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2章 局面严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2章 局面严峻

    石原莞尔和矢野音三郎这两个老鬼子,此时就站在距离铁岭两千米外的、其中一辆九七式中型坦克顶上,身处庞大的装甲集群以及步兵集群的中间,周围都是平原,天空中还有数以百计的攻击机、战斗机的保护,所以两个老鬼子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安全。



    石原莞尔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却对察哈尔独立团的反应感到无比的失望。



    看到铁岭城中的中**队始终不出击,更没有看到坦克以及飞机的影子,石原莞尔便不由得叹息了一声,对身边的矢野音三郎说:“矢野君,看起来徐锐是不打算出动航空兵还有装甲部队,跟皇军打一场当面锣、对面鼓的大决战了。”



    “索代斯奈。”矢野音三郎一顿首说道,“卑职多么希望,察哈尔独立团能够出动他们的航空兵以及坦克部队,跟皇军来一场堂堂正正的正面决战哪,这样的话,皇军就可以一战消灭徐锐的航空兵部队及坦克部队,接下来的事情也就简单了。”



    “所以才说,徐锐难对付啊,这家伙总会想尽办法让他的对手感到难受,我们越是希望他做什么,他就越是不会做什么。”石原莞尔摇摇头,又道,“不过,让我感到费解的是,徐锐这家伙究竟把他的航空兵部队还有坦克部队藏到哪去了?”



    “是啊,究竟藏到哪去了呢?”矢野音三郎跟着说道,“航空侦察兵已经对奉天城及周边所有区域实施了地毯式的搜索,却没有发现哪怕一架飞机或者一辆坦克!徐锐这家伙,该不会是将战斗机还有坦克藏到地底下了吧?”



    石原莞尔摇了摇头,又说道:“我更加不解的是,徐锐把他的航空兵部队和坦克部队藏起来干什么?航空兵难道不是用来进行空中作战的吗?还有坦克部队,难道不应该是用来野战的吗?难道他打算在奉天巷战中使用他的坦克部队?”



    “这样的话,对于皇军来说反而是好事。”矢野音三郎狞笑一声,又道,“因为在巷战之中,皇军的工兵部队更容易接近对方的坦克,还有战防炮部队也是更容易进行抵近射击,中国人的苏制坦克防护力再是强悍,只怕也顶不住战防炮的抵近射击。”



    “徐锐应该不至于如此愚蠢。”石原莞尔摇摇头,又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留着航空兵部队还有坦克部队,应该是为了最后突围用的。”



    “突围?”矢野音三郎说道,“徐锐该不会以为,在我们第七军大举回援并且已经兵临奉天城下后,他们察哈尔独立团还会有突围的机会吧?”



    “这也正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在我们第七军大举回援后,察哈尔独立团该怎么从奉天突围?论兵力,我们第七军足有二十万人,对方却只有两万人,而如果论兵器,我们有两个装甲师团将近四百辆坦克,还有将近两千架攻击机或者战斗机,而徐锐撑死了也就一百多辆坦克再加一百多架战斗机。”顿了顿,石原莞尔又道,“更何况,奉天地处辽东平原的最中央地带,这就更不利于突围!所以说,我实在是想象不出,察哈尔独立团该怎么从我们第七军的围困中突围?”



    矢野音三郎沉吟片刻后说道:“徐锐这家伙一贯狡诈,中间不会有什么阴谋吧?”



    “或许吧,或许真的有阴谋。”石原莞尔轻轻一颔首,又道,“不过我想说的是,在绝对的硬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没什么卵用!所以现在,就先拿下铁岭,先吃掉察哈尔独立团留在铁岭的这支部队,然后再来看徐锐会有什么反应。”异界功法推广大师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一顿首,又扭头对身后站着的传令兵说,“命令,野炮兵第二联队炮火准备,炮击一刻钟之后,装甲第一联队立刻引导步兵第二联队向铁岭北门阵地发起进攻,攻击机第六、第十二、第十八中队负责空中支援。”



    “哈依!”传令兵一顿首,钻进指挥车传达命令去了。



    ……



    这时候,铁岭城内。



    何光明将装满了官兵遗书的挎包递给姚磊,肃然说道:“小妖,交给你了。”



    姚磊却没有伸手去接挎包,梗着脖子说道:“我不去,营长你还是找别人吧!”



    “闭嘴!”何光明冷然道,“这是命令,老子让谁去送就是谁送,执行命令吧!”



