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2章 一夜白头-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2章 一夜白头

就在蒋委员长和他的几个心腹幕僚盘算着,要跟八路军抢夺地盘时,远在东京的日本陆军总参谋长闲院宫载仁,却正跟日本陆军部长寺内寿一和陆军次长小矶国昭互相祝贺,因为石原莞尔的第七军刚刚打了胜仗。

  “石原莞尔不愧是号称皇军之智的男人。”闲院宫载仁微笑着说道,“第一次交锋,就立刻给了徐锐一个下马威,虽说在铁岭之战中,第二师团以及战车第一联队也付出了极其沉重的代价,但是不管怎样,这都是皇军第一次成建制的歼灭徐锐的部队。”

  说起来小鬼子在面对徐锐时也真是很无奈,因为以前吃的败仗太多,这次仅仅只是成建制的吃掉了徐锐的一个营,就能让闲院宫载仁这个总参谋长高兴成这样,当然,被鬼子吃掉的这个营只是名义上的营,其实相当于一个团。

  “哈依!”寺内寿一顿首说道,“以前最无奈的是,帝国陆军这么多的将领,竟然没有一个人是徐锐的对手,无论是松井君、西尾君还是冈村君,或者是东久迩宫殿下,全都在与徐锐的交锋之中折戟,不过现在,却终于有了个石原莞尔。”

  “索代斯。”小矶国照也顿首道,“无论如何,第七军顺利攻占铁岭,并且全歼了察哈尔独立团一个营,都是值得庆贺的事,因为这不仅替下面的奉天之战开了个好头,而且还用铁的事实证明了,徐锐并非不可战胜。”

  寺内寿一又道:“从铁岭之战的效果看,奉天之战最多也就半个月,半个月之内,第七军就必定可以全歼察哈尔独立团,然后就可以挥师入关。”

  小矶国昭说道:“如果第七军真的能在半个月内全歼察哈尔独立团,并挥师入关,那么华北的问题就不大,因为仅仅半个月的时间,华北的八路军根本就来不及去消化吸收已经占领的广大区域,北平和天津就更加难以消化。”

  闲院宫载仁哈哈一笑,又道:“小矶君,你还有个因素没考虑进去。”

  小矶国昭轻哦了一声,问道:“殿下,什么因素卑职没有考虑进去?”

  “中国政府军!”寺内寿一接着说道,“小矶君你别忘了,中国人并不是铁板一块,国民政府对共产党的猜忌极深,尤其是现在八路军几乎占领了半个华北地区,国民政府就只会更加紧张,所以一定会使劲扯共产党后腿。”

  稍稍停顿了下,寺内寿一又道:“还有山西的阎锡山也绝不会坐视。”

  闲院宫载仁道:“这样,共产党要想消化吸收广大占领区域就更困难。”

  小矶国昭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殿下,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闲院宫载仁呵呵一笑,说道:“小矶君你一向以言直口快而著称,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扭扭捏捏了?有话就直说。”

  “哈依!”小矶国昭一顿首又说道,“石原君在铁岭所采取的战法,从实战效果看的确是不错,但是从长远来看却是后患无穷,因为这么做其实是在透支皇军在满洲国的口碑,卑职以为,在接下来的奉天之战,这样的战法如果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
妻从天降:步步精心
  闲院宫载仁闻言眉头便微微一蹙,寺内寿一察言观色,当下说道:“小矶君,你恐怕多虑了,满洲国的民心早已经归于帝国,又岂会因为这点么小事出现反复?更何况,石原君也没有真正伤害满洲国的百姓,不是么?”

  闲院宫载仁也岔开话题,端起面前的酒盅笑着说道:“来,寺内君,小矶君,让我们干了这盅酒,并预祝石原君能在奉天再接再厉,再打一个大胜仗。”

  哈依!小矶国昭重重顿首,心下却轻轻的叹了口气。

  ……

  回过头再说察哈尔独立团。

  王沪生在地下坑道工地忙碌到凌晨四点,实在抗不住了才回到团部,先到伙房找了点隔夜饭吃了,再准备回自己宿舍睡两个小时时,却迎面遇到他的爱人柳眉,柳眉身为察哈尔独立团的政治部主任,也是一直忙碌到了现在。

  一看到王沪生,柳眉便道:“老王你可算回来了,快去看看老徐吧。”

  “老徐?”王沪生愣了下,不以为然道,“这会他肯定在作战室呢,看他干吗?”

