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8章 狠毒的战法-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8章 狠毒的战法

    不过让丸山政男这么一问,石原莞尔也瞬间意识到,整个第七军都必须转变思路了,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他们守赤塔了,现在第七军是进攻作战,进攻作战的战术原则跟防御作战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如果还沿用之前守赤塔时的战术思维,就会有大麻烦。



    看来,很有必要召集各个师团的师团长以及参谋长,开个幕僚会议。



    当下石原莞尔便下达命令,暂停夜间对铁岭的进攻,让第七军下属的各个步兵师团、装甲师团的师团长、参谋长都到司令部参加紧急幕僚会议。



    两个小时后,七个步兵师团及两个装甲师团的师团长及参谋长就都到了,除了这些师团长及参谋长之外,参与会议的还有司令部里的将级参谋,再加上石原莞尔和第七军参谋长矢野音三郎,几十个将官几乎将临时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



    “诸君!”矢野音三郎首先站起身发言,阴冷的目光从与会的几十个将官脸上扫过,然后接着说道,“今天第二师团对铁岭的攻势,诸位想必都已经听说过了,结果很不理想!不仅损失惨重,而且还没能够占领全部城区!”



    顿了顿,矢野音三郎又道:“直到现在,都仍有至少五百人左右的中**队盘踞在南城区负隅顽抗,司令官阁下对这样的结果非常不满意,所以特地下令召集了这次幕僚会议,希望诸位能够畅所欲言,提出有建设性的战法!以尽快的结束铁岭之战。”



    “我再补充一句。”石原莞尔敲了敲桌面,又道,“忘掉赤塔的荣光,更不要将赤塔的战法带到铁岭或者奉天,因为在赤塔皇军是防御作战,但在铁岭或者奉天,却是进攻作战,所以我们必须从根本上做出转变!”



    说完了,石原莞尔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会议室里便立刻响起一阵低低的私语声。



    很显然,石原莞尔讲的话触动了所有人。



    片刻后,司令部一个少将参谋率先说道:“司令官阁下,我们第七军在赤塔会战中是防御方,所以在赤塔战场上所采取的防御战术并不适用于满洲,但是在赤塔战场与苏军的交战仍具有一定借鉴意义。”



    石原莞尔点头道:“什么样的借鉴意义?”



    少将高参顿首道:“在赤塔战场,面对皇军大量装备并且易于携带的火箭筒,苏军坦克在攻坚战中基本没有发挥什么作用,那么,同样的道理,由于察哈尔独立团也装备了大量的单兵火箭筒,我们的装甲部队在攻坚战中只怕也很难发挥作用。”



    少将高参说完,与会的绝大多数师团长、参谋长便纷纷颔首。



    “索代斯。”石原莞尔也欣然点头,又道,“小泉君所言极是,看来在接下来的铁岭攻坚战及奉天攻坚战中,装甲第一师团及装甲第二师团只能当看客了。”



    稍稍停顿了下,石原莞尔又对着两个装甲师团的师团长说道:“不过你们两个也不必沮丧,不出意外的话,徐锐的部队,最终肯定还是要从奉天突围的,等到察哈尔独立团突围之时,就是你们两个大显身后之时!”



    “哈依!”两个装甲师团的师团长重重顿首。残王毒妃:本宫有系统



    两个装甲师团长表面上沮丧,其实却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如果按照今天白天这样子的打法,他们两个装甲师团根本支撑不了太长时间,算一下,一天损失一个战车中队,四天就能损失一个战车联队,八天一个装甲师团就没了。



    更何况,他们的两个装甲师团名义务还是两个师团,但其实就只剩一个师团,因为在之前的赤塔会战当中,为了抵御苏联红军的进攻,他们两个装甲师团的损失非常大,所以现在听说不用再参与到艰苦的巷战中,两个师团长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石原莞尔又把目光转向刚才说话的少将参谋,问道:“小泉君,可还有别的高见?”



    “哈依!”少将参谋再一顿首,又道,“司令官阁下,高见没有,愚见倒是有一点。”



    “小泉君谦虚了。”石原莞尔微笑笑,又说道,“说吧,你又想到了什么好点子了?”



