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2章 突围之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2章 突围之战

夜幕下,阿南惟几背负双手,站在道侧看着公路上的人流默然不语。

  由于航空兵彻底失利,华北方面军已经丧失了制空权,所以只能趁夜发起突围战。

  从北平到易县有两条路可走,一条是经涿县到高碑店,穿过涞水县,最后到易县;另外一条路是经周口店、石亭到易县,相比涿县线路,周口店线路狭窄难行,不利于机械化重型装备的展开、机动。

  但现在,鬼子已经别无选择,只能走周口店。

  因为高碑店方向的阻力太大,鬼子很难短时间内打穿,而时间一长,等察哈尔独立团主力部队赶到,根本就别想突围了。

  借着夜幕掩护,华北方面军的各个直属部队:一个野战重炮兵旅团、一个独立重迫击炮大队、两个独立机关枪大队、一个独立山炮兵联队、两个高射炮联队,一个野战照空队、两个桥梁大队、一个气象大队,此外还有十几个医院,近五万人正沿着公路浩浩荡荡开进,拉出的队伍延绵足有二三十里!

  由于路况原本就不太好,再加上又是夜间行军,所以就更加困难。

  尤其是独立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就更加困难,十几吨重的大炮,稍微大点的坑就很难过去,遇到小河流或者小桥更是灾难,所以看上去,显得十分的混乱,这个让一贯就十分崇尚纪律和秩序的阿南惟几十分的难受。

  不过阿南惟几终究还是压住了胸中的怒火,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

  直属于华北方面军司令部指挥的还有三个师团,第二十七师团在昨天就已经借着换防的机会悄悄撤了下来,然后分散进入到了白马乡附近的密林中潜伏下来,突围战开始之后,他们的任务是以最快速度拿下紫荆关,打开生命通道!

  第三十五师团,则接替了第二十七师团的防线,突围战开始之后,他们师团的任务是断后,负责阻击追兵,最后剩下一个第一一零师团则一身兼任两个任务:一是摆出向察哈尔突围的假象迷惑敌人,再就是保护方面军司令的侧翼。

  得承认,金光惠次郎这小鬼子还是有点儿能力,做的这个突围方案也算得上是高明,几乎将方方面面的问题全都考虑到了,但是遗憾的是,这次小鬼子的对手是察哈尔独立团,是徐锐,所以,鬼子的意图注定落空。

  笠原幸雄上前对阿南惟几说道:“司令官阁下,该走了。”

  “知道了。”阿南惟几点了点头,又回过头对身后站着的金光惠次郎说道,“金光君,方面军主力虽然走了,但是北平城却绝不能轻易还给中国人,尤其不能完整的还给中国人,所以你务必坚守北平,直到最后一刻。”

  “哈依!”金光惠次郎顿首答道,“卑职誓死保卫北平,若是最终城池失守不可避免,卑职一定会在城破之前将其烧为灰烬!”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点头。

  ……

  灞县,察哈尔独立团临时指挥部。

  为了近距离指挥这次突围战,徐锐临时将他的指挥部从天津搬到了灞县,就在六分区司令部隔壁,隔着墙都能够听到王司令员打电话时的大嗓门,王司令的六分区现在可阔了,成了冀中军区几个分区中战斗力最强的。揣着剧情拯救世界

  杜俊杰快步走进作战室,报告说:“团长,政委,狼牙大队已经在地下党的同志的接应下,很顺利的潜入北平城了!”

  “好!”徐锐长舒了口气,“这下就没后顾之忧了。”

  这次反突围战,徐锐最担心的还是战端一开开启,北平这座千年古都会毁于战火,但现在狼牙大队已经顺利潜入北平,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以狼牙大队的战斗力,收拾留在北平的几个鬼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杜俊杰又说道:“鬼子第一一零师团还在顺平到昌平一带大张旗鼓行军,做出华北方面军要向察哈尔方向突围的假象,其实,他们的直属部队却在周口店借着夜色、悄无声息的向着易县方向开进呢,小鬼子还以为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却不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早已经处在我们的监视之下了!”

  徐锐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命令各营做好准备。”

  王沪生补充道:“监视的部队要小心,别暴露了。”

  “是!”杜俊杰啪的立正,转身走了。

  目送杜俊杰的身影离去,王沪生说:“老徐,我怎么感觉有些喘不过气来?”

