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0章 稳住防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0章 稳住防线

矢野音三郎道:“司令官阁下,这个徐锐还真的是难缠啊。”

  顿了顿,矢野音三郎又说道:“这次回援,我们根本就没有刻意隐瞒消息,甚至还故意放出了风声,目的就是为了要让徐锐知道,我们第七军已经成为一个重兵集团,面对着重兵集团的回援,徐锐最为明智的选择难道不应该是撤回到关内么?”

  “是啊。”石原莞尔喟然道,“换一个人,或许就放弃奉天、撤回到关内了,可是徐锐却非但不肯撤,反而发动当地的老百姓在奉天大举修建防御工事,摆出了一副要在奉天跟皇军决战的架势,此人的思维真的与常人不同哪。”

  矢野音三郎接着说道:“这样一来,我们的麻烦可就大了,尤其是现在,徐锐的部队还在奉天城内构筑了严密的防空火力网,使得我们的攻击机没有办法俯冲轰炸,然而,单凭长程攻击机的高空水平轰炸,只怕是很难摧毁奉天城内的工业区。”

  “索嘎。”石原莞尔紧接着说道,“不能摧毁奉天的工业区,也就意味着徐锐的部队可以源源不断的获得武器弹药,甚至封锁也没用,因为趁着这几天,察哈尔独立团已经将周边的本溪、铁岭、四平等县城搜刮一空,并且将搜刮到的所有物资统统运到奉天,单凭这几天搜刮到的物资,察哈尔独立团就足以支撑半年!”

  “半年!”矢野音三郎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沉声道,“徐锐此人诡计多端,而他的部队一结善于巷战,在弹药充足的前提下,察哈尔独立团没准真可以坚守半年以上,卑职真的无法想象,皇军将要在奉天之战中付出多大的代价?”

  “多大代价我不知道。”石原莞尔摇了摇头,旋即眸子里掠过一抹狰狞,又说道,“我只知道,无论付出多大代价,都必须歼灭察哈尔独立团,而且这一次绝不能让徐锐这个家伙再跑了,必须让奉天成为他战争生涯的最后一站!”

  矢野音三郎皱眉说道:“如果要想猎杀徐锐的话,恐怕还得让井上小姐他们过来,卑职这就致电井上小姐,命她率领特战大队前往奉天与我们汇合。”

  “这个先不急。”石原莞尔摆了摆手,接着说道,“毕竟,奉天之战将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艰苦巷战,并不会那么快就结束,所以井上大队不必那么着急到奉天来,何况哈尔滨机场还有油料库的安保工作也十分重要,非井上大队不可能胜任。”

  “哈依!”矢野音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英明。”

  ……

  这时候,徐锐正骑着猛男飞驰在回奉天的公路上,卓力格图虽然也骑着一匹骏马,而且骑术非常好,但是却要竭尽全力才能够勉强追上猛男,没辙,猛男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上次的重伤似乎对它没有一丁点的影响。

  策马飞奔之际,徐锐忽然连打了几个响亮的喷嚏,遂即轻轻一勒马缰,猛男便立刻人立而起,并且发出一声嘹亮的长嘶声,等到前蹄落地时,便已经硬生生止住,片刻之后,卓力格图的坐骑才喷吐着热气追了上来。娱乐星工场

  徐锐扭头看了眼北边,嘿然道:“阿图,你信不信肯定又是石原这个老鬼子在背后说我坏话?”

  “我信!”卓力格图连连点头道,“肯定就是这个老鬼子在背后念叨你。”

  “不过说真的,这次小鬼子回援的力度,还是有些超乎我的想象。”停顿了一下,徐锐又道,“两个装甲师团再加上七个步兵师团,这个跟我的预计差不太多,但我没想到,鬼子居然把第五飞行团的主力都调了回来。”

  卓力格图问道:“团长,鬼子的第五飞行团很强大么?”

  徐锐嘿然说道:“阿图,这个第五飞行团除了有一千八百多架各种型号的轰炸机,还有一千两百多架各种型号的战斗机或者侦察机,你说强大不?”

  卓力格图闻言,顿时瞪大了眼睛,叫道:“团长你是说,小鬼子为了对付我们团,调回来了三千多架各种型号的轰炸机或者战斗机?”

  “那倒也没有这么夸张,毕竟跟苏军的战争还没有结束,第五飞行团肯定要留下相当一部分飞机保持对苏联空军的空中压制。”徐锐摇摇头,又道,“所以,三千架是没有的,但是我想,一千五百架飞机肯定还是有的!”

