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8章 全歼-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48章 全歼

    松林店对面是鬼子第三十五师团的防御阵地。



    第三十五师团的师团长前田治已经在刚才的炮击中被炸死了,一发大口径炮弹直接命中了他的师团部,爆炸产生的破片直接就削掉了前田治的半个脑袋,等到师团部的警卫冲过来将他从废墟中挖出来时,老鬼子早就已经咽气了。



    现在接替指挥第三十五师团的,第三十五步兵团的团长,饭田泰次郎。



    第三十五师团辖三个步兵联队,分别为步兵第二一九联队、步兵第二二零联队以及步兵第二二一联队,在之前的战斗之中,步兵第第二一九联队就已经被打残了,所以实际只剩下两个步兵联队,其中第二二一联队位置相对靠前。



    总攻开始,步兵第二二一联队可谓首当其冲。



    饭田泰次郎担心步兵第二二一联队抵挡不住,所以还不等炮击结束,老鬼子就冒着炮火上到了第一线,结果刚到一线阵地,就发现步兵第二二一联队构筑的三道防线已经被中国军队突破了两道,而且第三道防线也已经岌岌可危。



    饭田泰次郎到来的时候,峰木十一郎刚刚将一个小鬼子活劈于刀下。



    被峰木十一郎砍头的那个小鬼子是个中队长,因为他带头临阵脱逃!



    “峰木君,怎么回事?”饭田泰次郎看了一眼倒在脚边的无头尸体,皱眉问道,“好好的为什么杀人?”



    “这个废物临阵脱逃,大日本皇军的脸面都被他丢尽了。”峰木十一郎啐了一口,又说道,“不过将军阁下请放心,卑职这就亲自率领步兵第一大队决死反击,无论如何也要把刚才丢失的两道防线给夺回来。”



    “哟西。”饭田泰次郎欣然点头,又道,“那我就在这里等你捷报了。”



    “哈依!”峰木十一郎重重顿首,旋即又转身回头大喝道,“涛次改,涛次改改”



    峰木十一郎率领六百多鬼子发动了潮水般的反扑,饭田泰次郎也兴致勃勃的上到了观察哨,透过炮队镜近距离观看步兵第二二一联队的反击,不过只看了一眼,饭田泰次郎的心便立刻坠入九幽谷底,因为他看到了黑黝黝的苏式坦克!



    刚开始的时候,步兵第二二一联队的反击很顺利,面对六百多日军的决死反扑,正向前冲锋的中国散兵很快就被顶了回去,但是过了没多久,数辆黑黝黝的坦克便赶到了,刚刚被赶回去的中国士兵,躲在坦克后面又再次兜头杀回来。



    日军调集了好几门火箭筒射击,但是没什么卵用。



    日军装备的八零火箭筒根本打不穿对方坦克装甲。



    峰木十一郎只能够组织爆破队,抱着炸药包去炸中国军队的坦克。



    饭田泰次郎的视野中便出现了一幕很悲壮的画面,一组又一组的日本兵抱着一捆捆的高爆炸药,前赴后继冲向中国军队的坦克,但是一批接着一批的倒在对方坦克机枪以及掩护步兵的机枪火力之下,直到最后爆破队也没能接近坦克。



    不到半个小时,作为峰木十一郎手中最后的机动兵力的步兵第一大队也打光了,峰木十一郎也被打成筛子,中国军队的攻势确实凌厉到极致,仅凭日军仓促间构筑的那点简陋的防御工事,完全就没有抵挡住的可能。[全职]我叼我先说



    中国军队在数辆坦克的引导下,潮水般淹了过来。



    饭田泰次郎甚至都来不及撤退,当即便拔出军刀,冲出了观察哨。



    结果老鬼子才刚刚冲出观察哨,迎面就遇到了一辆黑黝黝的坦克,老鬼子不及多想,当即就手起一刀劈在坦克的前装甲上,结果发出了“丁”的一声轻响,坦克毫发无损,老鬼子手中军刀却猛的弹回来,刀柄撞在胸口险些闭过气去。



    下一刻,坦克的炮塔便转过来,黑乎乎的炮口对准了老鬼子脑袋。



    对着黑乎乎的炮口,饭田泰次郎的瞳孔急剧收缩,下一刻,老鬼子隐隐看到有一点幽幽的红光从炮口的无尽黑暗之中绽放,再然后他便发现,自己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滔天的烈焰彻底的吞噬,再然后就丧失了意识,坠入永恒的黑暗。



    ……



    白马乡,华北方面军临时司令部。



    阿南惟几以刀拄地,神情木然的仰望着头顶夜空,久久没有动弹。



    老鬼子保持这样的姿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似乎,自从察哈尔独立团的炮击结束,开始投入步兵发起进攻之后,阿南惟几就已经这样站着了,期间笠原幸雄和司令部的十几个高级参谋纷纷过来向他报告,老鬼子也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急促的脚步声中,笠原幸雄再次来到阿南惟几面前,顿首报告说:“司令官阁下,步兵第二二一联队的防线已经完全被打穿了,松林店方向的中国军队正从缺口处长驱直入,很快就要突进到司令部了。”



    阿南惟几听了后,还是没什么反应。



    笠原幸雄便加重语气,再次叫喊道:“司令官阁下?!”



