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1章 能守多久?-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1章 能守多久?

姚磊被送到医院去了。

  作战室再次沉寂下来,杜俊杰小声问道:“团长,还要接着兵棋推演吗?”

  “不用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徐锐摆了摆手,然后一个人回了团长室。

  情势如此,再搞兵棋推演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因为杜俊杰他们就算是把防御战术玩出花来,也不可能抹平察哈尔独立团跟石原莞尔第七军之间巨大的实力差距,当然这还得有个前提,那就是第七军在铁岭之战展现出的强大战斗力是真实的。

  如果鬼子第七军真有这么强悍,连齐装满员的一营都只能坚持不到两天,那么他们察哈尔独立团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奉天坚持五个月的时间!就算是王正昊博士设计并主持打造的防御工事完全成形,也没什么卵用。

  由于时间所限,王正昊终究不能将奉天建成要塞。

  不出意外的话,奉天将肯定会在一个月之内失守!

  想到这里,徐锐就感到一阵莫名的烦躁,难道真就没办法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响起一阵壳壳的敲门声,徐锐正感到烦躁不已,当下心头不抬的说道:“门没关,自己进来吧。”

  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走了进来。

  接着一个轻柔的声音响起来:“徐团长,心情不好?”

  徐锐讶然抬头,却发现是军统的裙带花,向影心,当然,她现在的公开身份是中央日报社长驻察哈尔独立团的战地记者,姓项名影。

  “徐团长,你心情不好?”向影心说道,“要不,我给你做个头部按摩?”

  说完,向影心就很自然的走到徐锐的大班椅后面,然后上身微微往前倾,准备拿她那鼓腾腾的酥胸垫住徐锐的脑袋,要做头部按摩,当然得垫起来,不然怎么安摩?作为军统的资深女特工,向影心的按摩技术可是十分出色,戴笠和毛人凤都对她赞不绝口。

  然而,徐锐却脚下一踮,带有轮子的大班椅便滑了开去,然后转了个身,由背对向影心变成了面对向影心,冷然说:“向小姐,有事?”

  向影心的表情微微一僵,然后开始彻底怀疑自己的魅力。

  在徐锐身上,向影心已经吃瘪不止一次了,每次在徐锐这里吃瘪后,向影心都会本能的怀疑自己的魅力,然后至少要过几个月的时间,才又会慢慢的恢复自信,但是紧接着又会在徐锐这里遭受一次比之前更严重的自信心挫伤。

  向影心苦涩的道:“徐团长,你就这么讨厌我?”

  “向小姐言重了。”徐锐道,“还是请说正事吧。”

  徐锐的言下之意,有正事说正事,没正事就哪凉快哪呆着去。

  向影心轻嗯一声,迅速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说:“是这样的,现在全国人民都挺关心奉天保卫战,我想问下,咱们察哈尔独立团能够在鬼子第七军的猛攻之下守住奉天城吗?如果可以的话,大概又能守住多长时间呢?”

  “全国人民关心?”徐锐哂然道,“我看是戴老板挺关心吧?”烽火仙途

  向影心摊了摊手,关于她的身份,早就已经跟徐锐有了默契,所以她并没有否认。

  徐锐哂然一笑说:“你告诉戴老板,多了不敢说,但是守住奉天城十个月,我们察哈尔独立团还是有把握的!”

  向影心轻嗯一声,又道:“那铁岭失守的事?”

  向影心的意思是,铁岭失守的消息能不能上报?

  “无妨。”徐锐淡然道,“你照实报给戴笠便是。”

  ……

  在重庆,统帅部。

  一大早,蒋委员长又来到了统帅部。

  最近的这段时间,尤其察哈尔独立团向东北发起闪电战之后,蒋委员长来统帅部就特别的勤,几乎每天必到!

  蒋委员长走进作战大厅时,几个心腹幕僚正讨论华北的局势。

  察哈尔独立团闪击东北后,华北八路军的攻势就基本停止了,转而开始消化吸收已经占领的广区域,反而鬼子驻蒙军、第一军及第十二军开始蠢蠢欲动,尤其盘踞在冀北、察南的鬼子驻蒙军,开始向北平方向攻击前进。

  只不过,在昌平、怀柔县一线遭到了冀北八路军的顽强抵抗。

  目前鬼子驻蒙军正在跟冀北八路军激战,暂时还没分出胜负。

  还有驻山东第十二军也派出了一个旅团,向着天津攻击前进,不过同样在沧州附近遭到了八路军的顽强阻击。

  何应钦喟然说道:“到现在,我总算是弄明白徐锐为什么宁可在奉天等死,也不愿意带着他的察哈尔独立团回到华北了,他这是不惜以牺牲他的察哈尔独立团为代价,死也要将石原莞尔的第七军主力拖在东三省,为华北八路军主力消化吸收占领区争取时间!”

