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4章 硬骨头连-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4章 硬骨头连

在付出了将近三分之一的伤亡之后,赵大傻终于带着最后剩下的四十多个老兵冲进了大楼,与隐蔽在大楼内的小鬼子短兵相接。

  大楼是那种老式大楼,前边是走廊,然后是一个个独立的房间。

  上下楼的楼梯有三道,左右各一道,中间还有一道,这也是赵大傻之所以兵分三路的原因,因为只有分三路突击,才有可能将鬼子上下楼的支援通道堵死,要不然,好不容易肃清了一楼的鬼子,二楼的鬼子却又从别的楼梯支援了下来,一切就要从头再来。

  赵大傻留下一个小组守住中间楼道,然后便带着剩下的十几个老兵开始清剿隐藏在一楼房间里的鬼子,距离第一个房间还有大约两三米,房门忽然间洞开,两个鬼子端着刺刀从房门冲出来,赵大傻下意识的扣下了扳机,挎在胸前的波波沙冲锋枪猛烈开火,瞬间就将冲出来的两个鬼子兵打成筛子。

  不过,走到房间门口,赵大傻却并没有贸然往里冲,而是快速探了下头。

  果然,几乎是在赵大傻把脑袋缩回去的瞬间,房间里就响起了叭的一声。

  赵大傻打了一个手势,身后的一个老兵便立刻解下一颗手榴弹,拉着导火索之后又过了大约两秒,然后手腕一抖扔进去,旋即就是轰的一声响,然后不等硝烟散尽,赵大傻便一个闪身到了门前,端着波波沙就猛烈开火。

  火力持续了大约数秒,赵大傻停止射击,身后一名老兵便端着莫辛纳甘步枪埋头冲进了房间,片刻后,老兵便又从硝烟中走了出来,再向赵大傻打出了安全的手势,意思是说里边的鬼子已经全部被炸死了。

  赵大傻点点头,先给手中的波波沙冲锋枪换了弹夹,又走向第二个房间。

  同样的场景在另外两个方向反复的上演,不到片刻,一楼的十几个房间就已经被清扫了一遍,躲在里边负隅顽抗的十几个鬼子也全部被肃清了,再然后,赵大傻又带着三排官兵顺着楼梯往二楼进攻,不过这时候却遭到了鬼子激烈抵抗。

  不过这个时候,局面已经完全进入二排的掌控之中,因为鬼子的援军已经遭到重机枪班及火箭小组的压制,短时间内根本就上不来,而仅凭大楼内剩下的二十多个鬼子,明显已经不可能是三排对手。

  激战片刻之后,中间楼梯首先取得突破,赵大傻身先士卒,端着波波沙冲锋枪第一个冲上二楼阳台,一抬头看到两个鬼子顺着楼梯从三楼下来,赵大傻抬手就是一梭子,两个鬼子便立刻摔倒在地上,又顺着楼梯骨碌碌滚到赵大傻面前。

  紧跟在赵大傻后面的两个老兵不由分说,对着两个鬼子的胸口就是叭叭两枪,两个鬼子抽搐了两下,很快就没有动静了,赵大傻又留下两个兵守住二楼到三楼的楼梯口,然后带着剩下的十几个老兵开始清扫大楼二层的房间。

  这一切说来慢,但其实速度还是很快的。

  还不到一刻钟,支援上来的鬼子还没突破一连重机枪班的火力封锁,赵大傻他们就已经肃清大楼内的鬼子,并重新控制了整栋大楼,旋即赵大傻便爬到天台上打出手势,命令重机枪班还有火箭筒小组也进入大楼。极品透视小神农

  ……

  看到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大楼转眼又丢了,对面的鬼子立刻恼羞成怒。

  担纲主攻的鬼子大队长将身上军装一脱,直接就挺着军刀上了阵地,协同作战的坦克中队也将最后剩下的四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全都派了上来,引导着步兵第一大队剩下的两百多个鬼子发动了最后同时也最为凌厉的一次攻击。

  ……

  大楼内,赵大傻正带着三排官兵在部署防御火力。

  正忙呢,天台上一个负责警戒的老兵便从护栏上探出头,对着下面声嘶力竭的大叫了起来:“赵排长,鬼子又来了,至少一个中队,还有四辆坦克……”

  话音未落,对面街上忽然响起叭的一声,遂即正在喊话的哨兵便从护栏外摔下来。

  却是隐藏在对面民房顶上的鬼子狙击手开枪了,第二师团在经历了赤塔会战之后,已经总结出了一整套的巷战战术,狙击手的大量运用就是最有效的战术之一,铁岭这一战,步兵第二联队的狙击手就给一连造成了大量杀伤。

  “该死的!”赵大傻咒骂了一声,大吼道,“准备战斗!”

