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0章 一手妙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0章 一手妙棋

    当王沪生闻讯赶到狼牙驻地,町田龙二等十几个鬼子战俘已经全部遭到处决。 



    看着死状各不相同、但是无一例外都已经咽气的十几个鬼子战俘,王沪生气坏了,瞪着冷铁锋骂道:“老兵你在搞什么啊?我没说过让你看好这些鬼子战俘?你耳朵聋了吗?现在算怎么回事?你怎么把他们全杀了?” 



    “杀了怎么了?”徐锐紧跟着走进囚室,冷然道,“老王你是跟民夫一起过来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些小鬼子在一路上杀了我们多少民夫,他们个个手上都沾满我们中国老百姓的鲜血,死有余辜!老兵,杀的好!就该杀!” 



    “好什么好,该啥该?”王沪生回头瞪徐锐一眼,又道,“下不为例!” 



    “嗳,老王,这就对了。”徐锐立刻伸手搂住王沪生肩膀,笑着说道,“下不为例,保证没下次了,老兵,是不是啊?” 



    “是!”冷铁锋道,“保证不会有下次了。” 



    “你们哪。”王沪生挣脱徐锐手,又指了指冷铁锋,说道,“我早晚被你们给害死。” 



    停顿了下,王沪生又道:“其实我也知道,这十几个小鬼子手上都沾满了我们中国老百姓的鲜血,个个都死有余辜,但是日内瓦公约我们还是要遵守,既然他们已经投降了,我们就绝不能滥杀,至少在没有经过公开审判之前,不能私下处决。” 



    看到王沪生又要开始上政治课了,徐锐便赶紧把话题岔开:“那啥,我们回团部,接着开党委会,这会刚开到一半,你这政委却跑了,这叫个什么事?” 



    “还开啥开?”王沪生没好气道,“原本就是说这个事来着,现在人都让处决了,还有什么好说?所以这会不开了,不开了。” 



    徐锐嘿然道:“不开党委会,那就开作战会议。” 



    “作战会议?”王沪生凛然道,“要总攻了吗?” 



    “差不多吧。”徐锐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只是嘿嘿一笑说,“等回了团部你就什么都知道了,还有老兵,走,回团部了!” 



    当下王沪生便跟着徐锐、冷铁锋又回到了团部。 



    团部作战室,杜俊杰正带着几个作战参谋在摸拟沙盘上作业,梅九龄也在帮忙。 



    看到徐锐、王沪生还有冷铁锋走进来,杜俊杰、梅九龄还有几个作战参谋便赶紧挺身立正,抬手敬礼。 



    徐锐摆了摆手,径直走到了沙盘前面。 



    等王沪生和冷铁锋也在沙盘边站定了,徐锐道:“民夫队虽然付出了重大伤亡,但第二批军需物资却比预定时间早两日运抵易县,有了这批军需物资,就可以确保我们察哈尔独立团能比鬼子坚持更长的时间。” 



    “现在摆在鬼子面前的,只有两个选择,或者继续死守,或者突围。” 



    “其实就只有一个选择,因为原地死守,只能守死,所以突围将是大概率事件!” 异界符文师



    “那么,现在就只剩下唯一的一个悬念,困在北平附近的十几万鬼子如果突围,将会选择哪个方向?大沽口?山海关?还是平汉线?” 



    说到这,徐锐停顿了下,又道:“大家都说说自己的看法。” 



    徐锐话音才刚落,杜俊杰便道:“团长,察哈尔也有可能,因为冀北察南的隘口大多都在鬼子手中,往察哈尔方向突围虽然会与傅作义三十五军迎面相撞,但只要能在短时间内打垮三十五军,还是有机会从察哈尔窜入热河的。” 



    …… 



    这时候,在北平。 



    笠原幸雄沉声道:“我以为,只能从察哈尔突围。” 



    顿了顿,笠原幸雄接着说道:“傅作义的三十五军的确很难缠,但是现在三十五军的兵力已经分散在了绥远、察哈尔的几十个县,皇军若是集中三个师团以上庞大兵力从察哈尔方向全力突围,三十五军无论如何也挡不住!” 



    金光惠次郎说道:“三十五军根本不用挡住我们,只需要拖住三到五天就够了,因为三到五天之后,察哈尔独立团就会撵上我们,到那时候,前有第三十五军的大军阻路,后有察哈尔独立团的装甲部队衔尾碾压,怎么办?” 



    笠原幸雄顿时语塞,真要是面临那样的可怕绝境,还能怎么办,只能是玉碎了。 



    一句话问住了笠原幸雄,金光惠次郎又接着说道:“所以,从察哈尔方向突围,看似可能性非常大,其实不然,从察哈尔方向突围,其实跟从大沽口、山海关方向差不多,成功的可能性极小,很容易就能够遭到察哈尔独立团的合围!” 



