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5章 军人的宿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5章 军人的宿命

铁岭城外,第七军临时司令部。

  矢野音三郎弯腰钻进指挥帐蓬,走到石原莞尔面前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建议留下一个步兵师团继续围攻铁岭,军团主力则直接绕过铁岭南下,不要再在铁岭跟中国军队做过多纠缠,继续这样强攻下去,损失太大了!”

  石原莞尔皱了一下眉头,问道:“损失有多大?”

  矢野音三郎一顿首说道:“司令官阁下,这才半天时间还不到,步兵第二联队所属第一大队就已经伤亡了近五百人,协同作战的装甲第一联队,也损失了至少三十辆坦克,但是所取得的战果却几乎可以忽略!”

  停顿了下,矢野音三郎又说道:“城外野战时,中国军队显得不堪一击,但是在进入到城区巷战之后,中国军队的表现却立刻大相径庭,再这样打下去,卑职担心,就算搭上整个第二师团外加装甲第一联队,也未必能够在短时间内拿下铁岭城。”

  一听这话,石原莞尔的脸色立刻也垮了下来,早在开战之前,他就已经预料到铁岭之战的损失不会小,但他还是没有想到,损失竟然会这么大!才半天,居然就损失了半个步兵大队外加一个战车中队,这么大损失,谁能受得了?

  “八嘎牙鲁!航空兵在干什么?让航空兵团继续加大对铁岭城的轰炸力度!”石原莞尔的第一反应是第三飞行团不够卖力,没有对铁岭展开地毯式轰炸,要不然航空兵团的轰炸力度足够,步兵遭受的抵抗强度就小得多。

  “司令官阁下,航空兵团甚至使用了硫磺弹,但是作用不大。”矢野音三郎摇摇头,又苦笑道,“这些该死的中国士兵就跟地老鼠似的,航空兵轰炸的时候,他们全躲了起来,可是轰炸才刚一结果,便立刻又从各个角落钻出来。”

  顿了顿,矢野音三郎又说道:“卑职严重怀疑,徐锐的部队早就已经在铁岭城内挖了大量坑道工事,所以,继续强攻代价太大了,卑职建议留下一个步兵师团对铁岭围而不攻,军团主力则绕过铁岭,直扑奉天!”

  石原莞尔掠了矢野音三郎一眼,幽幽的说道:“矢野君,一个小小的铁岭尚且如此,奉天难道就能更容易?如果徐锐的部队早在铁岭挖了坑道工事,那么奉天城内的坑道工事,只会更加完备、坚固!如果皇军连铁岭都拿不下来,奉天就更不用提了。”

  顿了顿,石原莞尔又接着说道:“何况,留着这样一支精锐部队在铁岭,真的好吗?矢野君你也应该清楚,我们第七军所有的军需物资,可是都得通过公路从哈尔滨进行补给,天知道这支部队会不会突然间溜出城,袭击第七军的军需物资?”

  矢野音三郎道:“司令官阁下,可以对铁岭城四面合围,确保他们出不了城。”

  石原莞尔说道:“矢野君,你刚才也说了,徐锐的部队很可能已经在铁岭城内挖好了坑道工事,那么,又有谁敢保证,他们没有挖一条地道专门通向城外?万一真有这样的一条地道存在,关键时刻,岂不坏事?”亿万老公宠妻无度

  矢野音三郎便立刻沉默了,因为他根本不敢做这个保证。

  当下石原莞尔又接着说道:“所以,还是让第二师团革新战术,尽快消灭铁岭城内的中国兵才是正经!一天没有消灭铁岭之敌,第七军就一天不能南下!”

  “哈依!”矢野音三郎重重顿首,转过身郁闷的离开了。

  ……

  奉天,察哈尔独立团团部。

  杜俊杰急匆匆走进作战室,向徐锐报告道:“团长,小鬼子在今天上午吃了亏之后,似乎急眼了!晌午刚过,就从四个方向同时发起了猛攻!现在铁岭的东南西北四个城区都已经陷入激战,一营的伤亡非常大!尤其守北城区的一连,到中午时就已经伤亡过半,一连的刘指导员也已经牺牲了!”

