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7章 分道扬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57章 分道扬镳

    徐锐率领察哈尔独立团主力,突然越过山海关向东北发起了闪电战,而且一夜之间向东推进了将近两百里,进抵葫芦岛,消息传回东京后,立刻震动了整个日军高层,日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紧急召开幕僚会议。



    不过,幕僚会议讨论了半天,也没有任何结果。



    因为,谁也说不好,两个后果哪个更加严重些?



    留着苏联远东方面军的残部?搞不好就会上演打虎不死、反被所伤的故事!



    任由察哈尔独立团光复奉天,没准麻烦就更大,因为**拉部队的本事,日军早已经见识过了,而徐锐指挥大兵力作战的造诣,也已经在不久前的闪击华北之战中见证过了,一旦这两者完美结合起来,后果将不堪设想。



    最后,寺内寿一和小矶国昭提议将这个烫手的山芋扔给前线的日军指挥官,闲院宫载仁也默许了这一建议,于是日军大本营给远东方面军司令部发了一封电报,指示远东方面军司令部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恰当决定。



    日军大本营的电报发过来时,第七军司令官石原莞尔正好在远东军司令部。



    随着苏军远东方面军的东部集群被彻底的打垮,西部集群也大踏步的后撤,赤塔之围早已经解开,为了日军的统一指挥,日军大本营已将第七军转隶远东方面军序列,所以现在石原莞尔已经是山下奉文的部下了。



    当然,石原莞尔的内心对此是非常的不服气的。



    石原莞尔认为,远东会战是他一手策划并挑起,之后又是他率部在赤塔死守一年多,最终成功拖垮了苏军,所以歼灭苏联远东方面军并占领远东以及西伯利亚的首功,应该是他石原莞尔的,而不是山下奉文这个只会拍马屁的家伙。



    因为内心不服,再加上石原莞尔原本就是个喜欢顶撞上司的臭脾气,所以,他跟山下奉文相处得并不融洽,第七军从关东军转隶远东方面军不过短短几天时间,石原莞尔就已经跟山下奉文吵了两次,昨天的那次甚至于还拍了桌子。



    接到日军大本营的电报之后,石原莞尔和山下奉文再次发生了争吵。



    “石原君,你的意思我明白。”山下奉文极力压抑着胸中滚沸的怒火,尽量使自己的语气更加的平和,说,“徐锐的确堪称是帝国最危险的敌人,但是就现阶段而言,察哈尔独立团对皇军的威胁却远不及苏联远东方面军!”



    停顿了下,山下奉文又道:“所以现在,远东军的首要任务,就是集中全力尽快解决苏联远东方面军,而不是在关键时刻分兵南下,从而给予苏联远东方面军喘息之机,最终错失全歼苏联远东方面军的好机会!”



    “现阶段察哈尔独立团对皇军的威胁远不及苏联远东方面军?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的这么一个愚蠢的结论!”石原莞尔嗤的冷笑了一声,就差指着山下奉文的鼻子骂他是个白痴了,这老鬼子能力的确很强,但是情商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负值。



    停顿了下,石原莞尔又道:“山下君,你该不会天真的以为,仅凭关东军的留守兵力就可以挫败察哈尔独立团的这一次闪电战吧?如果你真是这么想的,那我就只能说,你真是太年轻太天真了,眼下的关东军早已经成为一个空壳了!”假如神也玩游戏



    石原莞尔好几次言语攻击,山下奉文便也渐渐的压不住怒气,说话的声调也逐渐的大了起来,大声道:“关东军再怎么兵力空虚,也至少还有五个师团,这个总是没错吧?”



    石原莞尔轻蔑的道:“关东军还有五个师团这不假,但是其中的两个师团驻守海拉尔要塞配合远东军,一个师团驻守在东宁要塞,还有一个师团在同江,真正可以用来抵御察哈尔独立团进攻的,只有第一师团!”



    山下奉文哼声说道:“有第一师团在奉天就足够了,石原君,第一师团可是帝国十七个常设师团之中仅次于近卫师团的样板师团,退一万步讲,就算第一师团并非察哈尔独立团的对手,可是拖住对方一段时间总没问题吧?”



    石原莞尔哈的一声,又道:“山下君也知道第一师团是仅次于近卫师团的样板师团,可是强如近卫师团又如何?不照样被徐锐打得集体玉碎了?更何况,此时的察哈尔独立团可要比当初的淞沪独立团强大得多!而第一师团却缺了步兵第三联队!山下君,如此简单的加减法你都算不对,你的小学算术难道是体育老师教的?”



