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9章 永别了,我的祖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59章 永别了,我的祖国!

“地图!”当下徐锐伸手大吼道。

  卓力格图便赶紧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翻出地图。

  地瓜快步过来,帮着卓力格图将地图在徐锐坐驾的引擎盖上摊开,徐锐快步走过来,将目光落在了地图上。

  王沪生跟着走到地图前,沉声道:“老徐,要想阻止石原莞尔第七军只怕是不容易,因为东三省的铁路系统很完善,既便是重型装备,也能通过北满铁路实现远距离快速机动,要是不出现意外的话,三天之内第七军就能赶到奉天!”

  徐锐目光一凛,沉声道:“那就想办法制造意外!”

  “制造意外?怎么制造?”王沪生皱眉道,“难道动用狼牙大队?只怕是来不及了,狼牙大队就算强行军,三天时间又能行军多少里?撑死了也就到铁岭,更何况狼牙大队也不是无所不能,他们未必就能拖住石原莞尔第七军。”

  徐锐皱着眉头没有吭声,一双眼睛却片刻不停的在地图上扫视。

  过了十几秒钟,徐锐突然一拳砸在地图上,喝道:“有了,炸桥!”

  “炸桥?”王沪生闻言先是一愣,遂即皱眉问道,“炸哪里的桥?”

  “这里,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徐锐伸手在图上一指,又道,“只要炸掉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北满铁路也就是中东铁路也就全线瘫了,而且短时间内根本就不可能修复,这样至少能迟滞石原莞尔的第七军五天!”

  “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王沪生茫然道,“问题是派谁去?时间上是否来得及?”

  “派狼牙大队肯定来不及。”徐锐摇摇头说道,“但是如果动用航空兵,完全来得及!”

  “航空兵?”王沪生说道,“可是独立航空大队大多都是战斗机,仅有的几架攻击机也是缴获过来的,没有配套航弹,怎么炸?”

  徐锐目露凶光,咬牙说道:“没航弹,那就撞!”

  “直接撞?”王沪生闻言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直接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及时回援!否则,我们察哈尔独立团的这次闪击将变得毫无意义!”徐锐闷哼了一声,又扭头对卓力格图说,“阿图,立刻让通信处接通鹰巢一号,我要跟宋国宁通话!”

  “是!”卓力格图轰然应喏。

  ……

  宋国宁带着三名中国籍飞行员,驾驶着一架从鬼子那里缴获的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在十六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的护航之下,正沿着京奉铁路线巡航,他们的任务是保护铁路,给察哈尔独立团的步兵集群及坦克部队提供空中保护。

  截止目前为止,京奉铁路基本上还是安全的。

  因为察哈尔独立团对东北的闪电战十分突然,日军大本营对此完全没有心理准备,所以并没有提前将本土及上海、广州外海的海军舰队主力调过来,留在渤海湾的只有第四舰队的一个分谴队以及一艘航母。
腾龙诀之夜雨竹
  一艘航母的飞机也就三五十架,战斗力有限。

  只是一艘航母的威胁还是有限,所以察哈尔独立团才得以在航空大队的保护之下,沿着京奉铁路向奉天快速推进!还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向前推进了两百多公里,直抵葫芦岛,眼看就要叩开东北门户锦州了。

  体型庞大的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在十六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保护下,呈战斗队形,自西向东巡航,很快就飞过葫芦岛上空,再然后,宋国宁就透过飞机的舷窗,看见地面上察哈尔独立团黑压压的行军队列。

  这一段的京奉公路跟京奉铁路是完全重叠的。

  只见,察哈尔独立团的主力部队以四路纵队,正沿着公路浩浩荡荡向东北方挺进,来时的方向烟尘滚滚,而前方,黑压压的行军队列却一直向前延伸,直到消失在视野尽头,整个行军队列竟一眼看不到头。

  机群继续向前方飞行,视野中很快就出现了一股钢铁洪流。

  超过八十辆T-34B型坦克以及一百多辆卡车,呈两路纵队,正沿着公路向前行进,看着地面的钢铁洪流,宋国宁等几名飞行员的胸中便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现在他们中国也拥有强大的机械化攻击集群了,并非小鬼子所特有了。

  这时候,无线电台中忽然传来了滋滋的异响。

  宋国宁赶紧转动微调旋钮,随着旋钮的转动,滋滋的异响逐渐变成清晰的呼叫声:这里是狼穴一号,这里是狼穴一号,呼叫鹰巢,呼叫鹰巢,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狼穴一号是察哈尔独立团团部的代号,鹰巢就是宋国宁驾驶的这架攻击机的代号。

