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8章 排山倒海(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68章 排山倒海(跪求月票)

    桑林镇。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第一师团也知道了奉天沦陷的消息。



    第一师团参谋长木谷实阴沉着脸,急匆匆的走进作战室,旋即收脚立正,向横山勇顿首报告说:“师团长,出事了!”



    横山勇头也不抬的问道:“什么事?”



    木谷实沉声道:“刚刚接到特务机关的通报,奉天失守!”



    “纳尼?”横山勇霍然之间抬起头,用吃人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木谷实,然后一字一顿的问道,“木谷君,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哈依!”木谷实沉声道,“师团长,奉天失守了!”



    顿了顿,木谷实又说道::“徐锐出动了狼牙大队,先是策反了满洲**第一团,然后成功的对宪兵队实施了斩首战,最后又成功的控制了奉天城内几乎所有的工厂,现在,包括奉天军械厂在内的十几家工厂,已经全部落入狼牙手中!”



    “八嘎!”横山勇勃然大怒,反手拔出军刀将面前的帆布桌斩成了两截,余怒未消之下又刷刷两刀,在军用帐篷的侧壁上撕开了两个大口子,外面的警卫看到异常,刚想要走上前来察看,却让横山勇一个滚字给赶开了。



    “黑岛太郎这个蠢货!”横山勇怒道,“这下麻烦大了。”



    “哈依!”木谷实重重顿首,又说道,“奉天沦陷,包括奉天军械厂在内的十九家大型工厂未及摧毁,这对于皇军来说,的确是个巨大的隐患!因为以**的强大的组织能力,短时间内就可以动员工厂的工人进行复产,要不了几天,这十九家工厂就可以向察哈尔独立团源源不断的提供武器弹药!”



    顿了顿,木谷实又道:“中国**拉队伍的速度非常惊人,如果给他们提供源源不断的武器弹药,所产生的后果将不堪想象,多则三个月,少则一月,察哈尔独立团就有可能从现在的两万人快速扩充成五万甚至十万!”



    横山勇道:“到时候就算是第一师团加上第七军,从正面硬撼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只怕也是未必能够稳操胜券!更何况,徐锐这个人原本就诡计多端,战术指挥造诣更是堪称无人能及,所以,最后结果几乎就是必败!”



    横山勇这话难免有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之嫌。



    但是木谷实听了却是连连点头,深以为然的样子。



    没说的,日军的高级将领大多已经让徐锐打怕了。



    从无锡之战开始,败在徐锐手下的日军高级将领超过二十个,山勇和木谷实平素再是狂妄,可是面对徐锐时却怎么也狂不起来。



    横山勇吸了口气,黑着一张脸说道:“这次真的是麻烦大了!”



    话音未落,一个通信参谋匆匆进来,顿首报告说:“师团长,大本营急电。”



    因为奉天的失守,横山勇心情不好,当下一挥手,没好气的怒吼道:“念!”



    “哈依!”通信参谋再次顿首,然后展开电报念道,“第一师团:兹命你师团留下一个步兵联队继续驻守盘山、黑山一线,师团主力则即刻回师奉天,务必夺回奉天,如果不能全面控制奉天城,则务必炸毁城内所有工厂为要!”混沌幽莲空间



    “八嘎!”横山勇的脸肌猛的抽搐了一下,身为一名高级将领,他又岂能听不出大本营的这道命令的弦外之音?大本营这是打算拿他们第一师团当炮了啊!意思是说,宁可搭上整个第一师团,也务必要摧毁奉天的重工业体系。



    木谷实同样也看出了这一点,当下沉声说:“师团长,恐怕也只能这样了。”



    横山勇眸子里猛的掠过一抹狠厉之色,当下点点头说:“命令,步兵第五十七联队立刻接替从盘山至黑山一线防御阵地,步兵第一联队立刻撤出黑山阵地,偕步兵第四十九联队立即回师奉天,骑兵第二旅团遮断战场两翼!”



    顿了顿,横山勇又接着说道:“各野炮兵联队以及师团直属部队逐次后撤,务必在明天天亮之前撤回奉天城内!”



    “哈依!”木谷实重重顿首,转身扬长去了。



    不片刻,整个第一师团便立刻开始行动起来。



    只不过,第一师团不愧是小鬼子一字号师团,其战术素养确实是无话可说,这时候的战术动作明明是撤出阵地,但是从表面上看,却分明是向一线防御阵地继续增兵,仿佛是要向锦州当面的察哈尔独立团发起反突击似的。



    但其实,在这些战术佯动的掩护之下,第一师团所属的步兵第一联队早已经悄然撤出前沿防御阵地,然后偕同步兵第四十九联队,借着夜幕的掩护往奉天城猛扑过来,而骑兵第二旅团所属的三个骑兵联队则四面撒了出去,拼尽全力实施战场遮断,以免步兵第一联队及步兵第四十九联队的动作,提前被对手发现!



