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干脆利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章 干脆利落



十几个保安队员一哄而上,准备将徐锐拿下。

然而,下一霎那,那十几个保安队员却像被飓风刮倒的树木,纷纷扑倒在地,黄守智就站在旁边,却根本就没看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等到黄守智反应过来时,那人已经越过他逼到了黄守义面前。

黄守义只来得及喊了声“黑羽桑”,就再发不出任何声音了,因为他的咽喉已经被人掐住,整个人都给拎起来,脚尖都离开了地面。

那人自然就是徐锐,徐锐连续两记扫膛腿扫倒了毫无防备的十几个保安队员,再一个踏步,就控制住了黄守义,然后大喝道:“动手!”

徐锐一声令下,人群中的八名特战队员便立刻亮出了武器。

坐在主席台上的黑羽英男是日裔朝鲜人,曾经在东北跟民主抗联打过仗,也知道中华民族不是一个肯轻易屈服的民族,所以,当他看到徐锐放倒十几个保安队员时,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上,他甚至还觉得,中国人闹事才好,这样才更加显得他们皇军的必要,否则他们就真的是白跑这一趟了。

但是,当徐锐掐住黄守义咽喉将他整个提溜起来,黑羽英男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

黑羽英男虽然只是蒲县宪兵队的一名少尉,却是蒲县宪兵队司令龟田一郎的亲信,所以参与了不少的机密,他知道黄守义的真实身分,此人表面上只是留日归来的中国商人,其实却是帝国暗中收买的间谍,曾经在特高课受训,身手可是相当不错的。

现在,黄守义一个照面就让人给控制住了,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此人绝不简单。

更重要的是,黑羽英男从此人身上嗅出了一种熟悉的气息,一种属于军人的气息。

“八嘎!”几乎是在徐锐下令的同时。黑羽英男也霍然站起身来,一边准备掏枪,一边冲两侧十几个鬼子大声下令,“杀了他们!”

然而,黑羽英男才刚刚掏出王八盒子,早就盯住他多时的钻山豹就已经抢先开枪,只听叭的一声。黑羽英男的眉头便立刻多了一个血洞,脑后更是猛的喷溅出一大团的血花。然后直挺挺的往后倒了下去。

紧接着,钻山豹和小桃红便左右开弓,连续开枪,就跟标枪似的插在主席台两侧的那十几个鬼子兵,便纷纷倒在了血泊之中,这么近的距离,对于钻山豹和小桃红来说就是闭着眼睛都能打中,鬼子却根本来不及反应。

不远处,守在梅家宗祠院墙上的三个鬼子迅速反应过来。机枪手迅速拉开枪机,掉转枪口就要搂火,但是还没等他摁下按钮,冷铁锋就已经迅速举起手中用麻布层层包裹、伪装过的三八大盖,然后毫不犹豫扣下扳机。

只听叭的一声枪响,机枪手的眉心立刻绽开了一朵血花。

旁边的副射手见状,赶紧伸手去推机枪手的尸体。准备顶替射击位,但冷铁锋又岂会让他如愿,迅速拉动枪栓,推弹上膛,又一声枪声响过,副射手也一头扑倒在院墙上。另外一名副射手意识到了危险,立刻往后一个倒翻,摔进了院子里。

到这个时候,祠堂广场上已经炸了锅了,受了惊的百姓四散而逃,他们可不知道这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们只知道这里正在打仗。自然是能躲多远躲多远,好在梅家宗祠外的广场足够大,人群并不太拥挤,所以并未酿成踩踏事故。

这一切说起来时间挺长,其实只发生在转瞬之间。

基本就是徐锐一声动手,黑羽英男、主席台两侧的十几名鬼子,还有宗祠院墙上的三名机枪手就先后毙命,然后窜天猴就嗖嗖嗖的几下爬上了那颗大榕树,然后将事先藏在树上的三挺轻机枪扔下来,东北虎、大兵还有大蟒蛇便迅速将机枪架起来。

直到这个时候,正在梅家宗祠里休整的鬼子听到枪声,纷纷冲出来支援,却遭到了三挺仿捷克式轻机枪的猛烈扫射,冲在前面的六七个鬼子当即就被摞倒,后面的鬼子却立刻又缩了回去,躲在围墙后面开始往外扔手雷。

冷铁锋闲着没事,就拿鬼子扔上天的手雷练习移动靶,鬼子扔一颗冷铁锋就打一颗,经常是手雷才刚越过围墙的高度,便被冷铁锋打得凌空炸开,结果非但没能炸着外面的人,四下飞溅的破片还杀伤了躲在院里的鬼子。

所以扔了十几颗手雷之后,鬼子便不敢再扔了。

特战分队第一次试刀,表现可以说是相当惊艳,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整个宗祠广场就完全落入了他们的掌控中,一个班的鬼子当场被毙,还有至少两个班的鬼子被他们牢牢压制在梅家宗祠里,动弹不得。

当然,吃亏的绝不仅仅只是鬼子,还有梅镇的保安队。

看到特战分队几个人就砍瓜切菜般毙掉了十几个鬼子,黄守智还有四周负责警戒的一百多号保安队员全都看傻了,尽管他们手里也拿着枪,枪膛里还压满了子弹,却愣没有一个保安队员敢开枪,别说开枪,连枪口都不敢指向人家。

我的乖乖,这枪法也未免太准了吧,这还能算是人吗?

