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2章 中国骑兵-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62章 中国骑兵

从南边过来的鬼子骑兵也是十余骑,跟马飞他们正好势均力敌。

  看到马飞他们擎出了马刀,十余骑鬼子骑兵也跟着擎出了马刀,骑兵相对冲锋,很快就能够短兵相接,骑枪反而不如马刀好用,因为要在高速奔跑的马背上命中移动目标,难度是很大的,而一旦第一枪没能够命中目标,就没有开第二枪的机会了。

  转眼之间,中日两拨骑兵便像两波飓浪,狠狠的迎面撞在一起。

  “啊~~~”马飞张大嘴巴,喉咙里发出一阵阵的歇斯底里的怒吼,手中马刀也笔直的指向前方的鬼子,对面的鬼子骑兵也是个老兵,也做出了跟马飞几乎一样的持刀动作,刀尖向前,笔直的对准了马飞胸膛。

  在骑兵高速对冲过程中,做出挥刀劈砍的动作,那纯粹是找死,因为速度太快,没等你将马刀举起来,双方战马就已经交错而过了,而对方的马刀只怕也已经刺穿你胸膛,所以高速对冲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动作就是举刀直指前方,顶多就是在双方相接的一瞬间,微微的调整一下角度,以更准确的刺中对方的身体。

  至于砍杀,只有等到第一轮对冲结束了,双方的马速慢下来了,才有可能施展。

  转眼之间,两波骑兵便已经迎面撞一起,马飞微微调整了一下手中马刀的角度,同时还侧了一下身体,然后耳畔便听到呲的一声响,紧接着便是胸口一麻,再然后他跟迎面冲而来的鬼子骑兵便已经交错而过。

  一直冲出去有几十米远,马飞才轻吁了一声,勒住胯下的战马。

  再低头看,马飞便看到身上的土布军装已经从胸口的位置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下半载军装已经软软的耷拉了下去,再用左手轻轻一摸,发现满手都是血,竟然是挂彩了,幸好只是伤到了表皮,没伤到要害。

  再抬头看,正好看到对面的鬼子骑兵晃了晃,从马背上摔下来。

  看到这幕,马飞嘴角便立刻绽起了一抹狞笑:跟马爷我比刀法?还嫩了!

  然后,马飞便再次扬起手中带血的马刀,声嘶力竭的咆哮起来:“弟兄们,冲啊~~”

  下一霎那,马飞便再次催动战马迎向前方的小鬼子,不过这次,包括何二狗在内,只剩下九骑仍能跟在马飞的身后向鬼子发起冲锋。

  对面的小鬼子也没好到哪去,同样只剩下不到十骑。

  看到中国骑兵再次发动冲锋,对面剩下不到十骑鬼子骑兵便立刻哇啦哇啦叫起来,然后也高举着马刀,再次发起了冲锋。

  转眼之间,两拨骑兵便再次撞在了一起。

  这次的马速就没有第一次冲锋时那么快,所以各种劈砍动作、各种躲闪动作,甚至于镫里藏身什么的,全部都用了出来,这样一来,双方骑兵素养的高低也就分了出来,鬼子骑兵的骑术更精良,但是中国骑兵经验更加丰富。

  所以实战中基本上是个势均力敌的局面。

  两次对冲过后,中国骑兵便只剩下马飞还有何二狗,对面鬼子也只剩下两骑,一个鬼子少佐还有一个少尉。宠物小精灵之少年

  再次勒马转身,马飞的身体忽然晃了下。

  何二狗立刻关切的问道:“营长,你没事吧?”

  “没事!死不了!”马飞摇摇头,眉宇间却掠过一抹阴霾,刚才第一轮对冲,那个鬼子骑兵留在他胸口的伤口虽然并不致命,但是差不多有一尺来长,几乎横穿了胸口,所以伤口就很难凝住,血就一直在不停往外冒。

  到现在,马飞已经出现了些微的失血症状了。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为糟糕的是,就在刚才鬼子骑兵出现的东南方向,忽然间又冒出了另外的一队鬼子骑兵,虽然数量不多,仍然只有十余骑,但是对于何二狗还有已经处于失血休克边缘的马飞而言,却是要了老命。

  这时候,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后撤,保存有生力量最为要紧!