  宋国宁驾驶的这架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其实并不具备空战的能力,但是徐锐仍然要求它协同伊尔十五战斗机群一起巡航,就是因为这架攻击机上有无线电台,可以随时与团部无线电台进行联络,将团部的命令及时传达给飞行大队。

  只不过,这次的命令却是给九六式攻击机的。

  当下宋国宁便拿起步话机,大声回答:“狼穴一号、狼穴一号,这里是鹰巢,这里是鹰巢,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

  又是一阵滋滋的噪音过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小宁,是你吗?”

  听出是团长徐锐的声音,宋国宁便下意识的抬手敬礼,朗声应道:“报告团长,我是宋国宁,请指示!”

  然而让宋国宁意外的是,对面接着却是长时间的沉默。

  几秒钟后,宋国宁又道:“报告团长,我是宋国宁,请指示。”

  对面似有一声轻轻叹息,然后徐锐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宁,你是党员,是吧?”

  听到党员两个字,宋国宁瞬间就意识到事情不寻常,当下肃然回答道:“报告团长,我是共产党员!”

  “很好。”徐锐沉声说道,“既然你是一名共产党员,那么入党誓词的最后一句,你一定记得,是吧?”我的坏坏房东

  “记得。”宋国宁昂然道,“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记得就好。”徐锐说道,“现在我这里有一项光荣的使命,但是同时,也是一项必死的使命!你不用心存任何侥幸,一旦接下这项使命,就必死无疑!正因为此,我给你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可以拒绝执行,我不会因此处分你。”

  宋国宁的内心有着片刻的挣扎,但也仅仅只是片刻的挣扎。

  片刻后,宋国宁脸上流露出无比的坚定之色,咬着牙说道:“怕死不是共产党,团长你就下命令吧,宋国宁保证完成任务!”

  “很好。”徐锐通过无线电台说,“任务就是,撞毁哈尔滨的松江花铁路大桥!”

  “收到!”宋国宁眸子里猛然涌起一抹决然之色,然后说道,“团长,永别了!”

  “别了!”无线电台那头,徐锐的声音忽然间变得有些哽咽,“小宁,我为有你这样的兵而感到自豪,下辈子,我们再做兄弟!”

  “团长,下辈子,我还做你的兵!”宋国宁说完,就关闭了无线电,然后透过舷窗对两侧护航的僚机连续打出手语,紧接着,宋国宁便猛的一推操纵杆,胯下的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便立刻转向,笔直往北飞向白城方向。

  飞白城,可以有效避开小鬼子的地面防空监测,达成突袭的意图!

  不过在转向之前,宋国宁命令同机的另外三名飞行员跳了伞,同机的三名飞行员虽然很不情愿跳伞,最终还是选择服从命令,在跳伞之前,三名飞行员遵照宋国宁的命令,将机舱里的炸药包都串联起来,并连到了一个引爆装置上。

  九六式攻击机上没有配套的航弹,却有炸药包。

  十六架伊尔十五战斗机跟着转向,一路保护着宋国宁的攻击机北上。

  在飞过白城之后,因为燃油告急,十六架伊尔十五战斗机只能返航,接下来,宋国宁一个人驾驶着九六式攻击机,转道向东,直飞哈尔滨!

  宋国宁的意图达成了,哈尔滨的鬼子防空兵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中国人的攻击机从白城方向渗透过来,再加上宋国宁所驾驶的也是一架鬼子的九六式陆上攻击机,所以直到飞机距离哈尔滨已经非常接近,鬼子防空兵才终于发现不对。

  这时候,鬼子防空兵慌忙起飞战斗机试图拦截。

  却已经来不及了,不等鬼子战斗机升空,宋国宁就已经找到松花江铁路大桥,然后毫不犹豫的驾驶着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俯冲了下来!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并不是俯冲机型,但是俯冲起来声势还是很大的,呜啦呜啦的非常吓人。

  转眼间,战机距离铁路大桥已经只剩不足百米。

  永别了,我的祖国!宋国宁在心里默念了一声,然后双手松开战机的操纵杆,握住了炸药引爆装置,抬眼看时,松花江铁路大桥庞大的铁架子正朝着飞机舷窗呼啸而来,宋国宁便轻轻的摁下了起爆装置,然后,烈焰猛的绽放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