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3章 残酷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3章 残酷巷战

“轰隆隆……”

  原本就已经年久失修的铁岭北门城楼终于承受不住鬼子炮火的连续轰击,哗啦啦的垮塌下来,趴在城楼上猛烈射击的十几名官兵来不及撤离,顷刻被卷入到废墟中,转眼之间就消失在无影无踪,只有浓烈的烟尘漫天而起。

  不过守在缺口两侧城垣上的官兵却仍旧不肯撤退,兀自依托城墙的垛堞,对着城外的鬼子兵猛烈开火,城墙的高度至少有十几米,居高临下可以对躲在坦克后方的鬼子步兵造成非常有效的杀伤,所以一连才不愿放弃城垣。

  “呲啦~~”一道耀眼的火舌突然从城垣上窜出来。

  眨眼之间,这道耀眼的火舌便已经飞射到了一个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跟前,旋即准确的命中了坦克炮塔与车身的结合部,下一霎那,伴随着猛烈的爆炸,这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炮塔便立刻从根部整个被掀了开来。

  鬼子坦克的皮还是薄了些,抵挡不住火箭炮的近距离直射。

  不过鬼子坦克胜在数量多,几乎是在这辆九五式轻型坦克被打爆的同时,另外三辆九五式轻型坦克的炮塔便旋转过来,三门37mm口径的主炮已经瞄准了前方城垣,刚刚一击得手还处在兴奋中的火箭手意识到不妙,想要转移,却已经晚了。

  说时迟那时快,三辆鬼子坦克已经同时发炮,三发37mm口径的动能弹,几乎是瞬间就命中了火箭手藏身的那段城垣,其中的一发动能弹在穿透了城墙的垛堞之后,紧接着又命中那个火箭手的胸口,然后瞬间就将火箭手的身体撕扯成了碎片。

  紧接着,鬼子的近距离支援炮火便排山倒海般倾泄了过来。

  相比西方列强,鬼子的重武器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差很远,但是大量装备的九二式步兵炮却堪称一款优秀的近距离步兵支援火炮,在实战中,这种火炮的威力极大,这会,就是鬼子的九二式步兵炮在猛烈开火。

  至少六门九二式步兵炮集中火力,猛烈轰击铁岭北门城楼。

  几轮炮火之后,缺口两侧的城垣终于也垮塌下来,形成了一个巨大缺口,而且垮塌下来的城砖废墟在城墙内外形成一个缓坡,成了一条通道,小鬼子的六七辆坦克便立刻嘎吱嘎吱的开了上来,至于,城垣彻底失守了。

  城垣失守之后,战斗便进入到了最为残酷的巷战。

  赵大傻藏身在一栋三层的洋楼上,端着莫辛纳甘步枪向着前方连续射击,他这里的射界非常好,居高临下,正好可以越过小鬼子的轻型坦克,对藏身在坦克后面的鬼子步兵形成有效杀伤,仅只片刻功夫,他就已经打死了好几个鬼子。

  不过,当赵大傻连续射杀了第六个鬼子之后,终于引起了鬼子坦克注意。

  原本正沿着街巷向前突进的九五式坦克忽然停下,然后炮塔也转了过来,将黑洞洞的炮口对准了赵大傻藏身的那栋三层小楼,赵大傻浑身的汗毛便顷刻间倒竖起来,当下便狼嚎一声从藏身的天台窜起来,然后一个前空翻便跳了下来。我家农场有条龙

  几乎是在赵大傻跳下天台的同时,一发炮弹已经准确的命中三层小洋楼。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三层洋楼的天台便已经被打得烟尘四溅,碎砖纷飞,赵大傻的背上也是挨了一块碎砖重击,整个身形当时就加速落下来,又重重的摔倒在地上,落地之后又噗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了。

  抬头再看三层小楼,只见刚才藏身的天台已经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赵大傻如果不是反应快,提前跳下来,此刻只怕已经被打成碎片了。

  赵大傻正自庆幸时,一个通信兵扶着钢盔冲过来。

  通信兵并没有发现赵大傻,因为此时的赵大傻满身都是灰尘,几乎跟周围的废墟完全融为了一体,通信兵径直从赵大傻身边跑过去,一边还高声喊叫着:“赵排长,赵排长……”

  赵大傻便挣扎着坐起身来,没好气的道:“吼啥,老子在这呢!”

