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4章 奉天军械厂-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64章 奉天军械厂

钻山豹命令山鸡、叫驴等几名狼牙队员散开隐蔽好,然后静等前面的二十多个伪军往他们布置好的陷阱里钻。

  不过,意外的是,到村口之后,为首的伪军军官却忽然示意随行的二十多个伪军停了下来,然后只带着两个手上拎礼盒的伪军继续往村子里走,山鸡、叫驴等几名队员便立刻向钻山豹打出手语,问他行动是否继续?

  钻山豹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眉头立刻蹙紧成了一团。

  干掉进村的伪军军官和两个随从很容易,甚至干掉留在村口的那二十多个伪军也并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要想不惊动远处的鬼子宪兵,那就难了,因为现在天色还没有黑,距离村子不到两百米就有一个鬼子哨卡。

  ……

  此时的潘勇并不知道,自己刚到鬼门关上走了一遭。

  潘勇是回来接他老娘进城的,半个小时之前,日军宪兵队忽然下令,要对奉天城实施全城戒严,他担心老娘留在村子里没人照顾饿肚子,便抢在戒严令生效前,赶紧出城把他老娘接进城,老娘肯定不愿意,但就算是抢也要抢进城里去。

  潘勇每次回村都是小心翼翼,因为当了伪满洲国安全大臣于芷山的副官,所以村子里的村民全都唾弃他,所以潘勇只敢在天快黑时回来接他老娘,而且既便是这样,也还是带了将近半个排的伪军,因为他害怕呀,害怕村民打他。

  上次潘勇一个人回来看他娘,就被村民打了。

  到了村口,潘勇却又停住了,想了一下之后又带着两个随从绕到了村尾,偷偷摸摸的钻进一簇葡萄架,准备从这里进村,结果才刚钻进葡萄架下,三人便立刻感到一截硬硬的管状物从身后顶住了他们的后脖子,潘勇三人便立刻僵在原地。

  因为他们能够感觉到,这截硬硬的管状物分明就是枪!

  潘勇一时间有些发懵,东三省的民主抗联不是已经基本上被剿灭了么?怎么这里还有隐藏的抵抗分子?而且这是奉天,就在日本人的眼皮子底下!

  但是很快潘勇就反应过来,这个肯定不是抗联的人,而是徐锐的部队!

  潘勇站在那里一动不敢动,小声问道:“请问,你们是徐团长的部队吧?”

  “狗汉奸,还挺有能耐的。”一个冷森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都没回头,居然就能猜到我们是什么人?”

  潘勇忙道:“老总过奖了,我这就是瞎猜。”

  “过奖了?”那声音说道,“你觉得我是在夸奖你吗?”

  潘勇脸便立刻胀成猪肝色,这不是顺着你的话往下说么?

  停顿了下,那声音又说道:“狗汉奸,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听到这话,潘勇的两个随从便立刻噗嗵一声跪倒在地,潘勇的脸色也立刻垮下来,赶紧没口子求饶道:“老总,我们是冤枉的啊,我们不是汉奸,我们就是想讨口饭吃而已,我们从来就没有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我们冤枉,冤枉啊……”
把反派养歪了肿么破
  “没干过?”那声音又道,“那老子今天就得审审你。”

  “审审审。”潘勇闻言松了口气,连声道,“老总要是不相信,尽管把村里的乡亲都召集起来,你可以问他们,看我有没有做过对不起乡亲们的事?”潘勇平时回家害怕挨打,所以只敢偷偷摸摸的回来,但现在为了保住小命,却只能搬出乡亲们当救兵了,你还别说,他虽然当了于芷山的副官,但是真没干过啥坏事。

  “你闭嘴,召不召集乡亲们用得着你说?都转过身来!”

  说话之间,潘勇后脑勺已经挨了一巴掌,虽然挨了打,可潘勇也不敢有一丝怨气,只能乖乖的转过身,结果却发现身后站着的根本不是什么军人,而是一个穿着短褂的壮汉,而且浑身上下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子匪气。

  除了这个浑身匪气的壮汉,还有两个人。

  更令潘勇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是,周围似乎还藏了人,只不过他们只能够感觉到,却无法确定藏在哪。

  这个壮汉自然就是钻山豹,身后两人是山鸡还有叫驴,至于附近隐藏的韩锋等人,却是故意放出气息,以免这几个伪军乱来,倒不是担心收拾不了他们,而是担心型出动静,惊跑了村口的伪军,然后惊动奉天的鬼子。

  “你们是?”潘勇立刻又是一愣,合着不是徐锐的部队,只是一群土匪?

