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7章 总攻开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7章 总攻开始

伊尔库茨克,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部。

  作战室里人头攒动,十几个通信参谋正在作战室跟通讯处之间来回奔走,不时将东部集群的最新战况呈报上来,随着战报的迭加,整个东部集群所面临的严峻形势,便在巨大的摸拟沙盘上清晰展露出来。

  看着沙盘上的战局,朱可夫的脸色可以说是难堪至极。

  两天之前,当红旗第二集团军报告说,日军的装甲集群在推进到了菲尔索沃之后就突然之间停了下来,朱可夫就感到十分的奇怪,并电令红旗第二集团军提高警惕,最好从赤塔方向抽调十到八个步兵师,回防涅尔琴斯克。

  朱可夫原本以为红旗第二集团军司令萨武什金少将已经听进去并照做了,所以后来也就没有再次过问,但是从现在的情形看起来,萨武什金少将显然并没有听进去,更没有从赤塔前线抽调足够兵力回防。

  “该死的!”朱可夫恨恨的在心里想道。

  遗憾的是,这个时候再生气也没什么卵用了,由于萨武什金的疏忽大意,红旗第二集团军乃至整个东部集群的全军覆灭已经是不可避免,他现在需要考虑的已经不再是如何挽救东部集群的命运,而是如何保住他手下的西部集群。

  因为日军这么顺利解决了东部集群,不可能见好就收,或者说不可能留给他们远东方面军喘息的机会,所以接下来一定会趁胜追击,继续进攻西部集群!而他们西部集群如果不能及早做出调整,由进攻转入防御,最终结果只怕不会比东部集群好到哪里去。

  就在刚才,徐锐也发来了措辞严厉的电报,警告他们立刻就地转入防御!

  当下朱可夫低喝道:“传我命令,各集团部立刻停止对赤塔的进攻,就地转入……”

  然而话音还没未落,远东方面军政治部副主任谢廖沙忽然走了进来,沉声说道:“朱可夫同志,对赤塔的进攻恐怕不能停下。”

  “你说什么?”朱可夫的额头立刻冒出一根根的青筋。

  朱可夫有些生气了,你一个小小的政治部副主任也敢质疑我的决定?但是,当谢廖沙将他手上的电报递过来后,朱可夫的脾气立刻就烟消云散了,电报是莫斯科来的,最高领袖斯大林同志要求继续加强对赤塔的攻势。

  “斯大林同志?”朱可夫皱眉道,“这个时候加强攻势?”

  谢廖沙耸耸肩,有些无奈的说道:“朱可夫同志,你可能还不知道,德军已经于今天凌晨向丹麦发起进攻,丹麦仅仅只抵抗了四个小时就宣告投降,这样一来,德国与英法集团的全面开战已经不可避免,苏联西线的压力已经没有了。”

  西线的压力没有了,也就意味着苏联能调集更多资源用于远东战场。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斯大林才越殂代疱,直接命令朱可夫加强攻势,因为斯大林恨极了言而无信、趁火打劫的日本人,所以想趁着德国正跟英法集团混战之际,狠狠的出手教训一下日本人,至少也要把东北三省从日本人手里夺过来。
强制渣男从良记
  斯大林估计这个时间窗口也就三五个月,英国的海军力量虽然强大,但是陆军的实力相比德军却还是差了太多,加上法国也不够瞧,最多也就坚持五个月左右,整个欧洲就一定会匍匐在德国的铁蹄之下,所以苏联的时间其实也有限。

  如果苏联不能在五个月之内打残日本人,等到德国收拾完英法两国,再将矛头转向苏联的时候,苏联立刻就会陷入德国和日本的东西夹击中,那可就麻烦大了,所以,无论如何也要避免这样的情形出现。

  从战略层面来考虑,斯大林其实并没错。

  但是从战术层面上,这个命令却是大错!

  朱可夫当即给莫斯科发了一封加电报,但是没用,斯大林坚持己见,仍要求远东方面军加强对赤塔日军的攻势,朱可夫彻底绝望,只能给西部集群各集团军以及正处于风雨飘摇中的东部集群下达总攻令,准备与石原莞尔殊死一战。

  ……

  朱可夫下了总攻令,徐锐也同样下了总攻命令!

