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5章 回不回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55章 回不回援?

    梅津美治郎便沉默了。



    是啊,第二十三师团、第二十四师团再加上第一师团,真就可以确保打败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了?先不说现在的第一师团已不是最初的第一师团,既便是最初的第一师团,只怕也不是对手,第一师团再强,还能够比近卫师团更强?



    徐锐当初在淞沪战场时还没有现在的兵力规模,更没有装甲部队还有航空部队,可照样全歼了近卫师团!所以说,第一师团加上第二十三师团、第二十四师团真未必能是察哈尔独立团对手,也就是说,奉天的失守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了!



    当然,就算奉天失守,最后察哈尔独立团也别想讨到半点便宜。



    木村兵太郎又道:“司令官阁下,我们必须做好玉石俱焚的准备,必须确保不让奉天的重工业落入徐锐手里,要不然,这小子就能以奉天为根据,在短时间内打造出一个远超包头的根据地,到那时候可就麻烦大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木村兵太郎又道:“毕竟,奉天的重工业体系已经十分完善,不仅可以造枪械弹药,甚至连飞机、大炮还有坦克都能够制造!一旦这样的重工业体系落入到徐锐的手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到时候既便是远东军回援,要想歼灭察哈尔独立团只怕也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梅津美治郎原本都已经快要被说服了,可是木村兵太郎一提到远东军,老鬼子便立刻又跳起来,怒道:“要不是当初大本营为组建远东方面军从我们关东军抽调走了五个师团,要不是因为石原莞尔的第七军被调到了赤塔,配合远东军,我们关东军又怎么会因为兵力空虚而被迫采取玉石俱焚的战术?”



    停顿了下,梅津美治郎又道:“木村君,立刻致电大本营,要求大本营急令远东军从西伯利亚战场还有远东战场抽调主力部队回援,要不然奉天的重工业基地失守,我们关东军可不负责,远东军甩过来的这个锅,我们不背!”



    木村兵太郎有些犹豫的说道:“司令官阁下,眼下远东战场以及西伯利亚战场正是最要劲时刻,这个时候要求远东方面军抽调部队回援,是否会影响到远东会战呢?而远东会战的胜负又关乎着帝国的国运,所以……”



    “所以什么?”梅津美治郎怒道,“如果丢掉了满洲,就算从苏联人手里夺取了远东地区以及西伯利亚,又有什么意义?何况怎么取舍,那是大本营的事情,我们只负责将满洲所面临的危急形势报告上去,你的明白?”



    “哈依!”木村兵太郎重重顿首道。



    ……



    在东京,日军大本营。



    闲院宫载仁终于睡了一个囫囵觉,并于今天一大早精神饱满的来到了陆军部,在遇到作战课的几个年轻参谋之时,老鬼子甚至于还有心情开玩笑,看得出来,老鬼子的心情是真的不错,因为远东战场的形势一片大好。



    只不过,当闲院宫载仁走进作战大厅时,却意外发现里边的气氛竟有些异样。重生初中校园:超级女学生



    尤其是寺内寿一和小矶国昭这两个家伙,更是眉头紧锁,仿佛出了什么大事。



    闲院宫载仁见状心里便立刻咯顿了一声,快步上前问道:“寺内君还有小矶君,难道远东战场出现什么变故了吗?”



    老鬼子还以为远东战场出现什么变故了呢。



    看到闲院宫载仁进来,寺内寿一、小矶国昭和在场的高级参谋便纷纷顿首致意。



    再然后小矶国昭说道:“亲王殿下,远东战场没什么变故,远东军的装甲集群仍还在向前高歌猛进,此时已经推进到了希洛克,远东军的步兵集群也已经在第七军配合下,完成对苏军东部集群残部的合围,一切都很好。”



    “是吗?”闲院宫载仁问道,“那是哪里出问题了?驻蒙军?”



    “也不是驻蒙军。”小矶国昭摇摇头,又道,“满洲国出事了。”



    “满洲国?”闲院宫载仁闻言一愣,讶然道,“满洲国能出什么事?”



    小矶国昭跟寺内寿一交换了一记眼神,说道:“亲王殿下,是这样的,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已经在昨天晚上东出山海关,现在其前锋装甲部队已经进至葫芦岛了!”



    “纳尼?”闲院宫载仁的眼睛瞬间便瞪圆了,难以置信的大叫道,“察哈尔独立团东出山海关,并且其前锋装甲部队已经进抵葫芦岛了?不对,不是说察哈尔独立团接下来的目标是驻蒙军么?怎么突然之间又出关了?”



