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5章 巷战伏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995章 巷战伏击

察哈尔独立团的零星炮击将城外的鬼子搅得焦头烂额,徐锐正准备趁着这个机会潜入鬼子阵地,去找到并定位石原莞尔的司令部,却出现了意外。

  化工学博士李肖夏在制造炸弹的时候发生了爆炸事故,好在没有什么大碍,但眼睛却被灼伤了,短时间内是没办法再制作炸弹了,也就是说,徐锐预想中的斩首计划,甚至没来得及实施,就已经胎死腹中,至少短时间内无法实施了。

  听到这个消息,徐锐也只能报以一声长长的叹息。

  这,就是战争,你永远都不知道下一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你就是制定最完善的作战计划,你就是将方方面面的因素考虑全了,你就是不留丝毫破绽,也并不意味着战争的进程就会按照你设想的剧本上演,因为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有意外发生。

  许多时候,一个小小的意外就能打乱全部的计划,这就是战争。

  炸弹没做出来,斩首计划已经化为泡影,徐锐也就没必要亲身犯险再去寻找并定位石原莞尔的司令部,一个平静的夜晚就这样过去。

  次日黎明,鬼子再一次进行了集群炮击。

  趁第七军的炮群在进行炮火准备的时候,石原莞尔带着矢野音三郎还有小泉纯三郎,来到了奉天北门外的前沿观察哨。

  透过炮队镜的视野,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奉天北门外的街区已经被炸成了一片火海,旷野上也腾起滚滚的烟尘,除了硝烟以及烟尘,已经根本看不清任何景象,当下石原莞尔便从炮队镜的后面直起了身。

  矢野音三郎上前说:“司令官阁下,通过昨天的佯攻已经可以确定,察哈尔独立团在奉天城外构筑了相对完善的半永固工事,皇军的炮火很难摧毁他们的工事,既便有装甲部队协同进攻,效果也未必好,要不然继续采取铁岭的战法?”

  石原莞尔却摆摆手,说道:“铁岭的战法是皇军的底牌,效果虽好,但不可否认的是负面作用也很大,所以不到实在是万不得已,最好还是不要用,那么现在,最好还是先以常规战法尝试一下,实在不行再打出底牌不迟。”

  矢野音三郎顿首道:“司令官阁下英明。”

  说话之间,鬼子炮群的炮火准备已经结束。

  片刻之后,已经进入出击阵地的鬼子步兵便在坦克的引导下,向着奉天北门外的守军阵地发起了进攻,相比昨天,小鬼子今天的进攻就要凌厉得多,单是北门,便投入了一整个步兵大队外加半个战车中队,显然鬼子动真格了。

  ……

  负责守卫奉天北门阵地的是何书崖的二营,而被何书崖摆在北门外第一道防线上的是林蔚的一连,鬼子炮群的炮火准备才刚结束,林蔚便立刻带着警卫员上到了前沿阵地,林蔚上来的时候,小鬼子的进攻队列才刚刚展开。

  看到三排长迎上前来,林蔚摆摆手说:“三排长你别管我,当我不存在就好。”半城风月

  显然,林蔚希望掌握第一手交战情况,但是又不想干预三排长的指挥,见林蔚都这么说了,三排长便也不再矫情,当即回到指挥岗位。

  很快,鬼子的进攻队列便迫近到千米之内。

  西门和东门外是个什么情况,林蔚不知道,但是在北门外,鬼子一次就投入了至少一个步兵大队,此外还有十二辆坦克,一辆坦克引导一个步兵小队,形成了十二个攻击箭头,从东到西一字铺开,向前平推过来,从视觉效果上是十分震撼的。

  “妈拉巴子,小鬼子还真他妈的阔气。”林蔚的警卫员呸了一声,骂道,“一次进攻就投入了十二辆坦克!”

  林蔚嘿然道:“小鬼子这次来了两个装甲师团,你知道两个装甲师团有多少坦克么?至少五百多辆坦克!区区十二辆坦克又算得了什么?”

  “五百多辆?”林蔚的警卫员顿时倒吸一口冷气。

  林蔚冷笑道:“不过,小鬼子的坦克皮薄扛不住揍,就是一具铁棺材,瞧着吧,这次出击的十二辆坦克,我敢保证他一辆都回不去!”