    “我不!”姚磊咬着牙说,“营长,别的命令我全都服众,但是您的这个命令,请恕我姚磊无法服从,身为一连连长,在这种时候,我必须跟一连的全体弟兄们呆在一起,要不然我他妈的还配当这个一连长吗?”



    “简单。”何光明冷然道,“你现在被撸了,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是一连长,而只是营部的通信员,通信员姚磊同志,现在我以营长的名义命令你,立刻带着全营弟兄的遗书以及遗物回团部,再当面交给政委!”



    “营长,我……”姚磊的声音一下哽咽了。



    姚磊很清楚何光明的用意,他是想要为一营留下颗种子!一营可以为了全团的利益牺牲在铁岭城内,但是绝不能死绝!至于为什么是他姚磊而不是别人,那是因为在一营所有的连排级军官中,他是最为出色的。



    何光明将两个挎包挎在姚磊脖子上,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沉声说:“记住老长官曾经说过的话,我们大西北汉子的头可断、血可流,但是魂不能丢!等将来,团长带着弟兄们突围出去了,你可一定要把一营再给老子带起来!”



    “是!”姚磊眼睛一下就红了,然后啪的立正,向着何光明敬了一记军礼,再然后转身跨上早就准备好的一匹东洋马,出了铁岭的南门,向着奉天的方向疾驰而去,几乎是姚磊刚刚出城门,一排排的炮弹便已经攒落进铁岭城内。



    ……



    奉天,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一个通信兵神情凝重的走进作战室,向徐锐报告:“团长,鬼子第七军的重兵集团已经进至铁岭,并于五分钟之前向铁岭城发起了猛攻!”



    “知道了。”徐锐摆了摆手,示意通信兵离开。兽妃不当宠



    目送通信兵的身影出门而去,王沪生忽然说道:“老徐,铁岭不像奉天,既没有构筑防空火力网,也没有挖掘坑道工事,仅仅凭借城内的民房建筑,一营要想挡住石原莞尔第七军超过十天,只怕是非常的困难哪。”



    停顿了一下,王沪生又说道:“要不然再调一个营上去?”



    “不。”徐锐断然摇头,又道,“我相信一营一定可以的。”



    王沪生耐心的劝说道:“老徐,从个人的情感上,我也愿意相信一营可以做到,但是情感归情感,理智却又是另一回事,以一营现有的条件,要想守住铁岭超过十天时间,真的是非常困难,我们**人总得讲究事物的客观规律吧?”



    徐锐轻轻叹息了一声,说道:“老王,要说够,就算是把全团都调上去也不够,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可有七个师团、两个装甲师团超过二十万人!所以,就算是把我们全团都调到铁岭去,只怕也不够对方塞牙缝的。”



    王沪生便也跟着叹息了一声,因为他知道徐锐说的是对的。



    之所以命令一营守铁岭十天,仅只是为了争取时间,为了团主力能够更好的守住奉天城而已,说白了这个就是丢车保帅,这时候如果调更多兵力前往铁岭,就是舍本逐末,所以只能寄希望于一营能够创造奇迹了。



    不过知道归知道,王沪生的心里却还是感到很难过。



    当下王沪生说道:“老徐,我到主坑道那里去看看。”



    目送王沪生的身影远去,徐锐的眸子里掠过一抹决然之色,作为政委,王沪生可以不在团部作战室,但是作为团长,他徐锐却必须呆在作战室,他不仅要亲口下达让一营死守铁岭十日的命令,还要在作战室里眼睁睁的看着一营在铁岭与小鬼子殊死搏斗!



    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世人只看到名将踩着万骨走进名垂青史的荣耀,然而又有几个人想过,在不断的征战当中,面对战友、部下的相继离去,名将内心的那份伤感与凄惶?又有几个人想过,当最后名垂青史的时候,名将内心的孤独?



    如果世事可以重来,如果人生有得选择,想来应该没几个人愿意当这样的名将吧?至少徐锐他不想,他其实更愿意跟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呆在一起,一辈子当一个平凡人,战争可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时间在缓慢的流逝。



    铁岭的战报,通过电波被不断的传送到奉天的团部。



    局面很严峻,一营设在城外的三道防线,在小鬼子的第一波攻势下便土崩瓦解了,何光明原本还夸口说,小鬼子在三天之内别想打进铁岭城内,但是残酷的现实却给了何光明沉重一击,只是第一波进攻,城外的三道防线便全部失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