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3章 兵临城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3章 兵临城下

在绝对的硬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摆设,老祖宗总结出来的这句经验之谈,并不是随便说说的,此时此刻,徐锐就深刻的体会到了这句话的厉害!面对石原莞尔第七军的近乎碾压的实力,徐锐也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战争自有其铁的法则,徐锐再是计谋百出,也不可能抹平双方实力上的巨大差距。

  从目前看,只要石原莞尔这老鬼子不犯错,一个月之内奉天就会毫无悬念的失守。

  然而,石原莞尔会犯错吗?从这老鬼子指挥第七军在赤塔坚守一年而不自乱阵脚,他犯错的可能性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徐锐感到前所未有的焦虑。

  甚至因此一夜之间愁白头!

  不过,接下来的局势变化却有些出乎预料。

  或许是铁岭之战给了石原莞尔足够的底气,或许是因为铁岭之战给第二师团造成了太惨重的伤亡,在攻占铁岭之后,这个老鬼子居然下令在铁岭休整了两天,一直到第三天上午才率军南下,然后从铁岭到奉天不到五十公里又走了一整天。

  等到第七军终于兵临奉天城下之时,已经是傍晚时分。

  石原莞是个有名的中国通,读过大量古代中国兵书,对于孙子兵法尤其有研究,其中最为推崇的就是围三阙一的战术!

  所以,在兵临奉天城下后,石原莞尔毫不犹豫的祭出了围三阙一的战术。

  老鬼子将新编入第七军的第二十三师团及第二十四师团摆在奉天东门外,第七师团、第四师团及刚刚从黑山防线撤下来的第一师团残部摆在奉天西门外,除此之外,老鬼子还在两个方向各摆了一个战车联队,第七军主力及剩下的两个战车联队则封堵北门。

  唯独奉天南门外没派兵,石原莞尔这么做就是为了要给奉天城内的中国军民留下一个虚幻的希望,让他们误认为南边是一条生命通道,必要时可从南门撤退,这样,奉天城内的中国军民的抵抗决心就会削弱,至少不会有那种被逼急了后的拼死相搏。

  必须承认,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还是很厉害的,这一手就很厉害。

  无需讳言,鬼子祭出围三阙一的围城战术,肯定会削弱城内军民的抵抗意志,不过石原莞尔搞的这个围三阙一战术,最厉害的还不是动摇城内军民抵抗意志,最厉害的,是城内军民如果真的从奉天南门突围,那真的就死定了!

  因为如果城内军民从奉天南门突围,鬼子只需从后面一压,两从两边一挟裹,出城的军民就只能向南退入辽东半岛,辽东半岛上宽下窄,走到最后就是大海,到那时候,前有大海阻路,后有鬼子的重兵集团,中国军民就只能乖乖的束手待毙。

  石原莞尔这个老鬼子被誉为日军之智,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天晚上,石原莞尔便在蒲河镇的司令部召开了战前会议。

  第一师团的师团长横山勇还有参谋长木谷实都参加了会议,来参加会议之前,横山勇和木谷实心下还有些忐忑不安,唯巩石原莞尔会在会议上发难,不管怎么说,第一师团在之前的黑山之战中打得确实很烂,整个师团也只剩一个步兵联队。

  何况现在第一师团也已经编入第七军团,石原莞尔已经是他们的上司。

  不过,让横山勇和木谷实感到意外的是,石原莞尔并未批评第一师团,甚至都没有对第一师团的败绩做过多的评价,而只是要求各个师团竭尽全力,为帝国、为天皇陛下打赢这场奉天会战,并全歼徐锐所部。

  最后,石原莞尔还特意提醒几个师团长,做好伪装工作。

  石原莞尔沉声道:“诸君,我要提醒你们,徐锐手下除了有察哈尔独立团这么一支精锐的正规军,还有一支人数虽然不多、但战斗力却极其强悍的特种部队!这支特种部队尤其擅长斩首战,所以你们回去后务必做好伪装工作,一定要尽可能的将你们的师团部伪装成联队级指挥部,甚至大队指挥部,否则,招来了狼牙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与会的十几个师团长、参谋长便齐刷刷的站起身,顿首。

  石原莞尔一挥手说道:“行了,现在散会。”

  与会的师团长、参谋长便纷纷散去。

  ……

  石原莞尔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刚出门,迎面就遇到矢野音三郎。

  “司令官阁下。”矢野音三郎一顿首说道,“井上小姐已经过来了。”

  “井上小姐?”石原莞尔闻言皱了下眉头,有些不高兴的道,“我不是让她留在哈尔滨保护机场、军火库以及油料仓库么?”