    石原莞尔一再嘲讽,终于把山下奉文彻底激怒了。



    “石原君,注意你的言辞!”山下奉文瞪着眼睛说,“别忘了,我可是你的上司。”



    “山下君,我已经很注意自己的言辞了。”石原莞哂然说道,“你要是我的部下,早就大耳括子伺候了,还会让你在我面前喋喋不休?”



    “八嘎!”山下奉文勃然大怒道,“石原你这个浑蛋!”



    “八嘎,你敢骂我?”石原莞尔也是大怒,当即一拳照着山下奉脸上挥了过来。



    山下奉文猝不及防,脸上当时就挨了一拳,鼻血都被打出来了,不过山下奉文也被这一拳彻底激怒,当即挥舞着一对铁拳猛砸了过来,当下两个老鬼子便在远东军司令部作战室里上演全武行,却把隆美尔和一干参谋给看傻了。



    只片刻,两个老鬼子便已经打得鼻青脸肿。



    ……



    在新京,关东军司令部。



    梅津美治郎已经收到了日军大本营的回电,日军大本营的回电中并未明确说是否让远东方面军回援,而只是说让远东方面军司令部根据实际情况做出恰当的决定,梅津美治郎便又赶紧给远东军司令部发电报,要求远东军回援。



    再然后梅津美治郎就开始等待远东军答复。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忽然从身后响起,梅津美治郎急回头看时,却看到关东军参谋长木村兵太郎急匆匆走进了作战室。谁爱管你家破事儿



    “木村君!”梅津美治郎立刻问道,“远东军是怎么答复的?”



    “司令官阁下,远东军并没有回复。”木村兵太郎摇了摇头,不过,就在梅津美治郎大失所望的时候,木村兵太郎又接着说道,“不过小林君却给卑职发来了一封密电,司令官阁下,你一定想象不到,远东军司令部发生了什么。”



    “小林浅三郎?”梅津美治郎心头微动,他知道小林浅三郎是远东方面军参谋次长,而且跟木村兵太郎的私交非常的好,当下饶有兴致的问道,“木村君,远东军司令部发生了什么?是不是石原那个浑蛋又跟山下奉文吵架了?”



    “不只是吵架。”木村兵太郎摇摇头说道,“这次两人都动手了。”



    再然后,木村兵太郎就将小林浅三郎密电中的内容捡主要的说了。



    “真是不像话。”梅津美治郎听完了之后,轻哼一声说,“身为皇军高级将领,居然像两个浪人般当着司令部那么多参谋,尤其是当着隆美尔这个德国顾问的面大打出手,简直是把大日本皇军还有大日本帝国的脸面都丢尽了。”



    顿了顿,梅津美治郎又问道:“最后怎样?”



    “最后两人分道扬镳了,山下奉文率领远东军主力继续向前推进,石原莞尔却率领第七军主力回师救援满洲国来了。”木村兵太郎道,“由于大本营的提示也是模棱两可,所以山下奉文也就没有阻止石原莞尔,任由他回援了。”



    “分道扬镳了?”梅津美治郎闻言便一愣。



    木村兵太郎轻嗯了一声,道:“司令官阁下,远东军没能回援固然让人遗憾,但是能有第七军回援满洲国,也算是非常不错的结果了,毕竟第七军不仅有五个步兵师团,更关键的还有两个装甲师团,足以抵御察哈尔独立团了。”



    梅津美治郎点点头说道:“但那也得第一师团能够坚持到第七军主力回来啊。”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吧。”木村兵太郎道,“大本营编成远东方面军之时,从中国派谴军及关东军抽调了大量的卡车,唯独没有从第七军抽调一辆卡车,所以第七军的机动能力还是很强的,再加北满铁路大多完好,所以最快三天就可以到奉天。”



    梅津美治郎摇了摇头,说道:“但是第一师团未必能坚持三天啊。”



    “这个不会吧。”木村兵太郎不以为然道,“第一师团虽然被抽调走了一个步兵联队,而且还是最老牌的第三联队,但是步兵第一联队仍在,只要步兵第一联队在,第一师团的军魂就仍在,其战斗力还是有保障的。”



    稍稍停顿了下,木村兵太郎又接着说道:“何况,皇军在盘山到黑山一线原本就筑有防御工事,再加还有吕衡的满洲国防军第五师,挡住察哈尔独立团五天时间应该不成问题,五天之后,第七军就该到了,那就没有问题了。”



    梅津美治郎摇摇头说:“但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