  “老王,放松些。”徐锐拍了拍王沪生肩膀,笑道,“不就是一个方面军么。”

  “我去。”王沪生闻言立刻被逗乐了,骂道,“老徐,你还能不能再狂一点?不就是一个方面军,你这话若是让阿南惟几听到了,还不得被你活活气死。”

  “嘿嘿,那没办法。”徐锐笑道,“我又不是阿南惟几他爹。”

  王沪生摇遥头,不再多说什么了,不过心下却还是有些紧张。

  王沪生会感到紧张,也在情理中,这次大战毕竟不同于以往,以前他们同时面对的敌人最多也就两个师团,而且是防御作战,可是这次他们不仅要面对小鬼子一个方面军,而且还是进攻作战,这可是截然不同的概念。

  ……

  这时候,在白马乡的一片密林里。

  第二十七师团的临时师团部就设在这片密林里。

  参谋长太田公秀中佐快步来到师团长松山右三的面前,顿首报告说:“师团长,驻屯步兵第一联队已经翻过三道沟,距离紫荆岭已经不足两公里。”

  松山右三点点头,问道:“一路上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虽然华北方面军司令部的命令已经下达,向西突围已经是箭在弦上,但是松山右三内心还是充满了莫名不安,所以,他格外在意这一路上是否会遇到异常现象。

  “没有。”太田公秀摇摇头,说道,“本村君报告说,未发现任何异常。”

  “没有么?”松山右三闻言之后,眉头非但没有舒展开,反而更加蹙紧。问镜

  “师团长?”太田公秀小声问道,“从时间上看,最多再过半个小时左右,驻屯步兵第一大队就能赶到并向紫荆关发起攻击,我们是不是也该开始了?”

  松山右三皱着的眉头终于舒展开,点了一下头,刚想说那就开始吧,结果话还没有说出口,前方不远处却忽然响起一声枪声。

  紧接着,各种枪声便响成了一片。

  松山右三吐到嘴边的话便立刻又咽回到肚子里,沉声问道:“哪来的枪声?”

  “我去看看。”太田公秀转身匆匆离开,片刻后便又回来了,说道,“师团长,坏了,我们放出去的警戒哨遭遇了一个中国民兵小队,已经暴露了!要不要提前发动进攻?”

  “八嘎,这些蠢货!”松山右三气到几乎吐血,不过这时候再生气已经没用了,当下便一咬牙说道,“命令,驻屯步兵第二联队立刻按原计划发起进攻,务必在两个小时之内,拿下易县县城,否则,就让吉田君切腹谢罪吧!”

  ……

  前线发生意外的消息很快传回到阿南惟几面前。

  “纳尼?”听完副官报告之后,阿南惟几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的难堪,本来,按照原定的突围计划,第二十七师团必须在午夜之间拿下紫荆关以及易县,并且在易县构筑起一道用以阻挡来自涞水县方向进攻的防线。

  可现在,由于驻屯步兵第二联队不小心,将一场突袭战打成了攻坚战,能否在午夜之前拿下易县就难说了,紫荆关方向就更加麻烦,因为易县打响之后,驻屯步兵第一联队距离紫荆关还有两公里远,这就给了中国守军准备的时间!

  这下就尴尬了,原定的突围计划还要不要执行?

  执行没有问题,可万一第二十七师完不成任务,那么正从周口店向易县开进的华北方面军主力立刻会陷入进退维谷的绝境,到时候再想转向从别的方向突围就绝无可能了,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撤回北平苟延残喘了。

  笠原幸雄便立刻打起了退堂鼓,顿首说:“司令官阁下,撤回北平吧!”

  笠原幸雄这老鬼子还是很迷信,他并不认为这点小小的意外就能造成这次突围战的彻底失败,但无论如何这都算不上是一个好开端,常言道,良好的开端是为成功的一半,那么反过来,失败的开端就是失败的一半。

  所以这次突围战必须果断放弃。

  然而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的最大的优点就是坚韧!他要么不做决定,一旦决定了的事就一定会付诸实施,而且不撞个头破血流、不到最后一刻,他是绝不会回头的,所以真实历史上的长沙会战打成那个惨样,老鬼子也依旧是不依不挠。

  “只不过是一点小小的意外,没事。”阿南惟几很快调整好情绪,说道,“电告第二十七师团,不要有任何顾虑,尽管按原定计划放开手脚去做!最终胜利,必定属于皇军!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