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4章 进退两难-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4章 进退两难

    到天亮时,局势就逐渐明朗了。



    原本,按照金光惠次带着十几个作战参谋所拟定的突围计划,第二十七师团必须在破晓之前拿下易县,挡住察哈尔独立团可能到来的反扑,同时还要在破晓之前拿下紫荆关,打开华北方面军主力进入太行山的通道。



    可是现在,这两个战术目标一个都没能够实现。



    易县方面,第二十七师团所属驻屯步兵第二联队猛攻了一夜,终于在黎明之前突入到了城内,但是在黎明时分,却突然遭到了中国军队的反突击,而且反击力度极大,突入城内的一个中队的鬼子顶不住,又被赶了出来。



    等到被赶出来小鬼子终于反应过来,原来城内一直藏着察哈尔独立团的人。



    因为刚才打反突击的那支中国军队,人手一挺波波沙冲锋枪,除了察哈尔独立团,还有哪支中国军队有这火力?



    紫荆关方向的驻屯步兵第一联队表现更糟,打了一夜,非但没能突入关内,反而在天亮之前让对方打了个反击,损失了将近半个联队,剩下的半个联队被迫转入防御,这会正哭着喊着要求松山右三增援,已经丧失了进攻能力。



    紫荆关方向一样发现了察哈尔独立团的人。



    这个时候,鬼子的突围计划事实上已经彻底的破产了!



    意识到了事态严重,阿南惟几当即召集所有幕僚开会。



    阿南惟几虽然固执,但是并非听不进意见,所以并没有继续执行向西突围。



    “诸君,多余的我就不说了,我只说几点。”阿南惟几冷浚的目光从与会的几十个师团长、旅团长或者联队长脸上扫过,沉重的说道,“首先,第二十七师团并没能按照原定计划夺取紫荆关、易县,这也就是说,我们之前拟定的突围计划已经事实上破产了!”



    会议现场立刻响起一片低低的窃窃私语声,显然,这个消息让大家有些意外,但也仅只是意外而已。



    顿了顿,阿南惟几接着说道:“其次,丰台、大兴附近已经发现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并且还有坦克部队协同作战,这也就是说,我们返回北平的退路已经被切断,至少在不付出相当代价的前提下,是不可能回到北平了。”



    现场的师团长、旅团长、联队长顿时一片哗然。



    如果说刚才的消息只让他们感到有些意外的话,那么这个消息对于他们而言,就不亚于是一颗重磅炸弹了!拿不下紫荆关、过不了太行山,在场的大多数鬼子高级将领对此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不少高级将领甚至压根不想过太行山。



    但是后路被断,回不了北平城,这个就严重了!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华北方面军已经失去根基!



    叹息了一声,阿南惟几又说道:“诸君,眼下皇军几乎已经被中国军队包围在了丰台、大兴、固安、高碑店、易县到紫荆关这片区域之间,往前有太行山阻隔,后退则有察哈尔独立团的挡路,真是进退两难,全都说说吧,接下来该怎么办。”邪王强娶狂妃:毒医五小姐



    “这时候恐怕没什么好犹豫的,只能选择继续向西突围!”



    “索嘎,正如开弓没有回头箭,这种时候最忌犹豫不决!”



    “说的倒是轻松,紫荆关都没有拿下,还怎么向西突围?直接翻越太行山?”



    “直接翻越太行山也不是不行,不走太行八陉,也一样可以翻过巍巍太行山!”



    “八嘎,这时候继续向西突围只能是死路一条,这个时候唯一的活路就是退回北平,然后依托北平、涿县以及固安的三角,展开持久防御!事实上,从一开始我就不赞成突围,依托北平、涿县以及固安这个铁三角,我们足可以坚持六个月!”



    与会的几十个鬼子高级将领便立刻争吵了起来,而且意见主要分成两派,一派认为应该打回北平去,另一派则认为应该继续向西,投入更多的精锐步兵强攻紫荆关,直到打穿蒲阴径进入山西,然后再封锁住蒲阴径。



    看到阿南惟几迟迟没有制止与会幕僚们的争吵,笠原幸雄终于忍不住了。



    “八嘎,这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是只顾着争吵!”笠原幸雄怒道,“再吵下去,最后的机会都要丧失,到时真就回不了北平也过不了太行山,等待着诸君还有华北方面军全体官兵的真就只有集体玉碎这一条路可走了。”



