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9章 死不瞑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89章 死不瞑目

警戒哨,一般设在夜间,主要是为了提防敌人偷袭,天亮之后基本就会撤销,但是何光明为了提防鬼子从小巷偷袭,天亮后并没有撤销警戒哨。

  作为警戒哨,除非鬼子发动偷袭,否则是不允许暴露的。

  可是现在,警戒哨却连潜伏的纪律都不顾,直接就扯开嗓子冲何光明吼上了,由此可见情况十分严重。

  什么情况?

  当下何光明抬头大声问道:“大狗,什么情况?”

  警戒哨大狗回答道:“营长,前面街口来了好多老乡!”

  “你说啥,老乡?”何光明闻言愣了一下,皱眉说道,“大狗,你小子是不是看花眼了?铁岭的父老乡亲早就撤到奉天了。”

  大狗急了,大声道:“营长,你要不相信,自己上来看啊!”

  见大狗不像是瞎说,何光明便赶紧顺着梯子上到房顶,再顺着大狗手指都方向看去,便果然看到大量的百姓从前面街口转了过来,黑压压一大片,少说也有上百人,而且后面还在源源不断的冒出来,也不知道有多少人。

  看到这样一幕,何光明便彻底愣了,这是什么情况?

  怎么突然之间冒出这么多百姓来了?城内就算仍还有百姓隐藏,也不可能这么多,所以这些百姓只能是从城外进来的,可是铁岭已经被鬼子围了,这些百姓又是怎么进来的?想到这里,何光明突然间心头一沉,难道说?

  何光明毕竟是个老兵了,见多识广,一下就想到了一种很可怕的可能,难道小鬼子是要驱赶老百姓当肉盾?那也太卑鄙了吧?

  然而,越是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何光明刚想到这种可能,他便看到一小队的鬼子躲在那些老百姓的身后,出现在前面街口。

  “驴曰的!”何光明的脸色瞬间就垮下来。

  这要是搁以前,何光明直接就下令开火了,因为那队鬼子距离他们的警戒阵地最多也就一百多米,可现在,何光明却不敢下这个命令,因为在那队鬼子前面还顶着老百姓呢,如果贸然开枪,很容易就会误伤到老百姓。

  很快,守在地面上的一营官兵也发现了正在接近的老百姓。

  看着这些衣衫褴褛、手无寸铁、表情苦涩的同胞慢慢走近,守在阵地上的一营官兵瞬间就全懵了,尽管他们已经看到了躲在百姓身后的鬼子兵,可是没人敢开枪!当兵打仗,为的又是什么?不就是为了保护老百姓?

  如果把枪口对准老百姓,对准自己的同胞,那还当什么兵?打什么仗?

  当然,如果是祸国殃民的败类,或者是受别人蛊惑的白痴,该开枪还是必须开枪!

  可是,前面被鬼子驱赶过来的百姓并不是祸国殃民的伪军,也没有受鬼子的蛊惑、帮着小鬼子来打他们的意思,他们明显都是被迫的,从他们惶恐不安的表情就可以看出来,他们其实并不想来,是被鬼子逼着来的。国术大侠的幸福生活

  这种情形,让一营官兵如何下得去这个手,如何开得了枪?

  霎那之间,阵地上的气氛便变得空前凝重,空气都凝滞了。

  看到鬼子在百姓的掩护下越走越近,有个加入一营不久的新兵蛋子终于沉不住气,一下就举起了莫辛纳甘步枪,试图瞄准射击,然而还没等他扣扳机,站在他旁边的一个老兵便一巴掌扇在他的后脑勺上。

  “二傻子,放下枪!”老兵厉声喝道,“我们共产党的队伍,绝不会把枪口对准无辜的同胞,就算是死,也绝不朝无辜同胞开枪,记住了吗?”

  二傻子惨然大叫道:“可是,教导员,他们给鬼子提供掩护,并不是无辜的!”

  “放屁!”老兵骂道,“没见鬼子在拿刺刀顶在他们后背吗?他们都是被迫的!”

  “可是,难道我们就这样等着吗?”二傻子愤怒的责问,话音刚落,躲在百姓身后的鬼子开枪了,清脆的枪声过后,阵地上的官兵瞬间倒下好几个,看到这幕,二傻子一双眼睛瞬间就红了,声嘶力竭的吼道,“教导员,我们就这样等死吗?”

  老兵的脸肌抽搐了两下,惨然道:“二傻子,你知道我们八路军的前身是什么吗?工农红军!你知道工农红军是怎么来的吗?是从工人和农民中来的!如果把枪口对准同胞,对准工人兄弟和农民兄弟,我们这支军队还有存在的基础吗?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顿了顿,那位指导员又接着说道:“二傻子你记住了,我们共产党的队伍,就算是死也绝不会把枪口对准无辜同胞,更加不会朝无辜的同胞开枪!我们共产党的队伍,是广大穷苦百姓的队伍,只会保护百姓,而不会伤害他们,传我命令,撤出阵地!”

