山下奉文跟隆美尔一段时间共事下来,对对方的脾性已经有相当了解,所以看到对方脸上露出这副表情,便立刻也跟着神情一动,打趣道:“隆美尔将军,看你这个表情,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绝妙的好主意了?”

  “好主意谈不上。”隆美尔摆了一下手,谦虚道,“就是个初步的构想。”

  “还真的有想法。”山下奉文轻哦了一声,又道,“敢问,是什么想法?”

  隆美尔整理了一下措辞,说道:“是这样,在日军大本营的原定计划中,北平甚至山西的日军都是做好了舍弃的思想准备,是这样吧?”

  山下奉文皱着眉头说道:“差不多是这样吧。”

  顿了顿,山下奉文又道:“不过,如果远东会战能够提早结束,我们远东方面军还是应该尽快驰援华北战场,那毕竟是十几万皇军将士。”

  隆美尔摇摇头说:“那么你认为,华北方面军能撑到那时候吗?”

  山下奉文想了想,摇头说:“恐怕是不可能,要不然阿南君也不会特意发来电报,询问我们装甲集群的进展。”

  隆美尔又道:“这也就是说,华北方面军的突围已经不可避免。”

  “是的。”山下奉文点头道,“由于我们远东方面军的进展大大落后于原定的计划,短时间内驰援中国战场已绝无可能,眼下摆在华北方面军眼前的,恐怕就只剩突围一条路,因为若继续死守的话,只能是守死,突围却有可能争得一线生机。”

  隆美尔笑笑,又接着问道:“那么,你认为华北方面军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个……”山下奉文顿时间语塞,这个还真不敢断言,主要是因为他对此时华北方面军的情况不了解,当然,既便是他很了解华北方面军的境况,也同样不敢断言,因为徐锐这个对手实在是太过难缠、太难以捉摸了。

  看到山下奉文不答,隆美尔笑着说:“山下将军,不如我来告诉你,其实,华北方面军突围成功的可能性最多就两成。”

  “纳尼?”山下奉文惊道,“最多两成?”

  隆美尔说道:“考虑到徐锐此前在中国战场及北欧战场的精彩表现,再加上不久前他所指挥的那次堪称教科书般经典的闪电战,判断华北方面军有两成机会突围成功,已经算是最为乐观的估计了,关于这一点,山下将军你也不能否认,是吧?”

  “恐怕是的。”山下奉文点点头说道,“事实上,自从徐锐指挥的闪电战拿下天津,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华北方面军的处境就已经极度不妙了!若没有外援到来的话,仅凭华北方面军自己的力量,恐怕是很难突出重围了。”

  停顿了一下,山下奉文又道:“如果强行突围,恐怕只能败得更快、更彻底!”

  “那也未必。”隆美尔摆摆手,又说道,“凡事无绝对,这世上就不存在一定能赢或者一定赢不了的战争,关键还在于怎么个打法!”
快穿之剧情开始前
  山下奉文道:“隆美尔将军,你有什么好主意?”

  隆美尔不答反问道:“山下将军,如果你是华北方面军的指挥官,如果突围,你会选择从哪个方向突围?”

  “首选还是大沽口,从海路突围!”山下奉文道,“因为大沽口有海军接应!”

  “大沽口就别想了。”隆美尔摆了摆手,又说道,“先不说从北平到大沽口,横着天津这只拦路虎,既便是华北方面军能在短时间内拿下天津,只怕也是到不了大沽口,察哈尔独立团肯定已经在大沽口方向构筑起很完备的防御工事了!”

  山下奉文点了点头,又说道:“那就只能走山海关了。”

  隆美尔继续摇头说:“山下将军,我说句实话你可千万别生气,像你这样的战术思维不能说不对,而是太平常,你能想到的,像徐锐这种级别的对手怎么可能想不到?所以,你觉得他会留下这么大破绽?”

  山下奉文皱着眉头没有立刻吭声。

  隆美尔的话说得他心里有些不爽,德国佬太坦率了。

  隆美尔却毫不在意,又接着说道:“山下将军,从徐锐当初没趁胜北上直取北平,而是迂回天津就可以看出来,此人的目的并非攻城略地,而是想要尽可能多的消灭贵国在中国战场尤其是华北战场的有生力量,这个你也不否认吧?”