  “赵排长?”通信兵便立刻又折返回来,红着眼睛对赵大傻说,“指导员牺牲了,他让我转告你,一连从现在开始就交由你指挥了。”

  “你说啥,指导员牺牲了?”赵大傻闻言,眼睛一下子就红了。

  一连的指导员是个老红军、老党员,一连长姚磊就像个活阎王,但是一连指导员却像一个敦厚的长者,不仅在战斗中以身作责,生活中也经常会带头吃苦,而且还关心官兵,经常会熬夜给全连弟兄缝补破军装。

  所以全连官兵对指导员的感情极深。

  “嗯。”通信兵重重一点头,咬紧牙关说道,“小毛蛋打鬼子坦克时受了伤,指导员想把他背回来,往回走的时候遭到了鬼子机枪封锁,最后两人都牺牲了。”顿了顿,通信兵又红着眼睛说,“赵排长,你可得给指导员报仇哇!”

  “嗯!”赵大傻重重点头,沉声道,“我们走!”

  指导员已经牺牲了,作为一排长的赵大傻已经成了全连职务最高的,所以当仁不让的接过了一连的指挥权,所以他就不能再留在后面了,当即来到了战场前沿,此时一连跟鬼子的巷战已经进入到白热化状态。

  由于一连装备有火箭筒,在巷战中火箭筒的威胁尤其大,所以鬼子坦克再不敢肆无忌惮向前突击,这一来,局面立刻又演变成了传统的步兵攻防战,但第七军不愧是经历过赤塔会战锤炼的精锐部队,无论战斗意志还是战斗经验都是杠杠的。

  而现在担纲主攻铁岭城的第二师团,更是精锐中的精锐!

  所以在巷战中,一连也只能够勉强跟鬼子打个旗鼓相当。

  赵大傻上来时,顶在交战最前线的三排早已经伤亡过半,全排官兵加起来也就只剩下八十多号人,要知道,满编时三排足有将近两百人,相当于是一个加强连,可是现在,全排已经只剩下八十多人,这才打了半天不到,可见战况有多惨烈!魔尊霸爱:狂拽小魔妃

  这会,三排正跟鬼子就一栋六层的钢筋混凝土大楼展开反复的分夺,因为这栋大楼不仅是这附近的制高点,而且本身极为坚固,可以抗住炮弹轰击,也就是说,无论谁控制了这栋六层大楼,就基本上控制了整个北城区。

  就在片刻之前,鬼子不惜投入重兵,出动了六辆坦克引导一个步兵中队发动了一波大规模的攻势,终于从三排手中夺走了大楼,一连指导员就是在刚才的战斗当中牺牲的,所以现在这栋六层大楼已经落入小鬼子的手里。

  这下,局面对一连来说就很严峻了。

  因为,小鬼子只需要在大楼顶上架起重机枪,就可以居高临下封锁附近的街巷,到时候一连甚至连兵力调度都会变得十分困难!所以说,必须尽快夺回这栋大楼,要不然,这仗就没法打了!赵大傻瞬间就已经下定决心。

  当下赵大傻抬头大吼道:“三排长!”

  一个班长弯着腰上前来,惨然应道:“赵排长,我们排长刚刚牺牲了。”

  “艹!”赵大傻忍不住爆了粗口,又接着说道,“牛班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三排的代理排长,现在你立刻将全排弟兄组织起来。”

  “是!”牛班长答应一声,又大喝道,“全都有,准备战斗!”

  死战余生的八十多名老兵便立刻开始检查身上的枪支弹药,还有手雷,片刻后,所有的官兵便都已经准备就绪,牛班长又跟赵大傻打了个手势,意思是他们已经准备好了。

  赵大傻重重一点头,又回头对身后几个班长大吼道:“等会战斗打响后,九班从大楼左侧上,七班走大楼右侧,八班跟我走正面,重机枪班还有火箭筒小组负责战场遮断,不能让小鬼子的步兵支援上来,尤其不能让小鬼子的坦克上来!明白?”

  “明白!”几个班长轰然应喏,赵大傻又一挥手喝道,“行动!”

  下一刻,赵大傻便将钢盔往头上一扣,第一个从藏身的废墟窜了出来。

  紧接着,三排八十多名官兵也纷纷从各自藏身的废墟中窜出,并迅速分成三股,分别从左翼、右翼以及中路向六层大楼发起反击。

  这时候,距离小鬼子占领这栋六层大楼还不到五分钟,小鬼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在大楼天台架起机枪,但既便如此,发现赵大傻率领三排发起反突击之后,大楼内的鬼子中队还是迅速做出反击,纷纷冲到大楼靠南的窗户前,举枪猛烈射击。

  六挺歪把子还有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也迅速被架了起来,同时猛烈开火,灼热的子弹顷刻间就跟狂风暴雨般扫过来,锁住了赵大傻和三排官兵的突进路线,只不过,赵大傻和三排官兵并没有因此就停下脚步,而是迎着鬼子的枪林弹雨继续往前冲。

  三排官兵一排排倒下,却仍旧迎着枪林弹雨继续向前,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