  “我承认,他的想法是不错!”陈诚点了点头,又不屑的道,“但是问题是,他能守住奉天吗?要知道,这次回援的可不仅仅只是第七军,据可靠情报,日军大本营甚至将远东军的航空兵团主力也调回了东北战场。”

  停顿了下,陈诚又接着说道:“察哈尔独立团两次闪电战,之所以能够在华北战场还有东北战场无往而不利,靠的就是他的航空兵部队还有坦克部队,现在石原莞尔第七军不仅拥有更庞大的坦克部队,还有远胜于他的航空兵团,他还怎么玩?”

  “辞修兄,话还是不能说绝。”何应钦摇头说,“徐锐这家伙一贯诡计多端,既便他的部队在兵力兵器上都远不如小日本,也未必就不行!以前这家伙指挥的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例子难道还少?比如说梅山之战,比如淞沪之战。”

  说话之间,忽然看到蒋委员长缓步走进作战室。

  当下陈诚、何应钦赶紧立正,坐在旁边沙发上、一直没有发话的白崇禧也是懒洋洋的站起身,向蒋委员长敬了一记军礼。

  蒋委员长摆了摆手,又将目光落在白崇禧脸上,问道:“健生,你觉得察哈尔独立团能在石原莞尔第七军的猛攻之下守住奉天吗?如果能,又能守住多久?”[穿越]驸马在上

  旁边陈诚、何应钦还有在场的几个高参立刻竖起耳朵,侧耳聆听。

  因为察哈尔独立团能否守住奉天,能够守多久,影响实在太大了!

  如果察哈尔独立团真如徐锐说的,能守住奉天十个月,那么对于国民政府来说,简直就是巨大的灾难!因为这意味着华北的八路军主力有足够的时间消化吸收广大占领区,十个月之后,华北的八路军很可能从现在的四十万扩充到上百万!

  蒋委员长素来视共党为心腹大患,如果让共党的部队扩充到百万,他无法想象,等到抗战胜利那一天,中国的局面将会怎样?到了那一天,共产党的八路军、新四军相加或许已经扩充到两百万甚至更多,那还有他们国民党什么事?

  当然,华北的国军绝不会任由八路军轻松的消化吸收。

  所以,最终的局面不至于这么糟,但是蒋委员长还是非常关心白崇禧会怎么说?

  白崇禧沉吟了片刻,说道:“委座,卑职很想说,徐锐是骗人的,察哈尔独立团在奉天甚至连一个月都守不住,但是,过往的许多战例却在反复的提醒卑职,徐锐没骗人,他说的都是真的,他说十个月,察哈尔独立团就一定能守住奉天至少十个月!”

  蒋委员长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真要是这样,那可就麻烦大了。

  看到蒋委员长神色不豫,陈诚便立刻大声反驳道:“健生兄,这次你却是错了,徐锐说能守住奉天至少十个月,一定是在唬人,是虚张声势!”顿了顿,陈诚又接着说道,“至于原因么,我刚才已经说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只是摆设。”

  话音才刚落,外面便响起急促的脚步声,众人急回头看时,便看到戴局长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戴局长快步走到蒋委员长面前,报告说:“委座,刚刚得到可靠情报,石原莞尔第七军已经攻克了铁岭,驻守铁岭的察哈尔独立团第一营也全员战死!据我所知,守铁岭的这个营是老西北军出身,战斗力在整个察哈尔独立团内也是首屈一指!”

  “我就说嘛!”陈诚闻言顿时间精神一振,又道,“我刚才说什么来着?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摆设!这不,察哈尔独立团最精锐的第一营不就被石原莞尔的第七军给吃掉了?铁岭守了有几天,好像只有两天,是吧?”

  戴局长说道:“更准确的说法,应该只有一天半!”

  “才一天半?”陈诚扭头对白崇禧说道,“健生员,你看看。”

  白崇禧哂然,并没有跟陈诚过多的争执,因为争执毫无意义。

  这时候,蒋委员长忽然说道:“我不管徐锐的部队能够在奉天守多久,哪怕察哈尔独立团只能守一个月,第十四集团军北出山西、东出河北以及第三集团军北出山东的行动,也必须尽快展开,绝不能有丝毫拖延。”

  这是要跟八路军抢夺地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