  梅九龄亲自驾驶着编号为零零幺的坦克,缓缓驶入一号出击阵地。

  当梅九龄驾驶着坦克驶入一号出击阵时,坦克第一排的另外八辆T-34B型坦克以及二营一连的四百多名官兵早已经严阵以待多时了,再过半个小时,当总攻正式开始之后,将由梅九龄亲自率领坦克一排,引导二营一连,从松林店向西突击。

  看到编号为零零幺的坦克驶入进来,原本坐在坦克上休息的坦克兵便纷纷起身,向着第零零幺号坦克抬手敬礼,梅九龄便一脚刹车,将坦克停下来,然后推开炮塔的顶盖,从中探出上半身向着立正敬礼的坦克兵们回礼。

  回过礼,梅九龄又从坦克上跳下来,走进二营一连阵地。

  看到梅九龄走过来,二营一连的老兵便纷纷起身,敬礼。

  梅九龄跟二营营长何书崖是青训营同学,两人关系极好,两人经常会互相窜门,所以二营的老兵几乎全都认识梅九龄,一连长林蔚跟梅九龄更是关系极好,因为关系太好,所以林蔚都没有站起身来敬礼,只是抬手扔了一颗香烟过来。

  梅九龄伸手接过烟,问道:“听说你小子有相好的了?”

  林蔚脸上立刻涌起一抹微微的羞红,矢口否认道:“没有的事。”

  “在我跟前还装?”梅九龄嘿然道,“不过野战医院那个妹子我也见过,水灵,那皮肤白的都能够掐出水来,你小子手可真快。”

  林蔚嘿嘿的一笑,脸上流露出一丝微微的得色。

  说起来也是缘分,上次的紫荆关之战,林蔚受了点轻伤,战斗结束之后被战友送入到野战医院做了个小手术,结果就遇到了芊雅,巧的是,芊雅居然也上过北大,结果两人越聊越投机很快就互生好感,等林蔚出院时就确定了关系。

  林蔚憧憬着说道:“等到这一仗打完了,我向组织打报告,申请结婚。”总裁在上:娇妻好撩人

  “加油。”梅九龄哈哈一笑,接着说道,“要是你们抓点紧,没准还来得及跟书呆子当成儿女亲家呢,哈哈哈。”

  何书崖跟梁一笑已经结婚,梁一笑都已经怀上了。

  两人正说笑之间,头顶夜空中忽然划过一道璀璨的红光。

  紧接着,便又有两道璀璨的红光相继从空中绽放,是总攻的信号弹!

  下一刻,察哈尔独立团的一百多门122mm口径的野战榴弹炮,三百多门十六管火箭炮便从十几个炮兵阵地,向着包围圈中的鬼子阵地发起了排山海倒的炮击,夜空下,可以清楚的看到炮弹在夜空中飞行时拖拽出的流光。

  霎那间,方圆上百里的夜空都被照亮!

  ……

  但是对鬼子来说,这可一点都不美妙。

  阿南惟几被排山倒海般的爆炸声惊醒,急掀开帐篷走到外面时,只见四面八方全部都是爆炸的光团,仿佛整个世界都在爆炸燃烧,那炮击的烈度以及强度,让阿南惟几简直无法想象这是中国人的炮击,日军也没这个强度!

  “八嘎!”阿南惟几咬着后牙槽嘶吼道,“这简直让人难以置信,什么时候中国人也拥有了如此强大的炮兵了?”

  “是啊,简直让人不敢相信。”

  笠原幸雄也是满脸的难以置信。

  笠原幸雄一直想不明白,驻大同的第二十六师团为什么会这么快就被歼灭,还有从大同到易县这一路上的日军宪兵,为什么会如此不堪一击?但是现在,他却明白了,只看察哈尔独立团的这一波炮击的强度,就什么都明白了。

  尤其对方火箭炮的射击,简直凶残到发指!

  那玩意真是一炸一片哪,杀伤力太惊人了!

  看着夜空中纵横交叉汇成一片的璀璨流光,阿南惟几和笠原幸雄这两个老鬼子的心便止不住的下沉,完了,完蛋了!

  ……

  松林店,一号出击阵地。

  梅九龄重新戴上坦克帽,已经回到坦克上,不过暂时没有缩回车内,而是将半个身体从炮塔探出来,静静的仰望着头顶夜空,等候着。

  某一刻,随着最后一排火箭弹从空中划过,夜空中的纵横交叉的璀璨流光突然之间变得稀疏,只剩下零星的流光时不时从夜空中划过,爆炸声也变得又远又小,这意味着炮兵的炮火准备已经结束,开始对鬼子纵深阵地实施延伸射击了。

  梅九龄见状,便立刻将身体缩回到炮塔内,关上顶盖,然后低喝道:“出发!”

  驾驶员便立刻一脚油门,编号为零零幺的T-34B坦克便立刻轰的一声冲出去。

  紧接着,另外八辆T-34B型坦克纷纷跟上,在零零幺身后一字摆开,夜幕下,九辆坦克拉开了至少将近千米的正宽,履带碾动拖起滚滚烟尘,烟尘中,二营一连的六百多名官兵端着水连珠或者波波沙冲锋枪,弯着腰,向前快速跟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