  “这就难怪了。”卓力格图恍然道,“难怪要让飞行大队躲起来。”

  “肯定得躲啊,不然留下来等死么?”徐锐哂然一笑,又说道,“我现在就希望,在鬼子第五飞行团主力调离之后,朱可夫的西部集群能够把防线稳定住,要不然,如果苏军守不住西伯利亚防线,我们在奉天的牺牲就毫无价值了。”

  卓力格图道:“团长放心,苏军肯定可以的。”

  徐锐摇摇头,幽幽说道:“但愿吧。”

  ……

  在西伯利亚,安加尔斯克。

  一架日军的攻击机从高空俯冲下来,又猛然向上拉升。

  紧接着,一阵刺耳的航弹尖啸骤然从朱可夫头顶掠过,朱可夫的两名警卫员便赶紧抢上前,将朱可夫扑倒在地上,一边大吼道:“司令员,小心!”

  “轰!”航弹在朱可夫身后几十米外轰然爆炸,溅起大量泥砂,漫天四溅,其中不少扑簌簌的掉落在了朱可夫和他的两名警卫员的身上,烫得三人直呲牙。

  朱可夫抬头,目送着投完弹的日军攻击机消失在空中,叹息道:“既便日军已经将他们的空军主力调走,可是我们苏联空军却还是占不到便宜呀。”

  大约五天前,情报显示,西伯利亚战场上的日军航空兵主力开始大举撤离,朱可夫便立刻意识到,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对东北的闪电战起作用了,因为东北面临危险,日军不得已才把西伯利亚战场的航空兵主力调回去。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朱可夫顿时间精神大振。道士的都市生活

  朱可夫原本还以为,他们远东方面军的机会已经到了,于是立刻集中了刚刚从叶卡捷林娜堡机场转转过来的五百多架伊尔十六型战斗机,再加远东方面军剩下的三百余架伊尔十五型战斗机,发动了一次大规模的空中反击。

  结果,却还是以失败告终,唯一的区别就是,没有败得像以前那么的惨。

  此后,苏联空军就再不敢大规模出击,而只敢出动少数战斗机,对日军攻击机发起小规模的偷袭,但既便是面对小日本的攻击机,苏联空军的战斗机也占不到便宜,譬如刚才,朱可夫就亲眼目睹了一架伊尔十六型战斗机跟一架日军攻击机的格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相比之前被日军航空兵压得气都喘不过来,现在的苏联空军却至少拥有了一定的反击能力,有了一定的反击,日军的攻击机就再也不能对苏军的地面目标展开肆无忌惮的狂轰滥炸了。

  千万不要小看这点,正是因为这点细微变化,致使西伯利亚的战局发生了重大变化,到现在为止,苏联红军虽然仍旧挡不住日军的进攻,仍旧在节节败退,但是败退的速度已经渐渐慢下来,从之前一天溃退上百里,到现在一天只溃退不到五十里。

  前方的溃退速度在变慢,后方的溃兵就有了更多的整顿的时间,军需物资的调拨以及兵力的调度,也就更加的从容,对于苏联红军来说,一切都在向着积极的方面发展,朱可夫有理由相信,最多再退两百里,苏军就能稳住局面。

  不过,现在的这段距离,却是最困难的阶段。

  朱可夫在两名警卫员的搀扶下刚刚坐起身来,一抬眼,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挎着莫辛纳甘步枪从前面快速跑过。

  朱可夫便赶紧伸手喊道:“瓦西里上尉!你这是要去哪?”

  那个身影还真是瓦西里,扭头看见是朱可夫,瓦西里便赶紧转身迎上前来。

  到了近前之后,瓦西里讶然问道:“司令员,你怎么到前线来了?多危险呀。”

  “没事,这里安全得很。”朱可夫摆了摆手,又问道,“你还没说你要去哪呢?”

  “找司令员你。”瓦西里喘息着道,“司令员,我们好像发现了日军的指挥部,所以,我请求立刻对日军指挥部实施斩首作战。”

  “斩首作战?”朱可夫闻言顿时间心头微动。

  “是的。”瓦西里表情严肃的说道,“司令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那应该是前线日军的一个师团部,如果我们能够摧毁掉日军的师团部,司令员再集中兵力打一次反击,或许有机会瓦解掉这一路日军的攻势。”顿了顿,瓦西里又说道:“这样一来,就算我们西部集群不能由此转入反攻,也至少可以将防线稳住。”

  朱可夫略一沉吟后说道:“瓦西里上尉,我批准了。”

  “是!”瓦西里啪的立正,然后转身兴冲冲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