“听好了,放下武器,两手抱头,蹲下,全部都蹲下!”压制住了宗祠里的鬼子,东北虎和大兵便立刻掉转枪口,将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广场四周的保安队员,四周的保安队员便立刻扔掉手中的步枪,两手抱头蹲在了地上。

紧接着,广场四周便响起潮水般的脚步声。

却是万重山率独立大队主力赶到了,至此,整个宗祠广场彻底落入独立大队掌控。

徐锐随手将黄守义扔给赶到的队员,然后转身走向主席台,主席台上,赛红拂一只脚踩在洪九身上,左手持枪瞄准了燃灯道人,刘黑七却像是一头受了狼的野猪,横躺在主席台上嗷嗷的惨叫,他的一条右腿被一枝弩箭钉住了。

刚才冲突爆发的第一时间,赛红拂就干脆利落的一箭将刘黑七钉在了地板上,然后一个腾空便扑到主席台上,洪九公刚掏出枪,便被赛红拂凌空劈落的鞭腿给砸翻在地,这一鞭腿力道奇大,洪九公到现在都还没缓过来。

燃灯道人想要跑,却让赛红拂拿枪逼住了。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饶命哪。”燃灯道已经吓得体如筛糠。

恶人就这样,欺善怕恶,遇到比他还恶的,就只能跪地求饶了。

徐锐一脚就将燃灯道人踹下主席台,对于会道门组织,徐锐真是没一点好感,国民政府虽然**,可他们的组织架构只到县级,县以下的地方治理权事实上就掌握在地主乡绅以及会道门组织手中,地主乡绅管的是白道,会道门则是****。

在民国年间,****可是合法组织,比如青帮、哥老会。

比如这个燃灯道人掌管的壹贯道,欺男霸女,放高利岱,简直无恶不作,要是遇到有姿色的女信徒去道观上香,燃灯道人直接就会让他的徒子徒孙将女信徒强留下,少则三天,多则数月才肯放回,许多无辜的妇女回去就投环了。

徐锐一脚将燃灯道人踹下了主席台,还踹掉了他满嘴牙。

赛红拂迎上来,笑:“我表现怎么样,没给你这队长丢脸吧?”

徐锐微笑不语,何止是没给他这队长丢脸,简直太让他惊艳了。

今天是徐锐头一次看到赛红拂对人下死手,还别说,这小娘皮能成为中统头号杀手,绝对是实至名归,尤其是她的那双大长腿,更是力道奇大!徐锐都有些怀疑,那天晚上他们俩在木楼上缠斗,赛红拂是不是留了手了?

徐锐冲赛红拂眨了眨眼睛,邪笑道:“妞儿,身手不错嘛。”

“知道就好。”赛红拂轻哼了一声,又说道,“今后少惹我。”

“惹你?”徐锐嘿嘿笑道,“天地良心,我什么时候惹你了?”

“你惹了,你就是惹我了。”赛红拂像个赌气的小儿女,娇横的道。

两人正斗嘴呢,万重山却很不解风情的上前来,问道:“大队长,梅家宗祠里还有至少两个班的小鬼子在负隅顽抗,要不要强攻?”

“不,不急。”徐锐笑道,“这个先不急。”

“不急?”万重山愣了下,这又是几个道理?

“老徐是想围点打援。”冷铁锋走过来说道,“咱们独立大队好不容易出一次手,如果只收拾区区半个鬼子小队,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所以老徐想拿这剩下的鬼子当诱饵,从蒲县县城钓出更多的鬼子来,老徐,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徐锐笑道,“不愧是西点军校出来的高材生。”

“嘁。”冷铁锋便立刻冲徐锐竖起中指,“少来这一套。”

李海带人过来把洪九公、刘黑七、燃灯道人以及黄氏兄弟都绑了,然后问徐锐道:“大队长,这些个俘虏怎么办?要不直接毙了?”

徐锐道:“可别,把人交给王书记他们处理。”

这些个恶霸留着可是有大用的,又岂能就这样给毙了?

说话间,黯韵书店的刘老板跟皖南特委书记王沪生在一个班的保护下,气喘吁吁的赶到了宗祠广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