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 总攻在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6章 总攻在即

小矶国昭说,日本远东方面军装甲集群距离涅尔琴斯克还有一百多公里,并不是,事实上,隆美尔、山下奉文所率领的日军装甲集群已在昨天傍晚悄然进至涅尔琴斯克郊区,只因为准备不足,所以并没有急于发起进攻。

  因为担心对面的苏联红军有所警觉,削弱攻击的突然性,所以山下奉文连日军大本营都瞒了个严实。

  但现在,日军的各项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

  几乎是在闲院宫载仁赶到陆军本部、就华北方面军主力陷入重围一事召开紧急幕僚会议的同一时间,山下奉文和隆美尔也将十几个装甲师团、步兵师团的师团长召集了起来,召开了战前会议,主要就是布置总攻的秩序。

  开完会,十几个师团长便纷纷回去各自准备去了。

  第二天,东方天际才刚刚露出一丝鱼肚白,直属于日军远东方面军的第五飞行团的三十多个攻击机中队,以及十几个战斗侦察机中队,包括志摩胜三率领的零式战斗机中队,从多个机场同时起飞,跟蝗虫似的飞向涅尔琴斯克。

  昨天隆美尔、山下奉文之所以没有在到达涅尔琴斯克的第一时间就发动总攻,主要就是因为前线的十几个支援机场还没有修好,为了支援远东方面军的推进,关东军不顾激起东北民变,从东三省抓了十几万民夫,强行押入到大兴安岭山区修建机场。

  当山下奉文、隆美尔率领的装甲集群推进到涅尔琴斯克附近之时,散落在大兴安岭、小兴安岭山脉中的十几个机场也基本修好,只是,第五飞行团的三十多个攻击机中队以及十几个侦察战斗机中队需要时间转场。

  正因为这,耽搁了一点时间。

  几乎是在七百多架战机起飞的同时,隶属各个坦克师团的炮兵联队开始了炮击,总共超过五百门的口径各不相同的野战榴弹炮,以每秒几十发炮弹的总射速,将成吨成吨的高爆弹药倾泄到苏军在涅尔琴斯克东郊临时构筑的防御阵地上。

  四十分钟后,日军炮击结束,从各个机场起飞的轰炸机、侦察战斗机却又纷纷赶到,继续对着涅尔琴斯克实施狂轰滥炸,上午十时许轰炸终于结束,遂即十二个坦克师团便分成了左右两个突击群,向涅尔琴斯克发动钳形攻势。

  苏军虽然在远东铁路沿线的各个站点做了一定防御部署,涅尔琴斯克作为东部集群司令部的所在地,部署了更多的兵力,但这更多兵力只是相对的,整个东部集群的作战重心仍旧在赤塔方向,摆在涅尔琴斯克的就只有一个军,也就三个师。

  而且这三个步兵师的炮兵团,都留在赤塔方向没调回来。

  当然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由于赤塔被日军攻占一年多,西伯利亚铁路也中断了一年多,所以东部集群的大部份飞机都变成了摆设,只能停在机库里当收藏品,坦克也只能当成固定炮塔来使用了。

  而结果,无疑就是灾难性的,苏军临时构筑的土木工事,根本承受不住日军轰炸机以及火炮的轰击,战机无法起飞支援,当成固定炮塔的坦克仍旧具备一定的威胁,但是很容易招来日军火箭筒的集火,而一旦遭到火箭筒集火,就绝无幸理!神农传人在乡间

  所以日军的攻势只能够用一个成语来形容,那就是摧枯拉朽!

  苏军在涅尔琴斯克东北方构筑的防御工事,看上去似乎还挺坚固的,可是一旦遭受日军装甲集群的突击之后,却立刻就变成了烈日下的冰雪,消融无形,前后不到两个小时,苏军的前后三道防线就全部遭到摧毁。

  到下午两点钟时,日军的两个攻击大钳就在涅尔琴斯克的西南郊外会合,这时候,云集在赤塔前线的东部集群几十个师,就将后背毫无保留的呈现在日军装甲集群的履带下,就像个妙龄少妇,对着一群大汉褪去了身上的罗衫。

  ……

  褪去罗衫的不只是东部集群,还有小鬼子的华北方面军。

  为了就近指挥接下来的总攻,徐锐再次将他的团部前移,移到了高碑店。

  此时此刻,高碑店的指挥部里电报声、电话声响成一片,通信兵、参谋来回穿行,将一道道最新战报呈送到徐锐和王沪生的面前。

  刚开始时,鬼子还是发起了几次反击。

  尤其是涿县的第三十五师团,更是投入了一个步兵联队,向固安县发起了反突击,试图恢复之前放弃的固安县城,但是弃守容易,再想恢复旧有阵地就难了,最终,在遭到了察哈尔独立团的强力阻击之后,又缩回了涿县。

