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9章 损失惨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79章 损失惨重

李蛋判断有误,这次来的并不是什么侦察机,而是正儿八经的战斗机,而且还是小鬼子刚刚研发出来不久、甚至还没有大规模列装的零式战斗机!是的没错,这就是志摩胜三率领的零式战斗机中队!

  由于一路上都没有遭到任何抵抗,不要说敌军战斗机,甚至连高射机枪都没有遇到过一架,所以志摩胜三他们难免有些大意,飞临奉天上空之后,甚至都懒得在城外盘旋,直接就从正上方低空穿过,这个属于最霸道的侦察方式。

  然而,就在十二架零式战斗机以战斗编队飞临奉天城区的上空时,前方城区中却陡然绽放起一朵朵的红焰,紧接着前方空中便绽放出一团接一团的黑色烟花,看到这一幕,志摩胜三顿时间心头一凛,八嘎,是高射炮!

  志摩胜三猛的一打操纵杆,胯下的零式战斗机第一时间做出反应,一个灵巧的侧滚从两朵绽放的黑色烟花中钻了过去,不过,战机的机身上还是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异响,就是用脚指头猜,都能猜到一定是被炮弹的破片给击中了。

  志摩胜三现在唯一希望的,就是击中机身的破片不要太大,只要不是大型破片,问题就不大,志摩胜三于飞行中回头往后看,发现机身上并没有冒烟,悬着的心便落了地,看来机身并没有遭到重创,也就是说,已经躲过了这一劫!

  然而,志摩胜三还是高兴得太早了,他才刚刚松了一口气,前方视野中便猛的绽放起两道耀眼的红色火舌,这两道红色的火舌,就跟死神手中的鞭子,自下而上,向着他驾驶的编号为零零零幺的零式战斗机猛抽了过来。

  “八嘎,高射机枪!”志摩胜三咒骂了一声,双手发力猛的一打操纵杆,胯下的零式战斗机便立刻两个连续的桶滚,舷窗外,那两道耀眼的火舌几乎是擦着零式战斗机的机翼擦了过去,仅仅毫厘之差,侥幸躲过一劫。

  躲过高射机枪扫射之后,志摩胜三又猛的一推操纵杆,试图将座机拉升起来。

  不过,这个时候,志摩胜三驾驶的零式战斗机已经深入到了奉天的中心城区,这里部署的高射炮和高射机枪更密集,志摩胜三的座机才刚刚进入到爬升模式,耳畔便陡然听到嗵嗵嗵的一连串的爆炸声,接着,舷窗外便接连不断的绽放起黑色的烟花。

  而且,其中一朵最大的黑色烟花就在志摩胜三座机的正前方爆炸,此情此景,就跟志摩胜三驾驶着零式战斗机主动撞向那朵爆炸团似的。

  “八嘎!有完没完了?!”志摩胜三的瞳孔霎那间急剧收缩,不过这个小鬼子的飞行技术确实了得,既便他驾驶的座机已经进入到速度较慢的爬升姿态,却还是于间不容发之际做了一个钟摆,险之又险的躲开了那朵巨大的爆团。

  只不过,躲是躲开了,但是也没有完全躲开,战斗机的尾翼,还是被这朵巨大的黑色烟花给扫到了,志摩胜三的耳畔听到了当的一声响,紧接着机身就是一阵剧烈颤动,当时就心下猛然一紧,这下子坏了,应该是尾翼严重受损!
活人墓
  好在这时候志摩胜三的座机已经爬升到高空,当下一边继续向上爬升,一边又回过头往尾翼方向看,只见原本完整的尾翼已经缺了一角,那一角应该是被高射炮弹爆炸所产生的破片给削掉了,不过主体并没有受损,更没有冒烟。

  这却是不幸中的万幸,志摩胜三松了一口气。

  志摩胜三的飞行技术十分过硬,运气也不错,硬生生从这场密度高到变态的防空火力网中逃了出来,但是其余的鬼子飞行员既没有志摩胜三这样过硬的飞行技术,也没有他这样的好运,所以,遭到了重创。

  其中三架零式战斗机直接被高射机枪给击落,另有五架零式战斗机被高射炮的炮弹破片击中,导致机体严重受损,然后在空中轰然解体,零式战斗机各方面的性格堪称优秀,但是一个致命的缺点却在这里暴露出来,那就是皮薄!

