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9章 溃不成军(跪求月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69章 溃不成军(跪求月票)

    照明弹的发射升空很及时,正好卡在坦克部队即将要跟鬼子骑兵接触的时候。



    这足以说明,察哈尔独立团的炮兵部队在经过一系列的战斗之后,战术素养已经出现了脱胎换骨的提升。



    二十多发照明弹同时升空,将方圆几十里的区域都照得亮如白昼。



    透过瞭望孔,梅九龄一眼就看到了前方旷野上、正在游曳的几十个鬼子骑兵,这几十个鬼子骑兵看上去明显有些犯懵,很显然,鬼子骑兵是被突然出现的坦克给吓着了,由于蹄声及马嘶声的遮掩,鬼子骑兵之前明显没有发现他们。



    不过,就算鬼子骑兵提前发现他们,也没卵用。



    只要鬼子的第一师团回援,他们就已经死定了!



    “小鬼子,给老子去死吧,哈哈哈!”梅九龄大声的狞笑声,不过他并没有立刻摁下主炮的发射按钮,因为此时的双方的距离仍在千米外,主炮的命中率还是差了一点,所以他只是命令驾驶员将油门加到最大,以最大的速度冲锋。



    坦克引擎的巨大轰鸣声中,双方距离迅速接近。



    不过,鬼子骑兵接下来的反应却有些出乎梅九龄的预料之外,他原本还以为,鬼子骑兵多半会跑,毕竟面对号称陆战之王的坦克,骑兵简直是毫无胜算,冲上来也是死,但是这几十个鬼子骑兵在反应过来之后,却居然发起了冲锋。



    这些鬼子骑兵还真是愚蠢,居然还妄想用马刀来抗衡坦克?



    “艹,想死是吧,老子这就成全你们!”梅九龄狞笑了一声。



    正好在这个时候,双方的距离已经进入五百米内,稍稍微调了下射角,然后梅九龄便毫不犹豫的摁下了按钮,耳畔只听嘭的一声响,坦克车身也是猛烈的震动了一下,旋即一团耀眼的红光便从坦克主炮的炮口猛的喷射出去。



    坦克主炮发射的动能弹几乎是瞬间就飞越了五百米虚空,准确的命中了前方正发起冲锋的鬼子骑兵,两骑鬼子骑兵几乎是瞬间就被炮弹轰成了渣渣,动能弹穿空而过时所形成的巨大的气流团,还将两侧的更多的鬼子骑兵带倒。



    于是乎,原本完整的鬼子骑兵阵形瞬间从中间缺了一块。



    “哈哈!”梅九龄得意的大笑了两声,命令弹药手重新装填炮弹,却没有再发炮,而是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车载前机枪上,扣着重机枪的发射按钮猛烈的开火,霎那间,密集的重机枪子弹便如雨点一般猛泼了过去。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齐头并进的另外三十多辆坦克也是猛烈开火。



    三十多辆坦克,三十多挺车载机枪,外加随后跟进的步兵也开火,交汇成的火力有多密集,也就可想而知,一转眼之间,人见康太的骑兵中队便被打成了渣,人见康太本人也被好几发重机枪子弹从胸口位置撕开,死得很难看。



    突击实施遮断的小鬼子骑兵,仅只是一道正餐前的开胃小菜而已。
山村术士


    以绝对凶残的火力干掉小鬼子的骑兵之后,梅九龄率领坦克一连,引导着步兵二营继续向着东南方向进逼,期间又遭到了小股鬼子骑兵或者步兵的零星阻击,但是在坦克一连的近乎凶残的突击面前,很快就被打了个落花流水。



    又往前突进了将近五百多米,小鬼子的阻击力度逐渐的开始加强。



    伴随着又一批照明弹的升空,梅九龄便从瞭望孔里看到,前方不远便是锦州通向奉天的公路了,放眼望去,只见公路上尽是鬼子黑压压的行军队列,只不过,此时的鬼子都已经停了下来,他们想不停下都不行了。



    因为坦克三连引导着步兵四营拦住了去路。



    徐锐这次并没有选择将第一师团围起来打。



    第一师团跟之前的华北方面军主力不一样,华北方面军主力虽然多达十几万人,但大多是炮兵、工兵、辎重等技术兵种,甚至还有大量的勤务人员,真正的步兵其实不多,而且华北方面军的步兵素质并不怎么样,大多是预备役的在乡军人。



    而且在华北时,还有几十万主力部队助战,没后顾之忧。



    但现在不行了,到了东北后,已经没有主力部队助阵了,而且第一师团的鬼子,兵员素质可是比华北方面军的要高多了,真要是四面合围圈起来打,小鬼子的凶性一激发,就算不会造成战局的逆转,也一定会极大增加察哈尔独立团的伤亡。