  但是现在却不行,因为骑一营所执行的是战场遮断的任务,如果这时候后撤,那就等于放弃战场遮断的任务,一旦让小鬼子的骑兵搜索队越过遮断线,察哈尔独立团的整个战术意图立刻就会暴露无遗,那就麻烦大了。

  “营长!”何二狗扭头看着马飞,脸上神情瞬间变得狰狞。

  “妈的!”马飞冲着对面逼过来的鬼子骑兵狠狠啐了一口,又拿军刀在左手的衣袖上擦了一下血迹,然后再次将军刀扬起,刀锋向前,再微微的下压,然后旷野中便再次响起了马飞声嘶力竭的咆哮声:“二狗子,跟我冲~~”

  “冲啊~~”何二狗便立刻跟着咆哮起来。

  下一刻,马飞和何二狗便同时催动战马,毅然迎向前方汹涌而来的鬼子骑兵。

  不远处,秦家屯一间破败不堪的民房里,一个年仅七岁的男孩正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这场战斗,当他看到马飞和何二狗再次擎着马刀冲向对面鬼子时,小男孩忽然间将擎在身后的一把木刀擎出来,然后高喊着冲出家门。

  “冲啊,杀鬼子~~”稚嫩的童音响彻屯子。

  “冲啊,杀鬼子~~”下一刻,数以百计的村民从屯子里冲出来,这些村民里只有少量的青壮年,更多的是女人还有老人,他们手里拿的兵器也是五花八门,锄头、柴刀甚至于擀面杖都有,也有少量的火铳和鸟枪。

  马飞这时候正好面对着屯子,看到这一幕,浑身鲜血顿时间沸腾起来。

  谁说他们进入到东三省之后就要孤军奋战?谁说进入到东三省之后他们独立团将得不到任何支援?东三省的老少爷们可也不是摆设!

  “哈哈!”马飞仰天长笑两声,然后高举空中的马刀狠狠斩下。

  “噗哧!”血光崩溅,马飞和那个鬼子少佐几乎同时中刀,马飞一刀砍断了鬼子少佐的脖子,鬼子少佐的脑袋几乎整个掉下来,只剩下一点皮肉连着,耷拉下来的脑袋就像一颗挂在鬼子少佐胸前的肉球球,来回的晃荡。

  马飞也没好到哪里去,鬼子少佐的回旋一刀几乎将他的腹腔整个切开,一节冒着热气的肠子便立刻从绽裂的伤口快速的冒出来,马飞下意识的伸出左手想要摁住,可是剌开的伤口实在太长了,摁住了一节,两侧便立刻又溢出两节。360度宠爱:影帝的独家小萌妻

  下一刻,原本充满全身的力量便如潮水般退走,马飞的身体晃了两下,然后一头从马背上倒栽下来,不过落地后,马飞仍旧挣扎着坐起来,右手也仍旧死死的攥着那把已经砍得卷了刃的马刀,刀在则人在!

  视野中,秦家屯的老少爷们已经跟支援过来的鬼子骑兵混战在了一起。

  屯子的村民虽然人多,却明显不是鬼子的对手,小鬼子骑兵所过之处,屯子的村民一片片的倒下来,一转眼之间,鬼子骑兵已经凿穿了村民散乱的阵形,冲到前方数十米开外重新结阵,准备下一轮的冲杀。

  马飞很想再次跨上马,跟秦家屯的村民们一起杀鬼子。

  但是已经没有可能了,马飞的生命已经进入到倒计时。

  弥留之际,马飞忽然看到一个小小的身影来到他面前,定睛看,却发现就是那个带头冲出屯子的男孩,小男孩在马飞面前蹲了下来,一对乌溜溜的大眼睛先看了看马飞,然后就落到马飞手中的那把马刀上,再无法移开片刻。

  “给你了。”马飞微微一笑,将马刀递给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伸手接了过去,然后很认真的打量起手中的刀。

  看着小男孩认真的脸,马飞忽然松开捂着伤口的左手,任由更多的肠子还有内脏从绽裂的伤口流出来,然后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对那个小男孩说道:“小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真正的骑兵,中国骑兵,冲吧……”

  话没说完,马飞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颓然倒在地上。

  “嗯!”小男孩却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猛的站起身来,高举着从马飞手中接过的那把卷了刃的马刀,甩开大步,向前方回转过来的鬼子发起冲锋,一边冲,一边还用稚嫩的嗓音歇斯底里大吼:“中国骑兵,冲啊,中国骑兵,冲啊,冲啊……”

  数十米外,十余骑鬼子骑兵已经回转过来,雪亮的马刀高高擎起。

  转眼之间,鬼子骑兵便再次冲杀进了村民混乱的队列中,但只见,寒光闪烁,血光连续不断的飞溅起,剩下的村民很快就全部倒在了血泊中,然后,就只剩下那小男孩,因为距离鬼子骑兵最远,所以暂时还没跟鬼子骑兵接触。

  转眼之间,整个屯子便只剩下小男孩一个。

  小鬼子没有丝毫怜悯,继续挥刀冲杀过来。

  一个人独自面对十几个鬼子骑兵,小男孩却是毫无惧色,兀自高举着从马飞手中接过的马刀,一边往前冲锋一边用他稚嫩的嗓音高喊:“中国骑兵,冲吧……”

  冲锋之际,小男孩挥舞手中军刀,做了一个劈砍的动作,下一刻,前方猛扑过来的那十余骑鬼子骑兵,便纷纷摔倒在血泊中,飞机引擎的轰鸣声中,一架伊尔十六型战斗机几乎是贴着小男孩的头顶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