  “刚还知道我们是谁,这么快就又忘了?我看你丫的就欠揍!”说话之间,钻山豹照着潘勇小腿肚子上就是两脚,潘勇吃疼,便立刻惨叫一声跪倒在地,不过这小子也是个要脸面的人,索性一屁股坐地上。

  钻山豹一脚踹到潘勇,冷然问道:“叫什么名字?”

  “潘勇。”潘勇一边吸着冷气一边回答道,“潘金莲的潘,勇敢的敢,呃不,是勇。”

  “还勇敢呢,我看你小子就是个怂包软蛋。”钻山豹轻蔑的道,“什么部门,职务?”

  潘勇不敢有一丝隐瞒,因为根本也瞒不住,地里人都知道这个,当下答道:“鄙人现在满洲国治安部副官处担任少校副官……”

  “啥满洲国。”钻山豹纠正道,“伪满洲国!”

  “是是是,伪满洲国。”潘勇连连点头,又说道,“鄙人现在伪满洲国治安部副官处担任副官,其实就是给治安部大臣于芷山跑跑腿什么的。”

  “你是于芷山的副官?”另外一个声音忽然从潘勇的身后响起。

  潘勇回头,不由吓了一大跳,只见又一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的身后,这些家伙一个个的,走路都不带响的?不过紧接着潘勇就松了口气,因为这次出现的这人,看上去明显是军人,不像之前的几个,看着就像是土匪。

  这次出现的人自然是冷铁锋,他是刚刚才过来。

  “回答我。”冷铁锋道,“你真是于芷山的副官?”

  “是是是,我是于芷山的副官。”潘勇回过神来,连连点头道,“我们家跟于芷山沾点亲戚,所以于芷山让我跟着他跑跑腿。”天幕神捕

  冷铁锋点点头,又道:“于芷山是伪满洲国大官,你是于芷山的副官,又经常帮他办点私事跑跑腿,所以,你对奉天城应该是非常熟悉的了,我没说错吧?”

  “那是,那是。”潘勇连声应道,“老总你好眼力,我对奉天城熟着呢,就是闭着眼都能走遍全城的每条大街小巷。”

  “很好。”冷铁锋微微一笑说道,“那你画个奉天城的城区草图,然后,将城内所有的工厂尤其是奉天兵工厂给我标注出来。”

  “奉天兵工厂?”潘勇道,“是奉天军械厂吧?”

  冷铁锋点头道:“应该是吧,反正是张家父子送给日本人的产业。”

  “那就没错了。”潘勇说道,“奉天军械厂就是张作霖办的,当时可是全中国最大的兵工厂,不仅能够造枪,还能造炮,甚至还可以修飞机,但可惜呀,张小六那个败家玩意儿,居然把这偌大的产业拱手送了日本人。”

  “所以我们得把兵工厂夺回来。”冷铁锋说道,“我们不能再让小日本用我们的工厂,我们的工人,我们的设备造枪、造炮,造飞机坦克,然后用来打我们中国人!现在你给我画出城区地图,再把奉天军械厂还有各个工厂标出来。”

  说完,冷铁锋就掏出一个本子还有钢笔给潘勇。

  潘勇却并没有伸手去接,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怎么?”冷铁锋的脸色便立刻冷下来,又道,“你不想画?”

  “想死是吧?”钻山豹便立刻上前一步,再次拿盒子炮顶住潘勇后脑。

  “不是,我不是这意思。”潘勇吓了一跳,连连摇手说道,“这位老总,我可以给你们画奉天城区图,也可以将奉天军械厂和各个工厂的位置标出来,但是能不能不给你们带路?你们是不知道,鬼子在每个工厂里都埋了炸药,奉天军械厂埋的炸药最多!”

  顿了顿,潘勇又说道:“老总,我奉劝你们最好还是打消夺厂的念头,因为出城前,鬼子就已经下了全城戒严令,我枯摸着,肯定是因为你们察哈尔独立团在前线的攻势太猛,鬼子顶不住了,所以决定要炸掉工厂了,你们这时候去夺工厂,只能是送死。”

  “这就不用你操心了。”冷铁锋有些讶然,看来这狗汉奸还没坏到根上,居然还会劝他们小心行事,当下又说道,“你只需把城区图画出来,再把工厂位置标出来。”

  “我画,我这就画城区图。”潘勇这才接过本子还有钢笔,认真的画起来。

  片刻后,潘勇便画好了一张奉天城区草图,并且将包括奉天军械厂在内的几十家工厂的位置全都在图上标了出来,你还别说,小鬼子占领奉天之后,真建了不少工厂,不过这可不是小鬼子在帮中国做好事,而是在为他们的侵略大计做贡献。

  PS:推荐一本纯粹的抗战文《狼烟起》,非常不错的军事文,喜欢军文的读者千万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