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3章 将计就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3章 将计就计

    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

    笠原幸雄和阿南惟几这两个老鬼子被吓了个半死,王沪生一样被吓得不轻。

    消息传回到灞县的临时指挥部时,徐锐和王沪生正凑在一起吃晚饭,因为太忙了,两人直到这个时候才终于坐下来吃点东西。

    正吃呢,杜俊杰就跑进来报告说:“团长,政委,出事了!”

    王沪生夹起一筷子饭,刚准备往嘴里送,闻言就停顿在空中。

    徐锐却淡然自若的继续吃饭,一边咀嚼,一边问道:“什么事?”

    杜俊杰道:“冀中军区八分区的一个民兵小队在易县北郊巡逻的时候,遭遇了小鬼子的一支步兵小队,双方爆发了激战。”

    徐锐心下立刻咯顿一声,这确实是大事。

    “坏了!”王沪生更是脸色大变,急道,“这下岂不是要糟?”

    “还好。”杜俊杰又说道,“小鬼子似乎并没有因为这次遭遇战就改变计划,还是在半小时后向易县县城发起了进攻,现在双方正在激战。”

    王沪生道:“阿杰,立即致电八分区常司令员,接下来请他们务必按照原定计划放弃易县县城,不然,鬼子华北方面军主力不会放心西进!整个计划也很难成功!”

    “不用了。”徐锐却说道,“首先常司令员肯定会配合我们,其次,老王你对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太缺乏了解,这老鬼子虽然脑子不怎么好使,性格却是十分坚韧,只要是他已经认定的事,无论有多难他都一定会去做!”

    “是吗?”王沪生有些将信将疑。

    ……

    徐锐的判断当然是对的。

    阿南惟几根本就没有打算缩回去,事实上小鬼子这时候要想缩回去也已经不容易了,因为五万多将近六万直属部队,已经完全撤离了北平城,所有的物资装备也已经全部出城,并且正在通往紫荆关的半路上,这时候回头就全乱套了。

    一支部队最怕的是什么?最怕的,就是失去秩序!

    所以在许多军事游戏中,将秩序设计为一项极其重要的军事能力。

    阿南惟几这老鬼子的军事指挥造诣或者非常平庸,但是他的秩序值肯定是非常高的,既便是前方出现了小小的意外,也是丝毫没有影响到他,而是依然带领着华北方面军的各个直属部队继续浩浩荡荡的开进。

    午夜时分,当华北方面军的各个直属部队已经过了石亭,阿南惟几又下令让保护侧翼的第一一零师团放弃顺义、昌平,经门头沟、石景山追上主力,同时命令负责断后的第三十五师团收缩兵力,死守涿县一线。

    与此同时,阿南惟几又严令第二十七师团加紧对紫荆关、易县的攻势,让松山右三务必在破晓之前拿下紫荆关、易县,尽管此时紫荆关和易县还没有拿下,但是阿南惟几内心里却并不怎么担心,因为情报显示,两地守军数量并不多,易县大约有当地八路军的一个团,紫荆关更只有一个地方民兵大队。

    只要不是察哈尔独立团的部队,那就没什么问题,第二十七师团现在虽然只剩下两个步兵联队,但是要对付区区一个团的八路军外加一个民兵大队,还是很轻松!快则两小时,慢则明天天亮前,这两地一定能拿下!重生农门:18贤妻是枭雄

    所以阿南惟几放心的下了命令,让保护侧翼的第一一零师团跟了上来,还让负责断后的第三十五师团提前进入到防御阵地,如果金光惠次郎留在阿南惟几的身边,或许会阻止阿南惟几不要着急,遗憾的是金光惠次郎被留在了北平城。

    ……

    灞县,察哈尔独立团临时团部。

    徐锐和王沪生匆匆吃完饭,又急匆匆回来作战室。

    正带着几个作战参谋在进行图上作业的杜俊杰立刻报告道:“团长,九营已经秘密进至怀柔附近,八营也已经进入顺义县!还有坦克第一连,也已抵达香河县!”

    “好!”徐锐点点头,沉声说道,“电告老高、老刘还有九龄,沉住气,不要急,在小鬼子没有完全入榖之前,不要轻举妄动……”

    话音未落,一个通信兵匆匆入内,将几封电报同时递给杜俊杰。

    杜俊杰看完之后,顿时大喜过望,对徐锐说:“团长,小鬼子入榖了!”

    停顿了下,杜俊杰又加重语气说:“骑兵报告,原本在昌平、顺义一带设防的鬼子第一一零师团已全线后撤,涿县、固安一线的第三十五师团,也在悄无声息的收缩兵力,将固安县的防务交给了伪军,师团主力已经收缩到了涿县附近。”

    “哈哈哈!”王沪生笑道,“这么说鬼子果然入榖了!”