  话音才刚落,一个女声便响起:“司令官阁下不用担心,哈尔滨的机场、军火库以及油料库都安排好了,都有我们特战大队的特战小队负责安保,不会有任何问题,倒是司令官阁下您本人的安全,正面临空前威胁。”

  石原莞尔和矢野音三郎霍然回头,身后却是空无一人。

  就在两个老鬼子面面相觑的时候,一个窈窕的白色身影便从前方门后的阴影中款步走出来,细腰、丰臀,有着说不出的魅惑,两个老鬼子的眼睛一下就直了,尽管这已经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井上千代子了,却还是有着强烈的惊艳的感觉。

  不过石原莞尔有着强大的自制力,很快就清醒了过来。

  石原莞尔道:“让井上小姐费心了,不过我这里没问题,我已经让司令部的参谋做了伪装,单从外表看,充其量就是一个联队指挥部,而完全无法将之与军团司令部联系起来,所以,井上小姐你还是赶紧回哈尔滨去吧。”

  相比自己的安全,石原莞尔还是更加担心机场以及油料库的安全。

  因为在石原莞尔看来,他本人的安全是可控的,但是哈尔滨的机场以及油料库的安全却是不受他控制的,更何况,航空兵团能否全力参战,将直接关乎到奉天会战的胜负成败,石原莞尔不敢有一丝的马虎。

  井上千代子却摇摇头,淡淡的说道:“我说了,哈尔滨的机场以及油料库安全无虑,司令官阁下完全用不着担心。”停顿了一下,又说道,“倒是司令官阁下您,其实正面临着严重的威胁,所以亲王殿下特意让我从哈尔滨赶过来。”

  听说是闲院宫载仁直接下的令,石原莞尔便不再多说什么。

  当下石原莞尔又说道:“让亲王殿下还有井上小姐费心了。”

  “没什么,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井上千代子微微的一笑,然后后退一步,重新隐入门背后的阴影中,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这个时候,矢野音三郎才终于回过神来,叹道:“太迷人了。”

  石原莞尔皱了下眉头,上前两步走到那扇门前,再拉开门扉,背后的空间一目了然,却早就已经不见了井上千代子的身影,老鬼子完全无法想象,井上千代子刚才是怎么从这里离开的,穿过天花板离开?遁地离开?还是直接穿墙离开的?

  石原莞尔条件反射般的伸出手,摸了下门背后的墙壁,发现是真的墙壁,而不是什么幻象,脸上神情便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在这之前,石原莞尔内心对于特种部队还是有些轻视。

  通过狼牙大队的种种神奇表现,石原莞尔已经认可了特种部队的破坏力,但他仍旧固执的认为,特种部队的破坏力要在特定环境中才能体现出来,什么特定环境呢?就是遭袭击的目标疏忽大意,甚至干脆毫无防备。

  如果目标有了防备,特种部队就能难再有什么作为了。

  但是,从刚才井上千代子的离奇消失,石原莞尔才首次意识到,这些身怀绝技的特种部队或许真的可以完成他们无法想象的任务,不过既便如此,石原莞尔也仍旧不相信狼牙大队能找到他的军团司令部,他甚至不相信狼牙会来斩他的首。

  ……

  然而,这次石原莞尔却彻底的料错了。

  徐锐非但决定要对石原莞尔实施斩首,而且还要亲自带队执行!

  “老徐,你就不必亲自去了吧?”冷铁锋皱着眉头说,“不就一个石原莞尔么,我带队前去就行了,保证把石原的头给你拎回来!”

  冷铁锋说保证把石原莞尔的头带回来,当然只是夸口。

  事实上,冷铁锋非常清楚这次的斩首行动充满了凶险,他不希望徐锐去,就是不愿意徐锐亲身犯险,不管怎么说,徐锐都是察哈尔独立团的团长,他的肩上可是挑着全团近五万官兵以及奉天城内五十万百姓的生命安全呢。

  “不行。”徐锐摇头道,“石原莞尔这老鬼子身边肯定有鬼子的忍者保护,说不定还会是井上千代子,老兵你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而这次斩首又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我必须亲自带队前往!”停顿了一下,又道,“其实,就算我亲自去,也未必就能得手。”

  如果真有井上千代子在,徐锐也是无法稳操胜券。

  所以,徐锐还得想一个更加行之有效的斩首策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