    笠原幸雄有些不悦,哼声说:“请问金光君又有什么高见?” 



    “高见谈不上,只是一点浅见。”金光惠次郎对顶头上司笠原幸雄的不悦视而不见,因为他是阿南惟几的亲信,根本用不着太过在意笠原幸雄的感观,又接着说道,“我以为,只有从平汉铁路方向突围,然后从石门转道向东,进入山东省与第十二军汇合。” 



    笠原幸雄立刻反驳:“沿平汉铁路方向突围,沿途都是平原,最利于察哈尔独立团的装甲部队发挥出突击威力,对方只需要一个步兵营,在坦克引导下,就能轻松瓦解皇军组织的任何攻势,这种情况下,怎么突围?怎么突出去?” 



    金光惠次郎沉声道:“既是平原,处处皆可行军、处处皆可突围,为什么还要局限于公路线或者铁路线突围呢?皇军完全可以以大队为单位,从几十个不同的方位,同时向察哈尔独立团的防线发起突击,我就不信,对方还能守得住!” 



    “纳尼?”笠原幸雄顿时语塞,从几十个方位突围? 



    阿南惟几却皱眉说:“可是,金光君你又有没有想过,如果皇军今天放弃了北平乃至整个华北平原,将来再想夺回来,可就难了。” 



    金光惠次郎摇头说:“司令官阁下,你又有没有想过,如果继续守下去,不仅北平和整个华北平原仍旧要失守,就是眼前的十几万皇军也保不住,而如果选择突围,至少还可以保全这支部队,那么将来,至少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对吗?” 重生之都市枭雄



    “好吧。”阿南惟几终于被说服了,摇头叹息道,“那就突围吧。”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通信参谋忽然入内,将一纸电报递给笠原幸雄。 



    笠原幸雄看完电报,整个人便立刻愣在那里,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阿南惟几皱了下眉,问道:“笠原君,这是哪里的电报?上面说了些什么?” 



    笠原幸雄哈依一声,答道:“电报是远东方面军发来的,德国顾问团首席顾问隆美尔将军,建议我们向西突围,翻过太行山与驻山西的第一军会合。” 



    “纳尼?” 



    “向西突围?” 



    “与驻山西的第一军会合?” 



    不仅是阿南惟几,甚至就连金光惠次郎还有在场的十几个高级参谋也是懵了,这个叫隆美尔的德国顾问是来逗逼的吗?向西突围翻过太行山?太行山是这么容易翻越的?万一翻不过去只能死得更快,而且还会连累驻山西的第一军。 



    因为华北方面军主力如果向西突围,驻山西的第一军肯定要做出相对应的联动,别的不说,至少要抽调一到两个旅团前来接应,那么问题来了,第一军的兵力现在就已经捉襟见肘了,又该从哪抽调兵力?牵一发动全身,防线一旦松动,结果就是灾难性的! 



    想通了这一层之后,阿南惟几怒道:“简直就是胡扯,这个隆美尔就这样的水平?还北欧之狐呢,我看北欧之猪还差不多,难怪远东方面军这么久都还是到不了涅尔琴斯克,敢情都是因为有这头北欧之猪在瞎指挥。” 



    然而,金光惠次郎却出人意料的道:“司令官阁下,向西突围是手妙棋!” 



    “嗯,是一手妙棋?”阿南惟几闻言一愣,这老鬼子还是很谦虚的,并没有因为自己被打脸就恼羞成怒,而是十分纳闷的问道,“金光君你说,妙在哪?” 



    金光惠次郎顿首道:“卑职建议向南突围,沿平汉铁路去石门,然后转道向东前往山东与第十二军会合,只是纯粹的防御,而隆美尔将军建议的向西突围,翻过太行山与驻山西第一军会合,却寓攻于守,为将来反攻华北提前做好准备。” 



    阿南惟几纳闷的道:“金光君,这两者难道还有区别?” 



    “当然有区别,而且区别大了!”金光惠次郎一边说,一边走到沙盘前,拿起细长的竹竿指着沙盘讲解道,“其最大的区别,是山西处在蒙古高原和华北平原中间,不仅可以越过太行山向华北平原发起俯冲攻击,更可以阻断来自包头的物资!” 



    金光惠次郎这么一说,笠原幸雄和在场的十几个高级参谋便立刻明白了,一个个眼睛瞬间亮起来,阿南惟几却还是没听明白,兀自皱着眉头说道:“金光君,我还是没听懂,你能不能说得更加的明白一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