  教导员一声令下,守在第一道防线上的一营官兵便赶紧转身往后撤。

  在撤退的过程中,又被躲在百姓身后的鬼子抓住机会,摞倒好几个。

  只不过,一营控制的街区就只剩下一小块,并不能够无限制的后撤,连续放弃两道防线之后,一营便只剩下最后的一道防线,这时候,一营的防御纵深甚至已经不足百米,更糟糕的是,身后就是南门城垣,鬼子早已经在上面严阵以待了。

  然而,小鬼子可不会因为这个就对一营官兵手下留情。

  一营官兵已经退无可退,可是小鬼子却仍旧端着刺刀,逼着从银州那边驱赶过来的百姓步步紧逼,一边还频频开枪,一营官兵苦于不能开枪还击,只能无助的被逐一射杀,躲废墟里也没用,毕竟真正的射角死角并不多,鬼子的枪法又好!

  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了,何光明忍无可忍,愤怒的高喊道:“前面的老乡听着,我们已经一再忍让,可现在我们已经退无可退了,你们要是再往前走,那可就是帮助小鬼子欺负自己的同胞了,那我们,可就要开枪还击了!”软妹控制器

  何光明话音刚落,对面一个汉子便立噗嗵一声的跪倒在地,涕泪交流的嚎叫道:“对面的各位老总,我们也没法子,日本人抓了大娃二娃还有娃他娘,我要是不走这一遭,狗曰的就杀了俩娃和娃他娘,老总,我也是没法子啊。”

  下一刻,前面过来的百姓便立刻跪倒了一片。

  混在人群之类中的鬼子狙击手见状也赶紧跪倒,不然就成靶子了。

  何光明都已经准备下令开火了,可是看到这幕,吐到嘴边的“开火”这两个字,便再也吼不出口了,将心比心,如果他的老婆孩子被小鬼子劫持为人质,恐怕也只能屈服,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在他还没有咽气之前,小鬼子别想劫持他老婆孩子!

  何光明终究还是没有下令开火,而只是神情惨然的对跪倒一地的汉子大声咆哮:“都说东三省的老爷们有骨气,当年鬼子刚打进东三省时,你们何等豪气?可是万万没想到,你们现在竟堕落成这个样子,一群怂包,我瞧不起你们!”

  吼完了,何光明又回头冲一营官兵嘶声大吼道:“全体都有,上刺刀!”

  阵地上的一营官兵瞬间就意识到营长想要干吗,一个个顿时神情惨然,但是,没有一个人违抗命令,所有官兵,包括伤员,全都默默的从腰间拔出刺刀插进卡槽,然后,双手平举着已经上好刺刀的步枪,做好了冲锋的准备。

  某一刻,何光明突然间从废墟中跳起身,一边甩开大步向着前方的南门城垣、毅然决然的发起冲锋,一边引吭长嗥:“弟兄们,冲,跟我冲!”

  下一刻,一营最后剩下的四百多官兵便纷纷从废墟中起身,跟在何光明身后,平举着明晃晃的刺刀,向着鬼子重兵把守的南门城垣发起潮水般的冲锋。

  在前方,数以百计的鬼子早就已经在南门城垣上严阵以待,至少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外加六挺歪把子轻机枪也已经做好射击准备,八挺机枪的指挥长已经将军刀高高举起,只等大队长一声令下,便会毫不犹豫的下令开火。

  “冲啊,杀啊……”潮水般的呐喊声中,数以百计的中国兵端着刺刀,从前方的大街小巷中潮水般冲出来,向着南门城垣发起了绝望的冲锋,某一刻,带队的鬼子大队长终于挥下手中的军刀,八个机枪指挥长便也跟着挥落手中军刀。

  撕丝改,撕丝改改!伴随着嘶哑的咆哮,城垣上的八挺轻重机枪以及数百枝三八大盖同时猛烈开火,密集的子弹顷刻间猛泼了过来,泼向了刚刚从前方大街小巷中冲杀出来的中国兵,下一刻,中国兵便像割倒的麦子般一片片的倒下。

  人群中,何光明强壮的身躯猛然间一顿,中弹了!

  一梭子弹几乎将何光明的胸膛打成筛子,顿了顿,何光明向着身后轰然倒了下来。

  倒地后,何光明兀自怒目圆睁,瞪着天上的蓝天白云,咬牙切齿大吼:“死不瞑目,老子死不瞑目,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