    “够了,笠原君!”阿南惟几沉声道,“你就不能让我安静的独处一会吗?”



    “纳尼?”笠原幸雄瞠目结舌的看着阿南惟几,作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在这种时候你竟然提出来,让你在这里安静的独处一会?



    阿南惟几伸手一指星空,幽幽的说道:“笠原君,看见刚才那颗流星了吗?”



    “纳尼?流流星?”笠原幸雄越发的瞠目结舌了,司令官阁下的脑子坏掉了?



    阿南惟几却又叹息一声,说道:“结束了,幻灭了,落幕了,人就跟流星一样,到了时间了就会幻灭、消失于无形!”



    一边说着,阿南惟几一边跪倒在了地上。



    面向东方,阿南惟几解开了身上的军装,将腹部袒露出来。



    看到这个,笠原幸雄便立刻知道阿南惟几想要干吗了,不过他并没有阻止,而是跟着跪倒在了阿南惟几的身边,跟着解开军装,将腹部袒露出来,然后拔出御赐军刀,再掏出武士巾仔细的擦拭,感受那映透肌肤的锋寒。



    擦拭片刻,阿南惟几将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腹问,然后侧过头问笠原幸雄道:“笠原君,你准备好了吗?”总裁为爱入局



    笠原幸雄微微顿首,答道:“哈依!”



    “哟西。”阿南惟几欣然道,“那就让我们上路吧。”



    停顿了下,阿南惟几和笠原幸雄便同时扯开嗓子大吼起来:“大日本帝国,板载,天皇陛下,板载”咆哮声中,两个老鬼子同时用力一带,冰冷的军刀便已经噗的一声刺进了两人的下腹部,刀尖入体,笠原幸雄立刻哀鸣一声歪倒在了地上。



    阿南惟几这个老鬼子却强忍着剧疼,居然咬着牙,又横转军刀横切了一刀,在腹部划出了一个十字,然后才往前以头点地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不远处,司令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早已经等着了,看到阿南惟几和笠原幸雄先后倒地咽气,这十几个作战参谋便立刻将目光转向隔壁通信处,然后一个个眸子里流露出了野兽一般的疯狂之色,下一刻,十几个鬼子参谋纷纷脱掉裤子,然后挺着光秃秃的下身,嘎嘎怪笑着闯进通信处,扑向里边仍旧还在工作中的几十个女兵。



    有个女兵想反抗,结果被几个参谋当场乱刀捅死。



    剩下的女兵见状,再不敢反抗,乖乖躺倒在地上。



    遗憾的是,女兵的忍辱负重并未能换来好的结果,十几个鬼子参谋在满足了自己临死之前的兽欲之后,还是残忍的将那几十个通信女兵杀了,当一队中国兵挎着波波沙冲锋枪冲进鬼子司令部时,看到的只有一群光着下身的鬼子女兵。



    ……



    在高碑店,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王沪生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手表,时针已经指向凌晨四点一刻,此时距离总攻发起已经足足六个多小时,按照原定的时间表,这时候几个主力营应该都已经突入目标地域,被围的鬼子华北方面军主力也该全军覆灭了。



    想到这里,王沪生便有些担心。



    回头看了徐锐一眼,王沪生有些担心的道:“老徐,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不会。”徐锐却显得信心十足,笃定的道,“无非就是稍微晚了几分钟……”



    话音刚落,一个通信员便匆匆过来,报告说:“报告团长,七营已经突入鬼子第一一零师团的师团部,击毙鬼子中将一个,少将两个,佐官十几个。”



    还不等徐锐回话,又一个通信参谋走过来,大声报告说:“报告团长,九营已经突入鬼子野战重炮兵第二旅团的旅团部,击毙鬼子少将一个,佐官九个!缴获120mm口径野战榴弹炮三十九门。”



    就跟约好了似的,紧接着第三个、第四个通信员接踵而至,纷纷带来了好消息。



    听完之后,王沪生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恶狠狠的叫道:“妥了,事情办妥了,狗曰的华北方面军主力终于被我们全歼了!”



    徐锐听了,却只是微微的笑了一下。



    这个时候,又一个通信员快步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