    少将参谋顿首道:“司令官阁下,如果装甲部队不能参与到攻坚,那么我们第七军在巷战当中就会缺乏有效的攻坚重武器,考虑到察哈尔独立团装备的都是一色的苏联军械,在轻武器火力上,我们第七军甚至还处于劣势。”



    石原莞尔颔首道:“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少将参谋又说道:“然而航空兵的轰炸和炮兵的炮击又存在局限,很难彻底的摧毁敌军在城区中的防御工事,所以,为了赢得铁岭城内的这场小规模的巷战,我们第七军恐怕还得找一个更简单却更有效的攻坚手段。”



    “更简单却更有效的攻坚手段?”石原莞尔道,“什么手段?”



    “拆城!”少将参谋狞笑了一声,一字一顿的道,“把铁岭的南城区拆了!”



    “纳尼?”石原莞尔闻言顿时瞠目结舌,与会的几十个将官也是面面相觑。



    好半晌,石原莞尔才反应过来,很不高兴的说道:“小泉君,你在开玩笑么?”



    少将参谋摇头道:“司令官阁下,如此重要的幕僚会议,卑职又怎么敢开玩笑?”



    “那你倒是说说,怎么把铁岭的南城区拆了?”石原莞尔大怒道,“凭我们第七军的几个工兵联队,就是拆到明年都拆不光铁岭南城区。”



    少将参谋阴笑道:“单凭我们第七军的几个工兵联队当然是不行的,但如果将铁岭周边所有乡镇的中国百姓全都召集起来,却是可以的!如果附近的百姓不够,还可以将四平周边甚至新京周围的百姓全都召集起来。”



    “纳尼?召集中国百姓拆迁么?”



    “办法倒是不错,可这么做不利于长治久安。”



    “是啊,满洲国的治安形势好不容易才好转,可是一旦采取这战法,很容易就会造成满洲国百姓的逆反心理。”


都市神豪
    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石原莞尔的脸色也是一变再变,因为小泉参谋所说的办法,是一把双刃剑,如果采用这个办法,的确可以非常轻松的拿下铁岭的南城区,但从长远看,却是后患无穷,因为伤害的是满洲国百姓的民心,民心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威力无穷!



    要不然,华北方面军也不用煞费苦心在华北推行三不政策。



    只可惜,华北方面军推行的三不政策还没有等到结出果实,就遭到了徐锐的察哈尔独立团的闪电战,然后所有努力都付诸东流,在满洲,中国人的此起彼伏的抵抗运动好不容易才被镇压下去,如果因为这个而死灰复燃,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当下石原莞尔道:“这事我还得想想,大家请继续发言吧。”



    接下来的会议没什么好多说的,因为传统的攻坚战术就那些,石原莞尔就是召集再多幕僚开再多的幕僚会议,也商量不出新的来。



    讨论到十点多钟,石原莞尔宣布散会。



    然后到凌晨时分,石原莞尔终于下定了决心,老鬼子最终还是决定采用这个极狠毒的战法,遂即让矢野音三郎给周边仍旧处在日军控掉之下的城镇下令,让各地的宪兵队以修建工事的名义,驱赶当地的百姓前来铁岭拆城。



    ……



    铁岭,南城区。



    一营剩下的五百多号残兵,依托南城区的两个街区构筑起了里外三道防线,这三道防线也是最后的防线了,一旦这三道防线遭鬼子突破,也就意味着一营的全军覆没!所以,今天很有可能就是一营全体官兵生命中的最后一天了。



    不过,何光明的心下却没有一丝恐惧,有的只是深深的遗憾,或者说愧疚。



    让何光明感到愧疚的是,一营终究没能完成团长交给的任务,他们没能守住铁岭至少十天,而是在第二天就失守了,是的,没错,何光明认为他们一营撑不过今天了,从昨天鬼子的攻击力度来判断,他们最多就撑到傍晚。



    不过既便如此,在最后一刻还没有到来之前,何光明也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所以这会,何光明正带着警卫员在巡视阵地,看看哪里还存在防御的漏洞?



    一圈巡视下来,何光明并没有发现任何漏洞,剩下的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战争对于他们来说跟吃饭睡觉一样平常,又怎么可能犯错呢?



    不过,让何光明感到意外的是,太阳都已经升起老高了,小鬼子的航空兵却还没有飞来轰炸他们,还有鬼子的炮兵也是毫无动静!按说,这个时候,他们一营驻守的南城区不是早就应该被鬼子航空兵还有炮兵炸成一片火海了么?



    何光明正感到纳闷之时,隐蔽在前方一间民房顶上的一个警戒哨兵忽然之间不安的大声尖叫起来:“营长,有情况!”



    何光明顿时间心头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