    徐锐也是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喝道:“传我命令,八营、九营立刻从昌平、顺义县中间穿插过去,向丰台方向攻击前进!坦克一连协同七营,立刻从香河县向西攻击,明天破晓前务必挺进至大兴!一营不用躲了,立刻接管紫荆关还有易县!”

    “是!”杜俊杰以前所未有的高亢语气答应一声。

    ……

    紫荆岭上,一营掩蔽所。

    一营的掩蔽所修建得十分的靠前,距离紫荆关的防御阵地也就不到一千米距离。

    所以既便现在是在夜间,何光明等人也仍旧可以通过望远镜清楚的看到紫荆关前的战斗场面,看着县大队的民兵跟鬼子殊死搏杀,而他们却只能袖手旁观,何光明和一营的战士们心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尤其看到阵地上的民兵数量越来越少,一营官兵心里就更难受。

    姚磊挠了挠光头,扭头对何光明说道:“营长,要不我带一个排先把军装脱了,扮成民兵上去顶一阵?你看,民兵快要顶不住嘞。”

    “你闭嘴!”何光明道,“万一出了事你负责?”

    “就是说。”朱晨也道,“你们连的人一个个,全都是大秃头子,小鬼子就再傻也能知道你们不是民兵,所以要去也得我们二连去。”

    姚磊火道:“老朱你跟我叫板是吧?唵?”
舰娘世界的最后一个提督
    朱晨说道:“我就叫板,你能怎么着吧?”

    姚磊火道:“搁平时就算了,今天老子非骟了你丫不可……”

    “都闭嘴!”何光明也火了,怒道,“再咧咧都他娘的关禁闭!”

    看着小鬼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耀武扬威却不能给他们点颜色看,使得一营全体官兵的心情变得十分恶劣,何光明和姚磊、朱晨也是不能例外。

    正争吵间,一个通信员飞奔过来,大声报告道:“营长,团部急电!”

    刚刚拉扯在一起的姚磊和朱晨便立刻停下动作,何光明高高扬起的蒲扇般的巴掌也停顿在空中,还有四周围观看热闹的干部也都回过目光。

    片刻之后,何光明最先反应过来,厉声大喝道:“快念!”

    “是!”通信员应一声,当即展开电报大声念道,“一营:着令你部立刻接替紫荆关之防务!务必不令小鬼子越过紫荆岭半步!”

    “哈!”何光明闻言顿时大喜过望,鬼子入榖了!

    刚刚拉扯在一起,准备将对方痛扁一顿的姚磊还有朱晨,也立刻来了个熊抱,然后相对大笑起来,事情成了!

    当下何光明喝道:“弟兄们,抄家伙,都跟我走!”

    随即,何光明便率领一帮早就已经饥渴难耐的虎狼之兵,向着突入紫荆关阵地的小鬼子发起了凌厉的反突击!那一个中队的鬼子原本就已经累到快要筋疲力尽了,此刻又哪里挡得住虎狼般的一营官兵?顷刻间便败下阵来!

    ……

    紫荆关异变突起,消息很快传到阿南惟几面前。

    “纳尼?”接到报告之后,阿南惟几脸上立刻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直勾勾的盯着笠原幸雄看了好半晌后,又说道,“笠原君,你是说,在驻屯步兵第一联队快要攻破紫荆关的时候,察哈尔独立团的一支部队突然从关内杀出来?从关内?”

    “哈依!”笠原幸雄重重顿首道,“确实是从紫荆关内杀出的!”

    “这怎么可能呢?”阿南似几茫然道,“察哈尔独立团的所有的主力,不是都已经被皇军之前的佯动吸引到了其余几个方向,紫荆关怎么可能还留有他们的部队?”

    “司令官阁下,难道到了现在你还是没想明白?”笠原幸雄道,“我们中计了!”

    “我们中计了?”阿南惟几还真的没有想明白,继续茫然的道,“中什么计了?”

    “当然是徐锐的将计就计!”笠原幸雄气急败坏的道,“徐锐这家伙只怕早就识破了皇军的真正意图,只是故意装着没有发现,暗中却将计就计设下了圈套,就等着我们傻兮兮的往陷阱里钻呢,八嘎,这家伙太狡猾了!”

    “将计就计,陷阱?”阿南惟几却还是有些不相信,摇摇头说,“不可能,徐锐又不是未卜先知的神仙,他怎么可能知道如此隐秘的作战方案?”

    “还不可能!”笠原幸雄气急败坏的道,“说到用计,皇军什么时候赢过徐锐?徐锐这家伙的狡猾超出你我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