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0章 第一师团-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60章 第一师团

    海拉尔,日军要塞。

    石原莞尔这老鬼子的情商虽然低,但是智商却极高,执行力更强悍到恐怖,跟山下奉文吵架并分道扬镳之后还不到八个小时,这个老鬼子就已经出现在了海拉尔要塞,从赤塔前线到海拉尔将近五百公里,只用了不到八个小时就回来了。

    且石原莞尔还不是一个人回来的,一起回来的还有第七军的两个装甲师团!

    老鬼子已经等不及第七军的五个步兵师团一起动身,因为五个步兵师团的集结没有装甲师团这么快,所以老鬼子就先带着两个装甲师团回来了,当老鬼子带着两个装甲师团赶到海拉尔要塞时,驻守在这里的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师团刚完成集结,还没开拔呢。

    这下正好就遂了石原莞尔的意了,石原莞尔未经请示司令部,直接就将第二十三、第二十四师团的指挥权收到了自己的手中,然后临时编成了回援兵团,同时命令铁道部门调集所有的火车皮,优先保证第七军的机动。

    就在石原莞尔将一切都协调好了,两个装甲师团的全部坦克也已经装上火车之后,一封来自于新京的电报却送到了他的面前。

    “纳尼?”石原莞尔两眼圆睁,直勾勾的瞪着第七军参谋长矢野音三郎,难以置信的问道,“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被炸?被炸了?!”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道,阴沉着脸回答道,“刚刚接到司令部急电,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已经被炸了,而且短时间内绝无修复可能!”

    “八嘎,八嘎!”石原莞尔顿时间气得暴跳如雷,愤怒的吼道,“矢野君,你知不知道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被炸究竟意味着什么?”

    “哈依,卑职知道。”矢野音三郎一顿首,又道,“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被炸,意味着我们第七军的重型装备无法直接渡过松花江,意味着在抵达哈尔滨之后,将不得不转乘渡轮渡过松花江,然后从南岸再上火车,再南下。”

    顿了顿,矢野音三郎接着说道:“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第七军将至少要比原定时间晚三天抵达奉天!也就是说,第一师团将要比原定计划多守至少三天!而且这还只是最乐观的估计,一旦中间有所差错,时间就极可能耽搁五天以上!”

    “三天,至少三天!”石原莞尔咆哮道,“你知不知道三天时间会发生些什么?”

    “哈依!”矢野音三郎再顿首,又说道,“但是,司令官阁下,事情已然发生,我们恐怕只能面对了。”

    “八嘎!”石原莞尔虽然生气,却也知道矢野音三郎说的对,事情已然发生,再发火也是于事无补,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急令哈尔滨的宪兵队尽可能多的调集渡船,争取在回援兵团到达哈尔滨之前,在松花江上架起一座浮桥。

    要不然,真依靠渡轮来渡河,三天根本就不够。

    ……

    塔山村,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徐锐遥望着东北方向的天际,久久不语。二嫁豪门:总裁缠上下堂妇

    王沪生走过来,幽幽的说道:“算算时间,小宁驾驶的九六式陆上攻击机应该已经飞到哈尔滨了吧?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撞毁铁路大桥。”

    徐锐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厉色,坚定的说道:“小宁一定可以的!”

    顿了顿,徐锐又对冷铁锋说:“老兵,现在看你们狼牙大队了!”

    “放心!”冷铁锋重重点头道,“我们一定会拼尽全力控制奉天,无论如何也不会让鬼子炸掉奉天的兵工厂!还有军火库!”

    “要快!”徐锐沉声道,“今天子夜之前一定要控制奉天全城!”

    “知道!”冷铁锋说道,“今天子夜之前,一定控制奉天全城!”

    说完了,冷铁锋便猛的挺胸立正,向着徐锐敬了一记标准的军礼,待徐锐回过礼,冷铁锋便转身扬长去了。

    ……

    桑林镇,第一师团的临时师团部。

    第一师团的师团部原本设在奉天,不过在接到关东军司令部的命令之后,第一师团的师团长横山勇,便立刻将师团部从奉天前出到了桑林镇,因为桑林镇不仅挨着京奉铁路,而且地处盘山及黑山中间,可以就近指挥。

    横山勇这老鬼子就是个传统的日本军人,打仗时喜欢靠前指挥。

    横山勇从装甲列车上下来的时候,第一师团直属的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已经先一步到达了桑林镇,此刻正在构筑炮兵阵地,不过此时的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已经名不符实,因为野战重炮兵第一联队,野炮兵第一联队都已经被调走,借调到了远东方面军。