    这一下,可是大大出乎了闲院宫载仁的预料。



    顿了顿,闲院宫载仁又说道:“该不会是为了从热河侧击察哈尔吧?”



    “不会!”小矶国昭重重顿首,又道,“察哈尔独立团此举绝不是为了从热河迂回侧击驻蒙军的身后,徐锐此举根本是冲着奉天、或者说就是冲着满洲国而来的!”



    “八嘎!”闲院宫载仁勃然大怒道,“徐锐这是想要干什么?他想干吗?他还真就以为凭他的一个团,就可以光复整个满洲国?痴心妄想!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满洲国可不是华北,关东军更不是华北方面军所能比!”



    “哈依!”小矶国昭重重顿首,不敢多说半句。



    因为谁都看得出来,闲院宫载仁是真的很生气,他也没有理由不生气,远东会战已经进入关键阶段,眼看着就能大获全胜了,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这个事,这家伙,就是往一锅好好的肉里扔进一只苍蝇,别提有多恶心人了。



    闲院宫载仁发了半天的火,才终于冷静了下来,问小矶国昭:“小矶君,梅津美治郎和木村兵太郎是怎么说的?他们有没有信心守住奉天,守住满洲国?”神女追夫计



    小矶国昭没有多说,只是将关东军刚刚发来的电报递给了老鬼子。



    老鬼子看完电报后,立刻沉默了,因为电报里说的全是实情,现在关东军的兵力的确是十分的紧张,单单凭借一个第一师团,而且只剩下三个步兵联队,要想守住奉天乃至满洲国的确不可能,既便加上第二十三师团、第二十四师团也远远不够。



    寺内寿一沉声说道:“殿下,梅津美治郎这个家伙虽然不像话,但是,他所说的话却基本都是实情,眼下整个满洲国的确是兵力极度空虚,既便将第二十三师团、第二十四师团从海拉尔要塞调回到南满,只怕也是于事无补,所以……”



    闲院宫载仁厉声道:“所以什么?从远东军抽调部队回援南满?”



    顿了顿,闲院宫截二厉声说道:“想都不要想,眼下远东会战正是最要紧的关头,眼看着苏联远东方面军就要被皇军全歼,这个时候将远东军的主力调回南满,那才是犯傻,留下苏联远东方面军这劲敌,可是要比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危险得多!”



    再一顿,闲院宫载仁接着说道:“不管怎么样,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就只一个团,撑死也就两万人,而苏联的远东方面军却有一百多万人!察哈尔独立团就只有一个坦克营,然而苏联远东方面军却有好几个坦克师!两者哪个更危险,难道还有疑问吗?”



    “殿下,恐怕不能这样简单的加以比较。”寺内寿一叹息一声,又道,“苏联远东方面军的确还有一百多万大军,还有好几个坦克师,但是限于西伯利亚铁路有限的运输能力,只可能越打越弱,而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一旦打进满洲国,尤其是一旦得到奉天的重工业,短时间内就可以获得大量的人力以及物力的补充!如此不出半年时间,察哈尔独立团就可能会膨胀成一个超过五十万大军的重兵集团!”



    顿了顿,寺内寿一又道:“到了那个时候,皇军再想消灭掉徐锐的这个重兵集团,只怕就不可能了!因为徐锐拥有超乎想象的战术指挥能力,他仅仅只是指挥两万人的军队,就已经如此难缠,如果让他指挥五十万人,那简直是噩梦!”



    “纳尼?”闲院宫载仁不满的道,“寺内君你在跟我开玩笑么?半年之内膨胀成一个超过五十万大军的重兵集团?怎么可能?”



    寺内寿一摇摇头说道:“殿下,八路军不就是在半年内从四万人膨胀到四十万人?满洲国的局面表面上看似平静,其实水面下仍是暗流汹涌,一旦察哈尔独立团打进满洲国的消息传开,整个满洲的男人都会闻风而动。”



    闲院宫载仁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因为闲院宫载仁知道,寺内寿一并没有乱讲,满洲国或者说东三省的治安情形,的确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乐观,表面上,东三省已经没有抵抗武装的存在,但是实际上,东三省的老少爷们从来就没归心,他们无时不想着赶跑日军、恢复华夏衣冠!



    一时间,闲院宫载仁陷入到了巨大的纠结中,回援还是不回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