    然而,这一切动作,都没有什么卵用!



    ……



    此时,在坦克一连以及二营的集结地。



    黑黝黝的夜幕之下,三十多辆T-34B型坦克就像一头头的怪兽,一字排开,那一根根的炮管就像是从怪兽口中伸出来的吸血口器,透着几分莫名的邪恶感,四野寂静,只有虫子的低鸣声和风声互相呼应。



    梅九龄掏出一颗烟,递到何书崖面前,捉狭的道:“不来一根?”



    “少来。”何书崖抬头瞪了梅九龄一眼,没好气道,“你知道的,我不抽烟!”



    梅九龄便不屑的嘁了一声,摇摇头说道:“书呆子,不是我说你,你呀太怂,还是个东北老爷们呢,就连薛老幺那个耙耳朵都不如。”顿了顿,梅九龄又道,“你看看你,让梁一笑那个小娘们管成啥样了?酒不让喝,烟不让烟,人生还有啥子乐趣?”



    何书崖却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我知道你在嫉妒我有个好媳妇。”



    “嫉妒?”梅九龄哼哼了两声,忽然哑了,还别说,他真是嫉妒。



    两人正在说话之际,前方夜空中忽然间升起了三发红色的信号弹!绝世独宠:嚣张祸妃很倾城



    “信号弹!”何书崖神情一凝,沉声说道,“发现小鬼子的踪迹了!”



    “狗曰的,还真让团长料准了,小鬼子真的回援了!”梅九龄的脸上顷刻间流露出一抹冷森森的杀机,狞声道,“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找上门,嘿嘿,那就别怪我们察哈尔独立团不客气了!”



    说完之后,两人又对视了一眼,再然后各自往回走。



    片刻之后,原本寂无声息的三十多辆T-34B型坦克的排气孔便立刻喷吐出滚滚黑烟,旋即以一字队形,向着东南滚滚开进,三十多辆T-34型坦克身后,是二营的两千多官兵,幽暗的夜幕之下,坦克一连和步兵二营组合成的攻击阵形,就像是一柄巨大的铁锤,向着东南方向的公路猛砸了下来。



    ……



    将时间回拨几分钟。



    人见康太是骑兵第一联队的一名中队长,大尉军衔。



    五分钟之前,人见康太率领着麾下的骑兵第四中队,正在公路线的左翼来回巡逻,遂行战场遮断的使命。



    这里已经十分靠近奉天城,处于辽东平原的核心,地势平坦,视野可以说非常好,美中不足的是在夜间,再加上月亮已经坠入地平线下,所以超过五十米就什么都看不见了,但既便是这样,人见康太也不担心。



    因为中国骑兵一个也不见,显然,在白天的战场遮断与反遮断作战中,中国骑兵已经遭到了重创,已经不足以对他们骑兵第二旅团实施袭扰,至于中国人的步兵,人见康太就更不怎么担心,既便狼牙大队来了,在开阔地形也没卵用。



    所以,人见康太还是有信心完成战场遮断任务的。



    然而,人见康太却根本不会想到,察哈尔独立团并没有在鬼子骑兵实施战场遮断之后再派兵渗透,而是在他们战场遮断之前,就已经事先派了一个通信小组潜伏在鬼子回师奉天必经之路的隐秘处,发现鬼子行踪之后,立刻上报团部。



    时间在枯燥而又无聊的巡逻之中,缓慢的流逝着。



    五分钟过去,人见康太正要翻身下马去撒泡尿时,前方远处的夜幕下,忽然之间绽起三发红色的信号弹,看到信号弹,人见康太猛的愣了下:八嘎,这什么情况?好端端的中国人发射什么信号弹?信号弹不要钱的么?



    但是下一刻,人见康太便立刻醒悟了过来:走漏风声了!



    但既便人见康太意识到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也没卵用了。



    下一个霎那,公路线两侧的旷野上便连续不断的响起了咻咻的尖啸声,紧接着,一团团耀眼的强光便从空中猛然绽放,几十颗照明弹,瞬间将几十公里区域照得亮如白昼,人见康太猛的眯起双眼,在适应照明弹的强光之后再睁开眼睛细看。



    只看了一眼,人见康太的眼睛便瞬间瞪大,但只见,超过五十辆坦克一字排开,引导着数以千计的步兵,正朝着公路线排山倒海般的碾压过来。



    这下完球了,人见康太险些从马背上一头倒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