  “是的,事实确实是这样。”山下奉文语气沉重的道,“而且,徐锐也达成了意图,如果当初察哈尔独立团在拿下易县之后就立刻北下,直取北平,那么最多也就吃掉皇军的第二十七师团及第三十五师团,但是,现在,皇军却已经先后搭进去将近两个独立混成旅团,驻蒙军的第一一零师团也陷在了北平附近。”

  “恐怕不止。”隆美尔摇摇头说道,“山下将军,你以为徐锐吃掉北平的日军之后,就会放过察南的驻蒙军主力及山西的日军吗?不可能的!”停顿了下,隆美尔又接着说道,“甚至连山东的日军都是徐锐的目标!”

  山下奉文闻言凛然,还真有这可能。

  “不是有这个可能!”隆美尔却仿佛能够看穿山下奉文心里的想法,摆摆手说道,“而是徐锐的意图根本就是一口吞掉华北日军!”

  停顿了一下,又道:“这样一来呢,贵军再想夺回华北,就必须再像三七年那样发动一波大规模的攻势,但是据我对贵国财政状况的了解,恐怕是没这可能了,这也就是说,华北一旦彻底的失守,贵军就再无力夺回了!”

  山下奉文道:“那你的意思是,继续死守下去?”

  “当然不是。”隆美尔摇头道,“死守,只能是死路一条。”

  山下奉文道:“隆美尔将军你就直说吧,华北方面军到底该怎么办?”

  隆美尔说道:“太行山不是号称天险么?察哈尔独立团发动闪电战之初,也险些让你们拦在太行山以西,所以华北方面军唯一的活路就是向西突围,翻越过山行山,与驻防山西的贵军第一军汇合,然后依托太行山严防死守。”待你初见时

  “纳尼?”山下奉文满脸的难以置信。

  ……

  这时候,徐锐已经带着地瓜、卓力格图回到海光寺团部。

  一靠近海光寺,徐锐三人就被眼前看到的景象给惊呆了,只见团部所在的街上已经挤满了风尘仆仆的民夫,这些民夫大多衣衫褴褛,不少民夫更是干脆光着两只脚,且不少人的脚掌已经磨出血泡,甚至都化脓了,一路走,一路的脓水。

  卓力格图和地瓜再也看不去,立刻上前试图接过一个老人背上的物资。

  “大爷,我来帮你背吧!”地瓜一把就挤开比他块头大得多的卓力格图,然后对面前的老大爷说道,“这里离仓库还有好几百米呢,我来帮你背。”

  “不用。”老大爷脸上立刻流露出真诚和谦卑的笑容,摆摆手说,“孩子,你们打鬼子就已经很辛苦,这点小事就交给我们老百姓吧,大爷我年纪大了,打不了鬼子,但是扛个几十斤东西走个几百里路还是没问题。”

  地瓜还要再说时,却让徐锐伸手制止了。

  徐锐知道,老大爷不可能把物资给地瓜。

  这就是中国百姓,这,就是军民鱼水情!

  刚进团部,徐锐一眼就看到了正端着他的搪瓷茶缸毫无形象灌水的王沪生,当即就上前拍了王沪生后背一下,结果害得人家呛着了。

  咳了半天,王沪生才终于缓过气来,笑着骂道:“老徐你是要谋财害命吗?”

  “我倒是想谋财害命。”徐锐笑骂道,“问题是,你小子身上有财吗?有吗?”

  “滚你的!”王沪生笑着回骂了一句,然后伸出右手与徐锐用力相握,再紧紧拥抱。

  寒暄过后,徐锐说道:“老王,有个事跟你说下,我刚才看到支前的民夫都不容易,有些老人家居然还光着双脚,这太不应该了,你立刻让后勤部拿二十万双鞋,分发给这些支前的民夫,保证每人一双鞋!对了,每人再给一块布料!至少够做一件衣裳。”

  察哈尔独立团这一路打过来,缴获可是着实不少,鬼子伪军的鞋服尤其多,拿出二十万双鞋加上够二十万件衣裳的布料,还真不是什么问题。

  “这个事我已经吩咐下去了。”王沪生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我估计,不会有人愿意领取我们发的鞋,因为老百姓知道我们八路军也不容易,不少根据地的战士,大冬天的都还穿着草鞋、裹着单衣呢。”

  徐锐便感慨的道:“这就是我们的百姓啊!”

  “是啊,我们的百姓。”王沪生也很感慨的说道,“有这样子的百姓在,我们八路军就是想不赢都难,我们一定能打赢的!”

  “没错。”徐锐沉声道,“为了这些可爱的百姓,我们无论如何也要消灭掉鬼子的华北方面军!全部!包括驻山西第一军还有山东第十二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