  整个作战室顷刻间变得鸦雀无声。

  包括杜俊杰在内,在场所有的参谋都已经意识到,眼下的局面已经十分严峻,奉天的防御工事至少还要一周才能够完全成形,但是一营在铁岭却已经险象环生,看样子,一营在铁岭最多也就坚持两天,石原莞尔的第七军远比他们预期中更加难以对付。

  然而,徐锐脸上却连一点表情都没有,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

  杜俊杰原本还想问,要不要派谴援兵?但看到徐锐这样,便立刻咽回肚子里。

  徐锐说完我知道了,便拿起铅笔角尺准备在地图上画线,但是只听呲啦一声,竟然将牛皮纸的地图生生给划破,杜俊杰和在场的几个参谋纷纷侧目,投来很讶然的目光,徐锐却已经没事人般收起了笔尺,转身走向休息室。

  但是在跨过门槛时,徐锐脚下却又嗒的一声踢到了门槛,险些当场摔倒在地,杜俊杰和几个参谋顿时面面相觑,团长这是怎么了?

  绘个图把地图划破,走道也能拌门槛?

  ……

  石原莞尔让第二师团革新战术,尽快攻占铁岭,第二师团的师团长丸山政男接到命令之后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最后,这老鬼子终于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将之前的主攻北城区,改成四面围攻!

  丸山政男的的意图非常的明确,老子的第二师团足有两万两千多人,但是城内的中国军队撑死了也就两千多人,也就是说,第二师团兵力几乎十倍于中国军队,这时候,如果只在局部战场打小规模巷战,相当于是添油战术,发挥不出人多势众的优势,但如果从四个方向同时发动猛攻,第二师团的兵力优势就能发挥出来。

  必须承认,丸山政男的这个办法虽然笨,但是针对性却是十分强的。

  中午过后,先是第三飞行团出动了十几个攻击机中队,将铁岭城炸了个天翻地覆,紧接着野炮兵第二联队又对铁岭实施了集群炮击,然后,第二师团一下就出动了四个大队,在两个坦克中队的引导之下,从四个方向同时发起猛攻。洪荒之神皇纪元

  转眼之间,铁岭城便陷入到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其中最为凶险的又是一连把守的北城区,因为,今天上午其余几个方向并没有遭受鬼子的大规模攻击,因而伤亡并不大,但是一连把守的北城区却遭到了小鬼子的猛烈攻击,最后阵地是守住了,可是一连官兵已经伤亡过半。

  也就是说,一连要以不到三百人的兵力守住北城区,难度可想而知。

  但是再难,一连官兵也只能自己咬牙扛,因为营长何光明已经发话,他不会有一兵一卒的援军给一连,因为其余几个方向也在遭受鬼子的猛攻,二连、三连还有营直属警卫排各自守卫一片城区,现在何光明手里确实已经没有一兵一卒。

  此时此刻,北城区的战斗已经进入到最危急的关头。

  那栋钢筋水泥结构的六层大楼已经再次失守,而且,一连已经无力再次组织反攻,因为赵大傻手里的预备队已经用完,现在整个一连已经只剩下不到五十人,不过既便这样,一连也仍旧死死的扼守着最后阵地。

  “弟兄们!”趁着鬼子进攻的间歇,赵大傻将全连最后剩下的四十多人叫到跟前,神情狰狞的嘶吼道,“我们身后就是城中心,城中心一失守,二连、三连还有警卫排的身后就会暴露在鬼子枪口下,这仗就没法打了。”

  四十多个残兵默默的盯着赵大傻,尽皆神情惨然。

  “所以,我们已经是退无可退了。”赵大傻惨然道,“该说的都已经说了,遗书和遗物也已经留好了,现在,是时候面对我们身为军人的宿命了!”

  说完了,赵大傻弯腰从阵前走过,又逐一拍打残兵的钢盔。

  被拍过钢盔的残兵便默默转过身,默默的整理身上的装备。

  将腰间最后的一颗手榴弹解下来搁面前,擦干净已经卷刃的刺刀上沾染的血迹,插进卡槽,将最后一个弹夹装进波波沙冲锋枪枪膛,一个纱布裹眼睛的残兵更是不知道从哪里翻找出了一枚火箭弹,用双手紧紧抱在自己怀里,就像抱着一颗稀世奇珍。

  片刻后,前方街口再次响起坦克履带碾动发出的嘎吱声响,鬼子上来了!

  抬头看,便看到两辆九五式轻型坦克从前方街口钻了出来,在坦克身后,至少一百名鬼子步兵端着三八大盖,弯着腰在跟进,前方千米外,架在那栋六层大楼天台上的四挺鬼子重机枪也开始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如同暴雨般猛泼过来。

  赵大傻扶着钢盔,缩在废墟后面,静静的等待着最后一刻的到来。

  这一战,或许就是他赵大傻生命中的最后一战,但是他并不后悔,身为一名军人,这是他的职责,更是宿命!身为军人,就该为国而战,就该为民族而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