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8章 意想不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58章 意想不到

伊尔库茨克,苏联远东方面军司令部。

  司令部里的参谋们已经在收拾行李了,因为日本远东军的前锋部队已经推进到了希洛克附近,距离伊尔库茨克的直线距离已经只剩下不到四百公里了,对于日军装甲部队而言,四百公里也就五六天的时间。

  要不是苏军拼死抵挡,日军的推进速度还要更快,说不定两天就推到伊尔库茨克了,所以司令部必须提前撤退了,要不然,等日军打过贝加尔湖或者推进到了伊尔库茨克城外,再想撤退时,可就来不及了。

  朱可夫打算将他的司令部搬迁到图伦,图伦也是他的底线!

  当然,司令部后撤并不意味着苏军就会彻底放弃西伯利亚。

  唯一让朱可夫有些犹豫的是,要不要炸掉伊尔库茨克的工厂?尤其是伊尔库茨克拖拉机厂是苏联的三大坦克制造厂之一,一旦炸毁,再想重建可就难了!不过,要是不炸掉,一旦工厂落入到日本人的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

  朱可夫也想过将拖拉机厂整体搬到图伦,但是时间太紧迫了。

  犹豫再三,朱可夫最终还是决定炸掉拖拉机厂,不过,就在他准备下达命令之时,谢廖沙却急匆匆走进了作战室。

  “谢廖沙同志?”看到谢廖沙那兴冲冲的表情,朱可夫已经吐到嘴边的命令便立刻硬生生咽回肚子里,然后满怀期待的道,“是不是察哈尔独立团对东北的闪电战起了作用,日军方面已经做出了相应调整?”

  “是的,朱可夫同志,察哈尔独立团对东北的闪电战的确起了作用,日军也的确做出了相应的调整。”谢廖沙点了点头,又不无遗憾的道,“不过,跟我们预期中的结果却还是有相当大的差距,日军的确是回援了,但是回援的只是第七军!”

  “这已经是了不起的结果了。”朱可夫欣然道,“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已经在赤塔战场坚守了一年有余,其官兵虽疲惫不堪,士气却非常高,战斗经验更非日本远东军的二十个步兵师团所能比拟,所以,有或者没有第七军参与接下来的战斗,对于我们远东方面军来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局面。”

  谢廖沙深以为然。

  顿了顿,朱可夫又接着说道:“如果有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参与接下来的攻势作战,我们西部集群恐怕一周都坚持不下来,但如果没有第七军参战,我们西部集群却至少可以坚持半个月的时间,所以这已经是对我们西部集群的很大帮助了。”

  谢廖沙叹息一声,摇摇头说:“但是,朱可夫同志你刚才也说了,既便没有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参战,我们西部集群也只能坚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半个月后,我们西部集群还是不可避免的会丢掉大半个西伯利亚。”

  “未必。”朱可夫却摆了摆手,说道,“如果只是三天,转瞬即至,出现意外的可能性可谓微乎其微,但是如果将时间线拉长到半个月,却什么都有可能生生!半个月的时间,足可以发生许多我们预想不到的事情!”

  谢廖沙眼前一亮,兴奋的道:“朱可夫同志,你是说徐锐同志的察哈尔独立团有可能打败关东军,紧接着再打败第七军,并迫使日本远东军回援?不可能吧,察哈尔独立团也就是两万多人,装甲部队也就一个团,怎么可能做到这一点呢?”

  “我可没这么说。”朱可夫耸了耸肩,说道,“我只是说,半个月的时间足可以发生许多我们预想不到的变化,也许是有利于我们的变化,也许是不利于我们的变化,谁知道?但是万一出现的是有利于我们的变化呢?”

  谢廖沙点点头说:“所以我们必须做好准备?”

  “是的。”朱可夫点点头,又道,“尽最大的努力,同时做好最坏的打算。”

  两人正说话之间,一个扛着大尉军衔的年轻的苏联军官忽然大步走进来,走到朱可夫面前啪的立正,再敬礼,然后朗声道:“朱可夫同志,苏维埃统帅部特谴队队长瓦西里,率特谴队全体队员前来报到,请您指示!”

  “统帅部特谴队?”

  “瓦西里大尉?”

  朱可夫和谢廖沙闻言猛的一愣。

  要不是瓦西里突然出现在面前,朱可夫和谢廖沙甚至都已经忘记有这么一支部队。

  好半晌,朱可夫终于回过神来,问道:“瓦西里同志,你们不是应该在中国战场上向狼牙大队学习特种作战么,怎么到这里来了?”