    所以这次,徐锐选择了前方堵路,再从侧翼碾压的战术。



    说白了吧,徐锐就是要利用坦克营的强大的突击能力摧毁第一师团的战斗意志,将鬼子残兵往南驱赶,然后出动几个骑兵营,追杀逃跑的鬼子残兵,在开阔的平原地形上,鬼子残兵根本跑不过骑兵,只能够束手待毙。



    现在,徐锐的意图已经完美达成。



    “哈哈哈,狗曰的小鬼子,死吧!”梅九龄哈哈大笑着,再次命令驾驶员加速,负责驾驶坦克的坦克兵便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编号为零零幺的T-34B型坦克便再一次加速,喷吐着滚滚黑烟发起冲锋,看到零零幺冲锋,其余坦克也纷纷跟上。



    这个时候,如果从高空往下方看,就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坦克一连引导步二营、坦克三连引导步四营,坦克二连引导步六营,就像三把巨大的铁锤,从东方、东北方以及西北方向猛烈的推过来,将鬼子步兵第一联队、步兵第四十九联队往东南方推。



    一开始时,鬼子步兵第一联队以及步兵第四十九联队还试图阻击,毕竟他们身后还跟着第一师团的直属队,如果公路遭控制,他们两个步兵联队就会跟师团部以及师团直属部队形成脱节,这样的话,师团部及直属部队就会面临致命的危险。



    所以一开始,鬼子的两个步兵联队还试图阻挡察哈尔独立团的攻势。



    但是很遗憾,小鬼子严重的错估了形势,借助盘山、黑山一线的预设工事,他们或许还可以勉强挡住独立团的钢铁洪流,可在这一望无垠的开阔地带,却是痴心妄想!凭借血肉之躯以及仓促之间构筑的简易工事,根本就挡不住中国人的铁流。绝世神王



    不到半小时,步兵第一联队于仓促之间组织的三道防线就全部遭到了凿穿,步兵第四十九联队更是不济,直接就被击溃!都说小鬼子的战斗意志强悍,那也要分情况,比如说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战斗意志再强悍也没卵用。



    兵败如山倒,两个联队很快就溃不成军。



    ……



    再说横山勇。



    这个时候横山勇才走到半路,听到前方有强光照亮了天际,同时炮声隆隆,老鬼子便立刻意识到了不对,赶紧命令木谷实派人询问,前方出了什么事?然而,还没等木谷实派的传令兵出发,步兵第一联队的电报就先送到了。



    “纳尼?”听完通信兵报告,横山勇和木谷实立刻就懵了。



    好半晌之后,木谷实才说道:“师团长,我们堕入徐锐的算计了!”



    “是啊,看来这就是个陷阱!”横山勇叹息一声,满脸苦涩的道,“现在看来,徐锐的部队其实早就绕到了我们的侧后方,他们故意没有进城,就是为了引诱我们回援哪!他们早就在半路上等待我们,可笑我们却真的傻傻的自投罗网。”



    木谷实顿首道:“徐锐的用兵,真的是名不虚传哪。”



    顿了顿,木谷实又道:“师团长,现在我们怎么办?”



    横山勇略一沉吟后道:“木谷君,命令各直属部队,立刻撤回到盘山、黑山,依托既有防御工事殊死抵抗!”



    然而话音刚落,前方夜空下便响起了激烈的杀伐声。



    木谷实侧耳聆听片刻,摇头说:“师团长,辎重联队、工兵联队只怕是撤不回来了,野炮兵第一联队或许还可以。”



    “能撤回野炮兵联队也是好的,快下令!”横山勇一边说,一边便勒转马头往回走。



    作为第一师团的师团长,在正常情况下,如果第一师团遭到重创,那么作为师团长,横山勇是必须要为败绩负责的,但是这次的情形却有些特殊,这是日军大本营强行下的令,所以跟横山勇没有太大的关系。



    正因此,横山勇逃跑起来毫无心理负责。



    木谷实很快就将横山勇的命令传达下去,命令第一师团的各个直属联队及野战医院、病马厂等勤务单位立刻往后撤,但是遗憾的是,中国人的一支部队从中间地带穿插了过来,将第一师团的整个行军队列从中间截成了两截。



    所以最终,只有落在最后的野炮兵第一联队撤了回来。



    其余鬼子,彻底被击溃,上万鬼子残兵犹如放山野猪,在开阔平坦的辽东大平原上,仓皇的向南奔逃,逃了没多远,身后就响起了巨大的马蹄声,落在最后的鬼子扭头往后看,只见幽暗夜幕下,大量的中国骑兵鬼魅般冒出,并追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