    此时的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已经只剩下一个重炮兵第七联队,为了强化炮兵火力,横山勇将骑兵第二旅团的骑炮联队调过来,暂归重炮兵第三旅团指挥,这才勉强支撑起了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的架子。

    骑兵第二旅团的旅团长为此还跑到横山勇面前闹,结果让横山勇骂了个狗血淋头。

    骑兵第二旅团的旅团长心情不好,横山勇的心情更加的恶劣,因为大本营不仅从第一师团抽调走了两个炮兵联队,还把步兵第三联队及战车第一联队都给调走了,直接导致了第一师团从一等一的特设师团、降格为三单位制的警备师团。

    所以最近的这段时间,横山勇的心情一直不怎么好。

    甚至就连第一师团的参谋长木谷实,也经常会无缘无故挨横山勇训斥。

    横山勇走下装甲列车,正好看到一队鬼子在挖炮位,因为炮位的形状不太规整,老鬼子立刻就怒了,当时就把那队鬼子炮兵的炮长叫到了面前,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训斥,末了还扇了那倒霉的鬼子小队长两记大耳括子。

    那鬼子小队长挨了打,还只能哈依哈依的点头认错。(修真)临川观花

    野战重炮兵第七联队的联队长过来,也挨了一顿骂。

    直到第一师团的参谋长木谷实从装甲列车上走下来,向横山勇报告了一个消息,横山勇终于顾不上训斥鬼子炮兵,跟着木谷实急匆匆来到刚刚设立还没多久的临时师团部,两个老鬼子走进作战室时,十几个鬼子参谋已经在兵棋推演了。

    “木谷君,什么情况?”横山勇怒气冲冲的问道,“好端端的,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怎么就让人给炸了?哈尔滨的宪兵队难道是吃屎的吗?像铁路大桥这样的军事重地,居然也不派重兵驻守?简直混蛋!”

    木谷实道:“师团长,这事恐怕怪不到哈尔滨宪兵队头上,因为察哈尔独立团并没有从地面去炸大桥,而是利用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从天上撞击的大桥,宪兵队根本没办法,驻守哈尔滨的航空兵也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

    “纳尼?利用九六式陆上攻击机从天上撞击大桥?自杀式攻击?”横山勇闻言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沉声说道,“中国人疯了!”

    顿了顿,横山勇又道:“大桥被炸会造成多大影响?”

    “影响极大!”木谷实忧心忡忡的道,“哈尔滨松花江铁路大桥被炸毁之后,南下增援的第七军至少要多耽搁三天!这也就是说,我们第一师团要在盘山、黑山这一线,至少坚守五天以上时间!而且这只是最乐观的估计,如果按照最悲观的估计……”

    横山勇神情猛然一凛,铁青着脸问:“按最悲观的估计又会怎样?”

    木谷实重重顿首,说:“最悲观估计,我们可能要在盘山、黑山坚守十天!”

    “八嘎,要坚守十天?!”横山勇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尽管参谋部的作战参谋仍在紧张的兵棋推演,最终的推演结果还没有出来,但他既便是用脚指头想,也能想到,仅凭第一师团是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盘山、黑山一线坚守十天之久的!

    要知道,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可是在短短两天时间内,就轻松碾碎了华北方面军主力的三个师团加直属部队十几万人,第一师团的战斗力再强悍,也绝对不可能强过华北方面军的十几万部队!横山勇一贯骄横,可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

    不一会,兵棋推演的结果也是出来了,推演的结果比横山勇预期中还糟糕,根据这一次的推演结果,第一师团在盘山、黑山最多也就坚守两天半!别说最悲观的标准,甚至就连最乐观的三天的标准也没能达到。

    横山勇当时就怒道:“八嘎,怎么坚守时间反而少了?”

    “师团长,因为战场要素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作战参谋重重顿首,说,“我们刚知道一个重要情况,配合察哈尔独立团作战的航空兵除了之前的那个飞行团,又新增加了一个伊尔十六型战斗机飞行团!”

    “八嘎!”横山勇大怒道,“这个伊尔十六型战斗机飞行团从哪冒出来的?”

    “特务机关还在调查之中。”那个作战参谋摇了摇头,又道,“不过,最大可能是从海参崴那边来的,因为除了海参崴,别的方向不可能有战斗机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