  林蔚这话并不是信口开河,而是他心里真有底气。

  因为这几天,察哈尔独立团已经在民夫的帮助下,将奉天城外的大量民居都改建成了防御工事,还挖了几百里的地道,将一个个单独的防御工事都联系在了一起,鬼子的炮击只摧毁了工事的外表,但是工事的核心并未遭到太大损毁。

  ……

  履带声隆隆,鬼子坦克引导着步兵不断向前逼进。

  顺便说一句,奉天城的城墙是在满清年间修建的,经过几百年的发展,城内早已经被挤满,城外也出现了大量的建筑,现在小鬼子逼近的就是奉天北门外的街区,这里其实跟城内的街区已经没有太大的区别了。

  距离一点点的逼近,不过对面的街区却是一片沉寂,仿佛没有人存在。

  距离只剩五百米时,鬼子首先憋不住了,在前面引导的坦克纷纷发炮,将一发发的动能弹打向前方的民房建筑,并不剧烈的爆炸中,几栋民房被打垮,还有几栋民房的砖墙上被打出了几个大窟窿,不过,对面的街区依然还是一片死寂。

  虽然很诡异,但是小鬼子并没有因此停下前进脚步。

  十二辆坦克,引导着十二个步兵小队继续向前逼近,距离街区的边缘还剩下最后两百米时,安装在坦克前方的车载机枪也纷纷开火,不过这只是漫无目的的扫射,属于火力侦察性质,试图过这样的扫射,将可能隐藏在废墟中的守军给逼出来。

  最终的结果,自然是不可能如鬼子所愿,对面街区仍旧还是一片死寂。

  几分钟之后,鬼子的十二个攻击箭头便纷纷进入到了北门外的街区中,沿着中间最宽阔的主街以及两侧相对狭窄一些的十一条小巷,一点点搜索前进,每经过一栋民房或者一间商铺,跟进的鬼子步兵都会踹开大门入内搜查。丧尸游戏之王

  一旦有异常,在前引导的鬼子坦克也会掉转机枪进行扫射,某些时刻,甚至还会将炮塔旋转过来,动用37mm口径的主炮进行打击,不过大多数时候都是瞎打,因为自从进入到街区之后,鬼子就没有发现过一个真正的目标。

  很快,鬼子的十二个攻击箭头就已经深入北门外的街区中。

  前方,奉天北门巍峨的城门已经近在咫尺,沿着北门主干大街突进的鬼子大队长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派出通信兵向师团部报告,他们马上就要攻占奉天北门城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前方北门城楼上却陡然间绽起一道红光。

  然后,那道红光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着沿着北门主干大街开进的那辆九七式中型坦克攒射过来,后面跟进的鬼子大队长还有一个小队的鬼子步兵瞬间就懵逼了,然后,在五十多个鬼子兵的注视下,那道耀眼的红光准确的命中了九七式坦克。

  只听轰的一声,前方那辆九七式中型坦克便成了一团火球。

  直到这个时候,鬼子大队长终于反应过来,当即举起军刀,对准前方几十米开外的北门城楼大声咆哮起来:“撒丝改改,撕丝改改……”

  鬼子大队长还以为守军躲在前面的城楼上呢。

  身后跟进的五十多个鬼子步兵也以为守军在前面的城楼上,当下便端起了三八大盖,或者以跪姿,或者以站姿准备射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大街两侧原本应该空无一人的民房里却突然冒出大量中国兵,几十杆黑洞洞的枪口,霎那间就从两侧民房的窗户后面冒了出来,其中还有好几挺轻机枪,紧接着这几十杆步枪连同两挺机枪便同时猛烈开火。

  与此同时,前方北门城垣上也冒出了中国兵,举枪猛烈射击。

  民房两侧的火力及前方城垣上的火力形成了密集的交叉火力,瞬间就将失去了坦克保护的五十多个鬼子步兵笼罩其中,在如此密集的火力面前,鬼子兵甚至来不及做出反应,就已经被摞倒在地,不到片刻功夫,五十多个鬼子便全倒在了血泊中。

  与此同时,同样的场景也在两侧十一条小巷中上演,小鬼子完全没有想到,他们明明已经搜查过并且空无一人的民房中还能跑出中国兵,猝不及防之下,很快就倒在中国兵的密集的交叉火力下,在前引导的坦克也无法给鬼子步兵提供任何保护。

  因为在发动袭击的第一时间,鬼子坦克就已经被优先摧毁了。

  这是一次最典型的巷战伏击,察哈尔独立团并不是首次使用,但鬼子还是中招了。

  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从北门外出击的一个大队的鬼子步兵以及负责引导的十二辆鬼子坦克就已经全部遭到消灭,由于一切发生得太快,再加上又有民房建筑的遮挡,此刻仍在前沿观察哨上观战的石原莞尔甚至于都不知道前线已经遭受了惨败。