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1章 战场洞察力-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1章 战场洞察力

金光惠次郎轻咳一声,只能把话说得尽可能的直白些:“司令官阁下,是这样的,如果华北方面军主力撤往山东,那么山东局面能不能够维持住暂且不论,但是驻山西第一军绝对难以幸免,因为八路军在光复了华北之后,肯定会以察哈尔独立团为前锋,回师山西,对付驻山西第一军,你的明白?”

  “这个我明白。”阿南惟几轻轻颔首。

  在数十万八路军跟察哈尔独立团的围攻下,连华北方面军主力都无法在北平立足,驻山西第一军就更艰难,毕竟驻山西第一军面对的敌人可不只是八路军,还有卫立煌所率领的十几万中国中央军呢,没准晋绥军也会趁火打劫。

  所以,如果华北方面军主力撤往山东,驻山西第一军就死定了。

  金光惠次郎接着说道:“驻山西的第一军集体玉碎之后,山西乃至于整个华北就基本成为八路军的地盘了,那么从包头到华北就再没有任何障碍了,此时,既便远东方面军打赢了远东会战然后回师,只怕也是无能为力了。”

  “这是为什么?”阿南惟几不以为然,“远东方面军回师来援,也是无能为力?”

  金光惠次郎以手扶额,腹诽了好半天然后才耐着性子说:“司令官阁下,远东方面军的总兵力虽然很庞大,但是帝国却恐怕没有更多财力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攻势了,所以到时候撑死了也就抽调三五个师团加一个装甲师团。”

  稍稍停顿了下,金光惠次郎又说道:“那么,司令官阁下以为,当八路军在华北平原做好了防备,尤其是还有察哈尔独立团这支部队在,仅凭远东方面军回援的这三五个步兵师团外加一个装甲师团,有可能夺回华北吗?”

  “这个……”阿南惟几脸色微变道,“很难。”

  站在旁边笠原幸雄便不由得腹诽道,真是虚伪,什么叫做很难?明明是不可能好吧?方面军三个主力师团外加这么多直属部队,都被察哈尔独立团一个团打成了现在这副狗样,仅凭远东方面军三五个步兵师团加一个装甲师团就想夺回华北?

  赶紧醒醒吧,快别做梦了,远东方面军还没强到那程度!

  “所以,如果方面军主力撤往山东,保存有生力量并不难,但是再想打回北平只怕就非常之困难了。”金光惠次郎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不过,向西突围与驻山西的第一军会合,局面就大不相同。”

  顿了顿,金光惠次郎又道:“首先,第一军的弹药储备比方面军主力要微稍充分些,目前至少还有两个半月作战所需,既便是匀出一部分给方面军主力,也有四十天作战所需;其次,有了十几万方面军主力部队的加入,山西的局势将极大缓解;最后,山西表里山河,南北也是山区,不利于机械化部队的展开,所以皇军完全有机会依托地形,挡住察哈尔独立团的坦克部队,至少坚守四十天绝没问题。”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道,“然后呢?”

  金光惠次郎道:“然后不用等到四十天,远东会战就能结束,远东方面军就有能力抽调兵力来增援,那时,华北的八路军以及察哈尔独立团不仅要面对远东方面军的正面进攻,还要提防我们的偷袭,更重要的是,那时候察哈尔独立团的后勤补给线也已经被皇军切断,持久战力将大打折扣!夺回华北也就不难了。”老婆是武林盟主

  “哟西,我明白了!”阿南惟几欣然道。

  这时候,笠原幸雄却质疑道:“问题是,太行山如此之险峻,当年皇军打进山西时,就费了不少力,现在却是战败转移,谁又敢保证一定能打过太行山?万一被堵在了太行东,局面岂不是比现在还要更加的糟糕?”

  阿南惟几一听在理,点头说:“是啊,到时局面岂不是更糟?”

  “所以才说,这是一手妙棋!”金光惠次郎却微微一笑,又接着说道,“正因太行山险峻难行、易守难攻,所以中国人绝对想不到我们会向西突围,这就具备了孙子兵法上讲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奇袭的条件!”

  “奇袭?”阿南惟几恍然道,“这是奇袭?!”