    会议现场的争吵声这才小下来。



    笠原幸雄又扭头对阿南惟几说:“司令官阁下,太行山险峻难行,自古只有太行八陉可以通行,皇军要想从别的地方找到通道绝对不可能,如果强攻紫荆关,胜算也是渺茫,察哈尔独立团战斗力强悍且不说,还有航空兵协同作战……”



    似乎为了印证笠原幸雄的说辞,天际陡然传来一阵阵的飞机轰鸣。



    华北方面军直属第三飞行团的团长值贺忠治抬头看,便只见十几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从几百米高的高空中快速飞过,看到这十几架战斗机,值贺忠治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堪,因为他的第三飞行团,已经不复存在了。



    “看见没有?”笠原幸雄指了指天上飞过的战斗机,沉声道,“没有航空兵掩护,对方战斗机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朝皇军俯冲扫射,这种情形下,皇军绝对不可能拿下紫荆关,所以我们还是不用再浪费时间了。”



    停顿了一下,笠原幸雄又说道:“趁着察哈尔独立团才刚到,还没来得及在丰台、大兴一线构筑起坚固的防御工事,趁着北平还没有失守,赶紧往回打,或许还有机会得手,然后依托北平、涿县以及固安构筑起一个稳固的三角防御工事……”



    然而,话音还没有落地,便有一个通信参谋急匆匆走了进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快步走到阿南惟几面前,顿首说道,“金光课长诀别电!”



    “纳尼,诀别电?!金光君?!”阿南惟几闻言顿时神情一凛,急接过电报看起来,看完后一张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难堪。



    笠原幸雄沉声道:“司令官阁下,出什么事了?”逍遥诀之玉吟剑影



    “笠原君,情况变得更加恶劣了!”阿南惟几叹息一声,又道,“留守北平的宪兵队,刚刚已集体玉碎,金光君也已经殉国了!还有北平城内的皇协军各部,也都已经变节投敌,现在夺回北平的难度已经成倍的增加了!”



    “八嘎!”笠原幸雄顿时也傻眼了。



    得知北平已经失守,留守北平的宪兵队已经全部被消灭,北平城内的伪军也都变节,笠原幸雄一下就乱了方寸,不过阿南惟几却仍旧还保持着镇定,这老鬼子脑子虽然不好使,但是性格还是十分坚韧的,这种时候也仍旧能够做到处变不惊。



    当下阿南惟几喝道:“命令,各部就地展开,构筑工事!”



    “哈依!”与会的十几个高级将领重重顿首,四散去了。



    ……



    高空中,鲍里斯率领着十二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呼啸而过。



    鲍里斯此行的任务,主要是配合留守紫荆关的一营打防守,顺便对半路上的华北方面军主力部队实施空中侦察,正是因为这个,才特意绕了一趟北平,然后再从周口店方向朝着西南方向飞行,终于在白马乡到石亭之间的公路上发现了鬼子华北方面军的大部队。



    发现可疑目标之后,鲍里斯立刻指派其中一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飞回去报信,这个就是没有机载无线电的劣势,要是像小鬼子刚装备的零式战斗机那样装了机载无线电,也就用不着来回跑了,直接用无线电报告就行了。



    再然后,鲍里斯率领剩下的十一架战斗机径直飞赴紫荆关。



    鲍里斯原本还以为,在紫荆关会有一场大型战斗等着他们,结果到了地头后,却发现紫荆关前一片安静,小鬼子竟然已经撤了!



    ……



    在灞县,察哈尔独立团临时指挥部。



    杜俊杰快步走进作战室,向徐锐和王沪生报告说:“团长,政委,进攻紫荆关还有易县的鬼子第二十七师团撤退了!”



    “撤了?”王沪生说道,“看来小鬼子反应过来了。”



    徐锐道:“小鬼子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却是太迟了。”



    顿了顿,徐锐又问道:“八营、九营在大兴还有丰台的防御工事构筑得怎么样了?再还有电告老兵,让他立刻带着投诚过来的伪军出城,向着房山方向攻击前进,小鬼子如果不反扑也就罢了,如果反扑,只管拿这些伪军当炮灰。”



    杜俊杰答应了一声,刚要走,一个通信员快步走进来。



    “团长,还有政委!”通信员报告道,“飞行大队报告,华北方面军主力已在石亭到白马乡之间展开,正在加紧构筑防御工事呢,看样子,鬼子是既不打算回北平,也不打向西突围强攻紫荆关,而是要在石亭到白马乡之间死守了!”



    “是吗?”王沪生闻言大喜,“真是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