  正在构筑防御工事的三排官兵便纷纷进入各自的射击位。

  赵大傻撅着屁股爬到临时开设的瞭望孔前,发现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已经引导着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从前方的主干大街扑过来,看不到另外的两辆坦克,估计是在另外一条大街上,小鬼子这次玩的是两路齐攻!

  “轰!”其中一辆九五式坦克行进间开火,顷刻间在大楼左侧的墙上炸开一个脸盆大小的破洞,动能弹在穿透砖墙之后又发生了翻滚,瞬间形成一股巨大气浪,将附近两个老兵掀翻在地,那两个老兵只是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

  “艹!”赵大傻立刻怒了,愤怒的大吼道,“火箭筒!”

  下一刻,伴随着呲啦一声,一道火舌便从大楼三层猛的喷射了出来,眨眼之间,这道耀眼的火舌便已经到了坦克跟前,旋即轰然爆炸,但是遗憾的是,这枚火箭弹并没有能够准命的命中目标,虽然在坦克的左侧车身上打出了一个窟窿,但是并没能完全摧毁坦克,等到硝烟散尽之后,鬼子坦克依然还在顽强的往前走。

  “可恶!”赵大傻一拳锤在面前的墙壁上,大怒道,“再来!”

  紧接着,又是呲啦一声响,另一道火舌便从另一个射击位喷射而出。

  这一次,火箭弹终于准确的命中了鬼子坦克的油箱,引发了大爆炸!爆炸过后,鬼子坦克很快就成了一团巨大的火球。

  不过小鬼子并不是一味挨打而不知道还手。铁血帝国

  几乎是在火箭筒小组发射第二枚火箭弹之后的同时,隐蔽在对面民房中的鬼子火箭筒小组也动手了,两发火箭筒几乎是同时发射出来,拖着长长的尾焰,朝三排火箭筒小组的射击位攒射过来,小鬼子其实也装备了大量火箭筒。

  下一刻,三排火箭筒小组的射击位便猛然爆炸开来,小鬼子发射的火箭弹直接就穿透了大楼的砖墙,在火箭筒小组藏身的房间里猛然爆炸开来,整个火箭小组的正副射手及两名弹药手顷刻间就被炮弹爆炸产生的破片射成筛子。

  等到赵大傻带着警卫员冲进房间,从废墟中扒拉出火箭筒时,却发现火箭筒早已经变了形,报废了!看到这,赵大傻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因为这已经是一连仅剩的一具火箭筒,这具火箭筒报废之后就只能靠爆破手对付鬼子坦克。

  大楼外,剩下的那辆鬼子坦克仍在不断的向前突进,密集的枪声都遮掩不住坦克引擎的轰鸣以及坦克履带向前碾压时发出的嘎吱声响,转眼间,鬼子坦克距离大楼便已经只剩不到五十米远了,如果再让鬼子向前突进,大楼就又要易手!

  当下赵大傻以最快速度下到一楼,然后厉声大吼道:“牛得彪!”

  三排一班班长牛得彪弯着腰爬到赵大傻面前,大声应道:“到!”

  赵大傻一巴掌拍在牛得彪钢盔上,厉声说道:“牛得彪,从现在开始,一连由你接替指挥,记住了,我们一连可是硬骨头连!可不要把部队给老子带垮了!”

  说完了,不等牛得彪有任何反应,赵大傻又厉声大吼道:“手榴弹!”

  所有老兵都知道赵大傻想做什么,当下便解下腰间的手榴弹递过来。

  赵大傻接过六七颗手榴弹,又解下绑腿胡乱的捆成一束,就在这个时候,冷不防牛得彪从斜刺里冲过来,一把就从赵大傻的怀中抢走了那捆手榴弹,然后大吼一声:赵排长,交给我了!再然后就抱着集束手榴弹冲出了大楼。

  赵大傻愣了下,遂即声嘶力竭咆哮起来:“全都有,火力掩护!”

  霎那间,整栋大楼从一层到六层的几十个窗户便同时猛烈开火,密集的火力一下就在前方街道上交织成一张密集的火力网,不仅将鬼子步兵完全的压制住,还把鬼子坦克的注意力也吸引过去,鬼子坦克的主炮缓缓扬了起来,瞄准了六层的重机枪。

  地面上,牛得彪抱着集束手榴弹快速扑向五十米外的鬼子坦克。

  然而遗憾的是,并不是所有的鬼子兵都遭到了压制,至少隐蔽在后方民房顶上的鬼子狙击手并未遭到压制,密集的火网中,一道淡淡的子弹轨迹一闪即逝,正向前飞奔的牛得彪便闷哼一声摔倒在地,这一枪直接就命中了他的胸口要害,鲜血顷刻间便从牛得彪的口鼻中汩汩的溢出来,牛得彪挣扎着想要翻过身往前爬,却怎么也无法如愿。

  不片刻,牛得彪便再没有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