  几次反击遭到挫败后,鬼子就老实了。

  杜俊杰带着两个参谋,将九营呈报上来的最新战报转为化地图上的作业,然后扭头对徐锐和王沪生说:“团长,还有政委,看样子小鬼子已经彻底放弃幻想,不再想着突围,转而开始老老实实构筑工事,准备抱团死守了。”

  徐锐哂然道:“死守,不过是守死罢了,我们求之不得。”

  “就是。”刚刚才返回团部的坦克营长梅九龄也附和道,“小鬼子连北平都守不住,更不用说这里的荒山野岭了。”

  王沪生摆摆手说道:“还是不能够大意。”

  顿了顿,王沪生接着说道:“古往今来,在胜利前夕遭到对手逆转的例子还少吗?远的咱就不说了,中原大战,老蒋的中央军都已经被冯玉祥的西北军打成狗了,覆灭在即,可最后不照样被老蒋逆转了?所以我们不能大意。”

  徐锐闻言嘿嘿一笑,对身边几个营长说:“都听政委的,不能够大意!”

  说完了,又对杜俊杰说道:“阿杰,赶紧拟定总攻计划,我算是看出来了,一天不把眼前的十几万小鬼子吃掉,你们政委就是晚上睡觉都不会安寝。”

  王沪生老脸一红说:“老徐,总攻的事也不能这么着急吧。”

  徐锐道:“急不急的,先让阿杰把总攻计划拟定好了再说。”
商女也疯狂
  话音才刚落,便见一个通信员神情凝重走进来,将一纸电报递给杜俊杰。

  杜俊杰看完电报后,脸色一下子就变了,然后匆匆走过来向徐锐和王沪生报告说:“团长还有政委,出大事了!”

  徐锐道:“阿杰别急,什么事?”

  杜俊杰喘了一口气,竭力压下胸中情绪,说道:“刚刚接到苏军的通报,说是今天上午日本关东军的装甲集群,突然出现在了涅尔琴斯克,涅尔琴斯克的苏军猝不及防下,很快遭到全歼,现在日军装甲集群已经直扑赤塔战场而去。”

  “什么?”王沪生吃惊的道,“涅尔琴斯克这就失守了?!”

  徐锐的表情也瞬间阴沉下来,按理来说,他早就提醒过朱可夫提高警惕,但凡苏军事先有点儿防备,都不可能打成这样!

  这时候,何书崖幽幽的说道:“团长,苏军只怕有大麻烦了!”

  “是啊。”梅九龄点点头也道,“涅尔琴斯克不仅是苏联远东方面军东部集群的司令部所在地,更是东部集群抵御日本关东军之装甲集群的最后一道防线,涅尔琴斯克一旦失守,云集在赤塔战场的东部集群五十多万苏军,就腹背受敌、败局已定!”

  “不只!还有比这更可怕的!”何书崖摇了摇头,对徐锐说,“团长,我们只怕也要有麻烦了,为了保险起见,恐怕不能等到鬼子山穷水尽时再总攻了,而是必须立刻发起总攻,争取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解决掉他们!”

  顿了顿,何书崖又接着说道:“然后,腾出手来,尽快解决掉驻蒙军还有山西日军,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得抓紧了。”

  “是啊!”徐锐由衷的点头道,“留给我们的时间确实不多了。”

  “团长,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梅九龄茫然道,“苏军东部集群的覆灭,不是原本就在我们的预计之中么?现在不过是早了几天时间而已,对于大局并无任何影响,为什么说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这是为何啊?”

  “是啊,为何啊?”杜俊杰也是满脸茫然。

  徐锐此时的心情却恶劣到极点,根本就懒得解释,摇摇头说:“阿杰,你立刻致电伊尔库茨克,警告朱可夫,苏军必须立刻加强防御,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是!”杜俊杰虽然满腹疑问,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到通信处传达去了。

  目送杜俊杰的身影远去,何书崖幽幽说道:“团长,你多次提醒朱可夫加强防御日军装甲集群的闪电战,朱可夫也回复说一定会重视,然而,在实战中,苏军东部集群的防线却简直跟纸糊的似的,这就说明,有些情况我们并不知情。”

  徐锐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说道:“书崖,你的意思是?”

  何书崖吸了口气,幽幽的道:“团长,我的意思是,我们恐怕得提前做好准备了!以免到时候出现极端情形,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提前做好准备?”徐锐闻言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