  瓦西里回答道:“朱可夫同志,是徐锐同志命令我们回来支援西部集群防御作战,徐锐同志还说了,我们特谴大队已经学到了特种作战的精髓,现在已经可以在战场上独立遂行特种作战任务,所以我们就回来了。”

  “是吗?”谢廖沙大喜过望,问道,“你们真的已经学到特种作战的精髓了?”

  “是的。”瓦西里朗声回答道,“谢廖沙同志,我们特谴大队已经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为了苏维埃、为了最高领袖上战场。”

  “很好!”谢廖沙重重点头,又对朱可夫说,“朱可夫同志,你看?”

  朱可夫微微一笑,对谢廖沙说:“谢廖沙同志,我刚才说什么来着?”

  谢廖沙茫然的道:“朱可夫同志,你刚才说半个月的时间其实很长,这中间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是的,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这不,第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况就已经发生了,统帅部特谴队居然提前归来!这就使得我们的手中多了一支精锐部队!”朱可夫微微一笑,又扭头对瓦西里说,“瓦西里同志,我命令你们特谴大队立刻投入战斗!”

  “是的,朱可夫同志。”瓦西里又道,“什么方位,什么目标?”

  “没有方位,也没有明确的目标。”朱可夫摆摆手,接着说道,“你们的任务是,自由攻击对面一切之敌!而且没有任何限制!”

  “是!”瓦西里轰然应喏,转身走了。

  朱可夫又回头对谢廖沙说:“谢廖沙同志,立刻将石原莞尔率领第七军回援东北的情况通报给徐锐同志,顺便提醒他,第七军经过赤塔战场的锤炼之后,战斗力提升很大,绝非华北的日军所能比,让他们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是!”谢廖沙答应一声,也转身离开了。

  ……

  半个小时后,锦西塔山。

  徐锐望着眼前的小村庄,心下不无感慨。

  另一个时空,中国人民解放军两个纵队,就是在这个根本没有山的塔山,硬是用血肉之躯硬扛了国民党军的东进兵团整整五个昼夜,要知道国民党的东进兵团不仅有坦克大炮,甚至还有飞机军舰,但就是跨不过小小的塔山。

  正感慨之时,王沪生忽然拿着一纸电报走了过来。

  徐锐便问道:“老王,是朱可夫的电报吧?是不是瓦西里的统帅部特谴队已经顺利的抵达伊尔库茨克了?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应该到了。”

  “已经到了,朱可夫就是要跟我们说这个。”王沪生点了点头,又道,“不过,朱可夫还说了另外一个事,他说,我们对东北的闪电战已经起作用了,小鬼子果真回援了,不过回援的并不是远东军的部队,而是石原莞尔第七军。”

  “什么?回来的居然是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徐锐闻言,眉头一下就蹙紧了。

  这个结果有些出乎徐锐的预料,他真没想到回援的居然是石原莞尔的第七军。

  徐锐想到了鬼子远东军主力肯定不会回援,却没有想到,鬼子远东军居然连一个师团都不肯调回来,却把石原莞尔的第七军调了回来!

  “是的,是第七军。”王沪生忧心忡忡的道,“朱可夫特意在电报里提醒我们,说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在经过赤塔战场的锤炼之后,战斗力已今非昔比,相比之前被我们歼灭的华北方面军至少要高出一大截,所以提醒我们做好苦战的思想准备。”

  顿了顿,王沪生又问徐锐道:“老徐,问题是不是很严重?”

  “比想象中还要更加的严重。”徐锐沉声道,“石原莞尔的第七军能够在赤塔坚守一年多而不被打垮,其战斗意志之坚韧也就可想而知,更加糟糕的是,第七军除了五个步兵师团之外,还有两个装甲师团,这才是最大的麻烦啊!”

  “什么?”王沪生失声叫道,“第七军还有两个装甲师团?”

  “是啊,还有两个装甲师团。”徐锐凛然道,“所以这一次,坦克营恐怕是要接受一次空前的考验了!坦克营装备的T-34B型坦克虽然在性能上占据碾压性的优势,但是毕竟只剩八十多辆坦克,而小鬼子却有两个师团六百多辆!”

  王沪生凛然道:“坦克数量是我的七倍还多!”

  “不行!”徐锐微眯的眼睛霍然睁开,说道,“绝不能让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快速回援,不然这仗就没法打了,必须设法迟滞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