  “哈依!这当然是一次奇袭!”金光惠次郎顿首说道,“所以在真正突围之前,皇军一定要做好保密、欺骗工作!而且欺骗工作还要设计成局中局,当中国人以为已经识破我们的意图时,其实却是上了我们的大当!”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道,“金光君,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哈依!”金光惠次郎重重顿首,说道,“卑职保证完成任务。”

  ……

  接下来的几天,鬼子华北方面军开始频繁的战术佯动。

  接到前沿阵地刚传回的又一条战报之后,徐锐果断将何书崖、梅九龄、冷铁锋、杜俊杰及团部的几个参谋召集起来,召开作战会议。

  徐锐哂然说道:“鬼子的战术动作越来越大,也越来越频繁,这说明,他们的突围已经是箭在弦上,很快要开始了!不过具体会往哪个方向突围,却是直到现在都不明朗,六营、九营还有三营都发来电报说,对面鬼子有异动,这事你们怎么看?”

  作战室里有着片刻寂静,最后还是杜俊杰首先发言道:“团长,六营、九营还有三营都报告说对面的小鬼子有异动,恰恰说明鬼子不会从大沽口、山海关还有平汉线突围,我还是认为小鬼子会从察哈尔突围。”

  徐锐道:“说说你的理由。”

  杜俊杰说道:“理由就是,鬼子玩的是虚实之计。”

  顿了顿,杜俊杰接着说道:“小鬼子先是在六营、九营还有三营对面弄出动静,让我们误以为他们要从这三个方向当中的某一个方向突围,但其实,这三个方向都是虚的,他们真实的突围方向还是察哈尔方向!”

  “为什么就不能是这三个方向中的一个?”梅九龄质疑道。
初音未来的新生活
  “理由很简单。”杜俊杰道,“如果是你,真打算从这三个方向中的某一个突围,你会故意弄出这么大动静?提醒对方早早做好防范?”

  梅九龄摇头道:“团长常说,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我们不能一味的死守教条,必须学会运用发散性的思维来思考问题,鬼子故意大在六营、九营还有三营对面集结兵力,何尝不也是一种欺敌战术?谁又敢肯定,这就不是欺敌战术?”

  稍稍停顿了下,梅九龄又道:“如果阿杰你是咱们团长,你此时就已经中招了。”

  “胡扯!”杜俊杰显然不服气,没好气的说道,“这不可能是鬼子的欺敌战术,鬼子若是真要从三个方向中的某一个突围,就绝对不会这么大的动作。”

  “绝对?阿杰你不要这么绝对。”梅九龄说道,“鬼子想要的就是你的这种心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其实已经基本符合孙子兵法上讲的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的奇袭条件,所以从这个层面讲,从以上三个方向中的任何方向突围都是可能的。”

  看到何书崖一直没有怎么说话,徐锐便忍不住问他道:“书呆子,你怎么不说话?”

  何书崖轻哦了声,抬起头说道:“团长,我刚才不说话,是在想一个问题,鬼子真就愿意放弃华北?难道就没有更好的对策了吗?”

  徐锐道:“那么你想到更好的对策了吗?”

  “想到了,就刚才!”何书崖道,“还真有更好的对策!”

  “哦是吗?快说说。”徐锐笑道,“你的对策又是什么?”

  何书崖便拿起铅笔,在地图上刷刷画了两条弧线,又在弧线一侧画了个尖,顷刻闭合成为一个大箭头,然后说:“我的对策,就是翻过太行山,向西突围!”

  “什么?”

  “向西突围?”

  “翻过太行山?!”

  梅九龄、杜俊杰还有几个参谋面面相觑。

  很显然,梅九龄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点。

  徐锐却毫不犹豫的开始鼓掌,然后对梅九龄他们说:“学着点,以前在青训队时,我跟你们说过多次遍了,不要总是站在自己的立场思考问题,要学会站在敌人的立场和角度上思考问题,只有这样才能帮助你获得更敏锐的战场洞察力!”

  顿了顿,徐锐又道:“书崖就做得非常好,他刚才就站在鬼子的立场考虑问题了,所以可以更冷静、更全面的判断局势,我现在就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们,这次小鬼子向西突围的可能性至少有八成!这几乎已经是必然的结果!”

  徐锐下了断语,梅九龄他们不服气也得服气。

  顿了顿,徐锐又拿起铅笔在何书崖刚才所画的那个大箭头的尖角处画了个大圆圈,然后狞笑着说道:“只要不出什么意外,这里,易县,就将是华北方面军十几万小鬼子的葬身之地!华北很快就能够全境光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