  因为零式战斗机皮薄,但凡机体稍微有损伤,在高速飞行中就非常容易空中解体,这对于鬼子来说,未必是坏事,因为在原本的历史上,零式战斗机的这个缺点要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才会被小日本发现,可现在,却是提前了。

  到最后,仅只有三架零式战斗机从奉天密集的防空火力网中逃逸出来,而且机体也严重受损,不过,由于有了僚机空中解体的前车之鉴,这三架零式战斗机就没敢高速飞行,在跟志摩胜三的座机汇合之后,慢悠悠飞回了哈尔滨。

  鬼子的这次空中侦察,可以说代价极其惨重。

  ……

  这时候,石原莞尔的装甲集群已经到新京了。

  得知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已经到达了新京城外,伪满洲国的执政溥仪长长松了口气,悬在嗓子眼的那颗心才又落回到了肚子里!在此之前,溥仪可真的是一日三惊,甚至卫兵的一阵脚步声都能让他吓个半死,还道是察哈尔独立团已经打进新京了。

  说真的,溥仪早就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了,要不是担心新京宪兵队长不会允许,他甚至都想下旨搬驾哈尔滨了!说起来他这个满洲国执政也真是可怜,他妹的想要出个门,都得得到新京宪兵队长的允许,天底下哪里有这样的国家元首,是吧?

  不过现在好了,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已经到了新京城外,新京已经安全了。

  相比别的小日本军官,石原莞尔对溥仪这个伪满洲国的执政还算得尊重,所以在得知石原莞尔已经到了新京城外,溥仪便带着一干心腹幕僚兴冲冲的来到新京城外,准备要跟石原莞尔见面,顺便再感谢一下石原莞尔的救驾之功。

  结果,等溥仪出了城,石原莞尔却早已经过了新京了。

  得知石原莞尔根本没有跟自己见面的意思,溥仪不由得十分的落。

  事实上,石原莞尔这个时候也确实没心情在新京城外跟溥仪见面,因为现在他脑子里想的全是奉天,全是徐锐,全都是察哈尔独立团!在没有打败察哈尔独立团,没有夺回奉天之前,石原莞尔根本就没有心思作别的任何事情。命师

  行进间,指挥车里的一个通信参谋站起身,将第五飞行团司令部刚刚发来的电报递给第七军参谋长矢野音三郎,矢野音三郎看完之后,脸色便立刻为之一沉。

  刚刚还在闭目养神的石原莞尔便立刻睁开了眼睛,问道:“矢野君,什么情况?”

  矢野音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半个小时之前,临时编入第五飞行团的零式战斗机中队试图对奉天实施低空侦察,结果遭到敌军防空火力网的阻击,而且,敌军防空火力网的密度非常大,零式战斗机中队因为猝不及防遭到了重创。”

  “纳尼?零式战斗机中队遭受重创?”石原莞尔道,“有多严重?”

  矢野音三郎回答道:“出击的十二架零式战斗机,其中的八架当场遭到敌军的防空火力击落,另有一架在返航的途中空中解体,最后只有三架战斗机顺利返回哈尔滨,而且其中的两架机体受损非常严重!必须得大修了!”

  “八嘎!”石原莞尔失声道,“怎么会这样?不是说零式战斗机性能很好么?”

  “哈依!”矢野音三郎一顿首又道,“零式战斗机的性能确实不错,但是在这次对奉天的空中侦察中,也暴露出一个致命缺陷,那就是机体强度不足,一旦机体有损伤,在高速飞行或者高强度的机动中很容易撕裂解体。”

  顿了顿,矢野音三郎又说道:“不过,这不是我们的事情。”

  “索嘎!”石原莞尔点了点头,又道,“这次对奉天的侦察,零式战斗机中队付出了如此惨重的代价,总不至于一无所获,是吧?”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道,“收获还是有的,而且不小!”

  “是吗?”石原莞尔欣然点头,又道,“你说说,什么收获?”

  “哈依!”矢野音三郎一顿首说道,“最大的收获,就是察哈尔独立团在奉天城区构筑了一张严密极高的防空火力网,从零式战斗机中队的损失情况来看,要想对奉天城区实施俯冲轰炸只怕是不现实的,所以,只能出动长程攻击机进行高空轰炸。”

  “但是高空轰炸的效果却要差得多。”石原莞尔皱了一下眉头,又道,“还有呢?”

  矢野音三郎又道:“还有就是,奉天城内的中国人正在构筑街垒工事,还有城外公路上也遍布运输各种物资的大车、卡车,从这个情形判断,察哈尔独立团应该是准备要在奉天长期坚守,跟我们打一场城池攻防战!”

  “是吗?”石原莞尔闻言,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

  因为这实在算不上好消息,如果可以选择,他宁可察哈尔独立团放弃奉天,紧急撤回到关内去,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了,可现在,问题却复杂了,因为这意味着第七军很可能要在奉天跟察哈尔独立团打一场大规模的巷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