  “不是,老徐把自己关在办公室一晚了。”柳眉说道,“自从那个项记者做完对他的专访之后,就谁敲门都不见,就连晚饭都没有吃。”

  “还有这种事?”王沪生顿时心头一凛,沉声道,“我这就去看看。”

  当下王沪生让柳眉先休息,然后一个人径直来了徐锐的团长办公室。

  徐锐的团长室在三楼,是原奉天宪兵队的队长室,而王沪生却没有给自己单独设一个政委办公室,而是跟政治部、后勤部的同志在一起办公。

  刚走出三楼的楼梯口,王沪生就看到了铁塔似的卓力格图。

  卓力格图手上还端着一碗早已经凉了的面条,满脸的苦涩。

  看到王沪生,卓力格图顿时惊喜莫名,叫道:“政委,你快劝劝团长吧,他已经十几个钟头没吃东西了。”

  “交给我吧。”王沪生从卓力格图手中接过碗,对着门喊道,“老徐是我。”

  三秒钟之后,房间里便传来了徐锐略有些嘶哑的声音,说道:“门没有锁。”

  王沪生闻言拿脚尖轻轻一顶房门,便果然开了,不过,办公室里漆黑一片,王沪生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有个黑影坐在靠窗的大班桌后面。

  “怎不开灯?”王沪生端着面条走过去,腾出手摁亮了电灯。

  电灯亮起后,跟着王沪生进来的卓力格图便立刻惊叫了一声:“团长?!”

  王沪生心下咯顿一声,急扭头看时,整个人便立刻懵在那里,手上端着的那碗面条也是咣当一声摔落在了地板上。

  徐锐本人却懵然不知,错愕的问道:“老王,阿图,你们这是怎么了?”

  王沪生指着徐锐的头,吃惊的说道:“老徐,头发,你的头发,头发!”最强军工

  “头发?我的头发怎么了?”徐锐随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仍旧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自嘲的道,“有些长了,应该剪了。”

  “不是长啊。”王沪生道,“你照镜子。”

  说完,王沪生便示意卓力格图将摆在角落的落地镜搬了过来。

  徐锐很随意的扭过头一看,下一霎那,整个人便愣在了那里。

  透过落地镜,徐锐很吃惊的发现,他的满头黑发竟然已经是花白了!整个人也显得没精打彩、萎靡不振,仿佛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团长!”卓力格图哽咽着说道,“你这是咋了?”

  王沪生也道:“老徐,你告诉我,出什么事情了?”

  徐锐却摇摇头,自嘲的说道:“古人说一夜白头,我原本还不相信,可是现在,却由不得我不信了,因为在我身上真实的发生了。”

  王沪生便急了,吼道:“到底出啥事了?”

  徐锐便挥挥手,示意卓力格图先退了出去。

  等卓力格图带上房门,徐锐便轻叹一声说:“老王,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急的,石原莞尔第七军的战斗力,要远远的超过我们的估计,所以我们团要想在奉天坚守五个月,怕是很难了,若不出意外,一个月之内奉天就会失守。”

  “啊,一个月?”王沪生闻言立刻愣在那里。

  “对,一个月。”徐锐叹息道,“一个月之后,我们团就将被迫突围,且很难实现之前制定的基本打残鬼子第七军的目标,也就是说,鬼子第七军在夺回奉天后,仍有余力挥师关内攻击北平、天津等我军新占领区。”

  “那就麻烦了。”王沪生说道,“一个月,我军不可能完成对占领区的消化吸收,一旦鬼子第七军大举入关,北平、天津就不用说了,就连之前占领的百余座县城也保不住,这也就是说,我们团的这两次闪电战基本上白打了。”

  “差不多吧。”徐锐叹息道,“费了这么大劲,最后却还是一无所获,或许唯一的收获就是小日本的国力变得更加衰弱,可是再怎么衰弱,小日本的国力还是几十倍于我们中国,想想还真是让人感到万般无奈啊。”

  王沪生显然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皱眉说道:“老徐,石原莞尔的第七军真这么强?当年在上海我们不也守了三个月,这次我们团的实力更强大,在奉天真就一个月都守不住?真的就没有办法了吗?”

  徐锐没有回答,只是长时间的沉默。

  真的没办法了,在王沪生找来之前,徐锐已经考虑过了各种可能,结果都一样。

  除非石原莞尔第七军在铁岭之战中采取了某种卑鄙战术,并不是双方部队真实战斗力的体现,否则察哈尔独立团最多也就守住奉天一个月,不可能再有奇迹,尽管徐锐很不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但是事实却终究是事实。

  说到底他徐锐也是人,而不是战神!

  王沪生的一颗心便立刻无限的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